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五十七章生死印淬宝体
    阵法流转,神光弥漫,愿力冲天!

    受龙炎国全国百姓顶礼膜拜了五千多年的黄帝旳的确确是位顶级大能,现在即便只剩下了一颗心脏存活,但是此番他汇聚起愿力施展**还是势不可挡。

    那些浩瀚如海宛如波涛骇浪般的愿力在他的操纵下纷纷臣服,就像平民朝拜皇帝,恭敬有佳,温顺如猫。

    张三行见得黄帝施展那些出神入化行云流水般的手段,心里倒也佩服之至。

    他在心里暗暗和黄帝比较了一下,发现自己真如黄帝所言,手法连根皮毛都算不上,对于愿力的操纵和运用十分笨拙生疏,根本做不到和黄帝一样。

    在张三行惊骇的目光中,梦中尸界里面的万尸被愿力洗礼,纷纷化作了神兵神将,一个个金光闪闪正气昭昭,完全不复先前模样。

    这就好像佛家大能渡化了盖世魔头一样,生生扭转伦理,扭转天地。

    惨白的墓碑牌位闪烁妖艳光华,缕缕至尊气机流转,飘浮半空。

    万尸转化而成的神兵神将伏身跪地,对着墓碑排位不停叩首膜拜,当作了愿力的容器,为黄帝心脏提供元气。

    黄帝一边吸收墓碑牌位上的力量,一边驱使愿力打开地下通道,沟通雷音塔被镇压了千年的蛇精。

    咻

    哗哧,呼啦

    一座座阵法配合神印携带如龙愿力,避开层层禁法,打通空间通道,没入地底三千丈。

    黄帝打出的印发、结出的阵法以及所操纵的愿力像是有自主灵识,比人还灵活,能够自主规避禁区,另辟蹊径,减少因施法波动被佛主探查的危险。

    张三行看了许久,不知不觉间,在梦中尸界也以神识构筑了一具虚拟身体,联系黄帝的手法。

    这个梦中尸界所发生的一切事物和影像用通俗的话语来说,就是普通人日常所做的梦。

    普通人在梦中往往会有许多超凡神通,能够见到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也能在梦中构建出自己的身体。

    张三行这类高手和普通人不同之处在于,普通人的梦对现实事物不具攻击性和防御力,人醒来之后一切成空。

    而张三行这类高手构筑的梦却具攻击性和防御力,介乎于存在和不存在之间,这是利用了强悍的魂魄之力构筑。

    也就是说在梦中尸界张三行所学到的任何东西就和他现实当中学到的一样,并无差别。道家也有以精神传道,这就是说道家高手可以用精气神给弟子传授道法,可以不用在现实中讲解出来。

    一般高手用精神方法传道,接都是传授那些不外传之谜,非常神秘和玄奥。

    比如有的高手在一夜之间突然功力暴涨,法力大增,秘法层出不穷,这就是因为他被某个前辈看中,而后那个前辈施展了梦中道界,将此人强行拉到了自己构筑的世界当中传授法力。

    张三行演练了许久,手法也渐渐娴熟。

    远处施法当中的黄帝见得张三行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能有此等进步,暗暗点头,认可了张三行的悟性。

    但过后他又愤愤不平自语道:“这个混账小子,刚刚不是说不屑我的手法么?现在却堂而皇之在我面前偷学,哼。”

    话音刚落,黄帝忽然见得张三行的胸口冲出了一个光芒万丈的东西,无比神圣,强烈的光芒刺激的他双眼疼痛无比。

    “这,这,这是?”

    黄帝以前乃是顶级紫皇高手,现在一些光芒就能将他眼睛刺得生痛,这简直就是不可想象。

    他此时虽然没有紫皇实力,只有紫皇手法,但也非同凡响,他这道虚影所承受的外力影响几乎等同于紫皇高手承受的外力影响。

    这也就是说张三行胸口冲出的那个东西具备了威胁紫皇高手,神通广大,法力无比。

    “这是什么东西?为何我先前没有在他体内发现?”

    黄帝虚影万分震惊,他在张三行体内待了许久,知道张三行许多秘密,清楚张三行体内的所有事物。

    但是,在他的印象里,张三行的身体里面根本没有其他外物,就只有自己的心脏和无天佛祖舍利以及尸尊冥戒等等。

    这个突然冲出来的东西明显不是无天佛祖舍利,更不可能是尸尊冥戒,因为这枚戒指在黄帝的操纵下显现出了天尸三尊元灵施展天地人三尊阵法定住气机封锁元气波动。

    黄帝努力平复震惊的心神,仔细打量那件神秘宝物。

    此刻这件光芒万丈的宝物就悬于张三行头顶,在张三行每结出一个心灵印发之间,这件宝物就垂落一缕强悍神光,淬炼张三行肉身和三魂元神。

    黄帝清晰看到了张三行的法力成直线增长,原本只有真元初期境界的修为此刻几乎达到了真元中期境界,而且根基还无比稳固。

    查探感知了良久,黄帝赫然回过神,惊呼道:“本源生死印?这是本源生死印?”

    “但是,但是这个小子怎么会有这个东西?生死印必须要生死戒才能催发。现在生死戒并不在这个小子身上,且生死戒好像也没有元灵转世显化而出,如此本源生死印怎么可能出现?”

    在黄帝的印象里,要想凝聚出本源生死印,首先得要有生死戒,而后这枚生死戒产生灵智,转化成人。

    这就如同法宝的器灵转世投胎,过后器灵沟通生死戒本尊,这样才能结出本源生死印。

    “难道这个家伙是生死戒器灵的转世之身?但这也不对啊,生与死,不可能只转世成一个人。且宝物要想衍生器灵,超乎想象的艰难。即便是那枚双鱼玉佩也都没有灵智,只是一件器物。这个生死戒还在双鱼玉佩之下,它怎么会产生灵智从而转世投胎呢?”

    黄帝百思不得其解,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当然,他虽然没有想通这个环节,但他却想通了张三行为什么能够无声无息打开自己的坟墓,没有惊动尸皇,并且还破开了自己坟墓当中的双鱼玉佩刻图镇压。

    “难怪啊,他有本源生死印护身,一般的双鱼玉佩刻图的确难以将他镇压。只有双鱼玉佩本尊或者神力十足的刻图才能对他将他击杀。

    我还奇怪呢,他打开了我的坟墓,放出了我的心脏,此事竟然没有惊动尸皇,没有惊动双鱼玉佩本尊发威,原来是这样啊,完全被这个本源生死印给屏蔽了一切。”

    黄帝看着悬于张三行头顶上的本源生死印,内心有一种冲动,很想一巴掌拍死张三行,把本源生死印抢过来自己霸占。

    但是,每当他这个念头衍生的时候,他又不禁想到自己现在模样和身体状况,苦笑了起来。本源生死印对他此刻的状态没有任何用处,了不起也就是多了一件稍微厉害一点的法宝,可有可无。

    若是在当年他还存活的时候,他若是见到这个东西,那自然是会毫不犹豫抢夺到手。

    “在上古之时,那枚生死戒就超乎想象的神秘,根本没有人能够长期掌控在手。想不到五千多年过去了,我竟然还能看到生死戒发生这等变化。

    现在看来那个双鱼玉佩也发生了惊天变化吧?这等顶级宝物都被一种因果牵引,一件宝物发生了变化,另外一件宝物必定也会有所变化,做出针对性的反应。”

    黄帝虽然非常震惊,但他也没有忘却正事。在他的施法下,空间通道顺利打开,大雷音寺高手布置下来的层层禁法皆都被他规避。

    “小子,既然你有本源生死印护身,那我就带着你的灵识一起去雷音塔底瞧瞧,让你见识一下那些魔头的厉害。

    世人常言十八层地狱,这个十八层地狱对于我们来说就是雷音塔底深处囚牢。你先前和那几个白人蝼蚁说想见见白蛇风采,我这就让你和白蛇见上一面。”

    “什么?带我去雷音塔底见白蛇?本源生死印?”

    张三行他处在心灵结印当中,自然不知道外界之事。

    现在听得黄帝开口,也渐渐缓过神:“黄帝,雷音塔乃是镇压魔头之地,恐怖无边,佛光笼罩。我道行不足,恐怕一进去就会死吧?且进去了能出的来么?我可不想灵识被镇压在那里。”

    “无妨,无妨,你的本源生死印足以支撑一切。还有,我既然能够打开通道进去,那么我自然可以出的来。若是没有本源生死印抵御雷音塔禁法和佛法,我也不能直接进去,只能让白蛇配合我,将我的灵识救出来。

    你的本源生死印非常神异,蕴含生死至理,这群秃驴的禁法在不知道本源生死印的情况下,他们是无法对我们造成伤害。这就好像是一个漏洞,我们可以借助这个漏洞钻进去。他们要想将我们镇压,除非发现了本源生死印,及时做出禁法调整才行。”

    “本源生死印?”

    张三行略有疑惑,但随后在他头顶上方飘浮的宝物飞到了他的面前。

    这个宝物就是本源生死印,虚虚幻幻,不是实体,像是某种力量汇聚而成。

    张三行见得本源生死印,内心突然一阵揪心,有种要落泪般的感觉。

    “这东西是怎么来的?我好像没这个宝物啊。”张三行自语一声,而后伸出右手,企图将本源生死印托在掌心。

    但是,本源生死印凝视了张三行一阵子后,或者说停留了一阵子后,在张三行的脸庞划过,像是抚摸。

    只一闪,而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没入到了张三行体内深处,任凭张三行如何寻找也找不到丝毫踪迹。

    哪怕是黄帝,他也不知道本源生死印去了哪里,如何消失的。

    好像本源生死印并不存在,无根无源,没有办法寻找,只能等它主动现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