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九十三章 拷问手段
    ,精彩小说免费!

    “师娘?”

    张三行脸色一下子拉了下来,呵斥道:“伊丽莎,休得胡言,她怎么可能是你师娘?我和你师娘情似比翼,爱似连理,乃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岂会是我这么抓来的?那些话你可不准再乱说,否则我必将你魂魄禁锢,斩断道行根基。

    现在这个剑魂桃花仙子只不过是我抓捕的一个属下罢了,刚刚神算天帝嚣张,视我们如无物。先前我有那些不好言语,只不过是攻击他的道心罢了。”

    “哦!我还以为你真的要把桃花仙子前辈充当一个师娘来对待呢,原来是用来打击这个神算天帝啊。”

    伊丽莎恍然大悟,蹲下身子仔细瞧了瞧张三行脚下踩着的神算天帝,一脸好奇和幸灾乐祸。

    “老头,我老早就说了,我师傅天下无敌,谁也不是他的对手,你偏偏不信,硬是要为难我们,布阵击杀我们。现在好了吧,被我师傅抓在了手里,这下你肯定要受到许多折磨。

    我师傅手段颇多狠辣,一经施展出来,哪怕是神仙也受不了。这次我和我师傅来魔鬼三角洲,其实也就是来看看罢了,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可你倒好,硬要送上门。这是不是和我师傅说得一样,鬼迷心窍自寻死路呢?”

    说着之间,伊丽莎伸手翻了翻神算天帝的双眼,摆弄了一下,想看看这些化道境界老祖人物到底有什么不同。

    她的道行才不过是结丹境界,相当于黄尸王。而神算天帝是实打实的化道高手,相当于盖世蓝尸王高手,法力无边。两者之间的差距不可用道来计量。

    要是在平常时刻,神算天帝随便吹口气,打个哈欠都能灭了千万个伊丽莎这样的人物。

    但是现在,他就像一条断脊之犬被踩在脚底,一动也不能动,被伊丽莎肆无忌惮打量羞辱。

    神算天帝从来想没想过这种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一个蝼蚁也敢对自己指指点点,几乎肺都要气炸了,脸色涨得通红,恨不得立马将伊丽莎击杀,擒拿蹂躏,报仇雪恨。

    无奈他现在全身道行被张三行禁锢,空有无边法力却施展不出来。

    那桃木剑魂桃花仙子见得神算天帝惨状,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不敢直视,有些愧疚。

    想劝说两句,让张三行给他一个痛快,但却不敢开口,怕张三行发怒,然后拿自己出气,羞辱自己。

    狠狠踩了两脚神算天帝后,张三行也蹲了下来,满脸蔑视,“老东西,我来问你,你名号神算天帝,你和神算天尊有什么关系?”

    “神算天尊?”

    神算天帝本来是不打算理会张三行,心里打定主意,反正逃不了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但是现在一听这个名字,立马有些惊讶,冷冷道:“小子,今日我落在你手里,这是我道行不济,贱婢背叛之故,我也不会怨天尤人。你想要知道这个也行,你先得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神算天尊这个名号的。

    此人十分神秘,从来不显山不露水,世上没有几个人知道。且他也有数十年没有露过面,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

    “他是我爷爷,我当然知道这个名字。”张三行冷冷道。

    “你爷爷?神算天尊是你爷爷?”

    神算天帝睁大了眼睛,满脸诧异,“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知道他收养了一个儿子。神算天尊本人并没有寻找道侣,也就是说他根本没有后代。你现在说他是你爷爷,莫非你是他收养的那个儿子的后代?”

    “不错,我就是他收养的那个儿子的后代,同时那人也是生死戒器灵转世之一。老东西,这些事你就不用知道太多,你就告诉我你和他到底有什么关系?”张三行问道。

    “他是我师傅,一百三十八年前,那时我饥寒交迫,被他撞见,然后就收我为徒。他教了我十几年道术后就不知所踪。等我再次听到消息时,他收养了一个儿子,而且那个儿子还在短时间里达到了紫皇至高境界。”

    说到这,神算天帝忽然眼神一亮,觉得有些希望,“小子,既然神算天尊是你爷爷,我是他徒弟,那么我们其实也算是一家人。今日之事是我不对,你就看在神算天尊的面子上放我一马,我保证今后不把你的事情说出去。”

    啪!

    他的话音刚刚落地,张三行就一个巴掌煽了过去,“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和我说是一家人?你是我爷爷徒弟不错,但和我有什么关系?

    如果你是我爷爷什么后代亲人之类的,这到还好说。一个没有太大关系的徒弟,而且还是一个被抛弃了的废物徒弟,就这样的关系也想让我放你一马?”

    张三行冷笑不断,“修行之途,魔障无穷尽,我又岂会被一些世俗的孽缘绊住手脚?这次我来这里,并且碰到了你,或许这就是一种道的指引,让我来斩断这个因果。老东西,现在你就不要想着可以活命。

    还有,你在这里探查了几十年,到底都有什么发现?这个魔鬼三角洲的具体情况是怎么回事?你把这些事情都给我一五一十说出来,然后我就会给你一个痛快。若是有所隐瞒,我要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哼!”

    神算天帝没想到张三行这么狠,根本不在乎自己是神算天尊的徒弟,冷哼一声,“小子,想要我把魔鬼三角洲的一些秘密告诉你?你别白日做梦了,要杀你就杀,我岂会是怕死之人?”

    “哦?不怕死?嘴硬?”

    张三行笑了起来,似乎来了什么兴趣,对着伊丽莎道:“徒弟,你有没有审问过犯人?知不知道什么审问手段最好?”

    伊丽莎摇头道:“我没有审问过犯人,也不知道什么审问手段最好。师傅,你打算怎么审问他?我看这个老家伙嘴挺硬的,一般手段怕是问不出什么名堂。”

    “呵呵,这世上还真没有审问不出来的情况,除非对方是个白痴、傻子,没有灵识。”张三行拍了拍神算天帝的脑门,笑道:“这个老家伙是个正常人,而且还是一个化道境界的老祖高手,不怕问不出名堂,只要有耐心就行。

    伊丽莎,你且去游艇上,把那条狗链拿过来,我绑在他的脖子上带回去溜溜。想来其他高手见到我把化道老祖高手当作狗来溜,肯定会羡慕我。”

    “是,师傅!”

    伊丽莎急忙起身,朝着游艇方向跑去,没一会儿功夫就没了身影。

    这时,张三行手掌一翻,一把由武道真气演化的小刀握在了手里,冷笑道:“老家伙,在我们老家湘西有个习惯,大多数人遛狗时,都要把狗尾巴斩断。

    现在你没有尾巴,但是你有那个东西,阉了你也就和斩断狗尾巴一个道理,嘿嘿!你放心,我不会杀你,我还会好好保护你,让你尽量多活几十年。”

    张三行让伊丽莎先走开是有含义的,为的就是要开始阉割神算天帝。怕伊丽莎这么一个女人在这里,影响不好。

    挥手之间,一道罡气冲出,将神算天尊的衣服拍了个稀巴烂,**裸暴露在了外面。

    一阵凉风袭来,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此刻的他,就好像农家过年时候杀年猪,先把猪.毛褪干净,露出白白嫩嫩的猪皮,然后开始开膛破肚。

    张三行慢悠悠挥动着手里的小刀,朝着神算天帝的下身割了过去,同时对着桃木神剑道:“桃花仙子,你虽然活了几千年,但我建议你还是避一避,不要看这里,免得被这老家伙给亵渎了。”

    咻...

    得到许可,桃木神剑的剑魂桃花仙子驱使剑体二话不说,带着通红的神色慌慌张张化作一道剑光冲出了数里开外。

    啊.....

    一刀下去,神算天帝惨叫了起来,疼痛难当。

    但是,张三行有意折磨他,因此并没有一下子斩断。好像他手中的那把小刀不锋利,无法一下子割断。

    在张三行以**力的催动下,小刀来来回回不断阉割,就像是木工锯木头一样。

    每割上一刀,神算天帝都如同下油锅一次。并且这把小刀上蕴含尸气,一刀下去,尸气立马窜入他的体内,衍生更多尸气。

    不一会儿,神算天帝觉得自己身上身下都有什么东西在挪动。

    奋力抬头一看,却是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爬满了令人恶心,令人崩溃的蛆虫,蛆虫攀爬之间,来到了他的下体位置....

    就这一下,神算天帝几乎就要昏到过去,这个活了一百多年的老家伙也扛不住了,颤声道:“小子,我说,我说。你快停手,快快停手,我受不了了。”

    “这就对了嘛,老早就这样干脆那该多好?省的我浪费功夫。”张三行又是一挥手,蛆虫全部消失,“现在,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重要秘密都给我说出来。若有半点虚假,我自然有办法验证。到时候,你自己也能想到后果。”

    “是,是,是,我保证一五一十说出来,绝对不敢对您有所隐瞒。”

    神算天帝完全怕了,不敢再硬抗了,心里产生了一个巨大阴影,觉得张三行比魔鬼更加可怕。

    他料定若是自己真的隐藏了一些东西,或者说了一些假话,事后必定会被张三行发现,然后自己又要承受更加令人恐惧的折磨。

    当下,他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事情,包括如何操纵一丝魔鬼三角洲力量的方法都抖露了出来。

    张三行仔仔细细一字不差认真听着,反复推算,验证真假,体悟其中的道理。

    神算天帝在这个岛屿上待了几十年,做了许多深入研究考证,对于魔鬼三角洲的一些事情比其他人知道的要多,要详细。

    这一下全部说出来,张三行也是收获匪浅,获益良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