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四百九十九章 土著部落
    伊丽莎见得千载难逢的好机会终于来了,她平静无波的俏脸上露出了一丝笑颜。

    原来,在张三行前方约莫一里左右,张三行发现了一个非洲土著寨族,正在集精会神用神念探查情况。

    伊丽莎见得张三行没有什么防备,暗暗欣喜。

    随后也不见她有什么大动作,身影和平常一样,稍微加快了几步,似乎要上前看看土著情况。

    但是,当她靠近张三行,达到了自己攻击力最大范围后。抬手便是一掌,直接朝着张三行后背心拍了过去。浩瀚的真元法力一下全部冲出,无比凌厉。

    这就好像是一把盖世神剑冲出,要将张三行一击毙命格杀当场。

    这一次暗杀,她没有留手,拿出了自己最大战力。她等待这个机会等待了许久,一直没有动手。

    现在机会来了,她就像是一只行走在草原上的顶级猎杀者,锁定目标后,毫不犹豫给予敌方迎头痛击。

    看她这个架势以及招式攻击力度,丝毫不像试探,而是真正要将张三行绝杀在此。

    “师傅,这下你完蛋了!”

    伊丽莎眼看自己的真元法力冲到了张三行后背心,几乎快要没入他的体内,给他重创,伊丽莎欢快大笑了起来,十分得意。

    她看得出来,这下张三行绝对无法闪避,并且他事先也没有做好防备,肯定挡不住自己这个杀招。

    “师傅,你老是和我说,不要相信别人,不要相信别人,不要把后背暴露给别人,现在我看你还怎么好意思说这话,

    我这招虽然绝杀不了你,但是绝对可以给你带来重创。师傅你放心,你受了重创被我擒拿后,我不会杀你,我会封印你修为,照顾你一辈子的,保管你一生无忧,谁让你是我的好师傅呢。只有这样,你才能乖乖的属于我一个人,耐心教导我其他神通。”

    “是么?”

    张三行看也不看一眼,体内磅礴的法力忽然暴动,冲出体外,形成了一面真罡防护罩。

    随后,这面真罡防护罩好像是化作了一件衣衫,将他牢牢守护。

    伊丽莎那道凌厉的掌印轰击在这个防护罩上,就好像是轰击在了铁板上,不仅没有给张三行带来任何伤害,反而把她自己震的手臂发麻。

    张三行挡住掌印后,脚步一移,刹那之间来到了伊丽莎跟前,速度快到了极点,使得伊丽莎根本来反应不及。

    随后只见得他抬手一抓,立马就把伊丽莎抓在了手里,将她禁锢了起来,“小丫头,你和我动手,还差了一点。我既然说过不要把后背留给别人,那我岂会犯下这个大错?

    还有,你的真元法力虽然收敛的非常好,但还是没有瞒过我的查探。因此在你出手之前,我就已经有了时间来防御抵挡。

    伊丽莎,你也真够狠的,要是我稍微大意一点,还真要被你暗算,受到重伤,甚至有可能被你擒拿封印。你对我竟然也下得了这么恨的手?就算是试探,你也没必要动用全身真元法力吧?”

    张三行抓住伊丽莎后,也没有给她教训,就是拍了她后脑勺三下,怪她不懂分寸。

    伊丽莎见到自己的杀招被挡住,有些灰心,顺势一倒,歪在了张三行怀里,不甘道:“师傅,我这样都没有偷袭到你,你是不是太过灵敏了?还有,其实我这也不算是试探,我知道即便是我真的击中了你,你也绝对不会死,了不起也就重伤。

    我刚刚的说法可是没有虚假,我既想试探你,拿你来做个实验,又想真的把你抓住封印,然后我来照顾你,这样就圆满了。可惜我还是做不到将你擒拿,被你躲了过去。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我都没有成功,看来以后更是没有希望了。”

    “什么?不是试探?而是真的要将我打成重伤,把我擒拿封印起来?”

    张三行一愣,面色有些波动,在考虑着到底要不要把这个有些危险的徒弟教训一顿。

    伊丽莎看到张三行脸色露出犹豫之色,知道他是在考虑怎么处置自己。

    但是她也不怕,哼哼两声,头颅高高抬起,摆出一副你要杀就杀,要剐就剐的态势出来,十分的蛮横。

    “算了,算了!”

    张三行考虑了许久,放开了伊丽莎,喝道:“这次也就算了,下次不准你这样试探,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也最好给我打消了。

    要不然你真的惹怒了我,我保不定会对你下重手。还有,现在我们要办正事,不是胡闹的时候。我若是稍微受了一点伤,那么我们这一遭恐怕也就白来了。非洲兽神族不是闹着玩的,而是有紫皇级别强者镇守,一个没弄好,身死在这里都有可能。”

    “哦!”

    伊丽莎嘟囔着嘴,低下头不敢看张三行,细声嘀咕道:“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有成功,下次哪里还有这等机会?看来也是天意如此,无法把师傅捉住关起来了。”

    重新收拾了一番心情,张三行没有和伊丽莎纠缠下去,也没继续责备她,大步朝着前方那个土著部落走去。

    在他看来,小姑娘家的,乱七八糟的想法多也是正常,自己没必要管的那么严,只要不惹出什么大祸就行。

    就这一下,他差不多把这次事情归类到了伊丽莎调皮捣蛋上去了。把自己当做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辈,坐看小辈们嬉笑玩耍。

    伊丽莎见到张三行没有继续搭理自己,心里七上八下,搞不清楚张三行到底是什么意思。脚步挪移之下,倒也继续紧紧跟在了后边,好像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不出十几分钟,张三行和伊丽莎已经来到了这群土著跟前。

    神念扫射之下,张三行立马发现这群土著当中,竟然还有一个修行者,并且跨越了集气境界,达到了驱符阶段,已经登堂入室了。

    驱符境界的水平对于张三行来说,自然是连蝼蚁都算不上。但是,在这个非洲小部落里面,竟然有这样的人物,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毕竟一般的修行者,基本上都不会和普通人打交道,现在有一个高手混在了普通人群当中,他觉得这里面定然有什么猫腻。

    非洲大地的兽神族赫赫有名,威震全球。但是基本上没有几个人知道兽神族总部在哪里,里面又有多少神秘高手,张三行同样一概不知。

    现在他见到一个修行者,自然打起了十二分注意力。

    这群土著装扮非常原始,哪怕是那个驱符境界的高手,也十分原始。

    全身上下除了那些重要部位用了一些树叶和野兽皮遮盖,其他地方完全赤.裸。皮肤黝黑,宛如原始社会中人。

    当他们看到张三行两人走来之时,顿时一惊,纷纷聚拢在一起,手里的弓箭也拉成了满月。似乎一个不好,这群土著就要把张三行两人射杀。

    张三行见状,连忙摆手,表示并无敌意,并且用非洲话语问候了起来。

    这次来到非洲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不仅仅是调整自身状态,观看野兽搏斗经验,还学了一些非洲话语。

    当然,他境界高深,学习这些东西自然事半功倍。不说能够讲得非常流利,但基本的对话还是没有什么问题。

    “诸位,诸位,这次我和我一个朋友从远方而来,只是来这里见识游玩一下,并没有什么恶意,还望诸位千万不要把我们当做偷猎恶人。”张三行大叫道。

    他倒是知道,非洲虽然落后,部落分散。但是,在这片大地上,资源不少。不说其他矿产资源,单单是纯天然的野味资源,也令得许多人趋之若鹜。

    因此,在最近几十年里,时常有一些发达国家的人来到非洲惹事生非,和这些土著结下了不小的仇怨。

    就这样,基本上大多数土著部落都不怎么欢迎外面的人,认为那些人都是来和自己争夺口粮资源的。

    这群土著听到张三行以非洲语言和自己交流,并且还高举双手表示没有恶意,他们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一些。他们发现,张三行和伊丽莎什么并没有携带什么枪支弹药之类的厉害兵器。

    就这一下,他们觉得张三行两人应该不是那些偷猎的人,而是真的来游玩的。

    同时,他们也认为张三行两人两手空空,即便是有什么不好的想法,自己这么多人一拥而上,也能立即打死。

    有了这些想法,土著们倒也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只是带着一脸谨慎,又有点好奇的神色望着张三行,没有上前。

    张三行见得他们放下了防备,小心翼翼和伊丽莎更加靠近了过去。

    这群土著见状,从里面走出一个老者,约莫六十来岁,身上挂了许多装饰品,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人应该是这群土著首领。

    老者站在前面,对着张三行笑道:“你们是从哪个地方来的?来这里就只是为了到处转转,来旅游?”

    “不错,我们真的只是来这边旅游的。”张三行非常肯定点点头,“我来自龙炎国,我旁边这位来自阿拉伯帝国,是朋友。我两一直想来非洲看看,于是这次就约定一起过来了。”

    老者听后,继续询问了几个问题。

    当了解了一些基本情况,老者放下了戒备,把张三行两人引到了众人跟前。

    随后,老者走到另外一个身上也挂了一些装饰品的土著跟前,询问了一些事情。

    这个土著就是张三行发现的那个拥有驱符境界的高手,是这个部落的巫师,约莫三四十年纪。

    基本上,在非洲每个部落当中都有一个巫师。

    有的巫师没有一丁点本事,有的巫师的确有些能耐,懂得一些简单的祷告和祈福。

    但是,像现在这个有驱符境界的,这种巫师就比较罕见。

    这个巫师名叫达拉穆,他一早就把注意力放在了张三行两人身上,甚至还利用神通稍微查探了一下情况。

    当得知张三行两人就是个普通人后,他才把注意力放到了别处。

    现在见得部落族长询问,淡淡点头,表示这两人是普通人。

    在这非洲部落有个习惯,凡是遇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或者是遇到了外面的人,都会向部落里面的巫师询问一下情况,请巫师祷告天神,判断吉凶。

    现在巫师已经下了判断,张三行两人不会给自己部落带来灾难,没有什么威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