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章 战神血脉
    张三行经过短暂和这群土著部落交流,已经搞清楚了这个部落大致情况,并且和这群土著混的风声水起,称兄道弟。

    土著们很少和外界人进行交流,非常淳朴,心里没有什么太多的算计,就只简简单单为了每天所需的食物考虑问题。

    一番交流下来,张三行对周边的情况也有了一个了解。

    至于巫师的情况,张三行却是没有问出什么名堂。

    一来二去,伊丽莎这个娇滴滴美人最受年轻土著们欢迎,甚至他们还把自己珍藏的宝物拿了出来,博取伊丽莎欢心。

    当然,这些宝物对于伊丽莎来说自然是一文不值,都是一些珍藏许久的野味、稀奇古怪颜色靓丽的石头,这些东西就算是拿到世面上去卖,也没几个人会要。

    张三行见得伊丽莎被众人捧星星捧月亮一样欢迎,不由得砸了砸舌,暗道女人果然占据先天优势。啥都不用干,就能受到欢迎,收到礼物。

    伊丽莎被他们这么一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她看的出来,这群人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恶意,就仅仅是一种好奇,或者说是把自己当作高高在上的神女,只有敬畏和讨好,并没有丝毫亵渎。

    张三行寻到机会,和族长以及巫师相互交流了起来,旁敲侧击,询问兽神族的事情。

    这个巫师好像有些警惕心,每次听到张三行若有若无说兽神族事情的时候,他总是及时回避这个问题。

    对此,张三行也不敢深问,怕引起对方的怀疑。

    同时内心有些兴奋,料定这个巫师应该知道一些兽神族的事情。

    众人约莫聊了三四个时辰,此刻也到了傍晚。

    族长望了望外面动静,暗暗点头,自语道:“那帮孩子们也该回来了。”

    果然,话音一落,只见得远方有许多土著冲了过来,绝大多数都是年轻人,只有两三个老者跟随。

    这些年轻人兴高采烈,欢呼不停。他们或是几个人合力拉着一头野牛,或是扛着一条大蟒蛇,再或者是手里提着一些小动物。

    原来,这群年轻土著都是这个部落今日负责打猎的人。现在收获不少,回归部落,平分猎物。

    张三行一眼望去,暗暗点头。

    这群年轻人非常了不得,不仅连野牛都能够抓住杀死,就连蟒蛇都没有躲过猎杀。

    这条蟒蛇足足有成年人的腰身粗,几十米长,估摸着有好几百斤重。

    这群年轻土著能够把这条大蟒蛇抓住打死,表明他们十分擅长狩猎,手里有几分本事。

    就连那个神秘的巫师,当他看到这条大蟒蛇的时候都吃了一惊,似乎没想到今天的收获会有这么丰盛。

    “莫扎西亚,格桑得嘞....”

    巫师站起身吟唱了起来,各种涩会难名的咒语从他口中传出。

    同时,他的右手不断挥动一杆巫杖,缕缕光芒闪现。

    念了许久,他忽然高喝一声,巫杖光芒大胜,把受伤了的年轻人笼罩,替他们调理伤势。

    张三行见得巫师施法,眼神一亮,暗暗查探法力波动。

    没过多久,那些受了伤的年轻人很快就神采奕奕,伤口好了七七八八,效果十分显著。

    张三行见状,暗暗咂舌,有些佩服。

    若是在龙炎国,一般的驱符境界高手是没有这等本事。

    经过仔细探查,张三行发现这个巫师弄出来的光芒有些不一般,竟然不是体内法力散发出来的,而是那根巫杖沟通了某个神秘的力量,那个神秘的力量通过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传递了过来。

    这种情况就好像是举行了一个祭祀,祭奠某位大神。把祭品奉上,然后经过一番仪式,就获得了某位大神的力量。

    “看来这杆巫杖是个关键,能够沟通神秘力量,属于一种另类法宝。”

    张三行暗暗留了一个心,把巫杖当作了重点观察对象。

    因为他从巫师刚刚的施法当中,查探到了剧烈的元气波动,是从巫杖另一头散发出来的,力量几乎都达到了化道境界。

    只要这个巫师再施展一次,他就能准确定位产生力量波动的那个地方,然后飞速赶往过去,必定有所发现。

    对于有化道级别力量出现,张三行估摸着就算那边不是兽神族,最起码也是另外一个神秘的非洲大族,力量强横。

    那些年轻人见到自己的伤势尽消,急忙对着巫师行大礼参拜,敬若神仙。

    巫师坦然接受了众人膜拜,吸收了众人膜拜时候产生的纯净愿力,然后来到大蛇跟前,拿出一把骨刀将大蛇开膛破肚,取出了蛇胆和蛇心。

    这条大蛇活了足足有四百多年,一身精气不可小视。

    巫师知道其中玄妙,特意把蕴含精气最强盛的蛇胆和蛇心取了出来。

    这颗蛇心和普通的蛇心有些不同,表面竟然有一丝丝极为淡薄的光芒流转。

    这个情况就表明了一个问题,这条蛇要是不被抓住打死,继续生活下去,肯定能够成为蛇精。等蛇心彻底转化成内丹,这条蛇也就相当于寻找到了自己的“道”,可以开始吸收天地灵气修炼**。

    当年白素贞和小青这两条蛇精就是这么进化来的,都是从普通的蛇一步一步进化成了紫皇高手。

    “哎,四百年苦苦挣扎,在即将要蜕变的时候却遭遇大难,可见天道还是不允许你们妖类得道啊。”

    张三行暗暗叹息了起来,他一眼就看穿了这条大蛇的情况。知道这群年轻人之所以能够抓住大蛇,完全是大蛇当时正到了一个关键的时候,力量下降,要不然这些年轻人还不够这条大蛇吞的。

    妖兽要想成精,艰难重重,危险无比。

    比如说这条大蛇,每到蜕变的时候,力量就会猛地下降,随便五六个成年人都能把蛇打死。若是蜕变成功,那么灵性就会增强,心脏也会慢慢转化成妖丹。当灵性达到顶点,就会转化成元神,然后配合妖丹之力,就能和人一样,开始正常修炼。

    一条蛇,正常情况下也要蜕变九次,基本上每三十年到五十年蜕变一次。

    巫师看着蛇心上面的缕缕光华,喜笑颜开,一口吞了下去。

    这种东西对他来说乃是上好的天才地宝,可以增强修为,延长寿命。

    张三行和伊丽莎乃是突然造访的客人,这群年轻人除了一开始有些惊讶外,过后倒也熟络了起来,一起享受野味。

    一来二去,又是数个时辰过去,众人也渐渐疲惫下来,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张三行和伊丽莎在众人邀请之下,也在这里借宿了下来。

    一时无事,众人歇息。

    当约莫到了凌晨时候,张三行和伊丽莎同时睁开双眼,因为他们发现了动静,那个巫师朝着外面走去。

    发现这么一个情况,张三行冷笑三声,和伊丽莎紧随其后跟了过去。

    约莫追赶了一个多时辰,当巫师来到了一个风水宝地后,他才停下脚步,四处望了望,满意点头。

    随后取出巫杖,运转巫法,结出法印。

    片刻之间,乌云袭来,大风吹起,巫杖光芒照耀。

    这个景象没过一分钟,乌云忽然抖动了起来,一阵变幻,化作了一道虚影。

    巫师见到虚影,急忙跪地参拜,说道:“启禀大长老,经过详细查探和实验,那个部落的战神血脉极其稀薄,几乎已经没有。”

    “薄弱?没有?”

    虚影沉思了一下,冷声道:“根据大巫师的推测,这些部落当中肯定会有战神血脉警觉之人。现在战神复活到了关键时刻,必须要许多战神血脉觉醒之人充当祭品,然后战神就能彻底回归。

    在其他那些部落当中,大巫师推算了许多遍,得出那些部落觉醒战神血脉的可能性比较小。唯独你监管的这个部落可能性非常大,这事你不可大意,必须打起精神仔细查找。

    根据大巫师的说法,战神血脉觉醒之人或许没有什么超凡的神通,但是绝对会与众不同,他们的血液当中蕴含战神符文,可以杀神灭仙,相当于圣血。

    现在族内附近来了许多诸国高手,都想抢夺战神遗留下来的本源,因此我们也分不出多少高手来查探战神血脉觉醒之人。而且也不能派遣修为高深的人探查,否则必定会泄露天机出去。

    那些诸国高手以为我们兽神族势弱,一个个都想来捡便宜获取好处。哼,等战神老祖彻底回归,非洲大地就是他们所有人的坟墓。

    达拉穆,你的任务非常重,必须要谨慎办理这件事情。你要知道,其他部落的巫师,我们都没有安排有修为的人过去查探,唯独你这个地方例外。现在你明面上也拥有驱符境界,一旦遇到强敌,解开巫杖封印,就能爆发真元境界神通杀敌....

    只要你完美做好了这件事情,大巫师定然饶恕你的过错,解开你体内全部禁制,让你恢复当年境界。”

    “是,大长老,我必定会继续关注试探,争取早日完成任务。”

    达拉穆巫师恭恭敬敬,不敢有任何怠慢。说了一阵子部落的事情后,又将张三行和伊丽莎的事情说了一遍,请示这位神秘的大长老,自己现在该怎么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