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二十一章 劝退
    上官凝雪突然从暗处跳出,张三行手疾眼快,一把将她拉住。

    “怎么?到了现在你还不动手?”上官凝雪有些气急,不知道张三行怎么变得如此胆小和磨蹭。

    张三行摇摇头,双眼死死盯着远方迷雾当中的梦若尘,沉声说道:“凝雪,不要杀那个梦若尘,放他一马可好?”

    “为何?为何要放他?”上官凝雪不解。

    张三行解释道:“他也算有恩与我,当初要不是因为他领着七门高手阴差阳错在你陵墓中救我一命,或许我都死在了皇陵十三尸将手里。还有,有个人不想我杀他。”

    “原来如此啊。”

    上官凝雪点头,“行,不杀就不杀,我去把他赶走就是了。还有,那个百花仙子你来动手,务必要将她斩杀在此,我要看你的诚意。”

    “行,那个百花仙子我来杀。”

    张三行知道这是上官凝雪在考验自己,看看自己对美人下不下的了手。心里盘算着这次要是不把百花仙子斩杀,日后自己必定不好过,她定然要和自己吵吵闹闹。

    “凝雪,那个百花仙子功力不错,更有许多绝学在手。若是我一招一式和她对拼,也是一个麻烦。等下我就用本源生死印一下将她震死,料定她断然挡不住生死印神威。”

    “如此甚好,你利落杀了她,我便依从你一件事。”上官凝雪回道。

    闻言,张三行心里大喜。纵身一跃,和上官凝雪一起冲进了迷雾当中。

    不一会儿,两人却是来到了梦若尘和百花仙子跟前。

    上官凝雪知道张三行和梦若尘有些纠葛,当下也懒得废话,挥手一剑对着梦若尘杀了过去,大声喝道:“梦若尘,若是不想死,趁早给我滚出去。”

    上官凝雪虽然没打算击杀梦若尘,但是她此番出手还是有些凌厉,动了一些手段。

    张三行见得她已经动手,为了拿出诚意,同样二话不说,从上官凝雪体内把本源生死印牵引了出来,对着百花仙子喝道:“百花,受死!”

    轰隆!

    一个巨大的宝印凭空出现,威力浩大无穷,宝光烁烁,威压天下,似乎这枚宝印一下就能将紫皇高手都给震死。

    这次动手,张三行施展出了十成功力,把本源生死印催发到了极限,要一下把百花仙子震死当场,让上官凝雪看看自己的诚心。

    梦若尘见得一个妙龄少女杀来,并且这个妙龄少女似乎比自己功力还高,大为惊骇。

    把身一侧,闪退一旁,而后将天道门至宝乾坤令取出,悬于头顶,充当防护,之后手持一柄宝剑,立身喝道:“你是何人?敢和我动手?”

    “哼,我乃尸中皇后,你们这些道门高手不就是想杀我么?现在我亲自来了。”

    上官凝雪冷笑连连,她内心倒是十分想把梦若尘杀了,但是又不好拂了张三行的面子。冷冷看了一眼那枚乾坤令,一脸不屑:“梦若尘,你以为凭借一块令牌就能和我对抗么?真是笑话。”

    哗哧...

    又是一剑斩出,上官凝雪竟然主动攻击梦若尘头顶上方那枚乾坤令。同时念头一动,将浩瀚尸气放出,朝着梦若尘周身侵蚀而去。

    “嘶...”

    一听上官凝雪名头,见她如此威势,梦若尘倒吸一口凉气,急忙后退三步,持剑招架上官凝雪招式。

    稳定好心神后,梦若尘一边警惕上官凝雪,一边看到张三行把生死印牵引出来砸向百花仙子,有些惊慌。

    他已经看出来了,那枚宝印是一件盖世宝物,威力还在自己的乾坤令之上,若是自己承受宝印一击,必定灰飞烟灭。

    “原来你就是尸中皇后?哼,你倒是胆大包天,竟敢现身此地?听说你一向独来独往,那个小子又是谁?”

    “他?呵呵,他也是你们道门想杀的人,乃是当初的尸尊传人。梦若尘,今日本姑娘不想开杀戒,你赶紧给我滚,免得妄送性命。”

    上官凝雪也不隐瞒,把来历都报了出来。

    此刻只要不是尸皇这种人物亲来,她就基本上不惧其他高手。

    她转向看了一旁张三行,见得张三行竟然还没有将百花仙子打死,顿时大怒了起来。“张三行,你刚刚不是说要一击必杀这个百花么?现在这是怎么回事?莫非你对她也有念想?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此一刀两断。”

    在她看来,只要张三行全力一击,百花仙子断然难以活命,根本无法承受生死印的镇压。现在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别说一击,哪怕是打出五六击的时间都够了。她觉得张三行定然是看中了百花仙子美色,故意放水。

    张三行见得上官凝雪发怒,十分惊慌,急道:“凝雪,并非如此,我哪里对她有念想?”

    “哼,还敢狡辩?若是没有念想,她怎么还活着?在你的宝印之下,别说区区一个化道后期高手,哪怕是半步紫皇高手也得死。”上官凝雪气不打一处来,因为她又看到了,张三行全力将威力浩大的生死印打了出去,然后正当快要震死对方之时,生死印又自动退了回去。

    在她看来,这根本就是张三行装腔作势,在糊弄自己,是根本不想杀百花仙子。

    张三行心里暗暗叫苦,他这次是真的没有放水,但是不知为何这枚本源生死印就是不听自己指挥。

    他觉得其中定然有蹊跷,又不好当面说出来,急忙闪身来到上官凝雪跟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利用心神传音道:“凝雪,你哪里有骗你?再说了,在你面前骗你,我还有好日子过么?我可不想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这个百花再怎么有姿色,但和你比起来,那也是相差十万八千里。我这枚生死印不知怎么回事,就是不听我指挥。一靠近此女,就失去控制,自动返回,不信你试试。”

    “哦?还有这事?”

    上官凝雪有些狐疑,也觉得张三行不应该会当着自己的面欺骗自己,继续传音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不要用生死印,直接用本源尸气将她吞噬。我就不信,她还能挡得住你的本命尸气?”

    百花仙子她看到那个威力浩大的生死印朝着自己砸来,脸色古怪。因为她虽然知道这个生死印威力无边,但是心里有种感觉,这个东西根本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伤害。

    随后看到上官凝雪竟然和张三行吵架,全然不把生死对敌放在心上,啼笑皆非,觉得十分好笑。

    不仅是她觉得好笑,就连梦若尘也觉得好笑。

    在他看来,哪里有对敌的时候自己一方先吵架的道理?

    “尸尊传人?张三行?你就是尸尊传人?”

    梦若尘回过神来,双目通红,厉声大喝了起来。

    随后也不管对方宝物如何,头悬乾坤令,手持宝剑,杀了过去。

    在他心中,自己女儿肯定就是死在对方手里。虽然没有什么直接证据,但他有这种强烈感觉。

    “畜生,给我拿命来。”

    轰隆!

    这一下,梦若尘却是含怒出手,威力不凡,功力大涨,似乎激发了潜力,炼化了体内那些巨大的能量,直接达到了半步紫皇境界。

    “小辈,原来是你?我和你拼了。”

    百花仙子也恼怒了起来,配合梦若尘,杀向了张三行,手段无比凌厉。

    对于张三行,她是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张三行立马抓住,然后好好折磨羞辱鞭打。

    她之所以有这么大的怨气,乃是张三行调戏过她两次,让她吃了大亏。

    张三行两次扬言,要将百花仙子抓来铺床暖被窝,这令得她十分抓狂。

    上官凝雪见到两人突然大怒,更是惊奇。

    但是,见到他们两人含怒杀向自己心爱的男人,她也恼怒了起来,不管不顾,同样拿出了自己十成功力,要将两人斩杀。

    “梦若尘,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只好送你上路。”

    “不可...”

    张三行实在是不想见到梦若尘死在这里,拉着上官凝雪急速后退,同时把手中的三行神剑一挥,将梦若尘两人逼退。

    “梦若尘,想来你也猜到了什么。不错,你女儿梦如妍的确是被我斩杀。”

    张三行把两人逼退后,又急忙朝着梦若尘传音了起来,“梦若尘,你女儿现在已经无事,并且达到了化道境界。我也多次承你女儿解救。今日相见,我不愿和你动手,免得日后你女儿为难。我劝你速速退去,否则凝雪姑娘动怒,你定然性命难保。”

    梦若尘听到张三行传音,脸色大变,急忙收住了攻势,也传音道:“什么?我女儿无事?她多次解救于你?这是怎么回事?她现在在哪里?她为何不来见我?”

    张三行回道:“具体缘由我也不便多说,反正你女儿平安无事。至于你女儿现在身在何处,我的确不知。梦若尘,你女儿化身尸王,虽然功力极强,但难保没有危险,更可况她当初自断神体挖出神眼,折损了天魂。我劝你速速退去,等到日后有时机,我定让她去见你。”

    “此话当真?”梦若尘问道。

    “千真万确,我以天尸三尊名义,以生死传人名义保证。”张三行回道。

    听到这话,梦若尘快速冷静下来。

    他女儿化身尸王之事从未外传,只有他一个人知道。现在张三行说破其中秘密,他倒是相信了七八分。

    有心拿下张三行再问个清楚,但见到张三行也不是好惹的,功力比自己还要高深许多。加之一旁还有尸中皇后虎视眈眈,心里倒也萌生退意。

    张三行见得他表情不断变化,料定他心中所想,猛地朝着他连挥几剑,剑剑匹练。

    梦若尘仓促之下也难以接招,略受轻伤,料定这是张三行故意让自己赶快退走。

    想了想,高呼一声,“好你个混账,张三行,尸后,今日之耻我记住了,来日我必定将你们斩杀!”

    说完,梦若尘也不管百花仙子,一个闪身,跑的无影无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