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二十五章 浑然一体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官凝雪那双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不眨盯着金字塔地表洞口,脸色有些发青。

    她探寻过许多神秘藏宝之地,知道那些神秘藏宝之地洞口若是被打开,那意味着什么。

    现在看到这个洞口,她立马反应了过来,心里宛如坠进冰窖。

    “张三行,看来是有人先我们一步,把这座金字塔里面的宝物给挖走了。”

    “恩,应该是这样,要不然这个金字塔的洞门哪里还会打开?”

    张三行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他还是心有不甘,有那么一点奢望。

    这次付出这么大的代价,若是头一座金字塔的宝物被人提前拿走,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

    嘟囔了几句,还是拉着上官凝雪进了洞口,沿着石台阶一步一步走了下去。

    上官凝雪见到张三行不死心,非得要进去看看,立马猜出了张三行的心思,知道他是心有不甘。

    想想也是,费劲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打开了一条安全通道,进入了藏宝之地。然而一看,宝物早就被人先一步拿走,这个情况岂不是让人气的吐血?

    不知走了多久,当两人走完石台阶后,已经是没入到了金字塔最底部墓穴当中。

    来到此处,环境赫然宽敞,宛如一座宫殿,陈设齐全,不乏金银、玛瑙、珍珠、玉石等等宝物。

    在墓穴四周有许多古老士兵雕像,在宫壁上,刻图一副接着一副,非常神秘和古老。

    但是,张三行和上官凝雪看都没看一眼那些东西,都把目光放在了墓穴正中央位置。

    这个正中央位置放置有一个巨大棺材,青铜铸造,雕刻有许多古老花纹和符号,一看就知道非同凡响。

    但是,这个棺材并不是合上的,而是被打开着,棺材板都掉落在了一旁。

    显而易见,墓穴当中最为珍贵的千年古尸已经被人抢先一步吸干了精元。

    张三行一步来到棺材前,放眼一看,只剩下一缕缕灰尘,空中还有丝丝精纯本源弥漫。

    一见到这缕灰尘,感受到丝丝本源弥漫,张三行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无比铁青。

    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些灰尘乃是那具古老的尸骸粉末,尸骸内蕴的精华全部被人吸走,一点残渣都没有剩下。

    “混账!”

    张三行怒吼一声,手掌一翻,把三行神剑握在了手中,朝着四方连挥数剑,把这座宫殿立马劈得稀巴烂。

    上官凝雪屈指一弹,止住了张三行的暴怒,喝道:“张三行,不可如此。每个墓室都是一个人的证明,也是一线生机的证明,你不能这样乱来。还有,这里的尸骸本源既然被外人先一步夺走,那么我们也没必要继续留在这里,还是去其他地方看看吧。

    此处金字塔甚多,里面也有许多机关布置,想来暗中那个高手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把所有金字塔打开。”

    张三行听得言语,略有不甘哼了一声,止住了手,没有继续破坏下去。

    上官凝雪轻轻嗅动了一下琼鼻,眉头一皱,暗道:“尸气?似乎有些熟悉?虽然淡薄,但是我应该和他打过交道。莫非来人是我认识的人?”

    想了想,不由得问道:“张三行,你不是说要想进入金字塔,炼化金光,那就需要和天地神门有关的力量么?难道那个暗中高手也有这种类似于本源生死印的宝物?要不然他怎么能够进的来?竟然不怕金光吞噬?要知道,我的至尊尸气都抗衡不了金光吞噬啊。”

    听到这么一说,张三行立马惊醒,想起了这个问题的重要性。

    先前他因为宝物被人先一步夺走,失去了理智,完全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问题,上官凝雪这一下提醒,倒是让他深深觉得不可思议。

    同样沉思了许久,还是没有丝毫头绪,摇头道:“天下宝物多不可数,天下秘法浩瀚无涯不可计量。谁也不知道其中究竟有什么超乎想象的东西。那个人究竟有什么古怪,只有我们和他见了面才知道。

    不过他能够无视金光吞噬,对于这点,这就说明此人相当不凡,不可小视。看来我们须得谨慎一些,莫要着了他的道。”

    言罢,张三行也没心情继续寻找墓穴里面其他宝物,和上官凝雪转身出了墓穴。

    两人心里清楚,一座金字塔虽然埋葬有许多尸体,但最主要的还是只有一具。要么是国王,要么是法老。其余的尸体都是陪葬士兵,没什么太大作用。

    张三行根据刚刚那个棺材的布置,料定那具古尸应该是一个法老,并非是某个国王。

    出了墓穴,张三行和上官凝雪也没有过多耽搁,直接奔向了其他金字塔。

    但是,一连探寻了数十座金字塔,最后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尸骸本源被人掠夺一空。

    “该死的!”

    张三行一拳砸在一座金字塔上面,震的这座金字塔摇晃不停,最后轰隆一声,全部倒塌。

    “凝雪,数个月前我们就听说有个高手从金字塔里面取到了不少宝物,如此看来,这里的金字塔十有**都被他洗劫一空了。”

    张三行发泄过后冷静了下来,沉声道:“这里的每一具主要尸骸都得到了天地神门力量加持,本源浑厚无边。现在那个暗中高手吸收了这么多尸骸本源,那他获得的好处肯定不可想象,功力已达天境。我们现在若是和他碰上面,也不见能够讨得多少好处。

    还有,此人做事滴水不漏,我们竟然连他一丝残留气机都没有抓住,完全推测不出那人到底有何身份,这也说明那人非同寻常。”

    “哼,非同寻常又能如何?我们两人联手,哪怕是紫皇高手来了也是死路一条。还有,这里的每一座金字塔布局都不一样,要想彻底打开洞口,避开墓穴里面机关,绝非易事。那人虽然比我们早来了几个月,但他也不可能在短短几个月内就把金字塔全部挖空。”

    上官凝雪此刻也愤怒了起来,浪费许多功夫和精力,最后连口汤都没喝到,整个人几乎到了暴走边缘。

    “走,我就不信那人能够把这里所有的金字塔都全部挖空。”

    上官凝雪和张三行早已依靠金光把本源补充了回来,信心十足,不惧任何高手。

    这一下,两人也没有继续徒步寻找,而是两人法力沟通,直接御空飞行。把神念扫射下来,观察下方金字塔。

    凡是碰到有洞口的,一概不去探寻。

    这里金字塔多不可数,有高达数千丈的,也有高达数百丈的,甚至还有一些数十丈高的。

    零零散散,加起来也不下于数百座。

    每一座金字塔的相隔距离甚是遥远,足足有数百里。

    张三行和上官凝雪用神念仔细观察下方金字塔,掠过一座又一座已经被人挖掘的金字塔。

    一路飞行,一路探查!

    约莫探查了将近五十多座,终于,两人同时发现一座金字塔没有被挖掘,塔基四周并无任何洞口通道。

    终于见到一个完整金字塔,两人终于喜笑颜开,松了一口气。

    身形闪烁几下,两人便立身塔基跟前。

    两人看着毫无破绽浑然一体的金字塔,眉头微皱,竟然不知从何处下手。

    先前他们之所以能够进入金字塔,那是因为那些金字塔都被别人打开了通道,自己根本不用费心去寻找破绽。

    上官凝雪仔细审视了一眼自己前面这座约莫九百丈高的金字塔,浩瀚神识查遍了塔身,并未发现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完全是浑然一体,顿时有些狗咬刺猬无从下嘴般的感觉。

    “张三行,这个金字塔好像是天然形成的一样,丝毫破绽都没有,我们要怎样才能打开?”

    张三行围着金字塔走了数圈,丈量了一番距离,沉思了起来。

    “凝雪,这些金字塔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肯定有破绽,只是我们还没有发现罢了。想来暗中那个高手每破解一座金字塔,也定然耗费了不少精神和心力,我们也不要急,先仔细找找,总会把它给打开。”

    对于这种古老而又神秘的葬墓方法,张三行深知其中奥秘无穷,与天地相合,不能用蛮力,需得要耐心和智慧,从整体布局格式入手方可。

    他不断在脑海中翻找葬墓方法,回忆当初张百顺说过的各种挖墓精髓,浩瀚的记忆像是潮水一样在他识海当中翻转。

    走了数圈过后,张三行已经对这座金字塔的整体格局有了一个了解,笑道:“凝雪,这座金字塔有些特殊,高九百九十九丈,还未破千,属于百中极数。想来里面的那具尸骸定然不凡,应该是所有百丈范围内的金字塔王。

    还有,这座塔基略微南斜,遥望朱雀,属火,极阳。每个塔角相隔十二万九千八百步,蕴含一元之数。从这方面看,里面的墓主对于大道的了解极为深刻....”

    上官凝雪仔细听着张三行的分析,寻找自己上古记忆里的挖墓方法,问道:“张三行,照你这么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很简单,天下所有墓穴,都会参照阴阳、四象、五行、八卦、天元极数来进行布置。眼下这座古墓就依照了阴阳、四象、天元极数布置。

    你乃尸后,纯阴无量,源源不断,打开此墓的一个方法关键点在于你身上。当然,肯定还有其他办法,但我也一时想不出来,目前只能想到以阴破阳之法。”

    “以阴破阳?”

    上官凝雪有些不解,带着微微发红的脸色道:“在我没有和你双修之前,我体内倒是纯阴浩瀚。但这一个月来,你三番五次和我阴阳相合,如此我哪里还有多少纯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