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三十五章 恐惧根源
    ,!

    上官凝雪见到初九一眼,体内的本源立马完全崩溃,尸丹涣散,三魂之光摇摇欲坠,那个紫皇领域也失去控制,力量乱冲。

    “不好,她这是心神冥灭,被恐惧占据了全部识海,精神已经错乱。”

    张三行大为焦急,庞大的灵识一拥而上,重新梳理她的脉络,调理三魂。同时以本源生死印牢牢镇住她那颗涣散的本命尸丹和紫皇领域,护住根基。

    此刻上官凝雪的情况,用通俗一点的说法来说,乃是被吓破了胆,离死不远矣。

    张三行不知道上官凝雪怎么突然变成了这样,也不知道她究竟在害怕什么。

    堂堂一个尸道至尊人物,纵横天下无敌,竟然会吓成这样,张三行心里极为不好受,双目通红。

    “凝雪,凝雪,你怎么了?你究竟怎么了?你不要怕...”张三行一边梳理,一边沟通她那几乎就要彻底寂灭的三魂。

    但是,张三行虽然紧紧搂住了她,可她依旧在不断挣扎,体内暴走的力量狂涌而出,乱撕乱扯。

    咻....

    这时,她忽然挥手一剑,砍在了张三行手臂上。

    张三行一下没注意,手臂都差点被彻底砍断。

    见到这个情况,张三行急忙镇压她体内的力量,不让她乱动。

    只是没有任何用处,上官凝雪依旧在不断挥动手中的神剑,匹练剑光纵横四方。

    张三行这下有了心里准备,没有再次被砍到。

    初九愣了许久,不知道那个貌若天仙的女人怎么就突然疯了,大为惊奇和诧异。同时,上官凝雪的容貌深深烙印在了他的心底,似乎一见钟情。

    现在见得此女已经精神错乱陷入疯狂,同样一阵揪心,想出手替她救治一二,把她守护。

    随后当他看到张三行后,更是满脸不可置信,正欲开口说话。

    这时,一个浩大、苍老、洪亮的声音传递了过来,“道开混沌,混沌为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没想到啊没先到,在这三人当中,竟然有一个还没做出选择,就率先精神崩溃。由此可见,天道也不是圆满啊。”

    “你是谁?”初九急忙问道。

    张三行听得突来声音,脸色一变,怒声道:“凝雪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暗中出了阴手?有种你就给我滚出来。”

    “哼!”

    暗中那声音冷哼一声,“放肆,以我之尊,岂会暗中出手?你之女友乃是自己精神崩溃,于我何干?好了,前面八个门户,是生是死,祸福天定,你们自己选择吧。若是选对了,通过了考验,可以获得宝物,平安离开,若是选错了,没有通过考验,死路一条。”

    说完,这道声音完全消失,任凭张三行如何叫骂,他就是不吭声。

    张三行没了办法,只能不断梳理上官凝雪的本源经脉,呼唤三魂归位。

    过了许久,在上官凝雪三魂当中的姜清水魂魄显现了出来。

    只是她这个魂魄不是完整,因为上官凝雪的三魂陷入了疯狂,此时只听得她断断续续传音道:“张三行,我是姜清水,凝雪姐姐好像是因为触动了心灵深处什么梦魔一样,现在我的魂魄被强行剥离了出来,无法和凝雪姐姐融合在一起,现在该怎么办?”

    张三行闻言,急忙回道:“清水,你不要急,你快快在凝雪的识海当中呼唤她的三魂,见到她的三魂碎片就融合在一起,我在外面帮她调理镇压,必定无事。”

    “嗯!”

    姜清水应过一声,立即消散,似乎在没有上官凝雪三魂支撑下,她无法长久对话。

    这时,初九走了过来,对着张三行道:“张兄,依我看这位小姐情况不容乐观,你看看有没有我帮的上什么忙的地方?”

    初九对于张三行的印象还算马马虎虎,不算仇敌,但也不算什么好朋友,就是一个普通熟人。

    现在他之所以有此言语,纯粹是看在了上官凝雪的份上,上官凝雪的容貌像是他的一个心灵钥匙,打开了某种枷锁,想要夺得此女。

    “你给我滚!”

    上官凝雪乃是看了初九一眼才会陷入疯狂,现在初九竟然来到跟前,张三行顿时大怒。手掌一翻,三行神剑就握在了手里,朝着初九劈了过去。

    初九急忙退闪一旁,眼中一缕怒火跳动,手掌翻转,托着一团彩光,很想一掌拍出,把张三行毙于掌下。

    但是,当他看到张三行不断替上官凝雪输送真元,调理脉络,稳住根基,又不得不放下了手。把怒气压制了下来,不敢乱动。就怕自己一掌毙了张三行,上官凝雪就会因为断了元气输送彻底毙命。

    不知调理了多久,在外有张三行不断调理,内有姜清水不断融合三魂碎片的情况下,上官凝雪的情况终于有了一丝好转,神识在逐渐回归。

    张三行见得情况,顿时大喜,继续调理,输送元气。

    当上官凝雪的情况基本上稳定下来后,她才恢复了大部分精神,茫然看了看张三行一眼,当看到张三行一脸急色和汗珠,有些狐疑。

    正欲说些什么,但是,她忽然想起了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浑身颤抖不停,蜷缩一团,恐惧到了极点,带着哭腔,带着哀求的语气道:“张三行,快走,快走,快离开这里。求求你,快带我离开这里。只要能够离开这里,你要我做什么都行,我求你了,他来了,是他来了,啊......”

    上官凝雪语无伦次哀求着,泪如雨下,到了后边,又是放声尖叫了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张三行的手臂,指甲都没入到了张三行的皮肉当中。

    张三行眼看她又要陷入到疯狂地步,先一步镇压住了她的三魂,“凝雪,你不要怕,是我,我是张三行。有我在,你会没事,一定会没事的。你不是说过,只要我在你旁边,你就什么都不怕么?”

    “张三行?张三行?张三行?”

    上官凝雪一连喊了无数遍,神色迷茫。

    到了最后,她浑身抽搐一下,“是你,张三行?是我亲自挑选出来的老公?”

    “嗯,是我,是我。凝雪,你千万不要怕,我们不是在一块么?”张三行尽量放缓语速,平静下来,生怕声音大了吓到了她,柔声道:“凝雪,你想想,我时刻陪伴在你旁边,生死相随,还有什么能够威胁到我们?就算天塌下来了,大地崩溃了,我们还是在一块,你不要怕。

    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你看到了什么?还是说有人暗中对你施法,重创了你的三魂?”

    在张三行不断安慰下,上官凝雪总算是驱除了那么一丁点恐惧,但是她的身体还是蜷缩一团,颤抖不停,紧紧搂着张三行,生怕张三行跑了。

    当真真切切感受到张三行在自己身边,她才颤声道:“是他,是他,就是他,他就是尸皇。张三行,我们快走,他就是尸皇,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他亲自抓我来了。当年他就是这个模样,一身尸虫,全身腐烂,来到我房间...”

    上官凝雪回忆起了当初尸皇霸占她的那个场景,极度恐惧。现在重新见到尸皇,像是梦魔一样,无法抗拒,生怕那种情况再次发生。

    她时常无缘无故殴打张三行,也就是因为心里有了这个巨大阴影。

    自当她脱离了尸皇掌控后,一直躲躲藏藏心神不安,好不容易找了一个有潜力的依靠,这才稍微安稳了一些下来。

    张三行以前乃是尸尊传人,是可以和尸皇平起平坐的存在,她找上门,也就是希望张三行以后能够帮自己彻底摆脱尸皇。

    后来张三行斩断尸尊传承,修炼生死**,拥有本源生死印,她又觉得希望大了一些。

    因此,对于张三行,她可算是放纵到了极点,哪怕是张三行提出一些无礼要求,她都答应。

    直到后来,她算是彻底认可张三行,全心接纳,当做自己的丈夫,而不是一个帮手。

    “这个初九是尸皇?”

    张三行大惊,一脸不可思议。

    他是知道初九来历非凡,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此人会是尸皇。

    在他的推断里,初九乃是苗疆大地深处一头盖世紫皇高手转世之身,或者是那个盖世紫皇高手布置的一颗棋子,体内有紫皇印记。

    对于上官凝雪的话,他自然不会去怀疑。

    毕竟此刻上官凝雪就因为看了初九一眼,就吓成了这个样子,显然是不可能认错。

    同时,他也对于上官凝雪心中那个阴影了解的十分清楚,知道那件事情是她一辈子最大的梦魔,无法放下,无法释怀。尸皇一日不死,她就一日不得平静。

    两千余年前,上官凝雪也就是一个普通官宦家的小姐,虽有才华和名声,但却没有什么实力。

    当时她正坐闺房读经典看黄庭,不料尸皇却突然闯进。

    那个时候的尸皇还未大成,像是刚刚从坟墓里爬出来的烂尸,面目全非,全身腐烂不说,还密密麻麻都是尸虫。就像蛆虫一样,在尸皇身上钻来钻去,恶心到了极点。

    正是这样的一个面貌,却活生生把上官凝雪给强行占有了。

    她看着尸皇身上的尸虫爬满自己周身,看着那一块块腐臭的烂肉掉落下来。看着尸皇那恶心到了极点的地方,带着狰狞的尸虫破开自己禁地,钻进自己体内。她当时真可谓是经历了无法想象的痛苦。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本来依照那种情况,她早就该昏倒过去不省人事,但是尸皇偏偏不让,硬是施展神通,让她始终保持着清醒状态,始终露出绝望神色。

    自那过后,尸皇又多次前往她的陵墓。

    她人虽然死了,但是魂魄未散,是尸皇故意要开始培养她成为尸道皇后,永远霸占。

    她静静躺在暗无天日的棺材里,这也到罢了。

    但是,尸皇却隔三差五跑到棺材里去,对着她的尸身做出非人动作,她的三魂清晰看到了这一切,饱受折磨千年。

    这些事情就是她的梦魔,是她恐惧根源。

    只要一见到尸皇,她就立马想到这些,认为尸皇又要来对自己无礼,又要把自己拖入那种绝望的境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