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三十八章 不敌逃窜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上官凝雪的话语虽然说的很轻、很淡。但是,初九和张三行是什么人?都是真正的盖世高手,两人都把话语听得一清二楚。

    张三行听闻过后,充满了激情,充满了力量。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完全走进了她的心里,是她心中唯一的存在。

    在这一刻,他的念头瞬间通达,识海大放光明,体内的本源容纳量瞬间暴涨。在那不远处,那些毁灭性的力量纷纷被他吸引而来,吞入体内,成为了他的力量泉源。

    就这一瞬间,他的功力再次提升数倍,相当于潜力更加巨大,比先前不知道要强横多少倍。

    “哈哈哈,哈哈哈,初九,尸皇,今日我不管你到底是谁,总之你只有死路一条。”

    张三行大笑之间,以柔和的力量把上官凝雪包裹起来,送到一旁,随后双手一震,法印顺利结出,高喝道:“心灵之门,万法之根。吞天纳地,永恒超脱。梦幻千秋,闪灭瞬间,接我一招梦幻心灵生死印!”

    轰隆!

    一声巨响,空间继续抖动起来,波纹弥漫,朝着初九碾压过去。同时那个如梦似幻,玄妙无常的法印以开天辟地之势砸了过去。

    反观初九,当他听到上官凝雪对着张三行说出那些情意绵绵的话语后,他也浑身一阵,像是某种枷锁破裂,恢复了自由,恢复了神通。

    顷刻之间,他的嘴唇乌黑发亮,脸上魔纹纵横,獠牙暴涨,变成了一个骇然恐怖的魔王模样。几乎就在同时之间,他体内的所有道气、蛊术、蛊虫都转化成了尸气、尸虫,散发出至尊神威。

    在身形变幻之下,他的“大罗周天封魂尸皇印”也已经圆满结出。

    “张三行,现在我就送你上路,让你知道得罪本皇的下场是多么的愚蠢。”

    初九似乎已经化身成了尸皇,有了一丝尸皇灵识。以前初九的性子、记忆几乎全部被镇压了起来,完完全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就在张三行的“梦幻心灵生死印”到达初九跟前之时,初九的“大罗周天封魂尸皇印”及时飞出,两印真真切切撞击在了一起。

    这两个法印都是各自的顶级绝学,压箱底神通,威力不可斗量。

    因此,两人的法印虽然都打了出去,但是那法印还是在源源不断抽取双方的本源加持,相互对抗。

    这种情况,就如同两人在对拼本源,看谁的本源深厚谁就能取得胜利。

    这也就是他们两人,一个乃尸皇善念之身,纵横同境界无敌。一个乃以前尸尊传人,现在的生死戒器灵之子,生死传人,得天独厚,同样同境界无敌。

    要是换作另外一个人前来和他们对敌,早就被法印一击轰成了齑粉,根本不用继续输送本源加持。

    这次对拼,对于张三行来说相当于是第一次正面对抗尸皇,是他最重要的一战。因此他内心坚定,发誓一定不能输,否则今后必定不敌尸皇。

    至于初九,他也差不多,这次乃是当着上官凝雪的面大战张三行。他也同样内心坚定,发誓一定不能输,要不然不仅得不到上官凝雪的一丝真心,就连身体也别想得到。

    两个都是同境界无敌高手,现在似乎是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一较高下,生死拼杀。

    在两个法印对拼的那个空间,双方力量波动产生的空间波纹相互吞并,相互纠缠。激射出一道道神光,像是杀戮之光,满场纵横,威压天下。

    顿时,这片空间都抖动了起来,似乎是承受不住他们两人的对抗。

    这些激射出去的杀戮之光,威力浩大无穷,几乎每一道都能杀死一个紫皇高手。

    若不是这片场地十分诡异,要是换作另外一个地方,早就崩溃的不成样子,地面定然坍塌深不见底。

    “啊啊啊....张三行,给我受死!”

    初九怒吼一声,周身那些洁白的护体浩然正气全部转化成了漆黑之色,一道道心灵真火在跳动,热浪翻滚,焚灭万物。

    同时,就在他彻底转化完毕的瞬间,冥冥之中一股伟大的力量加持而来,使得他的力量更加强横。

    这似乎是坐镇在龙炎国皇都的尸皇把他自己的力量加持而来,要助初九斩杀张三行。

    得到这股伟力加持,原本不相上下的局面顷刻间发生扭转。

    初九更加强盛三分,他的那个法印开始反击,不断避退张三行的法印。使得张三行的法印传出一阵咔嚓声响,似乎抵挡不住,就要崩碎。

    此刻情况非常明显,张三行不敌初九,本源相差巨大。

    “不好!”

    张三行见到自己的法印不断溃败,似乎就要龟裂,脸色一变。他看出来了,初九此刻的力量比刚刚强盛许多,得到了一股伟力加持,自己难以匹敌。

    随后心神一动,急忙把本源生死印牵引过来,和法印并列对抗得到加持的初九。

    但是,他即便是有本源生死印相助,可依旧难以扭转溃败之势,只是延缓了一些时间,败象没有刚刚那么明显。

    “哈哈哈,张三行,我看你还能坚持多久。”初九仰天狂笑,黑烟弥漫,一条条尸虫从他口中喷出,张牙舞爪,满场乱舞,助长他的凶威。

    “张三行,凡是惹到了我的人都要死。不过你放心,打败了你,我不会那么快杀你。我会拿链子把你栓住,然后拉出去溜两圈,让天下所有人看看得罪我是什么下场?

    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和我抢女人,只有死路一条。上官凝雪只能做我的女人,谁也别想染指。拴住你后,我会当着你的面给她欢乐,让她奔赴极乐,让她欲生欲死。”

    此刻,他像是爆发了心魔,把心底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口气狂妄无边,满嘴污言秽语。

    “混账,找死!”

    张三行哪里还能容得这种事情发生。现在受到初九刺激,力量再次增强,似乎是超水平发挥,再次增长了一些潜力。

    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真的落败,那么上官凝雪的下场肯定就和初九说的一模一样,十分凄惨,永远沦为女奴。

    他不能败,也承受不了败的代价。

    一旁的上官凝雪一直没有动手,没有掺合进去,而是在默默观看,默默积蓄力量调动本源。

    现在听得初九言语,寒眉倒竖,一双凤目冷冽无比,“初九,别以为你得到了尸皇一丝力量加持就自以为天下无敌。哼,我等的就是这一刻。因为只有你得到了尸皇的力量加持,这样打败你,我才能斩灭心魔,以后见到尸皇就能无惧。”

    轰隆!

    上官凝雪用力一震,破开了张三行那股柔和力量,冲到了张三行跟前,柔声道:“张三行,我们乃是夫妻,生死同路,命理相依,现在你又岂能让我在一旁干看着?你我法力相合,才更具威力。

    世人都言夫妻同心其力断金,我是你的女人,属于你力量的一部分。对于我们而言,生与死就是阴和阳。我主阴,你主阳,阴阳相会,生死相合,这才是我们的最大力量。要不然,我和你阴阳双修岂不是无用?现在我们两人合一,一起将他斩杀,灭除这个祸根。”

    言罢,她踮起脚亲吻了张三行一口,随后来到张三行身后,双掌搭在张三行的背后,将自己的力量全部输入到了张三行体内。

    顿时之间,她那属于极阴的庞大本源瞬间就和张三行属阳的庞大本源相互融合在了一起,急速震荡。化为了一股类似于混沌的力量,飘出体外,将两人包裹起来。

    这个情况,就好像当初两人双修时候的那个模样,被一股特殊的力量笼罩。

    这个力量一经出现,立马展现神威。浩浩荡荡冲了出去,加持到了“梦幻心灵生死印”上面。

    张三行得到上官凝雪相助,被她主动亲吻一次,也如同打开了什么枷锁,又好像是参悟到了什么道理,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巨大变化。

    “好,凝雪,我们乃是夫妻,命理相依,生死同路。先前是我想岔了,只想保护你,却忘了在保护你的同时,你也需要释放自己的魅力,展现自己独有的风采。”

    在那类似于混沌之力的冲击下,张三行立即稳住了局势,将那溃败之势抵挡了下来。

    随后左手一个翻转,和上官凝雪十指相扣,御空而行,各自提着一把神剑杀了过去。

    两剑相交,阴阳相会,像是一龙一凤联手绞杀魔头。

    匹练的剑光纵横全场,破开层层阻隔,对着初九打出了威势绝伦的一击。

    反观初九,当他看到上官凝雪加入战场,还主动亲吻张三行,一口逆血喷出,双目喷火,无比嫉妒和恼怒。

    现在他看到那股类似于混沌的力量出现,挡住了自己的法印,看到张三行和上官凝雪两人联手打出了毁灭性一击,脸色大变,“不好,他们两人阴阳相合,法力相通,威力大增,这一招完全超出了我的承受极限。”

    想到这,初九急速后退,不敢硬抗,大呼道:“上官凝雪,没想到你竟然早已献身给了他, 我恨,我恨呐。你给我记住,下次若是让我再碰到你,我必定抽出你的魂魄,让你重转一世,唯我独享。”

    咻....

    退身出来后,他也来不及多想,扫了一眼四周的八个门户,认准生门,直接冲了进去,刹那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走的非常果断,像是一个绝世刺客,一剑挥出之后立即收手闪身而退,无比干脆。

    他这是料定自己若是不走,下场肯定凄惨无比。

    他的及时退走,使得张三行和上官凝雪联手一击也就扑了一个空,没有给他带来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也就折损了一些本源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