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三十九章 生死两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该死的混账,算你跑的快。如你刚刚所言,下次再见到你,我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敢妄想亵渎我的凝雪,哼。”

    张三行冷哼一声,也不追击下去,料定追击也是无用。

    “张三行,算了,他要是那么容易死在我们手里,也就不是尸皇了。此人运道逆天,不是那么好杀的。”上官凝雪飞身下来道。

    “嗯,此人的确是厉害,在他没有得到那股力量加持的时候,他和我是平手,不分胜负。一旦得到力量加持,我就不敌他。

    由此可见,那个尸皇的确深不可测,区区一道善念之身就有如此大的能耐,若是合一,那当真是不可想象。此人是一个大祸害,我们不可大意了。”

    张三行脸色有些凝重,这等厉害仇敌逃走,那也就意味着以后的路十分艰难,一个没留神,就要被他偷袭致死。

    不过他虽然脸色凝重,但也完全不后悔。结下了这等厉害仇敌又能如何,不说他乃是尸皇善念转世之身,哪怕他不是尸皇,张三行也要和他生死相搏。

    因为他亵渎了上官凝雪,这是犯了张三行的逆鳞,是不可饶恕的大忌讳。

    别的女人他不管,哪怕是初九每天糟蹋十个百个千个都没关系。但若是亵渎了自己的女人,那就是不共戴天之仇,哪怕是追到天上地下就要将他斩杀。

    “凝雪,你还好吧?”张三行问道。

    “我还好,没什么事!”

    上官凝雪挽着张三行,开始打量四周八个门户:“你说那个初九逃进了生门,他究竟会有什么奇缘?像他这种人,估计不会死在这里。若是他在这里得到了巨大宝藏,然后突破境界。到那时,恐怕我们两个联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还有,剩余的八个门户,你觉得我们进哪个门户比较合适?或者说也进入生门?此处我看太过诡异,也不可大意,免得一时不慎被困死在这里。”

    张三行此刻也把目光落在了八个门户上,眉头紧皱。

    刚刚初九是没有办法思考,只能选择对自己逃跑有利的门户。换句话说,哪怕那个门户是死门,他都必须要进去,否则就要死在张三行两人手里。

    现在张三行和上官凝雪不用那样胡乱选择,开始思考了起来。

    “八门八方,环环相扣。天、地、阴、阳、生、死、周、尽,对应八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

    依照正常情况来看,八门当中定然只有一处门户乃是生门,其余的都是绝门,死路一条。但是,这世上也没有谁能够绝对主宰生死,一切都有漏洞。

    比如那个初九,他随便进入哪个门户,断然也不会死在这里,顶多也就得不到宝藏而已。若是他死在了这里,尸皇岂会善罢甘休?”

    张三行也有些担忧初九会获得最终宝藏,然后突破境界出来大杀四方。

    双目一眨不眨盯着那些门户,心中不断推算最终宝藏可能在哪个门户当中。

    盘算了许久,张三行还是无法确定下来,不由得笑道:“凝雪,常言道尘归尘,土归土。我们两个本来就是死的不能再死的人,要不我们再去死一回?就当你和我一起到地狱走一遭。”

    “随便了,你走哪个门,我就跟走哪个门,难不成我还和你分开走?”

    上官凝雪白了一眼,把目光落在了那个死门身上,笑道:“既然初九进了生门,那我们走死门也是合理。生死对立,我们和他也是对立。其余的六个门户,想来也都不太适合我们。”

    “恩,是这个理。初九虽是尸皇善念转世,但他今生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并没有死过一回,本源还没有彻底转化成尸丹。而我们,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体内本源就是尸丹,达到了死之极致。若是走生门,或许还会生死相克了。”

    张三行拉着她来到了死门跟前,对着死门道:“修道也好,修尸也罢,都是争天命,夺造化。我不信命,生与死我自己来选择。你既然主宰死亡,那我就看看你能不能主宰我的死亡。”

    言罢,两人大步踏进了死门当中。

    至此,来到这座塔王墓穴当中的三人都做出了选择。三化万物,已经圆满。

    就在张三行和上官凝雪进入死门之后,原先那个虚无缥缈苍老浩大的声音又响彻了起来,“生生死死,死死生生,说到底这只不过是虚幻罢了。你们三人运道如虹,修为也达到了洞察周天如火纯青之际。这世上,看来也就你们能够承受的住生死颠覆之力了。

    方才你们大战,生死对立。现在又各自进入生门与死门,又是对立。入生门,渴望超脱。入死门,渴望回归当初,呵呵,这说到底还是天意啊,否则你们岂会这般选择。

    不过我身为此地主宰,岂会让你们三人成为两方对立?三化万物,三化万物,既然三不是圆满三,那万物我就亲自来演化,补全大道。”

    说了许久,这个苍老洪亮的声音开始以一种实质化的状态出现,口中的话语化作了一个个字体,光华大作,竟然是由极其精纯的本源凝结出来。

    这些字体一显现出来,立马散发出了一股莫大的威压,像是真正的主宰一样,俯视九天十地,有那么一丝超脱物外的感觉,这是独属天地神门的力量。

    字体显现出来后,快速旋转,将此地全部演化成了混沌状态,不分东南西北。

    随后,这些字体慢慢融化,化作了无数道神光融入到了混沌当中,同时,这座塔王猛地暴涨,拔天而起,足足有万丈高。一眼望去,就知道此塔乃是塔王,里面有巨大宝藏。

    良久之后,轰隆一声,混沌炸裂,那八道门户眨眼间也就只剩下两道门户,本别是生门和死门。

    在此之间,金字塔外面的雾气和金光消散了许多,好似那股腐蚀力和吞噬力减弱了无数倍。

    这个情况,乃是老者故意而为,为的就是放其他探险者进来,充当万物。

    金光和雾气各自蕴含的力量减弱后,外面那些探险的人压力大减。凡是真有所能力,有所气运的人都可以闯进来。

    这些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见到压力大减,威胁也小了许多,一蜂窝冲到了深处。

    一眼望去,看到了高达万丈的塔王,众人皆都心神振奋。

    他们知道,这座塔王当中必定有天大机缘。虽然会有危险,但是对于那不可想象的巨大机缘来说,还是充满了诱惑。

    “冲啊....”

    不知谁率先高喊了一句,众人像是失去了理智一样,快速冲到了塔王跟前。

    此刻,在塔王地平面下方位置,有两个漆黑无比的通道,上方各自飘浮着一个巨大的“生”和“死”字。

    这是在告诉众人,两个通道,一生一死,自己选择。

    眼下这座塔王只有这两个选择,众人要想获得宝藏,必须做出选择。若是不选择,那就无法进入塔底得到宝藏。

    众人看了一眼,猛地咬牙,大部分冲进了生门,少数个别冲进了死门。

    却说率先进入了死门的张三行和上官凝雪两人,自当他们进入死门后,这座门户一片漆黑,但十分稳固,两人急速朝着前方行驶。

    但是,两人没走多久,通道开始震动,随后越来越烈,有种天崩地裂的架势,各种凌厉气机四射,蕴含莫大攻击力。

    张三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急忙抱住上官凝雪,真气外放,抵挡那些杂乱的力量冲击。

    过了片刻,原本漆黑的通道光华大作,宛如透明。

    见到这个变化,两人面面相觑,觉得这也太诡异了一些。

    随后两人把目光一扫,看到了自己旁边不远处有一个身影在快速移动。

    擦了擦眼睛,两人顿时双目通红。

    原来那人正是初九,在生门中奔跑。

    眼下,生门和死门平行,张三行一见此人,二话不说,抬手就是一剑劈了过去。

    反观初九,他此刻也发现了张三行两人,大吃一惊,有些慌乱。急忙运转本源,化为护体真罡环绕四周,大吼道:“张三行,我和你们誓不两立。上官凝雪,你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要把你抓捕,让你成为我的女人。”

    两人相隔的距离也不是很遥远,也就十来米左右。

    张三行一剑斩出,只听得轰隆一声,原本杂乱的力量更是到处肆意,光华四射,遮住了视线。

    但是,他劈出剑光后,感觉自己并没有砍到初九,而是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等到那些杂乱的力量稍微平息下来,光芒消散,定睛一看,却是气的暴跳如雷。

    原来他那凌厉一剑的确没有砍到初九,被一层光幕阻挡了下来,像是一面铜墙铁壁,任那剑光如何凌厉,就是无法冲破阻隔。

    上官凝雪见状,也慌忙抬手一掌劈了出去。

    但是,同样轰隆一声,被那光幕阻挡了下来,掌力无法透过光幕给初九带来伤害。

    初九见得这个情况,先是一愣,而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脸蔑视,“哈哈哈,张三行,上官凝雪,你们能耐我何?”

    他这是看清楚了状况,知道自己和张三行之间,完全被强横的力量隔离了。虽然都能看到双方,但是却无法突破隔离。

    “混账,初九,你这是在找死。”张三行怒吼道。

    “是么?我在找死?我看你才是在找死。”初九一脸蔑视,嚣张得意,“张三行,我看你能守护上官凝雪几时,总有一天,我会将她抓捕,然后狠狠蹂躏,我会成为你们两人这辈子、下辈子、永生永世的梦魔,哈哈哈....”

    初九像是魔性大发,又是说了许多污秽不堪的话语,听得上官凝雪满脸通红,气的娇.躯颤抖不停。

    这初九说出的话语,简直不堪入耳,恶毒无比,比上次张三行气神算天帝那些话语还要厉害千百倍。

    他这是看到张三行两人奈何不得自己,于是就故意羞辱,刺激两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