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五百四十章 通道尽头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三行听着初九嚣张说出那些污秽话语,眼神越来越冰冷,头顶都在冒出白烟。显然是到了暴走边缘,心中毒火旺盛,恨不得立马将初九斩在剑下。

    初九这是当他的面大放阙词,喝骂亵渎他的妻子,还洋洋得意说以后要把上官凝雪怎么怎么样。

    听到这些话,别说张三行,哪怕是一个泥人,也要被气的三分火气喷出。

    “誓不两立,我和你誓不两立。初九,你给我等着。只要出了这里,我必定将你追杀到上天无门,下地无路。还有,你川懿族所有人都要死,我会一个个将他们千刀万剐。”张三行发狠道。

    初九一听,全然不在意,冷笑道:“就凭你也配和我说誓不两立?你只不过是个小白脸而已,废物一个罢了,就知道靠女人帮忙。要不是有上官凝雪相助,你岂是我的对手?怕不是早就被我打死了,现在也敢大言不惭说追杀我?

    至于那什么川懿族,你尽管杀,死了也就死了,和我有什么干系?对了,建议你屠杀川懿族的时候,把那川懿族的女人都囚禁起来。

    那些女人当中有不少绝色佳人,一剑杀死实为可惜,你吸干了她们的真阴也不错。等出了金字塔后,你就赶快去,千万不要磨蹭。至于你的上官凝雪,就有我来替你照料了,保管她极乐无边。”

    “混账!”

    张三行又是连劈数剑,将至宝本源生死印也砸了出去。

    但是,不论他如何施法,就是无法破开光幕,无法把自己毁灭性的力量打到初九身上。

    同时,他心里暗暗警惕。自己绝对不能离开上官凝雪半步,要不然这初九必定说到做到,抓捕上官凝雪。

    他深深知道,上官凝雪虽然是尸中皇后,至尊高手,无敌天下,但还万万不是初九的对手。甚至上官凝雪在初九面前连自我了断的机会都没有,被克制的死死的。

    上官凝雪见得张三行暴跳如雷,急忙拉住了他,劝道:“这光幕非常玄妙,防御力十足,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免得让那初九捡了便宜。我们身处在死门,他身处在生门,生死相隔,若是有那么容易就能破开间隔,那也显得太过儿戏了。”

    言罢,她抬起右手,轻轻替张三行擦起了额头上的汗珠,这些汗珠都是被初九气出来的。

    初九正要继续气气张三行,让他白费力气破开通道间隔。

    但当他看到上官凝雪爱意绵绵给张三行擦汗,立马把那些话给生生咽了下去,心里无比嫉妒,满脸通红,大叫道:“上官凝雪,你安敢如此?”

    初九既是尸皇的善念之身,又是尸皇的心魔。尸皇独爱上官凝雪,霸占了两千多年。现在初九继承了这个传统,因此他比一般人更加承受不住这等事情发生在自己眼前。

    “怎么?我给我老公擦汗怎么了?关你什么事?”

    上官凝雪冷静了下来,一脸笑意,“初九,一开始我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说你是尸皇善念转世之身。修行过后,善念会全部转化成恶念,然后和尸皇完全融合成为一体,可是你那时偏偏不信。现在怎么样?我没说错吧?你也应该记起了一丁点尸皇的事情了吧?

    我前世被尸皇囚禁两千余年,无奈成了他的皇后。现在我转劫归来,脱离了他的掌控,成了张三行的女人。这么算起来,也算是张三行把我从你手中抢走的。

    由此可见你实在是一个废物,连自己霸占了两千多年的女人都守不住,眼睁睁让别人抢走。就这样,你还有什么资格和张三行比?连个世俗当中的普通人都不如。我要是你,趁早自杀算了,免得丢人显眼。”

    言罢,上官凝雪也就不理会初九,诚心反过来气死他,对着张三行柔声道:“老公,我们不要搭理此人。和他计较,纯粹是自降身份。等这事过后,离开了金字塔,我就好好服侍你,保管你满意。我在汉朝的时候,也听说过许多双修功法宝典,到时候我们可以试一下看看效果。”

    “贱.婢,你这是在找死,在找死啊。”

    她这话说的细声细气,腻的死人,完全像是一个任由张三行摆布的女人,怎么来都行。听得初九怒吼连连,也来狂劈掌印,要打碎光幕,和张三行决一死战,重新把上官凝雪抢回去。

    张三行听得言语,虽然知道这是上官凝雪故意要气初九,但他还是酥的全身骨头都麻了起来,整个人似乎都飘飘然,两眼放光。

    当下紧紧搂着上官凝雪,笑道:“好好好,你说得不错,我们的确没有必要和他计较。凝雪,我那天尸三尊**和生死**里面,也有许多阴阳双修功法,到时候我们逐个方法都试一下。”

    “嗯!”上官凝雪暗暗掐了一把张三行,带着羞红的脸色点头同意了下来。

    初九见的两人在自己面前大秀恩爱,心中一闷,喷出一口鲜血。双目漆黑光华四射,周身的力量更加强盛几分,一字一顿寒声道:“好好好,上官凝雪,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

    先前他肆无忌惮尽是说些污秽不堪的话语,气的张三行暴跳如雷。现在上官凝雪却是一个动作,几句甜蜜话语,同样把初九气的七窍生烟,逆血狂涌,算是出了一口恶气,精神好上不少。

    当下,双方三人也都不言不语,都把对方恨到了骨子里,蒙头向前就冲。都想着一定要夺得最终宝物,功力大进之后捏死对方报仇雪恨。

    不知走了有多久,两个平行的通道开始出现了岔口,一个向左,一个向右。

    见到这个岔口出现,上官凝雪大出一口气。她觉得和初九平行前进,简直就是一种折磨。现在能够分开,欣喜不已。

    当下急忙拉着张三行冲了进去,霎那间就没了踪影。

    初九也不想落后,同样朝着自己这个方向的岔口冲了进去。

    在他们双方分开后不久,后面进来的人也开始在通道中急速奔驰穿行,跟着进到了通道最深处。

    又是不知奔跑了多久,像是没有尽头一样。

    上官凝雪不由得停下身子歇了一口气,“张三行,那个初九实在是太讨厌了,以后你要帮我打死他。还有,你说这里会不会也是一个巨大阵法呢?要不然我们走了这么久,怎么还没有走到尽头?”

    张三行笑道:“初九那个畜.生,不劳你说,我也要打死他,此人竟敢亵渎我的小宝贝,天下没有一个人可以救的了他。

    至于这里,我并没有感应到阵法气机,想来应该没有被阵法笼罩。这里乃是金字塔王,和别的金字塔通道有所不同也是正常。”

    “没有阵法的气机?那你看我们还要有多久才能达到终点?”上官凝雪问道。

    “这就不太清楚了,或许应该要不了多久吧。这些通道曲曲折折,也不知道当初建造者是怎么想的,尽是浪费功夫。”张三行笑了起来,带着一丝期待的神色问道:“凝雪,你先前那些话语,还作不作算?”

    “你想什么呢?不作算!”上官凝雪哼哼两声,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我要看你以后的表现,若是让我满意,我不是不可以那样对你...”

    一听这话,张三行喜上眉梢,吧唧亲了一口,继续前行。

    约莫前行了半个多时辰,在他们前方有一个重叠光幕,闪闪烁烁并不稳定,似乎这个重叠光幕十分玄妙。

    这个光幕原先是不存在,乃是这个金字塔王发生改变后才突然出现,张三行对此事自然是不知。

    他停下了身子,仔细看了一眼,不吭一声,和上官凝雪闯了进去。

    一进光幕,张三行就感应到了前面似乎有不一样的波动,好像快要达到终点,顿时打起了精神。

    “走!”

    低吼一声,全速前进。

    约莫二十余分钟过去,两人终于到了终点,停下了身子。

    在他们前方约莫十余米处,有一个年轻人,紧闭双目,似乎十分古老,双手空空,盘坐在地。

    在他身前摆放有一样事物,乃是九根银针,银针非常纤细秀长,就和细丝一样。每根约莫都有二十多公分长,根根寒光烁烁。

    不仅如此,在他的身后不远处,有一个古老棺材。通体五光十色,像是彩虹一样,混混沌沌,宛如处在天地之外,不在五行之中。

    张三行一眼就看到了这个与众不同的棺材,料定棺材里面的古老尸骸定然不凡,说不定还有其他宝物。

    当下带着凝重的脸色仔细打量着前面那个年轻人,神念外放,不断探查。

    他要想打开棺材,那就必须要闯过年轻人镇守之地。

    但是,此处乃是最后屏障,张三行怎么也不相信有那么好闯过去的。

    他的神念仔仔细细扫射着那个年轻人每一寸血肉,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道行。

    面对张三行的神念扫射,这个年轻人缓缓睁开了双眼,也不阻挡,面无表情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生死一步,永无回头。你们若是退回,生路有望,若是踏出一步,死路一条。”

    说完,这个年轻人不再开口,似乎没有七情六欲,完全是个木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