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五百四十五章 死的彻底
    “哼,区区超脱而已,我又岂会看得上?初九,这次算你命大。等我们获得了宝物,破开了生死间隔屏障后,那也就是你的死期。杀了你,我们方可好去龙炎国找你那本体尸皇算账。”上官凝雪对着初九背影喝道。

    听到这话,初九并没有回答,只是内心更加冰冷,宛如一个冰潭当中的万年寒冰。

    他要生擒活捉上官凝雪的这个心思被他牢牢冻住了起来,哪怕是百万年过去了,都不会变动。

    待到初九走远,张三行深呼一口气,对着不死青年道:“你之所以不死,乃是因为你还没死。你若死了,自然成空。此处乃是死路,岂能有活人?你落下乘了,哈哈哈....”

    笑罢,张三行昂首挺胸,大步走了过去。

    不死青年听得张三行言语,原本紧闭的双目再次睁开,划过一道亮光。似乎十分满意,又似乎想看看张三行到底死不死的彻底。

    张三行一跨过禁区,九根银针立马飞起,朝着他激射而来。

    但是,他面对这些,视若无睹,不理不睬。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身体变淡,元神之光冥灭,无动于衷。

    “肉身是船体,元神是帆布,灵识是舵手。死的彻底,一切成空,一切皆都回到过去,一切时空皆都停止。一切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

    双目所到之处,皆都是空。唯有那为了死之彻底的信念永不动摇,这才是死的彻彻底底。生死交替,阴阳轮回。有死的地方,就是我的避风港湾。你之死乃小道尔,焉能挡得住我大道死亡碾压?”

    上官凝雪见到张三行的身体几乎在那一瞬间就要全部消散,元神就要冥灭,顿时大急,也一步踏了下去,高呼道:“张三行,等等我,你等等我,我要和你在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永远在我心灵深处,我要你永远陪着我....”

    此刻,她的精、气、神似乎达到了一个极限。不求生,不求死,只求心灵当中那个永恒不灭的灵光。

    这个灵光是她的根本,她就直直朝着这个灵光一路追寻。她的三魂凝聚成了一个点,飘向了识海深处,去追寻那个灵光....

    咻...

    同样,一根银针激射而来,顺利将她洞穿。

    但是,她的身体并没有消散,银针也没有将她击杀,似乎是已经无法将她击杀了。

    她好像是已经不属于这个时空,不属于死亡,也不属于长生,只属于她心中那个不灭灵光。

    但是,她虽然身体没有消散,没有死亡,她的思绪却飘到了远方,完全看不到眼下的情况。

    似乎她已经灵魂出窍,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只知道她在心灵深处一直在不断追逐那道灵光,追逐张三行的脚步和身影。

    随着上官凝雪的精气神达到极限,这片禁地空间也在抖动不停,像是一块玻璃被人砸破,发出了清脆的咔嚓声响。

    那不死青年散发出来的死亡元气透过上官凝雪的身体,就如同空气穿过上官凝雪的身体,无法有效带来伤害。

    至于张三行,此刻他的肉身已经彻底消失,元神被银针吸收,全身精气也被银针吸收,似乎死的彻彻底底,没有剩下任何痕迹。

    然而,就在张三行彻底“身死”之后,不死青年的身体却在逐渐变淡,银针也在逐渐变淡。化作点点亮光,射向了他身后那个五光十色的棺材当中。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是有无数年一样,当不死青年的身体彻底消散,银针彻底冥灭后。那个非同凡响的棺材猛地旋转,散发出一缕缕白色雾气,似乎里面有个人要冲出来一样。

    同时,就在不死青年彻底消失的那一刻。在这片禁区,一个个高手的身体显现了出来,灵魂归位,张三行的身体同样在其中。

    不一会儿,张三行完好如初出现,看着那棺材不停旋转,微微一笑。

    至于其他那些人,都是前时冲到禁区的那些高手。

    因为张三行破了不死青年的功法,所以这些没死多久的人又复活了过来。若是他们死的太久了,那么自然也就无法复活。

    这些人一复活过来,立马高声呼道:“冲啊....”

    言罢,他们急急忙忙冲向了那个棺材。

    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一次,先前发生的那些事情对他们而言,就像是不存在。

    “找死!”

    张三行见到自己好不容易冒险破开了不死青年功法,这些人还敢和自己抢夺好处,顿时大怒。

    大手一挥,一片光芒落下,散发出浩浩荡荡紫皇神威。

    这是属于他的紫皇领域,被他施展了出来,挡在了众人前面,并且还把众人包裹起来,不断绞杀。

    做完这些,张三行瞧了一眼上官凝雪,见她处在那种无神状态当中,沉思了一下,便也发现了原委。知道她是在心灵深处追逐自己。

    “凝雪,你以前老是和我说感情只不过是过眼成空的东西,让我不要沉迷其中,那都是红粉骷髅,是魔障。然而,你那时可曾想到你也会堕落魔障当中不愿出来?

    自古以来,情之一关最为艰难,天下无数英杰都难以闯过。大道四九遁其一,视为大道不圆满之意。既然大道都不圆满,那么何来魔障呢?

    心中有魔,那便是魔。心中无魔,那便没有魔。情乃阴阳之道衍生,阴阳相合便是混沌。混沌回归初点便是大道。所以,情也是一种道啊。”

    张三行双手不断抚摸上官凝雪的脸庞,有怜爱,有珍惜,有呵护,有欣喜...

    随后,他一把抱住上官凝雪,亲吻了下去,低喝道:“凝雪,还不速速醒来?莫非你真要沉迷在心海深处?”

    连喝三声,最后轻轻一拍上官凝雪脑门,一道神光冲了进去,这道神光是他的一缕本命印记。

    当本命印记进入到了上官凝雪识海深处之后,她的三魂突然震荡了起来。在那心灵深处,追逐不灭灵光的念头快速回归。

    到了最后,直接和这道本命印记相互融合,化为了一个整体,或者说是她的三魂吞噬了这道本命印记。

    三魂归位,上官凝雪立马清醒。

    睁眼一看,张三行在非礼自己。

    抬手一掌,直接将张三行震飞了出去。

    “咳咳咳....”

    张三行咳嗽几声,重新来到上官凝雪跟前,细声嘀咕道:“你能不能不要用那么大的力气?都差点把我给拍死。要是换作一个普通的化道高手,恐怕早就魂飞魄散了。”

    拍飞了张三行后,上官凝雪一惊,急忙收回了手,吐了吐舌头,“那啥,张三行,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你条件性反射动作。不过我不能白白吃这个亏,你得要补偿我。”张三行回道。

    “补偿?行,没问题,等下次我一起补偿给你就是了,现在你就不要和我计较了。”上官凝雪自然知道张三行打得什么主意,不停椅着他的手臂,拉着长长的尾音道:“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面对这招,张三行立马没辙,打消了心中那些不太合适的念头,“好好好,听你的就是了。”

    言罢,他来到自己布置的领域当中,冷冷看着众人。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我救你们一命你们不仅不感恩,还要和我抢夺宝物?都给我死!”

    双手一合,这个紫皇领域急速缩小,朝着中间碾压。

    砰砰砰...

    嘭嘭嘭....

    数声巨响过后,被笼罩在领域里面的这十数人皆都爆碎,化为了一道道精纯元气被领域吸收,然后反哺给了张三行本体。

    上官凝雪见到这些人被杀,不由得奇道:“张三行,这些人先前不是被那个不死青年杀了么?他们怎么又活了过来呢?”

    “这就是死的不彻底的缘故,不死青年不代表彻底死亡,那边的大汉也不代表真正的永生。”

    张三行拉她来到棺材前,笑着解释了起来,“不死青年自己都没死透,因此他又岂能真个彻底主宰别人的生死?这些人先前的死亡就相当于梦幻一场,若是没有外人解救,长时间下去那自然是要死了。

    至于那个大汉那边,若是我所料不差,那些人虽然都得到了大汉庇佑,但只要初九闯关过去,那些人也都死了,不用初九动手击杀。大汉自己本身没有达到永恒,他自然也无法庇佑别人。初九先前打出的那些绝招所产生的威力,会实打实落在那些人身上。

    这就是生与死的奥妙,在这里,看起来死的够干净,但实则没死。那边看起来活的好好的,实则死的不能再死。这也应了一句老话,有的人虽然活着,他其实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其实还活着。一切都要看有没有悟透本质,有没有看破虚妄。”

    上官凝雪一听,顿时觉得头大,轻靠在张三行右肩,“这也是你能够想到这些动西,要是我,一百年都想不出来,铁定要被困死在这里。还有,那个初九不可小视,他也肯定悟透了这些道理。”

    “初九不可小视那是自然,要不然他岂不是对不起尸皇善念之身这个身份?好了凝雪,我们先不说这些,先把这个尸骸吞了,突破紫皇境界。然后看看有没有机会去杀初九。”张三行说道。

    “好!”上官凝雪点头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