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五百五十八章 安顿众人
    到了第四十九天,张三行看了看天色,正是傍晚时分,稍微收拾了一番。

    这时,那碧青元珊珊赶到。

    小青这里被阵法笼罩,一般人很难寻找的到,只有真正的高手才能准确定位,破开迷阵。

    此刻张三行正要和小青等人一起离开这里,把阵法给撤除了,因此碧青元才找到了门户。

    碧青元一见前边有一栋房舍,料定应该就是这里,一个箭步冲来,大喝道:“张三行可在?”

    张三行听得声音,有些诧异,暗道自己怎的忽视了推算这些事,对着碧落问道:“你可要见见你爷爷?”

    “我爷爷?”碧落沉思了一下,叹道:“正邪不两立,人尸两殊途。他终究是道,你终究是尸,我夹在中间也是不好。所谓相见不如怀念,我还是不和他相见的好。等以后我们彻底无事了,再与他相见,如此也就圆满。”

    “嗯,暂时不见就不见!”

    张三行一手挽着她,一手抱着一个孝腾空而起,朝着杀神墓穴方向飞去。

    上官凝雪抱着另外一个,也带着小青和叶贞子腾空而起跟了过去。

    此地已经被诸多高人得知,不可久留,小青自然也就不会继续隐居于此。

    碧青元一进房间之时,四处空荡,未见一个人影,不由得长叹一声。

    杀神墓地,众人齐聚,碧落圣姑体内的封印也被张三行解开,恢复了化道巅峰神通。

    张三行领着碧落圣姑来到尸骸跟前,一掌印下,将尸骸体内本源镇住,源源不断抽取力量灌注到碧落圣姑体内。

    那王嫣然等人见得张三行等人回来,自然是欣喜。

    有张三行相助,尸骸体内的本源很快就被碧落圣姑吸收,法力暴涨,境界急速提升,短短片刻功夫就达到了半步紫皇巅峰境界。

    不过到了这个境界,她却是无法再进一步,卡在了这个关头。

    紫皇境界非同小可,并不是单纯靠吸取力量就能突破,需要感悟紫皇奥秘,需要演化紫皇领域。

    碧落圣姑根基不足,无法一步登天就能提升上去。

    张三行见得情况,心中了然,把整个尸骸炼化,将剩余未曾抽取完毕的力量全部融入到了尸骸尸丹当中,封印起来,打入到了碧落圣姑元丹里面,等她以后慢慢吸收,参悟境界。

    事情处理完毕,张三行对着燕西春、王嫣然、李倩道:“你们现在可以出去行走天下,斩杀尸王,顺便寻找一地建立根基,充当寄身之所。”

    燕西春问道:“殿主,可否就在苗疆这边建立?”

    “不可,除了苗疆、皇都、三教仙山等地外,其他地方均可。”

    张三行朝着三人体内各自打入了一道神符,笑道:“这神符在关键时刻可保你们一命,但你们也要小心行事。还有,切记不要去湘西月落村那边。”

    说到这,他忽然想起一件事,以法力幻化出了聂紫等人面貌,吩咐道:“若是你们遇到了她们,你们体内的神符会有所反应,到时候你们看情况可报出我的名号,让她们和你们一起行事。若是没有遇到,切记不要主动去找。”

    王倩不知其意,但料定张三行此话定有深意,也不去追问缘由,只道:“大哥哥,那你呢?你去哪里?还有,请大哥哥施展**力,替我推算我母亲下落。我道行不足,却是推算不到情况。”

    “我自有其他事要处理,暂时不和你们在一起。关于你母亲之事,我一开始就替你推算过了,只是不知如何与你分说。现在你既然问了,我也就只好告诉你,至于你去不去寻找,我随你的意。”

    张三行同样以法力幻化出了一副图案,在这幅图案里面赫然就有小倩失散的母亲。但除了她母亲之外,还有另外两人,一人约莫四十来岁,一人约莫二十出头。

    王倩一见,顿时一愣,问道:“那另外两人是谁?”

    张三行回道:“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两人应该是一对普通父子。由于和你没有因果,我无法推算他们具体事情。

    想来应该是你母亲当时逃离出去后,恰巧被他们父子相救。然后你母亲也就和他们走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家庭。这事很普遍,你母亲一人难以过活,找个依靠也是正常。”

    “是这样啊?”

    王倩点点头,并未任何埋怨,表示理解母亲做法。

    当年她和她母亲以及她弟弟遭到阴阳鬼派高手寻仇,张三行那时正在客机上,不好施展全部神通。因此王倩弟弟当时身死,她母亲被张三行趁乱送了出去,不知所踪。

    王倩想像的到,依照当时情况,自己母亲定然十分恐惧,逃离出去后保不定心神大乱。然后恰巧被好心人搭救,感激之下走在一起也是天经地义。

    想了想,王倩回道:“多谢大哥哥费力推算,我母亲始终是我母亲,不论她现在如何,我都要去找她。

    至于那另外两人,他们救我母亲脱难,给我母亲照顾,我自要报答。现在我也有假元境界,有能力照顾我母亲,也有能力报答他们。因此我想先去见见他们,等门派之事建立好了之后,我再把他们接到门派,不知这样可否?”

    “这样也行,不过你见到他们之后可要好生分说,不可冲动乱来,更不可以强硬手段行事。你母亲先失丈夫,而后又失去儿子,对你的消息也一无所知。心神崩溃之下寄托他人,这是一个巨大因果。若是你强硬用神通解决,日后你必遭大难。”张三行嘱咐道。

    “是,大哥哥,我自有分寸,不会乱来。”王倩恭声回道。

    “如此便好。你法力不足,境界不深,因此那阴阳鬼派之事你暂且不要动手,继续忍耐。等你法力增长了上去,自有亲手报仇之日。”

    阴阳鬼派在张三行眼里简直连一个蝼蚁都不如,但对于王倩来说,那还是超级大势力。像这种杀父杀弟之仇,只有亲手去报才是正道。

    因此即便是张三行想替王倩出手都没用,王倩必定不会答应。

    说完了王倩的私事,张三行又对燕西春道:“你本为音符门少主,理当匡扶音符门道统。但现今天下混乱,你一人也难以成事。因此你也需忍耐,等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了之后,自有望重新建立音符门,届时我也会帮你一把。”

    “是,殿主。”燕西春点头道。

    张三行看了看最后剩下的王嫣然,此女乃是天生“灵露天体”,十分不凡。对于此女,张三行一开始是打算让上官凝雪三魂夺舍她身,现在却是用不上。

    想了半天,也不知道以后怎么安排此女,只得问道:“王嫣然,你有什么想法么?”

    王嫣然摇头道:“我还能有什么想法?你把我绑架后一直安顿在这里,现在我也只能跟着你这个混蛋一路黑走到底了。”

    “呵呵...”张三行干笑两声,不以为意,对着小青道:“小青姑娘,你有何安排呢?”

    “暂时还没想好,法力没有恢复到紫皇境界,许多事都做不了。”小青苦涩道。

    上官凝雪思虑了一阵子,笑道:“小青,反正你也无事,干脆就和王嫣然她们一起算了,就当游历一下,老是闭关一地,也不是个办法。”

    “这也行。”小青点头道。

    张三行见到事情都安排好了,各有各自的事情,也不停留,带着孩子和上官凝雪以及叶贞子、碧落腾空而起,朝着远方飞去。

    飞了约莫一个多时辰,碧落不由得问道:“张三行,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阿拉伯帝国,你暂且就在那边安顿一下,等我和上官凝雪处理好了一些事情后,再来接你。”张三行回道。

    “难道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么?”碧落又问。

    “这可不行。”张三行摇头道:“若没有孩子,那到无所谓,现在你得照顾孩子,哪里还能随便跟着我乱跑?碧落,你就安安心心把孩子养大。”

    碧落看了看手里两个孩子,又看了看张三行,不禁苦恼了起来。

    上官凝雪笑道:“碧落姐姐,等我和张三行把那大雷音寺的事情办完后,我就不和他一起了,就陪在你身边。这两小家伙现在可有一个是我的,我要拿起当母亲的责任。张三行这家伙东奔西跑不承担父亲责任,我们当妈可不能这样。”

    “这样行么?”碧落问道。

    “有什么不行的?”上官凝雪笑道。

    飞了半天,张三行等人顺利来到了阿拉伯帝国拉米诺家族。

    当他突然带着几个人出现的时候,拉米诺还一阵发愣,不知道张三行怎的突然过来。

    张三行微微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拉米诺闻言后欣喜不已,连忙安排下人准备房间,同时急忙通知玛雅丽等人。

    且说伊丽莎当时离开张三行前往波斯国见到阿雅丽斯蒂后,阿雅丽斯蒂听得情况,见到符印,便欣然同意,一起来到阿拉伯帝国安顿下来。

    此刻正在相互演练过招的玛雅丽等人突然听得下人禀告,说是张三行来了,顿时惊喜了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张三行竟然还会主动过来。

    这几人急忙收拾一番,朝着张三行方向奔了过去。特别是阿雅丽斯蒂,更是激动万分。

    她和张三行已经有数年未见,十分思念,现在听得张三行终于现身,自然是喜出望外。

    她先前之所以利落答应伊丽莎来阿拉伯帝国,自然是盘算着能够再见张三行一面。

    不一会儿,玛雅丽三女会同阿雅丽斯蒂、杰森汤姆、欧利特、奥布里来到了张三行临时踏脚之处。

    一来到这里,目光一扫,看到了碧落等人,不由得疑惑了起来。

    张三行笑着将众人介绍了一遍。

    玛雅丽等人听得介绍,这才知道是师傅带着两位师娘和孩子到了。

    得知身份,急忙拜倒在地,恭声道:“徒儿拜见两位师娘,恭祝师娘仙容永驻,万寿安康。”

    “大家都无需多礼。”上官凝雪和碧落齐声道。

    “多谢师娘!”

    众位徒弟站了起来,又对着叶贞子道:“拜见师姐!”

    叶贞子点点头,也没说啥。

    等拜见完毕,见过张三行两个孝,伊丽莎才道:“师傅,您真够意思,果真带着师娘来看我们。”

    张三行笑道:“这是因为我最近还有一些事要做,你师娘带着孩子也不好安顿,所以就暂时在这里居住一些日子,等一些琐事办理完了,我们再好隐居下来。”

    说了片刻,众位弟子一一散去,唯独留下了阿雅丽斯蒂。

    “许些年没见,你过得还好么?上次我让伊丽莎去接你,一开始我还以为你不会来呢。”张三行笑道。

    “哪里有这回事?你都让徒弟去了,我要是不来,岂不是不给你面子?”

    阿雅丽斯蒂白了一眼,不和张三行说话,倒是和上官凝雪以及碧落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