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五百六十章 索要愿力
    张三行两人身形一闪,来到了雷音塔跟前,一眼就看到了那块巨大墓碑。

    这块墓碑乃是尸皇亲自镇压在这里的,拥有无量神通,防御力十足。

    张三行对着上官凝雪道:“凝雪,这墓碑是数年前尸皇投掷过来的,想彻底镇压灼帝灵识。黄帝和我结下因果,曾多次相助于我。本来这块墓碑需要黄帝亲自来崩碎,但是我既然承受了黄帝恩情,那我自然要替他还过。

    这快墓碑拥有巅峰紫皇防御力,我一人无法打碎,你可和我联手,一起将它打碎,如此也好出一口恶气,免得那尸皇以为随便弄快破石头就能震慑八方。”

    “好,既然是尸皇的手笔,那我说不得也要出手把它打碎。”上官凝雪回道。

    张三行点点头,将本源急速运转,和上官凝雪法力沟通,阴阳相汇。

    同时,他运转神通,将滚滚如雷的音波传递到了塔底深处:“诸位道友,当日黄帝曾答应过你们,说要将你们解救出去。今日我来替黄帝实现当日诺言,打碎墓碑,崩碎禁法,将诸位解救出去。在我施法的时候,诸位可要牢牢守护自身,免得被我的法力震死。”

    被关押的三十几个紫皇高手闻言,纷纷大笑,“好,多谢道友相助,我们自会守护好自身,道友可尽管出手。”

    上官凝雪轻轻笑了起来,对着张三行传音道:“你这是先要把他们放了,让他们出去搅乱局势。过后你再来趁乱杀出,将他们一一杀死炼化吧?”

    “恩,我是这么个打算。这些魔头本源深厚,我吞了他们也能增长不少实力。只是现在不好动手灭了他们,有黄帝因果在。日后他们和其他诸多势力纠缠之时,我方可好出手将他们击杀。

    到了现在这种局势,若是我不下狠手灭杀这些紫皇高手,日后我就要被人灭杀,留不得任何情面。”张三行回道。

    “确实如此,先让他们搅乱局势,牵制别人,如此我们就有多余的时间可以腾出手慢慢和其他高手争斗。要是现在杀了他们,黄帝那因果不好解决不说,其他势力也都乐得没人搅扰。我看的出来,这些被镇压的高手多多少少都和那些顶级势力有仇怨,可以暂时为我们利用。”

    说话之间,两人的法力完全融合,威势猛地增加十倍,那本源生死印翁的一声冲出,鼓荡出崩碎万物之势。

    张三行和上官凝雪心心相印,缠绵双修无数次,早已通透对方一切。法力相合之间,远胜单个出手。

    上官凝雪就如同一个顶级辅助,只要有人得到了她的许可,得到了她的身心,都能够借助她那独特的本源提升实力。

    换句话说,谁得到了上官凝雪,除了吸收她的真阴提升境界外,还能无限增长自己的攻击力度。宛如她是一件完美属性宝物,一旦融合,力量和本源全面叠加。

    现在就这一下,他们两人透发出来的本源波动就达到了紫皇巅峰境界。

    “去...”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两人齐声高呼,一起催动本源生死印砸向了墓碑。

    张三行两人来到大雷音寺崩碎大门的时候,佛主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甚是为难。

    今日的张三行不同当年,法力大增,境界高深,不是那么容易对付。

    大雷音寺佛主炼化浩瀚愿力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不好分神他顾。且即便是他没有到关键时刻,此刻也不敢贸然出手。

    毕竟这次前来找麻烦的不仅仅是张三行一个人,还有上官凝雪这位紫皇大成境界高手,他实在是没有办法能够以一敌二。心中忧虑,不知道如何才能把这个因果了结。

    现在张三行两人合力崩碎墓碑,他并未阻止。

    对他而言,张三行两人联手崩碎尸皇墓碑乃是帮他除去了一个大祸。要不然这快墓碑一直耸立在这里,他也甚是难安,宛如咽喉被鱼刺卡住。

    尸皇墓碑拥有莫大因果,不是谁都敢轻易崩碎招惹,最起码佛主现在是不敢动手,就怕尸皇动雷霆大怒。

    张三行两人本来就和尸皇有血海深仇,自然不怕尸皇动怒,无所顾忌。

    轰隆一声巨响,惊天动地,本源生死油墓碑撞击在了一起,爆发出璀璨神光,瞬间就将远处的菩提林毁灭。

    待到神光消敛下来,张三行两人一看,发现墓碑并未被崩碎,只是有了许些裂痕。

    “好家伙,区区一块墓碑就有这等神通。”

    张三行眼神一凝,对尸皇的神通再次了解一些。

    区区一块墓碑就能挡得住两人全力一击,这令得张三行心里十分恼怒。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张三行和上官凝雪继续催动法力,把本源生死印砸了过去,誓要崩碎墓碑。

    他心里清楚,这款墓碑虽然防御力十足,但是没有人主导,不可能一直拥有那么强大的防御力。

    三番五次下来,这颗墓碑终于承受不住,轰然倒塌,力量耗尽。

    就在墓碑倒塌的时候,上官凝雪一剑斩出,将雷音塔直接劈成了两半,磨灭了禁法。

    待在塔底的魔头见得禁法崩溃,纷纷鼓荡滔天魔气、元气冲出,长啸不断。

    “自由了,终于获得自由了。”

    一位紫皇高手浑身都在颤抖,几乎激动的眼泪都要流出来,对着西面方向咬牙切齿道:“八百年了,已经整整八百年了。老东西,当年你设计陷害我,使得我整整被封印在这里八百年,现在也该轮到我找你算算总账了。”

    “嗯,是该要把当年的仇给报回来。”另外一位紫皇高手同样咬牙切齿,怒发冲冠。

    吼啸了许久后,众人才把目光落在了张三行和上官凝雪身上,躬身拜了一拜,“多谢两位搭救之恩,来日我等自要报答。”

    “不用客气,我此来这不过是替黄帝了断因果罢了,我们之间并无任何恩情。”张三行罢了罢手,淡淡道:“当年黄帝灵识被镇压在这里,和你们结下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许多因果。现在雷音塔.崩,那一切因果就此了断,再也毫无干系。诸位可自去。”

    “好!”

    这些高手难得恢复自由身,自然不想在这里多留,要想办法先把损耗的元气补充回来。

    上官凝雪瞄了众人一眼,当看到那个蚩尤老魔后辈高手之时,立马笑了起来,素手一扬,把此人给镇压当场,笑嘻嘻道:“当日那蚩尤老魔相助我击退尸皇,我本来自要感谢他。

    可是他当时偏偏抢走了一位紫皇大成高手,害得我损失巨大。所以我得从你身上补回一些损失,就当出口气。你此番离去,定然要去见那蚩尤老魔,你可对他好生分说。若是他不满意,你可尽管让他来找我便是。”

    说完,五指张开,一股吸力冲出,将此人体内的一半本源抽离了出来,打入到了张三行体内。

    这个紫皇高手惊惧上官凝雪**,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平白吃这个亏,被抽离了一半本源后,立马离开,不敢多留。

    其余还未离去的高手见得上官凝雪如此厉害,随便一下就能镇住一位紫皇高手,抽离一半本源,同样心里惊惧,纷纷化作长虹冲向了四面八方,生怕她也来抽离自己的本源。

    “凝雪,你这样做就不怕那蚩尤老魔来找你麻烦么?我们两个现在可不是他的对手呢。”张三行笑道。

    “怕什么?”

    上官凝雪哼哼道:“他能这么早就脱离封困,这还是我出了大力气呢。他不仅不报答我,反而当时还要抓捕我。现在我拿他一个弟子出口气,谅他也不会说什么。这个老魔其实比其他人好说话,最少不会背地里算计,你就放心吧。”

    张三行笑道:“这点我知道,只是我们现在实力还不够,能不惹得这头老魔心烦就尽量不要惹他,免得不自在。”

    佛主见到墓碑被打碎,众多紫皇高手也已经离去,连忙鼓动元神对着张三行喝道:“张施主,你此番究竟欲意何为?难道真想灭了我大雷音寺么?”

    “不,不,不!”

    张三行摇头道:“我此来并没有打算彻底灭了你大雷音寺,免得让其他势力高手捡便宜。当然,若是你非得要惹得我出手,那我自然不会客气。”

    “那你想怎样?当日老衲可并未亲自出手,都是老衲弟子出手罢了。”佛主喝道。

    “哼!”

    张三行冷哼一声,“我正是考虑到你那时并未亲自出手,所有才没有灭了你整个大雷音寺和尚。秃驴,当日你们大雷音寺让我身陷险境,差点身死,这个债你们必须要还。现在我也不刻意为难,只需你们把一半信仰给我,此事就此了结。

    你必须要搞清楚,那时我来大雷音寺并未和你们结下任何因果,那黄帝灵识也是尸皇所封,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我解开封印,乃是和尸皇之间的因果。而你们却图谋我宝物,这乃是你们自己非得要和我结下因果,并非是我现在仗势欺压于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