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正文 五百六十六章 折磨
    张三行带着一脸激动的神色来到叶紫跟前,呼道:“紫儿....”

    “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叶紫直接一掌将他震飞,随后急忙用生死戒镇压了过去。

    张三行面对数年不见的叶紫,心情波动尤为厉害,因此一时疏忽,被叶紫偷袭成功。

    索性的是,这枚生死戒认主,并为彻底震死张三行,只是将张三行镇压了起来。

    随后叶紫大手连拍,趁着张三行反应不及之际,一连拍了一百零八掌,将张三行牢牢封印了起来。

    张三行马失前蹄,两次被叶紫算计。

    这也怪不得他不谨慎,实乃叶紫是他青梅竹马的妻子,情深似海,爱意绵绵。现在敌人被清除,他自然就放下了防备,想要和叶紫好好说说。

    现在见得自己被叶紫镇压,立马脸色一变,后悔万分,恼怒自己怎的就不知道先出手,把叶紫镇压了再说。

    想到自己几年前明明吃过一次亏,现在却再次吃了这种亏,不由得长叹数声,无可奈何。

    他虽然知道叶紫被变异的怨气狞气操纵,只是他面对叶紫的时候,总是转换不过来,总以为叶紫还是当初的叶紫,是喜欢依偎在自己身边的乖巧妻子。

    虽然马失前蹄,但后悔也没用。张三行虽然被叶紫踩在脚下,但还是能够说话,静静道:“叶紫,我死在你手上也算是一个好一点的结局了。要动手你就尽管动手,我无话可说。”

    “哼,当年你加在我身上的痛苦,哪怕是过去一万年,百万年都难以洗刷。你若不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叶紫冷冷一哼,抓住张三行的脖子提了起来,几个巴掌先就煽了下去,随后掏出白骨神剑,朝着张三行丹田洞穿了过去,要毁了张三行的尸丹。

    但是,就在这把白骨神剑要洞穿张三行丹田,崩碎他尸丹的时候,她的手就颤抖了起来,气息格外紊乱。

    随后手臂一松,张三行跌落在地,而她却双手紧抱头颅,高声尖叫不止,十分痛苦,脸色极度扭曲,一脸爱意和满腔恨意不停转化。

    “三行哥哥,你怎么来了?快走,你快走,我快要忍不住杀你了。”叶紫带着焦急的神色悲呼不断,似乎非常痛苦。

    但是,这话刚刚落地,那叶紫又变幻成了凶狠模样,对着张三行冷笑不断,凶光大盛,几次都要动手,但都被另外一股力量阻挡住了。

    三番五次不停变幻下来,叶紫几乎都要陷入疯狂之境。

    张三行见得情况,立马反应了过来,知道这是叶紫本尊灵识和那怨气狞气产生的灵识在争斗。

    叶紫本尊十分在乎张三行,担忧张三行,感情无比深厚,要想张三行赶快逃离。但是那怨气狞气产生的灵识却要击杀张三行,恨意十足,两种矛盾相互冲突。

    “紫儿,你怎样了?快快念动炼神经,此经可保你灵识不散,元神不消。”张三行大叫了起来,十分担忧。

    对于叶紫本尊灵识还在,他长长出了一口气,心里得到了许些安慰。

    只要本尊灵识还在,日后总会有希望。若是彻底冥灭了,那就真的没有办法回到当初。

    “张八仙,三行哥哥,你快走,快走,我求求你点离开这里...”叶紫本尊灵识似乎受到了极大压制,反反复复就这么几句话,就希望张三行离开这里,不要死在这里。

    但是,她哪里知道此刻的张三行功力被封印,如何逃的了?

    不知过了多久,叶紫终于平静下来,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灵识占据了上风。

    叶紫来到张三行跟前,冷笑数声,“张三行,好好好,你果然非同一般。竟然能够使得叶紫沉寂了数年的灵识突然觉醒,害得我吃了不少苦头,你们两个的感情的确深厚,我倒是小瞧了这个“情”字了。

    有叶紫灵识阻挡,我虽然无法杀。但是给你一定的痛苦和折磨,我还是可以做的到。只要你不死,叶紫的灵识也就不会产生剧烈波动。张三行,当年你是怎么对我的,我会一一从你身上讨回来。”

    张三行闻言,双眼圆瞪,厉声道:“你这魔头真是无法无天,竟敢对我紫儿无礼。当年我一时疏忽没有彻底将你镇压,导致紫儿承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我迟早会还回来。

    我警告你,若是你识相,那就趁早给我滚出叶紫的身体,如此我还可既往不咎。如若不然,我定要将你彻底剿灭。”

    “哈哈哈,大言不惭,就凭你也敢说彻底将我剿灭?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我和那叶紫一陨具陨,一荣具荣,我和她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死了,她也自然要彻底身死。”

    叶紫笑了起来,像是看一只蚂蚁一样看着张三行。

    随后手掌翻开,一条紫色的皮鞭出现在了手中。

    张三行一见,立马认了出来,这条皮鞭就是当年自己一时不慎被叶紫抓左,被她抽打自己的那条皮鞭。

    “张三行,当年你用你爷爷的背脊骨抽打我,用镇尸钉来钉我,使得我痛不欲生,差点冥灭。现在一报还一报,也该轮到我来抽你了。上次我抓住你后,被叶紫灵识影响,才使得你逃离而去。这次你就别想逃了,我绝对不会再给你这个机会。”

    啪!

    叶紫挥手一鞭抽了下来,打在了张三行身上,立马痛的张三行脸色都扭曲了起来。

    这条皮鞭非同凡响,拥有针对灵魂功效,每抽打一次,都相当于被刀子割了一刀灵魂一样。

    若是张三行功力没有被封印,他还可以无视过去。但是现在功力被封印,他也就和普通人差不多,了不起也就身体强悍而已。

    是以如此,他自然扛不住痛苦,汗珠滴滴落下,身躯都蜷缩了起来。

    “哈哈哈...”

    叶紫见得张三行狼狈模样,放声大笑,十分敞快,一口闷气出了不少,“张三行,你当年的威风呢?你当年的霸道呢?你不是尸尊传人统领万尸么?你不是生死传人主宰生死么?现在怎么像个普通人一样呢?你给我跪下。”

    啪!

    啪!

    啪!

    叶紫接二连三不停抽打张三行,有意折磨,一连下来,不下于几百下。

    但是,这个巨大的疼痛虽然令得张三行十分难受,但他却没哼一声,强忍着不喊出来。

    叶紫见得张三行紧咬牙关,就是不喊出来,立马来了兴趣,“张三行,只要你对我求饶一声,我可以稍微让你好过一点。”

    “你休想,我可以对我紫儿求饶,但绝对不会对你求饶。”张三行冷冷道。

    “啪!死鸭子嘴硬的东西。”

    叶紫脸色一寒,继续抽打了下去,千方百计折磨,什么羞辱手段都施展了出来。

    “我劝你不要白费力气,你不是我的叶紫,就凭你这么一个不三不四的冤魂狞气也想让我臣服?”张三行一脸寒气,“你越是折磨我,叶紫的本尊灵识也就会越加强横,总有一天她会重新回来,你休要得意。

    若我是你,为了避免日后被吞噬的下场,肯定会现在离开,重新夺舍他人,成为一个真正的高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人不尸,甚至连单纯的狞气怨气也不算。”

    “哼,你的骨头的确很硬,我百般羞辱你,你都不肯服气,那简单,我换个方法就是了。你越痛苦,我的力量也就越强。你就准备看一趁戏吧。”

    叶紫将张三行提了起来,甚至还不停抚摸着,轻声道:“等会儿,你可不要动怒哦,也不要大喊大叫哦,我希望你能像现在这样,继续保持冷静。你这般不怕死,不怕痛苦的平静样子,我很满意,我很想你一直这样保持下去。”

    说了一会儿,她就提着张三行朝着东面方向飞了过去。

    没多久,两人就来到了东海之上的一座岛屿。

    这里四面皆是茫茫大海,若是一个凡人被困在岛上,也就只有等死的分。

    现在叶紫把张三行封印起来,带到了这里,意思很明显,不让张三行有任何离开的机会。

    她深深明白,此刻的张三行法力全部被封印,他是不可能施展一丁点法术,如此也就逃离不出去。元神被禁锢在了天灵穴,只能慢慢腐朽下去。

    “张三行,这个岛屿怎么样?还算可以吧?鲜花盛开,环境优美。这可是我费心经营了数年的地方,是我建立的紫衣王宫,我就是这座王宫的女皇。”

    叶紫提着张三行降落下来,素手一扬,岛屿的禁法就被打开,露出了数座豪华宫殿,宫殿两旁有许多侍卫。

    这些侍卫法力高深,最差的也拥有真元境界,都是叶紫抓捕的高手,有道门的,有尸王的,也有佛教的,诸多势力基本上都齐全了。

    这些高手被叶紫抓拿,练成了尸奴,成了她的奴隶。

    她也没多瞧几眼这些侍卫,掐着张三行喉咙一路拖到了那座最为豪华的皇宫。

    推开皇宫大门,里面十分宽敞,足足有数个足球场那般大,但却空无一物,连个女皇宝座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