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 听不懂人话
    一辆警车缓缓驶入水台村。

    车内,气氛紧张,谁也没有说话,开车的警察小石是个老司机,驾龄五年,平时队里面出个警什么的,都是由他负责开车的,闹市里追个嫌疑人对他来说不在话下,可是此时此刻,他的动作却十分僵硬,连车速都比平时慢好多。

    坐在后排的小范也神情严肃,一双眼睛不停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副大战将至的模样。

    只有周正宇,脸上挂着一副冷笑的表情,时而流露出凶狠,时而流露出幸灾乐祸,一路上,手不停的摸着腰间的枪,与此同时,嘴角儿还上扬着,仿佛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

    双手被铐的林海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的三个警察,从上车开始,他就感觉到车内气氛的不对劲儿,这是要去干嘛?打仗吗?

    “警察同志,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啊?”林海忍不酌奇的问道。来到东山,进入水台村,虽然公司就在这里,可他并不认为这里是目的地,一是因为他在包子铺跟人打的架,跟公司无关,二是如果要放他,现在又何必给他铐起来呢?

    不会是准备把他拉到深山老林里面枪毙了吧?

    打个架而已,又不是杀人,不至于吧?

    “闭嘴!”周正宇狠狠的说道,虽然今天要办的大事跟这小子没什么关系,但是一想到对方就是仇人的弟弟,看对方的时候,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又一想到对方打过吴少,于是伸手冲着对方的后脑勺拍了一下,“老实点儿。”

    林海咬着牙,冷冷的瞥了对方一眼,想想自己现在的处境,想想在家的姐姐还有小雪,最后还是忍了,现在可不是冲动的时候。

    “到了!”开车的警察小石突然说道。

    “咦?吴少和王少他们怎么站在外面,周围一个人也没有?”警察小范一边看着一边说道,“好像没被囚禁啊。”

    周正宇伸长脖子向前方张望,在东方奇迹的仓库大门外,确实只有吴少他们四个人,没有人在身边威胁他们。

    奇怪,难道自己猜错了?

    “别轻敌,在还没搞清楚事情之前,不能有任何的懈怠。”周正宇沉声说道,“另外,你看看吴少、王少他们,一个个灰头土脸的,说不定暗处有枪指着他们呢。”

    “抢?”

    听到这里,小范和小石都愣了,李老板有枪?

    “开玩笑呢吧?”小范不相信的说道,这年头儿连刀具管理的都非常严格,就更别说枪了,再说,枪哪那么容易弄到?

    “这有什么好奇怪?”周正宇不以为意的说道,“我曾经在东山工作,对这里相当了解,许多地处偏远靠近青云山的村子里,都有一些曾经靠打猎为生的老猎户,他们手中仍然藏有猎枪,过年过节到山上打猎,有的还有弓弩,射程能够达到二三十米远,非常锋利,山上的野鸡,一箭毙命。”

    小范和小石都被吓到了,振兴分局在市内,他们没到过这种农村,更不知道还有猎枪和弓弩这些杀伤性较强的武器,原本以为自己身上带着枪,应该没什么问题,现在看来,好像并没有什么优势可言。

    如果大门里面真藏着很多人,到时候来个万箭齐发,那他们还不变成刺猬了?

    想到这里,两人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又有猎枪,又有弓弩的,是不是要向局里面打个电话寻求一下支援啊?

    一旁的林海都听的懵逼了,什么囚禁,什么用枪指着,什么一箭毙命,这是在拍电影吗?他看了看警车里面,也没看到摄像机啊。

    吱!

    警车停在了路边,小范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周正宇,碰到对方坚定的眼神,然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我考,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啊。”王子健不满的说道,等了小两个小时,天都快黑了,“咦,人呢?李老板的弟弟呢?”

    小范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然后低声问道,“王少,你们没事吧?”说着打量了一下王少身上的衣服,这是刚从土窑里面出来吗?

    “事?什么事?”王子健不解的看着对方,“问你话呢,人呢?”

    小范看到王少这么着急,又想起周正宇说的那些话,看来暗处真有枪或者弓弩对着,于是小声说道,“王少,你别怕,我们都戴着枪呢,等一下打起来的时候,你们赶紧跑,我们垫后,咱们手上有人质。”

    “啊?”王子健一愣,这是什么跟什么啊,精神病吗?

    他一把推开眼前的警察,快步的来到警车旁边,在看到里面的人时,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人带来了就好。

    他打开车门,冲着李老板的弟弟招了招手,说道,“弟弟,下来吧。”这时他看到对方的双手还被铐在一起,于是一脸不满的看向一旁的周正宇说道,“还铐着干什么,赶紧把人放了啊。”

    林海不解的看着对方,这不是昨天跟自己打架,后来又让警察把自己抓走的人吗,怎么又要把自己放了呢?

    还有,他们来仓库这边干嘛?

    “王少,是不是他们威胁你这么干的?”周正宇小声的说道,“放心,那个姓李的要是敢对你怎么样,我就一枪……”

    “一枪你个头!”王子健伸手把周正宇凑过来的脑袋推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告诉你,李老板没威胁我们,是我们要拜李老板为师。”

    “拜他为师?王少,你是不是被折磨傻了?”周正宇问道。

    王子健一瞪眼,抬手就给对方一个大嘴巴。

    “啪!”

    “你他娘的说谁呢?”

    周正宇被这一巴掌打懵了,另外两个警察小石和小范也看懵了,自己好心来救人,怎么还被打了呢?

    周正宇用手捂着脸,过了好一会儿,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小声的说道,“王少,我不怪你,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那个姓李的手中了?你放心,我今天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帮你抢回来。”

    “精神病,都他娘的是一群精神病。”王子健冲着车外的两个警察说道,“不是让你们看管这这个人吗?谁让你们把他带来的?还有,赶紧给李老板的弟弟打开手铐,谁要是再跟我废一句话,别怪我不客气。”

    小范和小石相互看了看,最后不约而同的看向周正宇,他们之前听信了对方的话,所以铐人都是周正宇干的,也就是说,钥匙在周正宇身上。

    “王少,你们没被囚禁吗?”小范不解的问道。

    “囚个屁禁,你看我们现在的样子,像被囚禁起来的样子吗?谁会把囚禁的人挡在大门外不让进?”王子健怒声喊道,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一群人,连人话都听不懂,真是猪一样的队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