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 当我死了?
    ,!

    恩人?

    平地一声雷,惊的屋子里的所有人心跳加速。

    什么是恩人?恩人是指对自己有大恩的人。比如,一个人腿伤很严重,谁也治不好,医院也给他的腿判了死刑,可是这个时候有人把他的腿治好了,能下地走路了,那么他就会把治好自己腿的人看做是恩人。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写满震惊,难道……大家最后都把目光投向了柳紫嫣的脸上,等待对方的解释。

    “我给爷爷的腿上擦了李药师留下来的药,爷爷的腿很快就不痛了,不仅自己能够从轮椅上站起来,还能下地走路,就像你们现在看到的这样。”柳紫嫣淡淡的说道,目光冷冷的扫视着在场的每一个人,眼神当中充满了嘲讽。

    这对柳家来说,是一件值得高兴和庆祝的大事,可她却高兴不起来,这并非是她故意给家人脸色看,而是家人之前的所作所为,实在太打她的脸了。

    其实不用柳紫嫣说,大家的心里也都大致能够猜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会见效,曾经多少专家教授摇头无解,多少医院机构束手无策,结果现在说话的工夫,人不仅站起来了,还能下楼了,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众人想起之间对那个年轻人的怀疑,心中不禁充满了愧疚,而那些愤怒,也随着老爷子能够走路而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那两个医生,更是惭愧的满脸通红,脸上就好像被涂抹了辣椒水一样,感觉火辣辣的。

    老爷子走到客厅,所有人都让开路,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柳紫嫣在老爷子的身后加了一个靠垫,让老爷子坐的更加舒服一些。

    “我下楼,是想感谢一下治好我腿伤的药师,不过,我好像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话。”柳老爷子淡淡的说道,目光在屋子里面一扫,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大家知道,老爷子这是生气了。

    之前还嚣张跋扈的男人,叫嚷着要报复报仇,现在却赶紧低下头,三十多岁的人了,就像犯了错误的学校生一样不知所措。

    “爸,光辉他只是说说而已。”之前还教训儿子的柳家老大柳诚如,现在为儿子说起了话,他知道父亲的脾气,也知道父亲平常最讨厌柳家的子女打着他的名号在外面仗势欺人,于是他赶紧冲着儿子使了个眼色。

    柳光辉立即会意,往前走了两步,低着头说道,“爷爷,我错了,我不是有心的,我就是随口说说,您千万别生我的气。”

    柳老爷子沉着脸没有说话,也没有看柳光辉一眼,只是静静的坐着,手中拄着拐杖。

    邵成国一看这情形,知道人家有家事要办,于是伸手捅了捅身边的同事,然后看着柳老爷子说道,“柳老,既然你的伤好了,那我们就先走了。”

    “紫嫣,送送邵医生和周医生。”柳老爷子说道。

    “是,爷爷!”

    “不用不用!”邵成国立即说道,拎着药箱子就走了,他们实在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他们没治好柳老的伤病,之前却在怀疑一个现在把柳老的伤病治好的人,这不是啪啪啪打自己的脸吗?

    丢人啊!

    既然留在这里也是丢人,为什么还要留在这里呢?

    现在只恨自己没多长两条腿,快点儿离开这个地方。

    咔!

    柳紫嫣将两位医生送出门后,回到了客厅。

    “听说你很有权?”柳老爷子开口了,“还说谁有权,谁就是老大?看来你是准备当这个家了。”

    老话说的好,家丑不可外扬,他也是老脸面的人,刚才有外人在,这么丢人的事,实在不想让外人看到。

    柳光辉吓的浑身直抖,这话从其他人的口中说出来没什么,但是从爷爷的口中说出来,这问题可就大了。

    “爷爷,我真没这个意思。”柳光辉苦着脸说道,整个人急的都快哭了。

    “难道是我老了,耳朵不好使了,听错了?”柳老爷子说道。

    “爷爷您听的没错,都是我的错。”柳光辉伸手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虽然不疼,但是很响。

    这是态度,必须要有。

    柳老爷子少了一圈屋子里面的人,沉声说道,“看来我在屋子里面的这几个月,有人已经当我死了。”

    众人吓了一跳,老爷子已经九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怎么能随便提死字呢?太不吉利了,不过这也从另一面反映出老爷子此时心中的愤怒。

    噗通!

    柳光辉直接跪在了地上,他从来没见过爷爷如此生气。

    “爸,您别这么说。”一个中年妇女说道,“大家都希望能够治好你的腿伤,要不然大家今天也不会都聚在这里。”

    “爸,是我合格当老大的没有做好榜样。”柳诚如也赶紧承认错误,避免老爷子把全部怒气都发泄在光辉身上。

    “爷爷,你就别生气了,气大伤身。”女孩儿一边用手轻轻的顺着爷爷的后背一边说道。

    “你们一个个真本事没多少,和稀泥的本事却渐长。”柳老爷子说道,目光落在柳光辉的身上,“别以为赚了几个臭钱就很了不起,目中无人。”

    “是,是!”柳光辉连连点头。

    “罚你三个月不许出家门,如果让我知道你踏出家门一步,到时候可别怪我没收了你的公司。”柳老爷子没有好气的说道。

    “是!”柳光辉心里苦,三个月,不让出门,这不是要憋死他吗?不过他知道爷爷在气头上,所以根本不敢说什么。

    “还有,如果你以后敢刁难李药师,那你就永远别进柳家的大门,柳家也没有你这样子孙!”

    “我知道了!”柳光辉吓的六神无主。

    “紫嫣!”

    “是,爷爷!”柳紫嫣赶紧来到爷爷的身边。

    “把那位李药师请回来,所有人,向李药师道歉!”柳老爷子说道。

    “啊?”众人一愣,向那个年轻人道歉?多难为人啊。

    “我也会道歉!”柳老爷子看到子女一个个的表情,接着说道,“我没有教育我子女,没有为女子做好榜样,不仅受到了委屈,还遭受到了刁难,做人要懂得感恩,我们柳家没有忘恩负义之人。”

    “紫嫣姐。”女孩儿突然说道,“那个人自己能出去吗?”

    柳紫嫣怔了怔,她明白表妹的意思,这里进来难,出去也难,陌生人想要离开这里,必须有人陪同,或者,门卫会对去过的人家打电话进行核实,而那个男人就那么一个人走了,肯定是出不去的。

    “爷爷!”柳紫嫣看向爷爷。

    柳老爷子点点头,“去吧!”

    柳紫嫣立即向外面跑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