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 向你道歉
    ,!

    “你是怎么离开这里的?”进了大院,柳紫嫣回头向坐在后面的李东问道,其实她一直好奇,对方到底会不会飞檐走壁,或者像土行孙一样,会钻地术,往地上一跳,人就没了,就像跳水一样。

    “用双脚走。”李东淡淡的说道,以他的身体属性,别说这里,就算关进监狱,他也有办法出来。

    柳紫嫣知道对方还在生气,可她太想知道了,毕竟这里不是普通的住宅小区,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能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自由出入,“我不是问你这个,我是想说,你是从哪里出去的?”柳紫嫣说道,对方越是不说,她的心里就越是好奇。

    “墙!”李东说道,他本来想从大门出去的,结果走着走着迷路,于是只能抄近道。

    “不可能!”柳紫嫣一边摇头一边说道,“周围有监控,墙上有电网。”

    李东瞥了对方一眼,对一般人肯定不行,但是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不可能,一切对他来说,也只不过是形同虚设。

    监控是监控地面的,不是监控天上的,墙上是有电网,但连同电网一起越过去不就行了吗?

    飞檐走壁?

    那都是小儿科。

    轻功是什么?

    轻功实际上就是力量和敏捷的结合。

    利用力量和速度,将自己弹射出去,别说是几米高的墙,就算是四五层的楼,也没有任何的问题,如果落脚点有支撑物,他甚至能够跳跃的更高。

    “我说我是飞过去的,你信吗?”李东说道,虽然没有真飞,但从当时的跳跃高度来说,确实跟飞没什么两样。

    “……”柳紫嫣瞠目结舌,完全被吓到了,其实她也是这么想的,因为除了飞,她实在想不出对方有什么其他的办法能够在没被发现的情况下离开这里。

    对方到底是鸟,还是人?

    难道她就是传说中的……

    柳紫嫣没好意思继续往下想,更没好意思开口问,生怕再惹对方生气。

    说话间,车已经开到了家门口。

    柳紫嫣下了车,看到李东一脸厌恶的表情从车上走下来,心里不禁有些尴尬,她轻咳了一声,然后说道,“爷爷,还有大家,都在屋子里面等你呢。”她的话外之音是,这么多人等你,面子给足了,就别生气了,至少别把心里的情绪外露的这么明显。

    李东冷哼了一声,他又不傻,怎么会不明白对方的意思?可是,让他对刚才那些人露出笑脸,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柳紫嫣也很无奈,可是她又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听之任之了。

    两人刚进院子,还没敲门,房门就推开了,之前夸李东诚实的女孩儿从里面跑出来,站在李东的面前,笑着叫道,“奇人!”

    “啊?”李东不解的看着对方,气人?气谁?

    李东对对方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没像其他人那样挤兑他,态度也比较友好。

    “我说你是超人,可爷爷说你是奇人,以后我就叫你奇人了。”女孩儿解释道。

    “真真,不要无理!”柳紫嫣瞪了对方一眼。

    “你还是叫我超人吧,叫我齐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专门气人的呢。”李东说道。

    “嘻嘻,好,那我就叫你超人!”

    柳紫嫣不好意思的冲着李东笑了笑,说道,“真真还小,不懂事,你别见怪。”

    “是吗?”李东看了看对方,说道,“我反而觉得,她比屋子里面的人更懂事,至少,她没有戴着有色眼镜看我。”

    “……”

    女孩儿走在最前面,一进门就大声喊道,“超人回来啦!”

    李东走在最后面,眼睛扫了一眼屋子,最后把目光落在唯一坐着的那位老人身上,虽然李东没有见过对方,但是从老人身上气势,以及周围人的态度上,就知道对方就是柳老爷子柳正云。

    “您老就是柳老爷子吧?”李东直接忽略了屋子里面的其他人,看着那位老人笑着说道,“柳紫嫣说您要见我?”

    周围人眉头皱起,心生不满,柳老爷子也是你能叫的?太无礼了!不过想起老爷子之前的话,没有人敢吭声,老爷子在这里,还轮不到他们这些晚辈说话。

    老人拄着拐杖,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步伐缓慢的走到李东的面前,紧紧的抓住李东的手,感激的说道,“谢谢你的药,治好了困扰我多年的老伤,让我能够重新站起来走路。”

    李东被吓坏了,没想到老人会这么客气,他赶紧说道,“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您快坐下!”

    老人点点头,从新坐回椅子上,眼睛打量着对方的同时,心里也有些好奇,之前听这些子女说,这位李药师狂得很,态度十分的嚣张,可是从刚才这一接触当中,他却丝毫没有感觉到。

    看到老人坐下来,李东接着说道,“其实刚才留下的药,只是暂且缓解了您腿上的疼痛而已,想要彻底治愈您腿上的伤病,至少还需要三瓶药,半个月的时间。”

    其实以他现在的等级,以及速效技能,马上就能给对方治好,但是,他不能那样做,他得慢慢抻着,让这些人知道他的重要性,更何况,柳紫嫣还没兑现承诺呢。

    “李药师,我已经从紫嫣那里听说了,对于你刚才在这里受到的不公正的待遇,我这个老头子代表他们向你道歉。”柳老爷子看着李东认真的说道。

    “您可别这么说,我怎么能让您道歉呢?”李东说道,“再说,又不是您的错,您道什么歉啊?”

    “养不教父之过,是我这个当父亲的没有教育好,冒犯了你,理应赔罪。”柳老爷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向一边站着的十几个人,沉声说道,“还愣着干什么,道歉啊!”

    众人相互看了看,最终老大柳诚如上前一步,一脸歉意的说道,“李药师,对于刚才的无礼,我向你道歉。”

    “对不起!”

    “我们是担心老爷子,你别见怪!”

    “谢谢你的药。”

    全家人说什么的都有,老爷的话,他们可不敢违背,这个家,可全都仰仗着老爷子呢。

    李东瞥了一眼,话说的好听,可心到底诚不诚,谁又知道呢?特别是刚才被他扔出去的那个人,眼中还带着几分不甘,一看就是吃亏了不服气。

    李东没有理会这些人,看着老爷子说道,“老爷子让人带我回来,我想是治腿的事吧?我现在身上只有这一瓶药,先容我回青州,等收集完材料,做好了之后,再给您送过来。”说到这里,李东又加了一句,“其实本来我还有几瓶的,结果昨天在酒店的时候,被一个患者认出来了,我看他是条汉子,就白给了他一些。”

    柳紫嫣微微一怔,憋气憋的满脸通红,如果她猜的没错,对方昨天遇到的人,就是她派去考验对方的。

    早知药这么灵,还考验个屁啊,现在好了,害的爷爷没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