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 我干了!
    ,精彩小说免费!

    咦?

    李东看着已经空了的杯子,又看了看眼前的女人,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是要灌他的节奏啊!

    真要敬,一家人派出一个代表,柳诚如是家中老大,来敬酒没问题,也挑不出什么,可是柳诚如刚刚敬完,柳家又来一个人敬,而且二话不说举杯就喝,这不是灌酒是什么?

    报复吗?

    看来还没学乖呀。

    李东心想。

    可是人家张口闭口敬酒的,如果他抬脚就把人踹残,显然有些说不过去,而如果不喝这杯酒,人家点名是敬他的,对方已经喝下去了,他不喝,既不给对方面子,又伤自己的面子,可一旦喝下去,肯定还有第三杯第四杯……

    好算计啊!

    行,今天小爷就陪你们玩玩!

    李东给自己倒满一杯,一口喝了下去,完后还把杯口向下控了控,一滴也没有流下来。

    女人笑了,转身就走,刚回到柳家那一桌坐下来,又一个男人站了起来,向这边走过来。

    果然!

    李东转过身,借着倒酒的时候,对一旁的苏欣小声的说了几句,苏欣一开始很担心,待看到李东投来的放心眼神之后,立马兴奋的跑开了。

    “李药师,感谢你治好我岳父的腿,我敬你一杯!”男人来到李东的身前说道,表情十分的真诚。

    如果没有之前柳家人来敬的那两杯,李东差点儿就信了。

    “柳老爷子是你岳父?”李东好奇的问道,“上次去老爷子家里,怎么没有看见你呢?”

    “哦,那天我有工作在身,所以没等去。”男人老实的回答道,眼睛却一直盯着李东手中的酒杯。

    “哦,是这样,那不知道在场哪一位是你的妻子?”李东一边问,一边看向宴会厅的大门。

    “呃……”估计是没想到李东会问这件事,男人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就是刚刚敬酒的那一位。”

    “哦?是吗?看来你们夫妻俩是真孝顺啊,为了这么点儿小事,两人都过来向我酒劲……”

    “李大哥!”苏欣小声的说了一句,然后把一摞巴掌大的瓷碗放在一旁的桌面上。

    李东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继续对男人说道,“既然你们柳家人这么热情,我岂有不回敬的道理?你们也别一个一个过来了,还是我过去吧。”李东说着拿起桌上的一摞碗,拉着男人,向柳家那一桌走了过去。

    周围的人都愣住了,包括一直注意那边情况的柳家人。

    什么情况?

    怎么过来了?

    他们之前已经商量好了,为了挽回柳家的名誉,每个人过去敬一杯白的,把对方灌醉,看对方出丑,怎么才喝了两杯就过来了呢?

    “大家好!”李东来到柳家这一桌后笑着打招呼,表情开心的就像见到老朋友似的,他把手里的大瓷碗往桌上一放,说道,“没想到我在柳家这么受尊重,真是令我受宠若惊啊,早知道先前我就不走了,在这里跟大家同欢乐,刚才看到一个个去敬我,我实在是不好意思,这不,我过来回敬各位了。”说着把大碗一个个摆放在每个人的面前,又拿起酒,倒在了碗里面。

    一瓶一碗!

    一箱倒完,再来一箱,很快,桌面上就摆满了酒瓶,每人面前一碗白酒。

    “从柳紫嫣那里论,我叫你一声叔。”李东端着大碗来到柳诚如的面前,客客气气的说道,“你刚才敬了我,我当然也得回敬你。”说完嘴唇儿贴着碗边,喉咙不停的蠕动,咕咚咕咚,头越来越扬,最后将碗从嘴边拿开。

    喝光了,一口气喝光了!

    呃……

    柳诚如愣住了,他的酒量也行,白的一斤没有什么问题,可一口气喝一斤,这种事他从来没有干过。

    不止柳诚如,周围的人也都看呆了,这是喝酒呢,还是喝水呢?

    当然,没有人怀疑碗里面的是水,因为那是大家眼睁睁的看着对方从酒瓶里面倒出来的,而且酒也不是对方自己拿的,是他们这一桌的,肯定假不了,做不了弊。

    喝酒的人见多了,但是一口一碗一斤的,在座的没有人见过,许多人一个饭局能喝一斤就算不错的了,更别说一口了。

    这人疯了吗?

    喝的这么急,就不怕酒精中毒吗?

    静,这一桌出奇的静,谁也没有说话,准确的说,都被李东吓到了,不过很快,他们就把目光落在柳诚如的身上,看着柳诚如面前的那个大碗。

    “叔,我干了!”李东将手中的碗倒扣,一滴也没剩。

    “李药师,我大伯心脏不好,不能多喝。”一个年轻人站了起来。

    “那你心脏好吗?”李东看着对方问道,“你可以为你大伯,把你面前那碗干了。”

    年轻人顿时傻眼了,开什么玩笑。

    看见对方无动于衷,李东没有说话,又拿起一瓶酒,倒在了自己的碗里,然后走到之前向他敬酒的那位中年妇女面前,笑着说道,“阿姨,我敬你一碗,谢谢你刚才那么看得起我,还过去向我敬酒,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先干为敬!”说完又喝了起来。

    “……”

    众人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又喝上了?

    这人疯了吗?

    之前跟苏家人喝了,后来又被敬了两杯,现在又干了两碗,这至少就是两斤半啊。

    “我喝完了!”李东又把碗倒了过来。

    女人脸色一片铁青,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碗酒,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

    没等女人说话,李东又把目光对向刚才想找自己敬酒的那个男人身上,“你刚才不是想要向我敬酒我,我们对敬一碗!”说完给自己倒了第三碗,没等男人说话,又喝了。

    一桌子人全都懵逼了,周围几桌的人也都傻了,这是喝酒吗?这简直是在作死啊,就算武松来了,也没这么喝的。

    三大碗,三瓶酒,三斤,说干就干,中间连口饭也不吃,连口菜也不夹,前后也就两三分钟,震住了,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这酒量,这气魄,这胆量……

    很快,李东又喝完了一碗,面不红,心不跳,看着对方还没有喝酒,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怎么都不喝了呢?刚才不是争着向我敬酒吗?是不是看不起我啊?这就难办了,不喝好,我记不起来疗伤药的配方啊!”

    ……

    疗伤药的配方?

    柳家人一愣,想起柳光辉还在家生不如死的躺着,这几天已经被折磨的没了人形,要是在不上药,非被折磨死不可。

    “我喝!”柳诚如说道,他一咬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