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做人要低调
    李东熬了一整夜,直到天边泛起鱼肚白才收工,任务时间又少了十个小时,他顾不得休息,直接揣上连夜自制的几百粒药丸就出了门,向县医院的方向走去。

    为了尽快完成任务,他只做了一些治快病的药丸,何为快病?就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吃药打针用不了几天就能治愈的病,像肠炎,感冒,中暑等等。

    街口,腾腾的热气伴随着面香味儿传来,是林家的包子铺。

    这里是整条街开门最早的店,太阳还没升起来里面就坐满了人,折叠桌也已经摆在了门口,有的没凳子就直接蹲在地上吃,都是起早打工的,没那么多讲究。

    从县里到市里坐公交车需要两个多小时,许多在市里打工的都会赶在第一班车出发前来这里吃早饭,有的甚至直接打包带走在车上吃,为的就是能多睡一会儿。

    什么情况?

    李东眉头一皱,不是让林静休息几天吗?耽误他完成任务是小,手上留下疤就不好看了。

    李东有点儿生气的走了过去,店里头,林海正在给人装包子,一米八几的大个头腰上系着个围裙怎么看都不协调。

    林海也看到了他,刚要喊声东哥,李东却朝着对方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然后指着后厨小声的问道,“你姐在里面?”

    “是呀,你找我姐?”

    李东没搭理对方,直接走了进去。

    掀开门帘一角,热气就从里面扑了出来,摞了好几层的大蒸屉正在源源不断的往外冒热气,尽管开着门窗,可后厨却好像一个大蒸笼一样。

    案板前,林静一只手背在身后,另一只手飞速的包着包子,擀皮、装馅儿、捏褶,一气呵成,熟练的不要不要的。

    晶莹的汗水从她的额头上流下来,顺着脸颊往下淌,林静不时的用手巾擦拭着脸上的汗水,端着大碗喝口凉水之后继续重复着无数次的动作。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人都是被逼出来了。

    李东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要是有钱肯定把包子铺包下来,可他现在混的连饭都吃不上,英雄气短啊。

    轻轻的放下门帘,李东转身就走了,刚出店门,身后就有人喊他。

    “李东!”

    李东回头一看,是林静,对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厨房门口,俏丽的身影温柔的眼神含蓄的望着他。

    “你要出门?”林静看到李东身上的背包便问道。

    “恩,去山上采药,有事?”李东问道,也许是昨天林海那小子找他说了些奇怪的话,李东总感觉林静看他的眼神怪怪的,难道这就是常说的人生三大错觉?有人叫我,手机振动,她喜欢我。

    “吃过早饭了吗?这有刚出笼的包子,热乎着呢。”林静招呼道。

    “吃过了,谢谢。”李东笑了笑,走之前往肚子里面灌了一壶茶,那就是他的早饭。

    林静“哦”了一声,然后拿了一个塑料袋,装了几个包子,塞到李东的手里,“你上山采药一去就是一天,这些包子留着中午吃吧。”林静微笑着说道,笑容有些腼腆。

    “不用,我带着饭呢。”李东拍了拍包。

    “那你就晚上回来热热吃。”林静说完就转身跑回后厨。

    李东手里托着包子,还没来得及说一声谢谢,却看到林海笑嘻嘻的冲着他挤眉弄眼,李东直接赏给对方一个白眼,拎着包子向县医院走去,包子拿在手里热乎乎的,很舒服,

    ds县辖区三镇四乡两百多个村,县医院是ds县唯一的正规大医院,每天来这里看病的人不少,早上八点上班,七点就有人排队,许多都是从下面的镇乡村起早来的,有的还没吃饭,满大厅都是煎饼、包子、韭菜盒子的味道。

    “大哥,哪儿的?”李东站在其中一个挂号窗口的排尾,闲聊似的跟前面一个四五十岁带着孩子的中年人说道。

    “大张庄的。”中年人应了一声,话不多,看了李东一眼,回头继续排队。

    “大张庄?真是巧了,我也姓张,我爷爷以前就住在大张庄,后来搬到县里了。”李东一脸惊喜,同时还拿出一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的表情,随后问道,“大哥怎么啦,看起来身体棒棒哒,什么病啊?”

    “不是我,是孩子。”中年人答道,小男孩儿十三四岁,看起来很紧张很害怕,小手一直紧紧的抓着中年男人的手不放。

    “啥病呀?这医院里的医生我都熟,哪个厉害,哪个是二把刀,我都知道,我帮你参考参考。”李东继续打探着,同时观察着小男孩儿,面不红身不虚,有点儿不像是感冒发烧。

    “真的?”大哥一看就很朴实,立即相信了李东的话,“我领孩子来割包皮,你说哪个医生手术好?”

    “这个……咳咳,这个我真不熟,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建议,术后千万别让孩子看爱情片,要不然容易崩线……哎,大哥,别生气啊,我说的是真的!”

    “……”

    李东气愤的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有话好好说,吵吵什么呀,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他哪里说错了?现在的熊孩子什么不懂?那么大的孩子放到古时候都当爹了。

    天真,现在当家长的真是太天真了。

    李东在外面吃了俩包子,有了干劲儿,又从背包里面掏出个棒球帽戴上,晃悠晃悠的又走了进去。

    “大姐,麻烦问一下,你用的什么化妆品,皮肤这么好,脸蛋儿红扑扑的,我女朋友过些日子过生日,我也好给她买个当礼物。”

    “你什么眼神儿,我这是感冒咳嗽红的。”

    李东心中一喜,终于遇到个感冒的,同时心说,你不咳嗽我还不来问你呢。

    “大姐,感个冒还用来医院啊,这种小病不打针不吃药,过个一周自己就能好,你来这里又打针又吃药,浪费时间不说,还得花钱,少说也得一头二百的吧。”李东苦口婆心的说道。

    “你说的我也知道,可不打针不吃药难受啊。”

    “这样吧,我包里正好有点儿感冒药,你信得过我就拿去吃,吃完了保证好。”李东从背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自封袋,里面装的是小药丸,“十块钱一包,你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到这里挂个号还八块钱是吧?”

    “真好使?”女人看李东长的五官端正白白净净的,不像是坏人,于是真有点儿相信了,在女人眼中,帅就是正义,帅就是王道,如果是长的磕碜就算说的再天花乱坠也没用,嫌弃。

    “大姐你一看就是个精明人,我能骗得了你吗?”李东认真的说道。

    “说的也是。”女人当即笑了,“行,那我就试试。”

    “得嘞!”李东刚要把药递过去,突然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腕,“干嘛?”李东一回头,是县医院的保安。

    “咦,这不是东子吗?”保安也愣了一下,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戴着帽子的李东,突然笑了起来,“行呀东子,你爸去乡下忽悠人,你跑我们医院来卖药,胆子不小啊。”

    “我这不是卖药,是匀,把我用不着的药,匀给需要的人,这叫共享经济,政府都提倡。”李东笑着说道,“倒是你,狗叔,什么时候混进医院保安队伍里了,不倒腾狗了?”

    狗叔赵德全的家也在老街,不过两家的关系却不怎么样,按理说一个卖药的,一个收狗的,关系八竿子打不着,可偏偏就扯上关系了,而事情的起因就是赵德全没看好收来的狗,跑到李东家的后院不知道吃了什么药,结果没多久就吐白沫了,然后赵德全就拖着死狗上门,嚷嚷着那是名狗,要几千块,李东的老爸当然不干了,这屎盆子扣的可冤,于是一个不依不饶,一个不屈不挠,一来二去的就吵了五六年。

    “别跟我嬉皮笑脸的,赶紧把你手里的东西收起来。”赵德全没有好气的说道,一脸的尖酸刻薄相,“以前你就不学好,和你爸一起蒙人,怎么现在出徒了,出来单干了?不是当叔的说你,你可不能跟你爸一样出来蒙骗啊。”

    “狗叔,你说这话我就不同意了,什么叫蒙骗?蒙骗是以虚假言行掩盖事实真相,并故意使诈使人上当的行为。”李东一本正经的说道,“我这药都是真的,而且药效绝对不比你们医院里的药差,怎么就是蒙骗了呢?要不你买包回去试试,没病也有预防的作用。”

    “去去去,别在这里捣乱,想让我下岗是吧?”赵德全看了一眼大厅上的监控器,四个摄像头挂着,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对了,我记的你不是考上省医科大学了吗?不去当医生,跑我们这里卖什么药呀?是不是被学校开除了?”

    “我这不是想回来造福家乡百姓吗?”

    “就你,还造福百姓?别祸害人就不错了,别在这里捣乱”狗叔伸出手,就像乡下赶鸭子似的赶着李东,十分的不耐烦。

    “小兄弟,你真是咱们安南省医科大学毕业的?”之前想买药的大姐疑惑的看向李东,周围排队的人也都看了过去,一个个既好奇,又惊喜。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能在这地方遇到省医大的高材生,要知道ds县这小地方,自然条件没的说,可经济条件太差,就算县医院的医生每月也只有一两千块,还没有去市里打工赚得多,再加上没有外捞可拿,许多人即使分配到这里也不爱来,这也直接限制了县医院的医生队伍和医疗水平。

    李东一看被众人围住,不禁面露苦笑,随后谦虚的说道,“咳咳,做人要低调,没想到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还是被你们发现了……”

    安南省医科大学是全省最好的医大,即使放眼全国也能排进前十,同时也是全省唯一一所学科排名进入全国前五的大学,是整个安南省的骄傲,即使是在这ds县的小县城里,也是无人无知无人不晓,去年安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还来过ds县进行义诊,当时盛况空前,来看病的人比庙会上人还多。

    “哇,真是咱们省医科大的高材生。”

    “真人不露相,没想到这位小兄弟深藏不露。”

    “小兄弟,你有治疗风湿的药吗?”

    “小伙子,我这心脏最近跳的有点儿厉害,你帮我看看呗。”

    一旁的赵德全都看傻了,整个人完全处在懵逼的状态,他只是想把这小兔崽子赶走而已,顺便嘲笑一下对方,没想到无意间竟然还给对方做了广告。

    李东被父老乡亲真心求药的场面打动了,此情此景,让他心中激荡,大义所至,岂能推辞?于是义正言辞的大声说道,“省医科大毕业生献爱心,感冒药发烧药解暑药统统免费领取,数量有限,欲领从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赵德全一看,蹬鼻子上脸,这还了得,于是上前大声喊道,“东子,你……”

    呼!

    人群一下子涌了上去,赵德全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完,就像大海中的一叶孤舟,直接被推到了犄角旮旯,还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

    哎呀呀,疯了,这人都疯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