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医托儿
    花钱的不一定有人买,但白给的一定有人要。

    无数只手向李东伸了过去,人挤着人,人挨着人,一个个就好像嗷嗷待哺的幼鸟正在向父母要食,不同的是,食能填饱肚子,而药却能治病救人。

    “大兄弟,我家爷们工地干活总中暑,有好药吗?”一个衣着朴实的妇女向李东说道。

    “有,有,这是解暑药,一个小时就能缓解症状。”李东从背包里面掏出一包解暑药递给了对方。

    “小伙子,我家小孙女吃坏了肚子,你这有药吗?”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问道。

    “有,这包专治急性肠炎,一次两粒,一日三次……”

    李东忙的不亦乐乎,一会儿工夫,就已经发出去了十几包,也不管这些人说的是真是假。

    这就叫广撒网多捞鱼,十个拿药的人里面,不一定全能吃药,也不一定全能药到病除,但是一百个人里面有十个能吃能好就行,吃药的人越多,他任务完成的几率就越大,除此之外,每一包药,都被他用‘速效’技能加持过,只可惜药没产生作用,技能熟练度不涨,要不然又能涨很多点熟练度。

    “还有没有感冒的?还有没有发烧的?还有没有拉肚子的?”李东大声的吆喝着,就在医院的大厅里面,仿佛没有看到挂号收费对面的药房。

    赵德全一看这情形,这哪里是蹬鼻子上脸,简直就是蹲在他的头上拉屎撒尿,见到这回没人挤了,于是走上前,伸手不客气的把李东往外面推,一边推还一边说,“造福去外面造福去,别到医院里,要是再让我在医院里面看到你,非报警把你抓起来不可。”

    “狗叔,这么点儿事,还至于报警?再说,你一个长辈,竟然跟我这个晚辈较劲,说出去也不怕被人笑话,没风度啊。”李东淡淡的说道,“只要不在医院里就行,是吧?”

    “是。”赵德全不耐烦的说道,风度,我跟你们李家风度的着吗?

    李东走了出去,直接站在医院大门口,回头冲着狗叔说道,“我站在这里卖,你管不着吧?”

    “你……!”

    赵德全气的干瞪眼,口中直喊:小兔崽子早晚得进去。

    ……

    医院对面的一处树荫下,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人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着,时不时的看向医院大门的方向,脸上焦急的好像在等待着什么。

    没过多久,一辆三蹦子在他面前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肩膀上的鲤鱼纹身在这个小县城里显得格外的扎眼。

    “哥,你可来了。”眼镜赶紧迎了上去。

    黄毛掏出一盒芙蓉王,眼镜见到立马拿出打火机点上,黄毛深深的吸了一口,这才问道,“人走了没?”

    “没呢。”眼镜伸手指向站在医院外卖药的李东,咬着牙齿的说道,“哥,就是那小子抢咱们生意。”

    “打听好没,对方什么来路?”黄毛瞧了一下,眼睛眯了起来,细长的眼缝中闪着凶狠的光芒。

    “说是咱们省医科大的高材生,回到家乡献爱心。”

    “切,省医科大算个球。”黄毛不屑一顾的说道,“哥就是没上过高中,要是去高考,别说省医科大,就算是青华京大也不在话下。”

    “对对对,凭文哥的智商,考大学还不轻而易举?那个,咱们现在怎么办啊?就因为这小子在,一上午一个人都没拉到。”眼睛苦着脸说道。

    “走,会会他,如果不识抬举,哼!”黄毛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的踩了两脚,向医院大门的方向走去。

    ……

    “大婶,买药不?省医科大毕业生献爱心,正八经中草药,祖传配方,专治感冒发烧,只要十元……”

    “老大爷,你怎么弯着腰,是不是肚子不舒服?我这有药,治拉肚子,一包就见效,只要五块钱……什么,驼背?那这药治不了。”

    李东站在县医院门口,推销了一个多小时,结果收效甚微,基本上就是花钱没人买,白送有人要,又送出去六七包,可一分钱也没收到。

    从背包里面取出水瓶子,往肚子里面灌了几口凉水,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三伏天的太阳是又热又烈,再加上一点儿凉风都没有,把李东热的额头上都见了汗,再这样下去,药还没卖出去,他自己好内部解决了。

    现实的残酷让他跟路边花坛里面的花一样,蔫头耷脑的。

    出入医院的人逐渐少了,看病的人都喜欢上午来,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他今天不仅要颗粒无收,任务恐怕也完不成。

    虽说任务给了他五天的时间,可实际上他能用上的只有两到三天,因为病是需要时间恢复的,就算他有速效技能,也不能一天两天就把人治好。

    “哥们儿,卖药呢?”

    李东见生意上门,立即来了精神,热情的说道,“是呀,感冒发烧肠炎中暑,一包就见效,只需十块钱。”

    “十块钱?”黄毛拿着一包放在眼前装模作样的瞧了瞧,随手扔在了地上,轻蔑的说道,“现在哪有十块钱的药?一听就是掺假,假药。”

    “对,肯定是假药。”一旁的眼镜附和着。

    “我这是厂家直销,去除中间环节,当然便宜了,不信你们买回去一包试试,不好使你回来找我。”李大成说道。

    眼镜不停的冲着黄毛使眼色,那表情好像在说:哥,你看,我没说错吧,他真抢了咱们的生意。

    黄毛脸一沉,一把抓住李东的手腕,低声喝道,“小子,在我们地盘上卖药,抢我们生意是吧?”

    眼镜也逼近过去,一脸的凶相。

    抢生意?

    李东一怔,可是看两人的扮相,也不像是同行,一个尖嘴猴腮,一脸猥琐,一个头染黄毛,肩扛纹身,哪里像是医生?说是病人估计信的人更多。

    不对不对!

    李东再一仔细打量,见两人看他时眼中充满敌意,戴眼镜那小子的手里还握了一摞xx诊所的小卡片,于是心里顿时了然了,敢情这是俩医托,怂恿去医院看病的患者到他们的小诊所看病买药,骗取钱财,他在这里白送药,可不就耽误人家生意了吗?

    “你们卖的是什么药?”李东镇定的问道,同时收拾着背包,准备找机会离开。

    “老中医,专治疑难杂症!”

    “哦,那咱们不发生关系,我这药就治个感冒发烧什么的,治不了什么疑难杂症,不耽误你们生意……”

    “小病我们也治,我们师父牛着呢,包治百病。”眼镜得意的说道。

    “那你们这不是吹牛逼吗?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病是无法彻底治愈的,发达国家都解决不了,你们师父就解决了?他神仙呀。”李东撇撇嘴,他最见不得人吹牛逼。

    “神不神仙不关你事,你在这里卖药就是不行,赶紧把卖药的钱交出来,要不然可别怪我们不客气。”眼镜瞪着眼睛,凶相毕露。

    “卖药的钱?我这是献爱心,白送药。”李东实话实说,也不想理会这两个药托儿,转身就准备走。

    两个药托却并不打算放走李东,一左一右的拦住李东的去路。

    “什么?献爱心?白送药?那不成傻子了吗?”眼镜笑着说道。

    “就是,想骗我们,没那么容易,我看你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走,咱们找个地方好好说道说道。”黄毛又拽住了李东的胳臂,准备拉去个没人的地方。

    李东皱着眉头,本来今天一分钱没赚到,还白搭进去二十几包药,就已经够让他窝火的了,现在竟然有人说他傻子,还要打劫他?朗朗乾坤,他这个正还能让邪压着?

    “行,我给钱。”李东说道,随即摆脱了黄毛,把身后的背包脱了下来。

    “哈哈,这就对了!”黄毛和眼镜对视一眼,得意的笑了,两人凑上前,抻着脖子往包里面望,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李大成用余光瞟了一眼,缓缓的把背包上面的拉链拉开,当两个药托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宝贝上时,他瞅准时机,出其不意,突然一脚踢在了黄毛的裤裆上,同时右手奔向眼镜的上路,直取对方眼镜。

    “啊!”

    “啊!”

    “给你老母。”李东冷冷的骂道。

    “砰砰!”

    李东的话音刚落,停在路边的两辆面包车突然打开车门,一群人如狼似虎的冲了上来。

    “不许动,警察!”

    李东一看,赶紧往附近的居民小区里跑,这帮药托也太猖狂了,竟然假扮警察?我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