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不要怂,就是干!
    审讯室。

    “姓名?”

    “……”

    “姓名?”

    安然眉头紧蹙的看着对面的李东,声音不由的提高了几分,她最烦对方这幅无赖的样子,高中就是,过去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没有变。

    “说呀,问你话呢。”

    “咱俩在外面都聊半天了,你问我叫什么?”李东坐在审讯椅上,瞪着眼睛看着安然,明明他是被审讯的人,可是看起来却比坐在对面的两位警察还要理直气壮。

    安然听到后嘴角儿抽动了一下,一边低头记录,一边继续问道,“性别?”

    “……”

    “性别?”

    “你猜?”李东反问道,完全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李东,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警方的工作,这样才能争取宽大处理。”安然严肃的说道。

    “你这不知道我的名字吗?”李东说道。

    安然嘴角再抽,拿着笔的手紧紧的握着,笔尖在纸上留下一连串不规则的波浪线。

    “安然,冷静。”一旁的男警察赶紧出言安慰,语气温柔,面带微笑,同时心道,周正宇呀周正宇,你表现的机会来了,一定要抓住啊。于是转过头,跟变脸一样,冲着李东厉声喝道,“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哪里那么多废话?到底是我们审你,还是你审我们?再不配合,就把你关起来。说,年龄多少?”

    “你问她!”李东指了指安然。

    “咔!”

    手中的笔应声而断,安然狠狠的把断笔拍在桌面上,起身向李东走去,一旁的周正宇赶紧上前拦住,目光不停的瞄着监控,给安然使眼色,“安然,冷静,你一定要冷静,要不然你先出去,我自己问?

    “不,我要留在这里,看看他到底能挺多久,哼!”安然不服气的说道,如果传出去,她竟然被一个犯罪分子气走,这还不成为局内笑柄?

    周正宇坐下来,看了一眼身边的安然,然后从桌上拿起一个塑料袋,严肃的向李东问道,“这是从你的背包里面搜出来的假药,承不承认是你的?”

    “是我的,但你们要搞清楚,这不是假药!”李东说道。

    “不是假药?没有生产厂家,没有出厂日期,没有保质期,你这是典型的三无产品。”周正宇拍着桌子冲着李东说道,同时摆出一副得意的表情,仿佛在等待犯罪分子惭愧低头认错。

    人赃俱获,这案子太好审了,根本没有难度啊,不过这样也好,正好能在安然面前表现出他优秀的一面。

    小子,算你倒霉,就让你成为我和安然在一起的垫脚石吧。

    “我家是开中药铺的,你见过谁去中药铺抓中草药上面还给你写个生产厂家、出厂日期还有保质期?”李东笑着说道,仿佛在嘲笑对方的无知。

    额……

    周正宇顿时被呛住了,之后的问题全部都卡在嗓子眼儿里,中草药现在非常普及,老百姓去药店买中草药,要不就是直接把中草药买回家自己煎,要不就是让药房给煎好,还真没听说过这些中药有厂家日期之类的,何况ds县本身就产中草药,许多人上山采完直接拿到集市上卖,如果这也算是条罪,那么ds县一半的人都得抓起来。

    “还有,我没有卖药,我是在献爱心。”李东说道,“我是省医科大的毕业生,这次回到家乡,看到许多病人还在沿用着以前的老药方,为了能让家乡人感受到医学的进步,于是我自费买了许多中草药,制作成一些药丸,到医院门口献爱心,无偿分发,不信你们可以去询问那些从我这里拿走药的人,我何曾跟他们要过钱?还有你们所说的那两位我所谓的同伙儿,他们才是医托儿,不仅要跟我收保护费,还想抢劫我,而你们身为警察非但没有帮助我这个受害者,反而把我与他们说成一伙儿的,这是对我人格的极大侮辱。”

    安然和周正宇都听的目瞪口呆,是这样吗?真是这样吗?周正宇看了看安然,安然想起吴刚之前的话,说不定对方说的还真是真的。

    “我什么都不想说了,你们也不要问了,医托儿团伙不是已经被你们一网打尽了吗?真想终究会水落石出。”李东说完就眼观鼻鼻观心,闭着眼睛老僧入定。

    周正宇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在背包里面看到了一张医科大的毕业证,也确实在网上查到了相关信息,所以事情如果真如对方所说,那么最后到底如何定性,还真不好说。

    “安然,这人挺顽固的,要不然我们先把这个人关起来,先审审那些医托儿怎么样?”周正宇小声的建议道。

    安然被李东的话说的有些心虚,听到周正宇的话后,立即点了点头,在这僵持的情况下,也算是找到了一个台阶。

    于是,两人走了出去,周正宇出门的时候,小声的对外面的警察说了几句话,并朝着门里面使了个眼色,对方点点头,脸上也露出一副会意的笑容,待进入审讯室后,直接把李东押了出去,带到了拘留室,留下周正宇一个人冷笑。

    “当!”

    沉重的大铁门重重的锁上,李东看着拘留室里的人,不禁在心中长叹一声,真是冤家路窄啊。

    “小子,又碰上你了!”眼镜恶狠狠的看着李东,一旁坐着的航贸也冲着他咬牙切齿,顺手还摸了摸裤裆,估计是回想起了某段痛苦的记忆,身上的某个部位还在隐隐作痛。

    不正是李东在县医院门前遇到的那两个医托儿吗?

    “这里是公安局,你们俩可不要乱来!”李东严肃的警告道,他见到拘留室内还有其他人,心里稍微宽松了一些。

    “兄弟们!”黄毛突然站起来,指着李东,转头冲着拘留室内的其他人说道,“刚才我说抢我们生意,还阴我的,就是这小子。”

    “唰!”

    一屋子的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

    李东一惊,看向一个个对自己虎视眈眈的人,足有**个之多。

    什么情况?不会这么倒霉吧?

    那些警察竟然把他跟这个医托团伙关在一个拘留室?

    这不是送羊入狼群吗?

    “警察,警察,快放我出去!”李东双手握着铁栅栏,大声的冲着外面喊。

    “你是第一次进来吧?别喊了,关进这里的人都喊,没用的,人家根本不搭理你。”眼镜笑眯眯的说道,显然是这里的常客,满脸的不在乎,一旁的黄毛不停的握着拳头,指关节发出一连串‘咔吧咔吧’的声响,肩膀的纹身此时看起来格外的狰狞,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踢我那脚该怎么算啊?”

    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慢慢的向李东围了上去,满脸都是不怀好意,闲着也是闲着,有仇报仇,没仇解闷。

    李东退到拘留室一角,看今天这情形,挨顿揍肯定是免不了的,说不定裤裆还得挨几脚,一想到这里,李东整个人都不好了。

    “叮!”

    正为命根子发愁的时候,李东的脑子里面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速效技能使用成功,增加1点熟练度!”

    咦?

    李东一怔,什么情况?他没使用速效技能,怎么突然就增加一点熟练度呢?难道,难道送出去的药已经有人服用了?

    “叮,速效技能使用成功,增加1点熟练度!”

    一连串的声音集中响起,惊的李东还以为神药系统出了问题,不过算算时间,已经过了中午,按照饭后半小时吃药的习惯,也确实该吃药了。

    李东赶紧进入属性栏,技能。

    速效(等级1,熟练度5/100)

    五点熟练度?除去在林静身上使用过一次,也就是说,另外已经有四个人服用了他的药。

    如果这五个人的伤病被治愈,那么任务就完成了一半。

    有希望!

    还有完成任务的希望。

    所以,不能关在这里,绝对不能关在这里,我要出去,老子要出去!

    “哈,误会,都是误会。”李东突然笑着说道,“我以为你们是警察套我,没想到咱们都是同行……”趁着众人放松,李东出其不意,抬腿就是一脚,‘噗’的一声,再中黄毛的裤裆,紧接着就把黄毛扑倒在地,拳头好似雨点一样狠狠的向黄毛的脸上砸去,凶相毕露。

    “我算你姥姥!”

    “砰砰砰!

    其他人都懵-逼了,没想到这种情形,这小子竟然还敢反抗,这不是自寻死路吗?于是众人一窝蜂似的全都拥了上去,有的拽着李东的胳臂,有的按住李东的腿,把李东死死的压在地上,期间自然少不了一顿拳打脚踢。

    李东早已经红了眼,浑劲儿一上来,看到不知道谁的手死死的压着他的胳臂,张嘴就咬了上去,为了出去,为了引起警察的注意,他拼了。

    “啊!”

    痛苦的尖叫声,透过铁栅栏传了出去,周围的拘留室全都沸腾了。

    “我擦,谁怎么猛,在拘留所里也敢打架?”

    “什么情况,是单挑还是群殴?”

    ds县是个小地方,犯事儿的一看到警察大都老老实实的,就更不要说被关进公安局的拘留室里了,现在碰到竟然有人在拘留室里面打架,顿时都惊为猛人,这是何方英雄好汉在此落难,县里的地痞流氓可没这胆色。

    不知道挨了多少拳,也不知道挨了多少脚,李东就是不松口,牙齿咬的地方应开始流血,在这么下去,整个肉都得咬下来。

    “捏他的鼻子!”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众人如梦初醒,一人伸手死死的捏着李东的鼻子,李东憋红了脸,过了半分钟,终于松了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你们九个打我一个算什么能耐,是男人就单挑!”李东的脑袋被死死的按在地上,可嘴里面还是不服气,冲着身边的人一顿破口大骂。

    男人可以被摧毁,但绝对不能被击败,他这辈子还没向谁服过输。

    “单挑个屁,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单挑!”黄毛捂着裤裆颤颤巍巍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看着被按在地上的李东,“小子,你又踢了我一脚,今天我要让你加倍偿还!”说着就走到李东的后面,准备起脚。

    “你们干什么?”突然一声斥责传来,拘留室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警察,手中拿着警棍,指着拘留室里面,“在这里也敢闹事,都不想出去了是吧?全都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哗啦啦……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又跑来了一群警察。

    “李东?”安然看着趴在地上,鼻青脸肿的李东,脸色顿时变了,眼中充满了不忍和担忧。

    李东哼哼了两声,没有搭理安然,不过心里总算松了一口气,瞄了一眼拘留室外的监控摄像头,来的还算及时,要是再晚来一步,他也只能去练葵花宝典了。

    铛!

    铁门打开,几个警察走进去,把趴在地上的李东抬了起来,扶出拘留室,临走的时候路过黄毛,假装死鱼的李东突然打了个挺,一脚蹬在了黄毛的裤裆上。

    “去你姥姥的!”

    “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