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猛人与小人
    “李东,你没事吧?”

    安然关心的看着李东,严肃冰冷的眸子当中少有的闪现出几丝温情,虽说现在立场不同,可毕竟是老同学,而且案子还没有结,到底是医托还是献爱心谁也说不准,一旦错抓了人,还在公安局里面被打成猪头,传出去还不坏了人民警察的名声?

    李东目光如刀,冷厉逼人,看着班花递过来的滇南白药,鸟都不鸟,不知道从哪里摸出几个药丸,捏碎了往自己的脸上擦,清凉的感觉瞬间弥漫开,轻微的有点蛰,但这跟心里上的郁闷比起来根本就不算什么。

    “叮,速效技能使用成功,增加1点熟练度!”

    我擦,这也行?

    看到李东往脸上抹的东西,安然怔了怔,她记的抓人的时候就已经搜过身了,进拘留室里之前也进行过检查,怎么还能藏住东西呢?他小叮当啊。

    她要刚问,却接触到李东充满敌意的眼神,瞬间羞愧的低下头,红着脸,一声也没敢吭,身上全然没有了抓人时的凛然气场,倒像是一个受了冤枉气的小媳妇似的。

    其实就算搜也搜不到,她哪里知道,李东脸上抹的这些药是从背包里面拿出来的,不是他被抓时背的那个背包,而是神药系统的背包,里面有一个空格,正巧被李东装上了治外伤的药,没想到第一个顾客竟然是他自己。

    哒哒哒!

    外面响起脚步声,安然迅速站起身子,拍了拍警服上的褶皱,从拘留室里面走了出来。

    来的是王诚,就是之前和安然配合抓李东的那个壮汉警察,也许是知道安然和嫌疑人是同学,所以当看到安然从拘留室里面出来的时候并没有说什么,倒是跟在后面的周正宇不乐意了,赶紧上前关心的问道,“安然,你怎么能进去呢,多危险啊。”

    不说还好,一说安然就来气,她紧皱的眉头中充满了气愤,目光凌厉的冲着对方质问道,“周正宇,你为什么要把他跟那些药托关在一间拘留室?你明知道他跟那些医托有可能不是一伙儿的,也看到他跟药托发生过肢体冲突,你想过这样做的后果吗?”

    周正宇心想,看来押人去拘留室的张哥已经把他嘱咐的事情都交代出去了,于是讪笑着说道,“安然,你听我解释,其实我是想用这种办法对他说的话进行检验,如果他跟那些医托儿是一伙儿的,关在一间拘留室里面,肯定少不了说话,可如果不是一伙儿的,那么医托儿肯定会狠狠的教训他,我也是想早日把这个案子拿下来……”说完看了一眼拘留室里,虽然在笑,眼中却充满了恨意。

    安然青着脸,脸色并没有因为周正宇的解释而有所好转。“队长那边进行的怎么样了?”安然问道,本来准备一个个审的,现在好了,一下子全拉出去了。

    “正审着呢。”周正宇乐呵呵的献着殷勤。

    铃铃铃!

    这时,王诚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走到一边接了电话,是是的说了两句,然后转身走了回来,“安然,队长的电话,让咱们把人带过去。”

    安然眼睛一亮,说不定已经有了结果,于是把拘留室的大门打开,冲着里面的李东说道,“李东,出来吧。”

    李东顿时翻了个白眼,没有好气的说道,“你想让我进来就把我抓进来,想让我出去就让我自己出去?凭什么?”

    “让你出来你就出来,哪里那么多废话,是不是想一直在里面关着?”周正宇瞪着眼睛呵斥道。

    “哼!”李东冷笑了一声,干脆闭上了眼睛。

    “你……”周正宇还要说什么,却被一旁的安然制止了,她知道对方是在闹脾气,于是说道,“李东,刚才是我们队长打来的电话,他们正在对刚才打你的药托儿进行审讯,也许这个时候一切已经真相大白,如果真抓错了,我一定向你道歉。”

    李东一听,这还像点儿话,不过心里又觉得有点儿亏,他想了想,突然拍了拍腿,叫了两声说道,“哎呀呀,腿痛,走不了。”

    “我扶你!”安然挺身而出,当仁不让。

    “安然,你不能。”周正宇急着说道,扶着势必会搂在一起,他都还没有搂过,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女神被一个医托儿搂?

    李东也摇了摇头,一脸嫌弃的说道,“你太弱,扶不住。”

    “我来!”王诚说道,到了这里还搞事,他也真是服了。

    “你太壮,硌得慌。”李东又摇了摇头,拒绝的很干脆。

    “你不要太得寸进尺!”周正宇大声的喊道。

    李东这时缓缓的睁开眼睛,目光在班花和壮汉身上掠过,最后朝着周正宇一指,“你扶!”

    “啊?凭什么?”周正宇皱着眉头瞪着眼睛问道。

    “那我还是让安然扶吧。”李东淡淡的说道,“如果因为我太沉,把她‘噗通’压在地上,你们可不要怪我。”

    周正宇怔了怔,看了看身旁的安然,为了女神,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咬着牙说道,“我扶!”说着进了拘留室,伸了把手,没好气的说道,“走吧。”

    “恩!”李东点点头,扶着墙站了起来,突然身子往周正宇的身上一倒,双手紧紧的勒着对方的脖子,整个身体都挂在对方的后背上。

    “啊,袭警!”

    “在拘留所里袭警,我吃错药了?你身子低点儿,我够不着。”

    周正宇死死的抓着对方的胳臂,这哪里是扶,分明就是背,可是看到安然就站在外面,也不好发作,于是忍气吞声的向外走去。

    审讯室外,站着几位老警察,当他们看到被背来的李东时微微一怔,最前面的中年人看着安然疑惑的问道,“他这是……”

    “队长,他腿伤了。”安然赶紧说道,不管是真是假,姑且信对方一次吧。

    姜万军一听就笑了,腿伤了?踢人的时候不是还挺利索的吗?于是从旁边拎来一把椅子,让对方坐下,笑着说道,“你小子行啊,一个干九个,我在ds县干警察这么多年,还从来没遇见过这样的猛人,你是头一号。”

    李东哼哼了两声,什么也没说,闭着眼睛装死人。

    生死看淡就是干,当时那种情况,别说是一屋子人了,就算是一屋子狮子老虎,他照样也得干。

    “队长,审问进行的怎么样了,那些药托儿怎么说的?”安然赶紧转移话题,同时叹了一口气,心道老同学的性格没有变,还是那么的倔强,社会这所大学也没能把他掰弯。

    “撩了,说是你这位同学免费发药,耽误了他们的生意,于是在医院门前起了冲突,有个医托挨了一拳,还有一个医托挨了一脚,接下来拘留室里面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姜万军简单的说道,“所以基本上可以确定,你这位老同学跟这个医托儿团伙没什么关系,不过……”队长看了一眼李东,然后小声的对安然说道,“人你可得想办法给我送走。”

    安然一怔,这才明白队长的意思,目光不自觉的落在老同学的身上,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请神容易送神难啊。

    “队长。”这个时候,一旁的周正宇突然说道,“那些医托的口径出奇的一致,你说会不会有串供的可能。”

    一直装死的李东突然睁开眼睛,眼神锐利的盯着周正宇,死死的。

    “周正宇,你说什么呢?口径一致不正代表只有一个事实吗?”安然一脸严肃的看着周正宇质问道,“说测试的是你,测试完又否定的还是你,你到底想怎么样?”

    “安然,你别误会。”周正宇赶忙摆手,一边笑着一边说道,“我只是提供一种可能,毕竟之前他们被关在一起,说了什么监控里面又听不见,也许打架就是一场戏,使的是苦肉计,这些医托最会演戏了,不是吗?”

    “你……”

    当当当!

    正吵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众人随声望去,只见敞开的门外站着一个人,是吴刚。

    “姜队长,打扰了。”吴刚笑呵呵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一旁坐着的鼻青脸肿的李东时微微一怔,随后笑着对姜万军说道,“姜队长,为了逮住那些医托,你们废寝忘食,真是辛苦了,那个,我刚才下班路过县医院,碰巧遇到了那里的保安,你猜他在跟人说什么?正说咱们治安大队抓人的事,我一听,他好像对事情很了解,于是就把人给你带来了。”说完就冲着外面摆了摆手,紧接着就看到一个穿着保安制服长的烟漆的中年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狗叔?”李东惊讶的看着进来的人。

    听到有人叫自己,赵德全缓缓的抬起头,当他看到李东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东子?你怎么也在这里?”说完看了看屋子里面的情况,似乎明白了什么,指着李东幸灾乐祸的说道,“小子,我跟你说什么来着?别去我们医院卖药,现在怎么着,被抓进来了吧?这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好好呆在这里改造吧。”

    医院卖药?

    几个警察一听,感觉事情真有蹊跷,去医院卖药和医托完全是两码事,至少可以证明对方跟医托儿是两伙人,排除嫌疑。

    周正宇眼珠子一转,突然笑呵呵的问道,“大叔,你跟他认识?”

    李东眉头一紧,就知道对方要拉什么屎,又想搞串供那一套?

    “认识,当然认识。”赵德全说道,“我们是老街坊,他家是开中药铺的,他爸就经常拎着个破箱子弄一些破草根去乡下卖药骗人,没想到这小子长大了更嚣张,今天直接去我们医院卖药,还打着医科大的幌子,说什么毕业生献爱心免费领取,可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当时我就猜到这小子肯定在搞鬼,估计就跟电视上演的那些听讲座免费零鸡蛋的套路一样,警察同志,你们可得多关他几天,好好教育教育他……”赵德全连说带比划添油加醋眉飞色舞吐沫星子乱飞。

    姜万军和其他警察对视一眼,这哪里是老街坊?分明就是老仇人,不过却也再次证明这个年轻人与医托案无关。

    “大叔,你说的都是真的?这里可是县公安局。”吴刚板着脸说道。

    “警察同志,瞧你说的,我骗谁也不敢骗你们警察呀,再说有医院的监控为证,你们要是还不相信,去找几个领他药的病人问问不就结了?对了,你们的赶紧找,说不定那些人已经把假药给吃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