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老铁
    夕阳西下,映红了天边的晚霞。

    李东拎着背包从县公安局走出来,除了一声道歉之外,屁玩意没得到,还被白打了一顿,他这辈子就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要不是有任务在身,非跟这帮警察仔细掰扯掰扯不可,特别是那个叫周正宇的,三番四次陷害他。

    回头恨恨的看了一眼,这事没完!

    呼!

    一辆桑塔纳从公安局里面呼啸着开了出来,犹如撒缰的野马,卷着地上的沙土,在李东的身旁停了下来,车漆已经退了色,看不出本来的面目,车头的保险杠也已经上了锈,一看就是有年头儿了。

    “东哥,上车!”

    李东顺着副驾驶的车窗往里看,是吴刚,今天这事还得亏是吴刚,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快就被放出来。

    “刚子,谢谢啊!”李东上了车,两人有很多年没见面了,没想到一遇见就救了他,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是个人情。

    “东哥,你也太见外了,还是不是兄弟了?”吴刚不满说道。

    “兄弟?对,兄弟”李东笑了笑,看来这么多年,吴刚还没变,两个字:仗义。

    吴刚也笑了,“咱们兄弟很多年没见了吧,走,先找个地方搓一顿。”说完一脚踹在油门上,桑塔纳‘呼’的一下蹿了出来,推背感强烈,就是声音跟拖拉机似的。

    县城的面积不大,好吃像样的馆子也不多,‘都来顺’算是这里最好的,三层楼包括餐饮食宿,特色是本地的山珍野味儿,再加上就在新修的县城大道边上,吸引了不少城里过路的游客。

    红漆柱,翘脚檐,落地的玻璃墙让饭店看起来宽敞明亮,门两边的小姑娘穿着碎花衬衫,干净利落,笑起来甜丝丝的,说起话崔莺莺的,很讨喜。

    “吴哥,你来啦。”迎宾的女服务员笑盈盈的看着吴刚说道。

    “小红,几天不见,又水灵了,还有包房吗?”吴刚笑着说道,一看就是这里的常客。

    “还有一个,已经被预订出去了,不过既然是吴哥来了,当然要先紧着吴哥用喽,我带你去!”小姑娘很会来事儿,说着就在前面带路,向二楼走去。

    李东虽然是ds县人,却是第一次来‘都来顺’,里面的装修虽然没有星级酒店豪华,但贵在接地气,到处可见挂在墙上的黄玉米、大南瓜和干辣椒,现在的城里人就稀罕这些东西。

    “吴哥,你今天想吃点儿什么?”小红直接就问,也没拿菜单。

    “一份烧土猪肉,一份烤羊排,一份豆角焖饼,再来一箱啤酒,冰的。”吴刚掰扯着手指说道。

    “好嘞,马上让后厨给你做去。”小红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送来一碟花生和瓜子,之后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伺候的差不多了,这才识趣儿的出去把门关好。

    “东哥,咱们可有好多年没见面了。”吴刚抓了把瓜子磕了起来,“对了,咱们省医科大毕业的出来都是香饽饽,你怎么回来卖药了?”

    “别提了,还不是我家老头儿?”李东把自己是怎么被老头儿骗回来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听的吴刚满脸的同情。

    “叔叔还是很以前一样,想一出是一出,哈哈,对了,你怎么惹周正宇那孙子了?”吴刚好奇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那孙子抽什么疯,在审讯室和拘留室的时候就针对我,害的我差点儿没出来。”李东一说起这事就来气。

    “我猜,肯定看你和安然是同学,嫉妒的,那孙子就是一个小人,刚到局里面的时候,看我和安然走的近,就三番四次找我麻烦,后来一听我老子是副局长,立马就对我称兄道弟的,听说他家里很有钱,老子是市里的一个做买卖的大老板,上班第一天是被一辆大奔送来的,咱们县都没几辆,牛掰吧?”吴刚撇着嘴说道,一脸的羡慕嫉妒恨。

    “他不在市里好好当他的富二代,跑咱们这破地方干嘛,有毛病吧?”李东的表情和吴刚一样,继承家业,出任ceo,这不是他曾经幻想过的人生轨迹吗?

    “这你就不懂了,现在干什么,都不如公务员,而且我瞅着,他来这里肯定是镀金的,待了两三年,家里一活动,立马进市局,你信不?”

    李东被吴刚说的连胃口都没了,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看看人家这投胎水平,反身翻腾两周半转体再两周半入水不带一点儿水花,再看看他,简直就是一脚被人踹下来,而且池子里还没水,脸先着的地。

    “不过你也不用担心,既然到了咱们哥们儿的地盘上,他就甭想再嚣张,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他?”

    还没等李东说话,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话题立即止住,吴刚喊了一声进来,房门就立即被推开了。

    “吴老弟!”

    一个娇媚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一阵香风袭来,吴刚冲着李东眨了眨眼,立马扭头看向门外,李东也好奇的看了过去,只见门外进来一个女人,对方穿着白色的吊带背心,烟色的紧身裤,外搭一件半透明的碎花开衫,妖娆的身材略有丰腴,傲人的上围更是一大亮点,这样的打扮在ds县绝对新潮前卫,而女人的颜值也不低,圆润的脸蛋儿上五官协调的分布着,一双桃花眼尤为特别,朦胧多情,好像会说话,

    “吴老弟,你可好久没有来捧场了。”女人热情的跟吴刚打着招呼,两人看起来已经非常熟了。

    “哈哈,不是我不想来,我是时时刻刻都想念何老板,奈何局里面有任务,白天晚上的忙了一周,这不,今天一得空闲,就来何老板这里了。”吴刚笑着说道,应付自如的样子,看起来完全是老江湖。

    “这么说,医托儿那件案子结了?”

    “差不多。”

    “那些医托真是太可恶了,谋财也就算了,竟然还害命,一个个都应该拉去枪毙,咳咳!”说着说着扭过头捂着嘴轻轻的咳嗽了几声,咳的俏脸红扑扑的。

    “何老板这是怎么了?”吴刚倒了杯水递了过去。

    “还不是前两天那场雨,把我淋了个透,回来就一直咳嗽,吃药也不好。”女老板喝了口润了润嗓子说了声谢谢。

    “哈哈,那你今天可来对了。”吴刚伸手一指身边,对女老板说道,“这是我兄弟李东,家里是祖传中医,又是省医科大毕业的高材生,比咱们县医院里那些二把刀强多了。”

    “是吗?李兄弟赶紧帮我看看,给我开点儿药,这两天又是头痛又是咳嗽的,可折磨死我了。”何琴赶紧看向李东,柔弱的样子仿佛像林黛玉一样,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不停的闪烁着。

    李东被女人的目光看的有点儿不适应,心里想着反正包里面有药,既可以还刚子人情,又可以帮着完成任务,于是拿出两包药,递给对方,“一天三次,一次两粒,三天之内,药到病除!”

    “这么厉害?”何琴接过药,好奇的看了看,简单的自封袋里面装着一粒粒褐色的小药丸,不仅没个像样的包装,甚至连生产厂家出厂日期都没有,实在让人难以放心。

    药和饭不一样,饭可以随便吃,但药不能乱吃,是药三分毒,弄不好吃出什么副作用,比不吃时还难受。

    李东看出了女人的犹豫,有了卖药被拒的经历,他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一切,拿起桌上的杯子,一个人喝起了茶水。

    “怎么,不相信我兄弟?”吴刚也看出来了,于是有些不满意的说道,“需不需要我吃两粒,帮你试试毒?”

    “瞧你说的,我不信谁,也不能不信你呀。”何琴伸手轻轻的在吴刚的肩膀上拍了一下,接着便当着两人的面,把塑料袋打来,拿出两粒扔进嘴里,喝了口水,咽了下去,这个时候,服务员把菜端了上来,何琴借机说道,“我那边还有客人,你们吃着,缺什么少什么尽管说,我就不打扰了。”说着便退了出去。

    吴刚竖着耳朵听了一阵,这才回过头,压低声音对李东说道,“别看这女人是个开饭店的,在咱们县也是一个厉害的角色,刚才我一提今天得闲,她就知道是医托儿案结了,这事可是今天中午刚发生的。”

    “就你们抓人闹出那动静,想假装不知道都难。”李东撇撇嘴说道,

    吴刚笑了,知道李东还在为被抓的事生气,于是一边吃一边说道,“咱们不说她了,对了东哥,你今后有什么打算?也不能这么一直卖药呀?”

    “不卖药能干什么?我家就是卖药的。”李东说道。

    “东哥,我不是说卖药不好,但是你在咱们这个小县城,光靠卖药是赚不到什么钱的,就拿我们正在调查的这个医托案来说,人家都干了几年了,骗的人从县里到乡下,也算不少了,你猜案值多少?才几十万,去大城市也只能买个厕所,你能像他们那么没节操没医德吗?不能吧?那你更赚不到钱。这年头儿要是没钱,简直就是寸步难行啊。”吴刚给李东夹了条烤羊排,自己也吃了起来。

    李东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于是一边啃着羊排一边说道,“你说的我也知道,可是不卖药,我能干什么呢?我是学这个的,家里又是干这个的,我倒是想进医院,可进医院的价码你知道吗?我总不能为了这事,让我爸砸锅卖铁吧?”

    “说的也是。”吴刚开了两瓶啤酒,递给李东一瓶,自己留一瓶,“不说那些不愉快的事情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来,为咱们兄弟重逢,干。”

    “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