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没毛病!
    县公安局。

    周正宇和另一个警察把李东带进治安三队,也就是治安管理中队的办公室,进屋的时候周正宇刻意瞄了一眼窗边的方向,见到安然在,脸上立即摆出一副嫉恶如仇的样子,伸手推了前面的李东一把,嘴里面严肃的说道,“快走!”

    李东一个踉跄,往前冲出去好几步,回头看了周正宇一眼,心想这小子下手真狠,以后千万别落在老子手里。

    安然正写报告,听到有声音随意的看了一眼,就这一眼,整个人都惊到了,手中的笔也停了下来,“李东?”

    李东听到了,也看到了,不过却没有理会,假装没看到没听到,红颜祸水呀,要不是昨天被班花抓进来,也不会被姓周这小子盯上,跟条疯狗似的。

    “李东,你怎么来了?”安然起身追问,见到对方不说话,于是把目光投向一旁的周正宇。

    周正宇心中暗喜,表面上却依旧严肃,对安然说d县医院报警,说有人在医院卖药,扰乱医院正常秩序,我一去看你猜怎么着,竟然是你这位老同学,于是我就把人给带回来了。”

    安然怔了怔,狐疑的看向李东,问道,“李东,他说的都是真的?”记的昨天好像就是在医院门口卖药被误会成医托才被抓的。

    “不是!”李东说道。

    “你还想抵赖?”周正宇瞪着眼睛说道,“这叫法网恢恢疏而不漏,昨天就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人,果不其然,像这种扰乱社会治安的人,就应该多关几天,治治你。”

    “恩,我确实需要治,等会儿我就去医院打狂犬疫苗。”李东慢悠悠的说道。

    周正宇怔了怔,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安然忍不住“扑哧”的笑出了声,看到安然笑,周正宇这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气急败坏的冲着李东问道,“你骂谁狗?你骂谁呢?”

    “奇怪,我骂你了吗?”李东笑着看了看屋子里面的其他警察,指着周正宇对其他警察问道,“你们听见我骂他了吗?明明是他自己说的,各种警察同志,你们可得为我做主啊。”

    “你……”

    “砰!”

    里面的房门突然推开,姜万军一边摸着胡渣一边走了出来。

    “吵吵什么?都吵吵什么?昨晚审了一夜,都不累是吧?不累今晚就都留下来加……”话说到一半,就卡到了嗓子里,姜万军抓了抓脸,看了看笑眯眯的李东,又看了看上蹿下跳的周正宇,不解的问道,“你们,什么情况?”

    “队长,是这样的……”周正宇赶紧走上前,把之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最后直接得出结论,“队长,按照公共管理处罚法,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科研不能正常进行的,要处以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他刚才还骂我侮辱我,我觉得应该多拘他几天。”说着恶狠狠的看向李东,那表情好像在说,小子,这次你逃不掉了。

    姜万军听着的直皱眉头,就为这点儿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太小题大做了,不过想想是周正宇,心里也就了然了,这是对方的一贯风格,“小周刚才说的,是否属实?”姜万军看着李东问道。

    “没一句属实的。”

    “哦?那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姜万军问道。

    李东没有被吓住,而是缓缓的说道,“今早醒来,我觉得浑身都痛,就准备去医院检查,顺便验验伤……”

    “等等。”姜万军突然打断了李东的话,睁大眼睛看着李东好奇的问道,“你刚才说什么?验伤?验什么伤?”

    “就是昨天关在拘留室里面被打后留下的伤呀。”李东看着姜万军说道,“姜队长这么快就忘了?”

    “不是,你验伤干什么?”姜万军追问道。

    “干什么?”李东冷笑着说道,“作为一名无辜群众,我被你们抓起来,还被丢进拘留室里,跟那些犯罪分子关在一起,搞的我被打了一顿,满身是伤,我总得为我自己讨要一个说法吧?我不得趁着身上的伤还没好,去医院验伤,留下证据,委托律师,申请国家赔偿吗?”

    姜万军的脸色顿时就变了,ds县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本来案子就不多,好不容易出了个医托大案,全局都在奋力侦办,希望到了年底评比的时候,能够被市里表彰几句,来年多拨点儿款子,改善一下大家的待遇,可是,如果眼前这小子打算提出什么国家赔偿,到时别说表彰了,不把明年的经费扣光就不错了。

    不行,绝对不能把这事闹大!

    “胡说八道!”

    姜万军刚打定主意,准备安抚李东,一旁的周正宇突然炸锅了。

    “姜队,你别听他的,他在说谎,人家县医院报案的时候说的清清楚楚,他是去那里推销药的,不是去验伤的。”周正宇紧接着严厉的冲着李东呵斥道,“到了这里,你最好老实点儿。”

    “我身上没带钱,准备卖药赚钱交检查费,有毛病吗?”李东回视周正宇,一脸的无辜。

    “没毛病,一点儿都没毛病。”姜万附和着说道,同时冲着周正宇使眼色,示意对方别添乱,现在不是揪人家小尾巴的时候,怎么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正题。

    奈何周正宇眼中只有‘犯罪分子’,根本没空搭理队长,刚才见到李东振振有词,周正宇更来劲儿了,“死性不改,看来你是准备顽抗到底呀,姜队,我建议对他从重处罚。”

    李东根本就不怕,无所谓的把双手伸出来,说道,“来吧,赶紧把我关起来吧,反正有照片为证,多关我几天,说不定出去还能多申请点儿赔偿,干脆你们把我关个一年半载的,吃喝拉撒住都不用我自己操心了,早睡早起,生活规律,粗菜淡饭,清心寡欲,我就喜欢这样的生活。”

    本来是拘留,现在被李东这么一说,直接变成了疗养。

    周正宇气的浑身颤抖,双眼通红,伸手指着李东,喘着粗气说道,“你,我就不信我一个警察,还治不了你一个药贩子。”说着就把手铐拿了出来。

    姜万军一看周正宇劲劲儿的,一把抢过手铐,狠狠的冲着周正宇说道,“赶紧给我闭嘴!”

    “姜队,他……”

    周正宇还要来劲,被姜万军一个愤怒的眼神瞪了回去,周正宇紧紧的咬了咬牙,不甘心的看着李东,两个鼻孔跟牛鼻子似的,呼哧呼哧的直喘粗气。

    姜万军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看着李东,指着一旁的椅子和蔼的说道,“来,小伙子,坐下来,消消气,那个谁,赶紧倒杯水来。”坐在饮水机旁边的警察立即用纸杯接了杯水,递给了李东。

    李东不客气的接了过去,伸手从兜里面掏出两粒药扔到嘴里,喝了口水咽了下去。

    “小伙子,你吃的这是什么呀?”姜万军想要缓和一下气氛。

    “药,昨天被打的头痛胸闷,吃点儿药缓解一下。”李东说道,让气氛更加尴尬了。

    姜万军嘴角儿一阵抽动,怪自己多嘴,“呵呵,小伙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和我们队的安然是同学吧?”姜万军改变策略,希望通过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来实现曲线救国,打消对方提出国家赔偿的想法。

    “不是,我可没有这么牛-逼的同学。”李东矢口否认,表情上一脸的嫌弃。

    安然尴尬的要命,其实她也知道对方是在为昨天那事而生气,不过一看到对方拽拽的样子,她就来气,“昨天我都已经跟你赔礼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

    “赔偿呀。”李东说道。

    “你……”

    看都安然也要发作,姜万军立即又冲着对方使了个眼色,现在的年轻人火气怎么都那么大呢?然后对李东好好说道,“国家赔偿是赔偿,我们赔偿也是赔偿,这样吧,医药费营养费误工费我出,你看多少合适?三百够吗?”

    “姜队,你怎么能……”

    周正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姜万军踩了一脚,姜万军心想:没你把这小子抓回来,也不会有现在这事。

    哎,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呢?

    “姜队,你把我李东当什么人了?无赖吗?”李东摆出一副视金钱如粪土的模样,“我有胳臂有腿有知识,靠本事赚钱,用不着你施舍。”

    姜万军一看,也没辙了,对付犯罪分子他在行,可对待知识分子,特别是劲劲儿的知识分子,他还真没什么办法,想了一下,他只能向一旁的安然求助,示意对方赶紧把这小子给弄走,别在给队里惹麻烦了。

    安然哪有办法?她小时候就拿对方没辙,就更别说现在了,不过心理学中有句话,没有攻不破的心理防线,只要找到弱点。李东的弱点是什么呢?对了,药!

    “李东,你不是卖药吗?你的药我都包了,作为对你的道歉和补偿,这样一来,你节省了时间,不用四处卖药,你看行吗?”安然问道,脸上展现出笑容,有点儿僵硬,迫不得已,连美人计都用上了。

    姜万军心中暗喜,真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不愧是市局领导的姑娘,办法就是多。

    李东微微一笑,就在安然暗喜,姜万军松口气的时候,却看到他突然收起了笑容。

    “不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