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不差钱,差事儿!
    “为什么?”

    安然有些抓狂,前面是不通情理的同学,身后是胡搅蛮缠的同事,身边还有强人所难的上司,怎么奇葩都让她遇见了?她感到整个人都快被逼疯了。

    “你说的和你队长说的有什么区别?不就是换了一种说法吗?我还得把药给你,认真算起来我还亏了,你当我2呢?”李东看着安然直接翻了个白眼给她,小哥我现在好歹也是一个生意人,虽然没赚到什么钱,但你低估我的智商就不行了。

    安然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看着一旁的队长,脸上也露出为难的表情,曾经的铿锵玫瑰,少有的示弱了。

    只是还没等姜万军说话,周正宇又忍不住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神被人为难,身为男人岂有坐视不管的道理?更何况,女神受难,自己在旁,天时地利人和全在自己这边,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他的良机,如果不表现一下,怎能对得起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一千,一千够了吧?”周正宇趾高气扬的说道,“就算你去提出国家赔偿,恐怕也赔不了这么多。”

    三百不是嫌少吗?那就一千!

    装清高?今天就彻底揭露你虚伪的面具。周正宇心想。这样一来,既替安然解了围,又能让安然看清楚对方的虚伪,而他只需花那么一点儿小钱,可谓一举两得。

    “一千?”李东冷笑着。

    “嫌少?那就两千!”周正宇继续说道,同时偷偷的瞄了一眼安然,看看对方是否注视到了他潇洒的样子。

    两千块真不少,要知道在ds县这种小地方,一般的工资也就一千多点儿。

    李东背包里面的药,成本其实也只有一两百,按理说能卖两千已经算是高价,有了这两千块,至少未来两个月吃喝不用愁,可是他却不为所动。

    “三千,三千总可以了吧?”周正宇皱起眉头说道,瞪起的眼睛仿佛在警告李东别不是抬举。

    这回连一旁的安然也不满起来,三千?太得寸进尺了把?

    “你可能搞错了。”李东淡淡的说道,“你可以去老街问问,我李东是差钱的人吗?”

    “不差钱?那差什么?”周正宇不屑的说道,家里老头儿告诉他,没有钱搞不定的事,如果拿钱还搞不定,那只能说明钱拿的还不到位。

    “事儿!”李东说道,“我去申请国家赔偿,并不是为了钱,我知道即使赔偿也赔不了几个,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还自己一个公道,昨天我稀里糊涂的被抓到这里暴打一顿,这事闹的全县都知道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冲着我指指点点,更有人说我越狱,本来年轻有为的一个未婚小伙儿,媒人都踏破门槛,现在变成了越狱犯,不仅生活成了问题,媳妇也没的找了。”说到这里,李东刻意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周正宇,冷哼了一声说道,“谁能想到,就在这个过程中,又被抓进这里了,我现在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把我一直关在这里吧。”

    “你胡说八……”周正宇气愤的用手指着李东,这不是往他身上扣屎盆子吗?

    “周正宇!”姜万军这回真怒了,也太不把他这个队长当回事了,于是指着门外面冲着周正宇厉声喝道,“你立即出去,绕着大院跑十圈,不跑完不准进屋,这是命令!”

    “啊?”周正宇张大嘴巴,心想,我做什么了我?最后还是乖乖的把嘴合上,狠狠的看了李东一眼,转身走出了办公室。

    “恩,现在的气氛好多了。”看到周正宇在外面跑上了,李东笑了。

    姜万军看出来周正宇跟李东的矛盾了,两人再这么针尖对麦芒,事情只会越闹越大,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两人分开,他指使不动李东,那就只能拿他的手下开刀了。

    “小伙子,是我没有做好工作,管教手下不严,以后我一定会注意,你看赔偿的事……”姜万军商量着。

    “姜队,我刚才说了,咱不差钱,差事。”李东眼珠子一转,笑着说道,“不如这样,你帮我把药卖了,让大家都知道我不是医托儿,这样一来,我的名声就能够挽回了,怎么样?”

    “啊?我们……帮你卖药?”姜万军一听就皱起眉头,他们是警察,怎么能帮人卖药呢?这不符合纪律。

    “不行?那咱们还是说说申请国家赔偿的事情吧。”李东说道。

    “没问题。”姜万军答应了下来,然后看向一旁的安然说道,“安然,给你一个任务,从现在开始,帮你的老同学卖药,直到把所有的药都卖完为止。”看到安然不服气,姜万军赶紧附在对方耳边,低声的说道,“市里年底评比就看你的了,一定要以大局为重啊。”紧接着用手捂住肚子,向办公室外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哎呦呦,肚子痛,我要去厕所!”

    “……”

    听着叫声,安然也是无语了,堂堂队长,竟然也沦落到用屎遁逃跑的地步。

    “走吧,老同学,帮我卖药去吧。”

    安然转过头,看到李东正笑嘻嘻的看着她,眼中充满了戏虐,心中气不打一处来,不过这也正是她心里矛盾的地方,帮吧,堂堂警察去卖药,掉价,不帮吧,对方一来劲儿,申请国家赔偿,年底市里评比肯定泡汤。

    想了半天,最终现实战胜了个人感情,集体利益高于一切,何况是她把人抓来的,解铃还须系铃人,这个坑必须由她来填。

    “等会儿,我去件衣服!”安然没有好气的说道,极不情愿的走了,卖药已经感到很丢人了,更不能穿着警服给警队丢人。

    李东来到走廊等着,看到四下没人,重重的松了一口气,好险,要不是他灵机一动,化被动为主动,今天恐怕就真栽在那个姓周的小子身上了。

    没过多久,安然就回来了,脱掉了警服,换了一件简单的白衬衫,蓝色的牛仔裤,脚下一双小白鞋,春青靓丽自信,仿佛回到了高中时代。

    “看什么看,走啦。”安然白了李东一眼,径直的往大门外走去。

    李东跟在后面,看着对方的背影入了神,突然毫无征兆的伸出手,向对方的后背抓了过去。

    安然只感觉胸前一紧,紧接着就从身后传来一股巨大的拉力,勒的她胸闷气短喘不过气,不过很快,那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她缓缓的转过头,咬牙切齿的看向身后,只见李东隔着她的衬衫,抓着她的内衣背带……

    “李东!”

    “啊?”李东浑身一颤回过神来,看着恼羞成怒的安然,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解释道,“触景生情,情不自禁!”说完手一松,只听“啪”的一声,安然浑身一哆嗦,跟触电一样,面红耳赤的。

    “李东,你这个流氓,我要把你关进来。”安然大声喊道,拿出手铐就要去抓李东,李东一看情况不好,赶紧往外跑,嘴里面还喊道,“都说了触景生情,你得理解我。”

    “我理解你,你站住。”

    “那你先把手铐收起来。”

    两人就这么一跑一追的出了公安局,正在大院里面跑圈的周正宇都看呆了,女神一改往日的严肃和冰冷,直接变成了母夜叉,张牙舞爪的。

    啥情况?才跑了两圈就头晕眼花了?

    恩,一定是大脑缺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