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清晨。

    柔和的阳光沐浴着大地,湛蓝的天空飘着几朵白云,清澈的微风让人神清气爽,鸟儿在空中自由的飞翔,又是美好的一天。

    赵德全像往常一样揣着收音机,听着小广播,拎着保温瓶,悠哉的走在去往县医院的路上,收音机的广播里面正在播放着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

    “虽然是只身把龙潭虎穴闯,千百万阶级弟兄犹如在身旁。任凭那座山雕凶焰万丈,为人民战恶魔我志壮力强~!”

    听到激扬处,赵德全也不由的跟着哼哼了两句,正准备来上一段,远远的就看到前面县医院站了不少人,他们交头接耳,左顾右盼,仿佛在等什么。

    什么情况?

    排队都排到外面来了?赵德全赶紧走了过去,准备维持秩序。

    刚走到门口,赵德全就停了下来,他看到医院大院里没人,根本就不是他想象的那样在排长龙,赵德全心中不由疑惑起来,上前找了个人询问,“你们是来看病的?”

    “是呀,怎么了?”被问的女人正吃着热乎乎的包子。

    “你们不进医院排队挂号,都站在这里干什么?”赵德全不解的问道,

    “我们不是去医院看病的,我们是在这里等人买药的。”中年妇女朴实的回答道。

    “等人买药?”赵德全一呆。

    “就是前天和昨天在这里卖药的那个小伙子。”中年妇女解释道,“我家那口子在市里干基建,碰上这几天天太热中暑晕倒了,我去市里的时候路过这里,正好看到那小伙子就顺手拿了一包,没想到吃了没多久就好了,我寻思着再来领几包,留着以后用。”

    一个老大爷也凑了过来,兴致勃勃的说道,“我前天在他手里领了一包拉肚子的药,吃上一天就好了,平常就算来医院扎吊针,也得挂两天。”

    赵德全无语了,他知道这些人说的是谁了。

    李东!

    真没想到那小子还有点儿本事,比那个只会忽悠的爹强多了,不过这么多人聚在医院门口不进去看病,而是等别人买药,这样真的好吗?

    赵德全赶紧走进医院,和外面热闹的场面相比,医院挂号的窗口前冷清了不少,只站了两个人,县医院虽然条件一般,可这样的场景还是不多见的。

    就在这个时候,王大昌从外面走了进来,一边走一边冲着赵德全喊道,“老赵,外面什么情况?怎么站了那么多人?”

    “王主任。”赵德全赶紧把自己了解到的情况向王主任汇报。

    王大昌不听还好,一听之下气的浑身发抖,来医院不找医生找药贩子?这简直就是县医院的耻辱,可是一想起昨天那小子连警察都管不了,心中又多了几分郁闷。

    “王主任,你说怎么办?”赵德全小声的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王大昌没有好气的说道,不过他也知道不能放着这件事不管,那些人站在医院门口,把原本准备来看病的人都吸引了过去,严重的影响到了医院的秩序,这样下去,医院还开不开了?

    不行,不能便宜那小子。

    王大昌首先想到报警,可是人家也没闹事,就在外面站着,站着还不行吗?王大昌想了一下,然后对赵德全说道,“老赵,你出去告诉他们,就说昨天那个药贩子被警察带走了。”

    “啊?”

    “啊什么啊,快去。”

    “哦!”赵德全应了一声,磨磨蹭蹭的走出了医院,这么一会儿工夫,外面又来了几个人,赵德全为难的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王主任正在医院里面看,赶紧咳嗽了两声,大声的说道,“那个,你们都别等了,昨天那个药贩子被警察抓走了,都散了吧。”

    “什么?抓走了?为什么?”一个中年妇女问道,其他人也满脸好奇和疑惑。

    “呃……”赵德全一下子就被问住了,卡壳了半晌,这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好像,好像是卖假药吧,我也不太清楚,你们去公安局问问吧。”

    周围人一听,顿时炸开了锅。

    “假药?怎么可能是假药?我吃了比医院开的药都好使。”

    “就是,说医院卖假药还差不多!”

    “不行,咱们可不能让好人蒙了冤。”

    “对,去公安局问问,不能冤枉好人。”

    一个两个三个……三五成群的人结伴离开,向县公安局的方向走去。

    这把一旁的赵德全看懵了,他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来真的,ds县的人就这点好,喜欢打抱不平,遇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的来到县公安局,这样的阵势把接待的警察吓坏了。

    这是要干嘛?出人命案子了吗?

    “警察同志,我们来问一下,昨天你们是不是在县医院门口抓到一个卖药的?”一个大爷问道。

    接待的警察想了想,确实有这么一回事,于是点点头,说道,“没错,是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警察同志,你们抓错人了,那是个好小伙子。”

    “对对对,药也是真的,用了好使,我们都可以作证。”

    一群人七嘴八舌说个不停,把接待的警察听的晕头转向。

    “停停停!”警察赶紧站了起来,左手指尖顶住右手掌心,做了这么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大声的说道,“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去帮你们问问。”

    “谢谢警察同志。”

    接待的警察来到治安三队,办公室里面正在开会,于是敲了敲门,也没进去,就站在门口问道,“姜队,你们昨天是不是在县医院抓到一个卖药的?”

    “是啊。”姜万军点点头,突然脸色一变,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紧张的问道,“他又来了?”

    “没有,不过外面来了好多人,好像都是买药的,说是要找那个人,乱遭的我也没听清楚。”接待的警察说道,“姜队,你是不是派个了解情况的人去外面解释一下?我看那些人都挺激动的。”

    姜万军一脸的不耐烦,竟给他没事找事,堂堂县治安管理中队,整天光忙活那小子的事去了。“安然,你去。”

    安然别提多尴尬了,毕竟这个麻烦是她惹回来的,她感觉李东就是她的克星,上学时就克,现在还克。

    “队长,让我也去吧。”周正宇自报奋勇,他这样做可不是为了替安然分忧解围,其实刚才一听到买药的来公安局找那个药贩子,他就来了精神,好事谁会来公安局,肯定是卖假药闹出事了。

    一想起昨天那个药贩子害的他被队长罚跑圈,心中就格外的气愤,这一次受害人都找到公安局了,看那小子还能怎么办。

    姜万军本来无所谓谁去,只要把人打发走就行,可是一看到周正宇的兴奋劲儿,心里渐渐有了想法,那小子不是一直想去医院检查申请国家赔偿吗?现在受害人来了,如果对方卖假药的事能够确立下来,那么国家赔偿的事不就不存在了吗?

    “行了,都别瞎积极了,不是来了很多人吗,一起去看看。”姜万军发话了,表面平静,心里却比周正宇还积极。

    一队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办公室,声势不可谓不大,其他队的人纷纷抻头打听,是不是有什么大案子了?

    来到大厅,周正宇一看来了这么多人,眼睛立马亮了起来,案子性质很恶劣,造成的影响很大嘛,这要是抓起来,判个一年半载的都不为过,于是赶紧走上前,指着姜万军说道,“你们就是来找昨天那个药贩子的?这位是我们治安管理中队的姜队长,人是我们抓的,你们有什么事就跟他讲吧。”

    姜万军走上前,咳了两声清了清嗓子,挺直腰板,张口说道,“我说乡亲们……”

    话刚说出口,屋子里面的人就“呼”的一声涌了上来。

    “那个小伙子不是卖假药的,你们抓错人了。”

    “小兄弟说的明明白白,是献爱心,是送药,我们也是自愿领的,怎么能算卖呢?”

    “对,而且是白送给我们的,一分钱都没要,不像县医院,逮住一个就往死里宰……”

    “……”

    一群人,十几张嘴,公说公的,婆说婆的,而且一个比一个嗓门大,喷的姜万军一脸吐沫星子,心中更是无数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啥?不是来报案的?

    周正宇一脸呆滞,看着情绪激动的群众,好一会儿才回过神儿,只是不再像之前一样上蹿下跳了,勾着腰低着头躲到队伍最后面。

    安然看着看着笑了,不过是在心里笑的,现实给了周正宇一记响亮的耳光,也让队长吃到了苦头,不过这样闹下去也不是办法,毕竟这里是公安局,传出去影响不好。

    “大叔大婶,请听我说。”安然站了出来,她的声音虽然不大,但人长的漂亮,再加上一身帅气的警服,那叫一个英姿飒爽,一下子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叔大婶大爷大娘,你们说的情况我们都了解,昨天把人带回这里只是为了了解一下情况,人在昨天就已经放了。”

    姜万军暗自松了一口气,同时向安然投去的感激的目光。

    “放了?不可能,医院门前没人。”

    “就是,你们是不是骗我们,想让我们离开?没见到人我们是不会走的。”

    “对对对!”

    一群人大声的说道。

    “我说的都是真的,说起来,我和李东,就是你们口中的小伙子还是高中同学呢,我知道他的家在哪里,我把地址告诉你们,怎么样?”

    “真的假的?”有人动心了,漂亮姑娘的话总是更让人相信。

    “这样吧,如果你们还不相信,我带你们去。”安然微笑的问道,温柔的样子融化了在场每一个人的心。

    众人相互看了看,既然美女都这么说了,那还能有假吗?

    “行,那我们就信你一回。”

    “带路吧!”

    安然看向姜万军,等待指示,姜万军同意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反对呢?

    “安然,你去吧,记的早去早回,队里还有案子等着你呢。”姜万军说道,为领导分忧解难,这样的手下怎么能不委以重任啊。

    “是,队长!”

    安然带着十几个老乡走了,大厅内又恢复了安静。

    “队长,安然一个人去,行吗?”周正宇小声的问道,眼睛还担心的往外望。

    姜万军沉下脸,冷冷的看了周正宇一眼,“哼”了一声走开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