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治疗跌打损伤哪家强
    送走林静林海姐弟俩,李东匆匆的关了店门,揣着刚出炉的金创药,又去了县医院。

    “金创药,超赞的金创药,专治:跌打损伤,皮肉肿痛,骨折骨裂,刀斧枪伤。如果你出了家门上了街,吃着冰棍儿唱着歌,突然就被人砍了,那你买我的金创药准没错……”

    李东的吆喝声迅速就招来了一些人。

    “这么**?多少钱?”一个年轻人问道,叼着烟,抖着腿,染着发,晃着头,一看就是经常惹是生非的主。

    “一粒五十”李东说道。

    “什么?一粒五十?你怎么不去抢啊?”年轻人惊讶的说道,嫌弃的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其他人一听,也都散了,这哪里是卖药,分明是抢钱。

    “等你被人砍了,就知道这五十块花的值不值了。”李东说道,对他人的嘲讽不屑一顾,继续扯着嗓子吆喝着。

    “东子!”

    李东听到有人叫自己就转过头,当看到对方是谁的时候,立即笑了,“怎么了狗叔,想买我的药?说起来你这个保安的职业实在太危险,遇到什么麻烦都得往上冲,身上没我这金创药怎么行?来两粒?”

    赵德全‘蹭蹭蹭’走了过去,眼睛直直的看着李东,突然抓着李东的胳臂,苦着脸说道,“东子,算我求你了,赶紧走吧,别在医院门口闹事了,你要是再不走,你狗叔就要下岗了。”

    “狗叔,瞧你说的,我又不是你们医院的领导,还能决定你们人事上的事儿?”李东笑着说道。

    “东子,你狗叔我已经五十多了,眼瞅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好不容易托关系找这么个好地方养老,你可不能给我搅黄了呀,要不然叔给你磕一个?”赵德全说着就弯下了膝盖。

    “别,别!”李东赶紧伸手扶住赵德全,认真的说道,“你是我的长辈,你要是往这里一跪,不是折我的寿吗?我换个地方还不行吗?”

    虽说狗叔跟他老爹有过节,可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再说狗叔家的条件也不好,那么大的年纪,不能断了人家的生计。

    李东正准备走,远远的就看到两辆警车驶了过来,李东转头看向赵德全,那眼神好像在问‘又报警了?’赵德全眼神中充满了无辜,一个劲儿的摇头,没有呀没有呀。

    警车越来越近,最后从两人身边路过,开进了医院里。

    李东好奇的向里面望一眼,只见从停好的警车上面下来了几个穿着破衣烂衫的人,脸上身上都是血,再看从车上下来的警察,竟然有熟人,他赶紧走了过去。

    “王警官!”

    王诚回头一看,是安然那位高中同学,这小子这几天可把他们治安管理中队折腾的不轻,“又来献爱心了?”王诚问道。

    “没,今天是来卖药的。”李东很自然的说道。

    王诚被对方的诚实惊到了,第一次见到这么坦白的药贩子,还主动上前跟警察打招呼,就不怕因为这种无证卖药的违法行为被抓起来吗?因为医托儿的事,最近县里正在搞这方面的严打呢。

    “怎么了这是?”李东看着被押送进医院里的人。

    “抢生意,打起来了。”王诚说道。

    “不会是农贸市场收药那事吧?”李东想起林海跟他说的话。

    “想不到你消息挺灵通的嘛。”

    李东笑了笑,何止灵通,他还把逃跑的人救了呢,“你带他们来医院干什么?”

    “这几个伤的有点儿重,过来让医生把伤口处理一下。”王诚这时反应过来,他完全没有必要跟对方讲这些,于是走进医院,结果还没进门就被人拽住了,王诚回头看向李东,对方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眼中更是充满了奸诈,王诚的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皱着眉头问道,“有事?”

    李东把王诚拉到一边,商量着说道,“王警官,你说巧不巧,我今天来卖的就是金创药,专治跌打损伤,皮肉肿痛,骨折骨裂,刀斧枪伤,而且我敢保证,绝对比医院里面那些药好使,要不你上我这买?”

    王诚笑了,还以为是什么事,神神叨叨的,原来是把生意打到他们警队的头上了,“你有发票吗”

    李东一怔,摇了摇头。

    “那我回去怎么报销?”

    “……”

    “没事了?没事我进去了。”王诚笑着走进了医院,如果把对方吃瘪的郁闷表情告诉队长,估计队长会高兴好几天。

    半小时后,王诚带着受伤的混混从医院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站在警车旁的人微微一愣,诧异的问道,“你怎么还在呀?”

    “王警官,搭个顺风车,去你们局里面办点事儿。”李东笑着说道,半途而废可不是他的风格。

    “你又要去干嘛?”王诚警惕的问道,他可不敢把人带回去,谁知道这小子又有什么幺蛾子,要是让队长知道,还不狠狠的呲他一顿?

    李东似乎猜到王诚在想什么,于是说道,“王警官,你放心,我这次去,一不是找你们治安管理中队的,二不是去申请国家赔偿的,而且我向你保证,绝不进你们公安局的大门,怎么样?”

    王诚将信将疑,他是不是可以把对方的话理解为,如果不带对方去,那么对方就会找他们治安管理中队申请国家赔偿呢?这可不行。

    “好,我信你,上车吧。”王诚说道,不过完全是无奈之举。

    李东跟着那些手上头上缠着绷带的混混上了车,待警车开出医院之后,坐在副驾驶的李东就转过身,对后面的混混说道,“各位道上的兄弟,听说你们在农贸市场打起来了?现在是和谐社会,有什么不能坐下来好好谈的,何必整天打打杀杀?疼不疼……”

    王诚本想制止,但一听对方好像是在劝后面那些混混改邪归正,也就不去管了,一边听着一边点头,说的还挺感人的。

    “想想生你们养你们的父母,你们不为别人着想,也得为他们着想对吧?再想想你们如果死了瘸了伤了的,他们是不是很伤心?你看你们现在,一个个伤痕累累的,《孝经》里面有句话,相信你们也都听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伤在你们的身,痛在你们父母的心,伤在你们身上留多久,痛就会在你们的父母身上留多久,虽说现在的科学技术很发达,药物能够治愈你们身上的伤,但并不是什么药都能做到标本兼治的,那么现在问题来了,治疗跌打损伤哪家强呢?”

    “华夏sd找蓝翔!”一个混混举起包扎的手。

    “回答的很好,不过你说的是学挖掘机。”李东笑着说道,然后从兜里面取出一个自封袋,里面装着几粒药丸,“看见了吗?世界上最牛-逼的金创药,什么跌打损伤,什么皮肉肿痛,就算是骨折骨裂、刀斧枪伤也都不在话下,你们现在一定很好奇,在哪里能够买到呢?说来也是巧了,我身上就带了一些,所以你们不用去sd,也不必找蓝翔,找我就可以了,那位说了,这么神奇的药,一定很贵吧?告诉你们,不用九九八,也不用二八八,只需五十块,一粒五十块,你们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不仅能够治好你们身上的伤,还能除掉你们身上的疤,让你们的肌肤恢复到原来的紧致和弹性,保证让你们的父母看不出来……”李东滔滔不绝,跟吃了炫迈一样,根本停不下来。

    王诚无语了,伤治的稳准狠,嘴炮儿也打的风生水起,做广告都做到警车里了,安然这位老同学以前是干电视购物的吗?

    好在快到公安局了,王诚把车停在路边,“到了,下去吧。”

    李东一边下车,一边冲着后面说道,“各位,你们去医院了,你们里面的兄弟是不是还没去医院?回拘留所里记的告诉他们……”

    砰!

    王诚把车门关上,开车进了局里,窗外还传来李东的喊声。

    “我就在公安局外面等你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