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死马当作活马医
    中午,烈日当空,李东没能抵挡住太阳的恶毒,一头扎进了公安局的接待室,呼呼的电风扇吹的李东好凉爽。

    “你……有事?”接待的警察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人,这不是前两天被抓进来那小子吗?今天怎么自己来了?

    “没事,外面太热,进来乘会凉,你忙你的。”李东说道,挂壁的电风扇往哪里转,他就往那里站。

    接待的警察顿时无语了,进银行乘凉的他见过,进医院乘凉的他也见过,但进公安局乘凉的还是头一次见,这到底是多么纯洁的人才敢到公安局乘凉啊。

    这个时候,一个靓丽的身影从大楼里面跑出来,站在大门外,朝着道路两边张望,嘴里面还不停的小声念叨着:“奇怪,人呢?”

    李东来到接待室门口,冲着大门外的人问道,“班花,等谁呢?男朋友啊。”

    安然回过头,看到李东之后赶紧跑过去,上下打量了一番对方,皱着眉头问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吹吹风!”李东说道。

    “吹风?”安然怔了一下,看到接待室里的电风扇,这才明白对方的意思,“我是问你来我们县局干什么?”

    “等人。”

    “等谁?”

    “你审犯人呢?”李东不满的说道,转身又回到了接待室。

    安然追了进去,把李东拽了出来,冷冷的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来干什么,到我们公安局卖药,亏你想的出来,赶紧回去吧。”前两天到医院卖药,今天又来公安局卖药,老同学的世界她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你让我回去,我就回去?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李家的祖先怎么看我?李杲怎么看我?李时珍能瞧得起我吗?”李东淡淡的说道,“再说,我这药还没卖呢,要不你买点儿?说起来警察这个职业绝对是高风险,你又是个女人,这要是遇到犯罪分子,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两回合就得被打趴下,有我这金创药就不同了,就算被打趴下也不用担心破相留疤,保证药到伤处,五十元一粒,看在咱俩是老同学的份上,给你打个八折,四十,不能再低了。”

    “前两天你不是说不差钱吗?还说什么谈钱就是侮辱你。”安然将信将疑的看着李东手中的药丸,有那么神?

    “那不是前两天嘛。”李东有些脸热的说道。

    这能怪他吗?前两天他做的是治病任务,这两天他做的是赚钱任务,现在不是讲风格的时候,还就得跟他谈钱。

    安然的一双美目不停的注视着李东,看来对方是差钱了,这好办,她想了想,对李东说道,“想让我买药,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准再拿申请国家赔偿的事情说事儿。”

    “没问题。”李东拍着胸脯说道。

    啊?

    太痛快了吧?

    李东的反应让安然有些错愕,还以为自己听差了,前两天周正宇要出三千买药,对方都没同意,那视金钱如粪土的样子她现在回想起来都记忆犹新,今天这是怎么了?太没节操了吧?你标榜的高尚情操呢?

    安然从兜里面掏出钱包,数了数里面的钱,掏出四百递给对方,“给你。”

    李东看见后眼睛一亮,卖了这么长时间的药,终于见到回头钱了,而且这四百就是金创药的成本,再卖就是干赚了。

    “四十一粒,四百十粒,拿好不送,欢迎再来。”李东把一包十粒装的递给对方,四百块钱揣进兜里,感觉别提多舒坦了。

    任务完成度:400/10000

    安然接过来,看着自封袋里的十粒绿豆般大小的药丸,这也太low了吧?能好使吗?安然狐疑着,不过一想到买的是对方消停,不是药丸,心中也就释然了,无所谓疗效如何,于是随手揣进兜里,转身回去了。

    “对了。”李东好像想起什么似的,看着要走的安然问道,“在农贸市场斗殴的那些人,什么时候能放出来?”

    “交了罚款就能走,交不了罚款就一直关着。”安然看了看李东,问道,“你是哪伙儿的?”

    “哪伙儿的?我哪伙儿的都不是。”李东瞪起眼睛说道,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混混吗?

    不过想想也是,他的过分关心确实让人怀疑,估计就算那些混混的同伙,也没他心里那么急切。

    那些当老大的也是,手下都被关半天了,也不过来交罚款,怎么当大哥的?

    望着公安局大门,真是吃一次豆角摘一次筋,找一回情人伤一回心,石头上栽葱扎不下根,隔玻璃亲嘴真急死人。

    李东正急着,突然从身后传来两声“滴”“滴”响,他回过头,三辆车一字排开停在大门外,打头的是一辆烟色的迈巴赫s级轿车,精湛的工艺和流畅的线条让人眼前一亮,这种级别的豪华轿车,别说是小小的ds县,就算是全市也找不出几辆。

    李东赶紧侧身让开,三辆车先后开进大院,李东远远望着,从那辆停好的迈巴赫副驾驶下来一个彪形大汉,身高体壮,肌肉发达,短发粗眉,一脸凶相,好像阎王殿里的凶神恶煞,看着就让人心里发毛,不过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人有点儿大跌眼镜,只见对方向后走了两步,恭敬的打开后车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千层底的烟色布鞋,接下来就看到一位穿着白色棉麻唐装的中年人走下车,对方相貌堂堂,气质内敛沉稳,鼻梁上架着一个金框眼镜,手中把玩着一串紫檀佛珠,身上既有有钱人的贵气,又不缺世外高人的风雅,在一众人中,显得鹤立鸡群,给李东留下深刻的印象,最后在其他人的簇拥下进了公安局。

    气派!

    李东心里想到。

    早晚有一天,自己也要成为那样的人!

    安然回到办公室坐下,看着手中的金创药,一时间有些发呆,想当年上学时,李东也算是风云人物,一晃这么多年过去,却沦落成一个街头药贩子,真让人唏嘘啊。

    “叮……咣……”

    一阵杂乱的声音将安然拉回现实,同队的刘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在办公室到处乱翻着。

    “刘姐,你在找什么,我帮你。”安然询问。

    “医药箱。”刘晓莉一边找一边说道,显得很急。

    “医药箱不是被二队借走了吗?”

    “我去过二队,他们说还给咱们了。”

    安然看到刘姐焦急的样子,不禁好奇的问道,“刘姐,到底出了什么事啊?”

    “别提了,咱们早上抓的那些人,有一伙儿来领人了,结果看到同伙身上的伤,非说咱们见死不救,破了几层皮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伤,你说气人不气人?”

    “还有这么胡搅蛮缠的人?”安然眉头一皱,平时都是巴不得赶紧把人领走,没想到今天来了一朵奇葩,还敢在公安局里面撒野。

    “可不是。”刘晓莉说道,“问题是人家大有来头,一个电话打到市局,没过半分钟,咱们姜队的电话就响了,是何局长打来的,姜队是是的应了几声,就让我回来拿医药箱,给那几个受伤的人包扎……安然,你去告诉姜队再等一会儿,我去其他队看看。”说着就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了。

    安然离开办公室来到办案大厅,除了队里的人,还有几个陌生的面孔,其中一个中年人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其他人包括今早抓到的那几个打架闹事者全都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

    “队长,刘姐去其他队借医药箱,等一会儿就过来。”安然对姜万军说道。

    姜万军点点头,示意安然回去吧。

    安然的声音已经很小了,可还是被另一伙人听到了,一个梳着小背头的人阴阳怪气的说道,“别告诉我,你们这么大的地方,连药都没有,你们自己人受伤怎么办?不会靠忍吧?哈哈!”

    安然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嚣张跋扈的人,所以不客气的怼道,“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这里不是你们嚣张的地方。”

    站在后面的周正宇吓了一跳,赶紧跑上前拉了拉安然的衣服,一脸焦急的小声说道,“安然,别说了,你知道他们是谁吗?丁海川丁大老板,咱们市数得上的大富豪,烟白通吃的角色,在省里都有关系,咱们惹不起。”

    安然冷冷的看了周正宇一眼,对方平时在局里自命不凡,难怪这一次乖乖的躲在人群后,原来如此。不过她可不吃这一套,冲着那几个人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呦,这位警花好漂亮呀。”小背头笑眯眯的说道,眼神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安然,“你们这里没人了吗?让个女人出来说话。美女,你是这里的卫生员吗?白衣天使和人民警察的双重身份,真让人心动啊。”

    安然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对方,严肃的说道,“注意你的言词,你可以说我,但不能侮辱我这身警服,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周正宇不停的冲着安然眨着眼睛,那意思好像在说:别说了,我刚才的话白跟你讲了?

    “呦,真是没想到,人这么漂亮,说话这么冲。”小背头笑了笑,然后说道,“不过,你在这里凶我是没用的,有本事赶紧把我这几个兄弟的伤处理好,罚款都交了,总不能让我兄弟带着伤回去吧?”

    “这里是公安局,不是医院!”

    “受伤不给治,光是这一条,就足够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安然紧紧的咬着牙,这话说的没错,可是破皮大的伤,也算事儿?这**商,屁大的事在他们嘴里也能变成天大的事。

    刘姐呢?刘姐怎么还没回来?

    安然想给刘姐打电话,手伸进兜里,却碰到一包东西,她突然想起,那是刚从李东那里买到的金创药。

    安然看了看眼前嚣张的人,手中突然紧紧的握住那包金创药,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