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就这么神!
    “其实,我带药了。”安然将兜里面的金创药掏了出来。

    “带药了?那你为什么不早拿出来?”当小背头看到安然手中拿的所谓的‘药’时,整个人都愣住了,随后皱起眉头说道,“就你手里拿的那烟不溜秋的东西也算是药?你是在戏弄我吗?”

    三队的人也都懵了,这是什么药?队里有吗?怎么从来没有见到过?

    不会是随便拿出点儿什么来应付的吧?

    姜万军心里也没底,就算是恶作剧,你好歹用个药瓶装啊,用个塑料袋算怎么回事?

    安然呀安然,你可别给队里找麻烦呀。

    “戏弄你?我可没那份闲心,刚才只不过是看不惯你们的嚣张气焰,给你们泼泼冷水罢了。”安然冷笑着说道,“这是我们ds县特有的药,专治外伤,一般我是舍不得拿出来用的,现在它就在这里,你们敢用吗?”说着挑衅的看向对方。

    敢……用……吗?

    大厅里面的所有人都愣住了,这‘药’果然有问题。

    小背头看向身旁的老板,见到老板没什么反应,目光便落在女警的身上,如果对方拿的根本就不是药,或者是其他药,这要是涂抹在伤口上,鬼知道会不会感染变的更加严重?

    这是在考验他们呀!

    姜万军比小背头更担心,安然是他手下的兵,一旦药是假的,这事捅出去可非比寻常,处分都是轻的,说不定最后都得脱掉身上这套警服,而他这个队长,自然也逃不了干系。

    “安然……”

    姜万军刚想向安然询问,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我用!”

    一个受伤的人站了出来,是个中年人,身材中等,样貌普通,属于扔人堆儿里面就找不到来那种,但他的眼神却格外坚定。

    “杨林,你……”小背头没想到杨林会站出来,和其他人不同,杨林是老板身边的老人,还救过老板的命。

    杨林走到安然的身前,把破皮的双手伸了出来,这是在打架时蹭伤的,其中右手有一个很大的口子,那是磕到对方门牙上了。

    安然没想到真有人敢用,于是一边接水帮对方冲洗伤口,一边默默的在心中祈祷,老同学呀老同学,你可千万别坑我呀。

    清理好伤口,安然按照老同学嘱咐的方法,取出一粒药丸,用手指碾碎,将药粉洒在伤口处,她担心药效不好,心里没底的又取出一粒,按照同样的方法处理伤口,她想着就算药性低劣,两粒药丸,药效加倍,应该也能起点儿作用。

    咦?

    杨林的口中发出一声惊叹,他的眼睛诧异的盯着洒药的地方。

    “怎么了,是不是很疼?”小背头关切的问道,他刚要去指责安然,却见杨林摇了摇头,然后看过来说道,“好像有效果。”小背头微微一怔,赶忙凑过去看,整个人都呆住了,不是好像有效果,是真的有效果,而且效果还不错呢。

    “这是什么药?”

    大厅内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所有人都看了过去,是丁海川丁大老板,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目不转睛的看着杨林手上的伤,眼睛不停的闪着光。

    这么短的时间内,疗效就能够通过肉眼看到,药效之强,效果之好,绝对超过市面上一切同类药。

    “金创药!”安然微微的抬着下巴,得意的说道。

    意外,绝对是意外,就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这几粒不起眼的药丸,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治愈效果,心中不由的对李东感激起来,不仅救了她,救了他们三队,还替她们出了口气。

    一旁的三队警员也都惊呆了,哎呀我去,安然搁哪弄到这么好的外伤药,怎么从来没见到她用过?竟然还有私藏?

    “金创药?”丁海川重复了一句,然后看着安然问道,“哪里有卖的?”

    “你想知道?”安然挺了挺胸膛,挑衅的看着丁海川说道,“你过来,我告诉你呀。”

    “你……”

    小背头刚要怒斥安然,就被丁海川抬起的手打断了,只见进屋就一直坐着的丁海川终于站了起来,走到安然的身边,目不斜视的盯着安然,强大的气场也随之碾压了过去。

    咳咳!

    安然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却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轻视和揶揄,她知道自己无意的举动让自己跌了份,但她又想找回面子,于是借机走向另一个受伤的人,说道,“我看我还是先给他们的伤口上药吧,省的到时候又被人告状。”

    小背头气的直瞪眼,不过丁海川却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出来,他哪里会不明白这个女警察的意思?

    “告诉我这个金创药是从哪里买的,今天的事情就一笔勾销,我立马带人离开这里,怎么样?”

    “你说话算数?!”安然心中一动。

    “qz市的人都知道,我丁海川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丁海川豪迈的说道。

    “好,一言为定!”安然伸手指向站在大门外的李东,“就是他!”

    “他?”丁海川面露狐疑,不是在药房,或者医院买的?

    “现在可以兑现你的承诺,带着你的人走了吧?”安然颐指气使的说道。

    丁海川看了安然一眼,转身向办案大厅外走去,而他身边的人也都紧紧的跟了上去。

    “呼!”大厅内的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大门外。

    李东隔着裤兜摸着那刚赚的四百块钱,正想着该怎么花。

    “先拿出一百,买几个好菜,晚上去包子铺,最近没少受林静救济,怎么也得请林家姐弟俩搓一顿。”

    “再拿两百块,去农贸市场买中草药,把上山采药的时间省下来,多做一些日常用药,卖给昨天找自己的那些回头客,至于剩下的那一百块……”

    “小兄弟?”

    李东感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于是就转过身,当他看到身后的情形时吓了一跳,好家伙,什么时候站了这么多人?

    咦,这不是刚才进公安局的那些人吗?

    “你在叫我?”李东看着穿着唐装的中年人。

    “恩。”丁海川点点头,一边好奇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一边问道,“听说,你卖金疮药?”

    “对,没错,你要买吗?”李东面色欣喜,望了一眼办公大楼的方向,在一楼的门外看到了安然的身影,肯定是班花告诉的,李东回过头,他知道眼前这是一个不差钱的人,于是滔滔不绝的说道,“我这金创药是独家配方,专治跌打损伤,皮肉肿痛,骨折骨裂,刀斧枪伤,不仅疗效好,价格还实惠,关键是走遍全世界,我这是独一份……”

    “骨折骨裂,刀斧枪伤都能治?”小背头撇撇嘴不相信的说道,“这也太神了吧?”

    “对,就这么神。”李东认真的说道。

    “怎么卖的?”丁海川微笑的问道。

    “五十一粒!”李东拿出一粒作为样本。

    “什么?”小背头睁大眼睛,睁大嘴巴,吃惊的说道,“五十一粒?你怎么不去抢?”

    “瞧你说的,抢不是犯法吗?”李东笑着说道。

    丁海川冲着小背头摆了摆手,然后对李东说道,“先来十粒吧。”说着示意小背头掏钱。

    “好嘞!”

    小背头狠狠的咬着牙,虽然不差这点儿小钱,可心里却不甘心,公司的生意都做到国外去了,没想到今天却栽在了这小小的ds县,奸商啊。

    “给!”小背头把五百块递给李东。

    “掏钱要快,笑容要带。”李东接过钱,把一包十粒的递给丁海川,“用好了记得来找我,老街那边有个济世堂,去了一打听都知道,实在找不到就来这里,去治安中队问就行。”

    任务完成度:900/10000

    丁海川走到一个受伤的手下身前,取出一粒药,捏碎洒在伤口上,认认真真的盯着伤口看,在药沫消失的同时,伤口发生了变化。

    “你们过来看!”丁海川冲着身边的人说道。

    小背头,壮汉,都凑了过去。

    一众人谁也没有说话,默默的看着伤口。

    一分钟、两分钟……

    五分钟!

    “比咱们公司研究的创伤药如何?”丁海川抬头问道。

    “差远了。”小背头说道,见到所有人都看向自己,又补充道,“我说的是咱们研究的药差远了。”

    “不错。”

    “老板,你不会是想……”杨林看向丁海川,却见老板微笑的点点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