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一方千金
    这个笑容对杨林来说再熟悉不过了,老板是白手起家,在跟随老板的这十几年当中,每当老板嗅到赚钱的商机时,都会露出这般笑容,而过往的事实也证明,老板每一次都是对的。

    老板是对金创药感兴趣?

    不,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老板是想得到金创药的秘方!

    万海集团是一家集房地产、进出口为主的大型集团公司,一直是qz市的龙头企业,纳税大户,但是近几年由于政策的调整,房地产市场波动较大,给集团带来了一定的影响,于是丁海川把目光瞄准了医药健康产业,依仗进出口药材多年的先天优势,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医药的研发,并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而近两年来,由于户外运动的兴起,外伤药的销量节节攀升,公司也一直希望能够研发出一种更好的外伤药,全面的打开市场,为此,研发团队一直努力奋战,连节假日都不休息,虽然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还不足以超过竞争对手。

    可是刚才使用的金创药,在疗效上不仅超过公司研发的外伤药,甚至超过所有市面上流行的外伤药,他们一直在苦苦研发,想要成为最好,而今天,他们在这里找到了,身为老板,又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老板,我去跟他谈,让他把秘方卖给公司。”杨林自报奋勇,为老板分忧解难一直是他的座右铭。

    “对对对。”小背头反应过来,兴奋的说道,“这穷山僻壤的地方,肯定用不了几个钱,到时候咱们把这个金创药包装一下,就冲着这效果,什么烟药白药,全部干掉。”

    丁海川点点头,这正是他的想法。

    杨林来到李东的面前,露出一丝笑容,客气的说道,“小兄弟,你的金创药是从哪里来的?”

    “我自己做的,怎么,没效果吗?”李东好奇的问道,难道刚才卖出去的金创药没有附加速效技能?不会呀,他明明在装袋的时候发功了。

    “有效果有效果,我只是好奇,谁会制作出效果这么好的金创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杨林先是夸奖了一番,然后才说道,“实不相瞒,我也是一个从事医药行业工作的人,不知道小兄弟能否将金创药当中的各味中草药说一下,也好让我了解一下其中的药理?

    李东睁大眼睛,用看白痴的目光看着对方,说道,“你是在跟我要秘方吗?你觉得我可能把秘方告诉你吗?”李东说着就转过身,不去搭理对方。

    杨林十分尴尬,没想到被戳破了,他急忙摇了摇头,解释道,“我不是要,是买,买你的配方。”杨林一边打量着年轻人,一边问道,“你觉得,十万怎么样?一个方子十万,这个价钱可不低。”

    十万?

    不知道卖药方赚的钱,算不算任务金额呢?

    看到年轻人呆呆的模样,杨林心中暗笑,估计对方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你同意了?”杨林笑着问道,对拿下药方信心十足。

    “老哥,不是我说你。”李东回过神来,看着对方说道,“坐着迈巴赫,张口跟我谈十万块的买卖,你不觉得丢份吗?”他的声音很大,说完的时候更是看向几步外的唐装男,话更像是说给那个人听的。

    杨林愣了愣,这话说的尖锐,甚至让他有些脸红,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胃口还挺大的,“再加十万,不,再加二十万,三十万买你的药方怎么样?足够在你们县城买一个大房子了吧?”

    “我现在住临街别墅,不需要房子。”李东回绝道。

    杨林脸色变了,后面的小背头忍不住了,冲过来说道,“你不要得寸进尺,五十万一口价,爱卖不卖,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么店。”

    “迈巴赫多少钱?五十万能买下来吗?”李东看着远处的豪车

    “你……刁民!”小背头指着李东怒斥道。

    “刁不刁先放到一边,有件事我得跟你们说清楚。”李东淡淡的说道,“我曾经在省城一家上市药企实习过,很不凑巧的是,我当时就在研发部门,经常听人谈起公司又跟某个持有药方的人合作,现在你们还觉得我刁吗?咱们到底是谁刁呢?”

    小背头表情呆滞,眼中尽是不可思议,没想到一个街头药贩子,竟然大有来头。一旁的杨林也暗暗后悔,先入为主的观念让他错误的估计了对方的实力,试想一下,一个普通药贩子,能搞出这么厉害的药吗?

    “小兄弟,他们两个不会说话,如有冒犯,还请见谅。”丁海川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笑着对李东说道。

    “冒犯算不上,就是讨厌狗眼看人低。”李东瞥了一眼小背头,突然指着丁海川对小背头说道,“看看,人家当老板的都这么有礼貌,你一个当手下的嚣张什么劲儿?”

    小背头气的满脸通红,可又知道老板想要购买对方的秘方,担心自己搅了老板的计划,于是憋着忍着。

    “说的好!”安然这时款款走来,她刚才一直站在门口,对于双方的对话,虽然没有一字不落的收在耳中,却也听到了个大概,对老同学不为五斗米折腰的骨气倍加欣赏,比周正宇那个欺软怕硬的怂蛋不知道要强多少倍。

    “怎么哪里都有你?关你什么事?”小背头怒不可遏的斥道。

    “不要忘了,你们还在公安局。”安然指了指他们站的地方,然后走到李东的身边,示威的说道,“而且,我们是老同学。”

    老同学?

    众人谁也没有料到女警和药贩子之间会是这层关系。

    李东却不动声色的往旁边挪了几步,与安然拉开了一段距离,同时扭过头,吹着口哨看向别处,一副我跟你不熟的样子。

    老同学?你抓我的时候,怎么没念着是老同学?

    安然被李东的举动气的暗自咬牙,大敌当前,一致对外好吗?碍于有外人在,她忍了,没有发作,不过却没有饶过眼前这些人,出言讥讽道,“有些人,就喜欢占便宜,ds县虽然是个小地方,但我们活的有骨气,不像某些人,整天就知道狐假虎威。”

    小背头的头发都被气爆炸了,想他在qz市内,也没人敢这么对他说话,没想到今天来到这个小地方,却被人连番侮辱,果然是穷山恶水出刁民。

    “小兄弟,你的身上还有金创药吗?”丁海川突然问道。

    “有啊。”

    “我全要了。”

    李东微微一怔,看着对方问道,“你确定?你也不问问我有多少?”

    “你有多少,我要多少。”丁海川淡淡的说道。

    李东注视着对方,突然笑了出来,“不愧是当老板的,就是有魄力。”说着把身上的金创药全都拿了出来,“这里有一百六十多粒,给你凑个整,一万块。”

    “什么?你刚才不是说一粒五十吗?就算有一百七十粒,一共才八千五。一万块?你拿我们当冤大头呢?”小背头大声道,口中的账算的贼溜。

    “你错了。”李东一本正经的说道,“一百六十多粒,我算你们八千,剩下两千,是卖你们一句忠告,不过两者是捆绑销售,分开不卖。”

    “忠告?什么忠告?”小背头问道。

    李东没有说话,伸手冲着小背头勾了勾手指,小背头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看向老板,丁海川很好奇这个年轻人会给他们什么忠告,于朝着手下点点头,小背头这才从手提包里掏出一捆崭新的百元大钞,递给了对方,同时把金创药装进包里。

    “现在可以说了吧?”

    李东把钱揣进兜里,没去看小背头,而是看向另一边的丁海川。

    “你们搞不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