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你是咒我们不死吗
    李东回到家,一边制作金创药,一边等待丁海川的消息,他把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杨林,并且一直开着机,就是为了避免找不到人,耽误了合作。

    可是,一周过去了,数万粒金创药都已经做好了,可是手机却一次都没有响,李东有些失望,但也没有往心里去,因为这是对方的损失,而对他来说,只不过是离减少20点属性更近一些罢了。

    李东把金创药放到背包里,不得不说系统的背包功能还是很方便的,31122粒金创药一个麻袋都装不下,可背包的一个格子就装下了,他是怎么知道有31122金创药的?当然不是一粒一粒数的,直接把金创药放到格子里,金创药上就直接显示出了数量。

    关好门,背上包,李东向县公安局走去,他决定重操旧业,继续去卖药。

    “卖药卖药,最好的金创药,不管你是磕了碰了砍了折了,保证一涂就灵……”李东的吆喝声在县公安局大院内响起,在这样一个神圣而严肃的地方,这样的叫卖声实在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滴滴!”

    两辆警车从外面回来,其中一辆在李东的身边停了下来,车门‘哗’的一声被拉开,就见安然青着脸从车上走下来。

    “李东,你怎么又来了?”安然皱着眉头看着李东问道,“咱们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我买你的药,你就不给我们队找麻烦。”

    “我没给你们队找麻烦,我只不过是在你们局门口卖药而已。”李东一脸无辜的说道。

    “怪了,你不去医院门口卖药,跑我们公安局门口卖哪门子药啊?”安然问道。

    “我今天卖的是金创药。”李东说着看向车里面的姜万军问道,“姜队长,出警去了?怎么样,坏蛋抓到了吗?兄弟们有没有受伤?我的金创药是特效药,对刀伤枪伤有奇效,要不要买点儿?”

    姜万军阴沉着脸,这不是咒他们吗?

    “我谢谢你这么关心我。”姜万军没有好气的说道,刚清闲没几天,没想到对方又找上门来了,“不过让你失望了,我们出警不假,不过是去拉架的,不是抓坏蛋,没有受伤。”

    “是呀,姜队长和兄弟们日理万机,没日没夜的调查案子,觉不能按时睡,饭不能按时吃,好不容易有了盒饭,匆匆塞两口就吃完了,整天饥一顿饱一顿热一顿冷一顿,胃病都吃出来了。”

    “可不是嘛。”姜万军听见后一脸感动,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体贴人了?其实他就有胃病,而且好几年了,就是总在外面执行任务,最后落下的病根儿,不仅仅是他,干他这一行的,十个有八个有胃病,这在警队里面,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谁要是没点儿胃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警察。

    “姜队长,我这里也有治胃病的特效药,要不要买点儿?就算你自己不吃,给弟兄们留着,以后没准儿用得上。”

    姜万军嘴角儿抽了抽,还以为对方理解他们,没想到是在这里等他们呢。

    “李东!”安然瞪着眼睛看着李东质问道,“你前些日子来我们这里卖金疮药,今天又来我们这里卖胃药,你是咒我们不死吗?”

    “安然,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人都死了,我的药卖给谁去?我是卖药的,没有人比我更希望你们活着,因为只有你们活着,犯病,需要药,我才有生意可做。”李东无比认真的说道。

    “开车!”姜万军听不下去了,冲着前面开车的手下说了一声,然后就把车门狠狠的关上。

    “李东,ds县这么大的地方,你为什么偏偏来我们公安局门口卖药呢?”安然无奈的说道。

    “很简单,你们的工作危险,受伤的几率大。”李东诚实的说道。

    安然听到后一脸烟线,没有好气的说道,“那你不应该来咱们县公安局,应该去市公安局。”

    “何解?”李东问道。

    “你想啊,在咱们ds县多大的地方,抓个医托儿都属于大案子,我们怎么可能受伤?”安然说道,“要去你就去市局,那里案子多,什么样的恶性案子都有,而且他们人多经费足,你不是说你的金创药什么外伤都能治吗?别说五十了,一百一粒也有人买,去那里准没错。”

    李东一听,说的对呀,ds县这地方他是知道的,别的不行,就治安好,打架斗殴都没有用刀的,拎块儿搬砖那都属于狠人,而且ds县的消费水平低,指望着在这里赚一百万,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市里,对,就去市里。

    “安然,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等我发了,一定请你吃饭。”李东拍了拍安然的肩膀,笑着转身走了。

    安然看见后愣了愣,对方不会真去了吧?她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啊。

    “安然,安然,快回来,有大案子!”周正宇站在门外一边喊一边冲着安然不停的招手。

    安然虽然对周正宇很反感,但是一听有大案子,立马走了回去,“什么大案子?”

    周正宇一看安然有兴趣,心里顿时高兴不已,笑着讲道,“是这样的,有一个公安部a级通缉犯逃到咱们市了,省厅给市局下命令,一定要在咱们qz市把这个逃犯缉拿归案,咱们局长一早去市里就是为了这件案子,现在局长在回来的路上,姜队已经去了会议室,等局长回来布置任务呢。”

    “这算什么大案子?”安然听完后顿时没了兴趣。

    “a级逃犯耶,身背两条人命,听说还是个拳击教练,这要是能亲手抓住,至少也是三等功,到时候就等着开表彰大会表扬吧。”周正宇眉飞色舞的说道。

    “那又怎么样?又不可能逃到咱们县。”安然说着就走进了大楼。

    “说的也是。”周正宇想了一想,认同的点点头,ds县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来到这里逃都没处逃,除非准备进山当野人,想到这里,周正宇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追上安然说道,“真可惜,没有立功表现的机会了,我还准备跟他较量较量呢。”

    安然轻哼了一声,冷着脸,什么都没有说,平时一遇到抓人就往后躲,这次遇到杀人犯会往前冲?鬼才信呢。

    “安然,你不信吗?我在警校的时候是出了名的高手,千万别让我在ds县遇到那个讨饭,否则非打的他哭爹喊娘,跪地求饶。”周正宇追着安然说道,“安然,明天就是周末,晚上我送你回青州吧?”

    “不必了。”安然淡淡的说道,每个周五的晚上,只要没有值班,她都会坐车回青州,跟爸爸妈妈一起过周末,等到周一一早再坐最早一班小巴回到东山上班。

    “我也回青州,大家顺路,又不麻烦,再说这么热的天挤小巴,简直就是遭罪,又热又闷气味还难闻……”周正宇不停的献着殷勤,跟在安然的身后就像跟屁虫一样,在县局里面已经形成了一道风景,一道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风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