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看你怎么收场!
    夜晚,公安医院附近的一个小网吧,李东开了台机子,找了个角落,准备在这里过夜,对现在的他来说,一块钱也不能浪费,酒店旅馆太贵,网吧无疑是最好的过夜地点。

    由于网吧距离汽车站火车站并不远,所以像他一样在这里过夜的人并不少,大包小包的放满了整个过道,李东头往沙发上一枕,脚往桌子上一搭,美美的睡了起来。

    半夜,不知道是不是拉面汤喝多了,李东被浓浓的尿意憋醒,在堆满行李的过道当中趟出一路,急匆匆的走进了卫生间。

    刚一开门,就与一张紧张的面孔对视上,对方带着鸭舌帽,挽着裤腿儿,正用毛巾擦拭着腿上流血的伤口,看到李东时,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惊慌。

    李东快步的走到一旁的小便池,解开腰带开始放水,整个人顿时放松了下来,扭头看着一旁的人问道,“哥们儿,怎么了?”

    那人浑身一颤,低着头,压了压帽檐儿,吞吞吐吐的说道,“刚,刚才大号,出来的时候脚下没留意摔了一跤,腿磕在门上了。”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医院啊,旁边就是公安医院。”李东说道。

    “没什么,不碍事,我身上有创可贴,贴上就行了。”

    李东提上裤子走到对方的身边,看了一下伤口,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你这磕的可不轻,创可贴根本没用,我劝你还是去医院,清洗一下伤口,消消毒,上点儿药,包扎一下,要不然伤口感染了,处理起来更麻烦。”

    “谢谢,不用去,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人说道,“你快出去吧,别吓着你。”

    “你是不是身上没带钱啊?”李东狐疑的问道,见到对方一脸尴尬也不说话,心中的那颗医者父母心不由的跳动起来,他轻叹了一口气,看着对方说道,“算你走运,我身上有药,专治跌打损伤,平时都卖五十一粒,今天送你一粒。”

    “不用不用。”对方一边拒绝,一边躲着李东,结果受伤的那条腿刚一落地,痛的是龇牙咧嘴。

    “行了,别逞能了。”李东把对方的腿抬了起来,搭在洗手池上,拿着毛巾帮对方擦拭了一下伤口,然后拿出一粒金疮药,撒在对方的伤口上,没过几分钟,血就不流了,“怎么样,效果很好吧?你的裤腿儿就这样挽着吧,不要碰到伤口,也不要用力,单腿跳会吧?等会儿我扶着你出去,回到座位上找个地方搭着腿,过了今晚你就可以随便走路了。”

    “谢,谢谢。”对方感激的说道。

    “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能帮就帮。”李东扶着对方走出卫生间,男人的位子就在他的斜对面,之前光顾着睡觉了,也没留意,把对方安排好后,李东这才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倒头继续大睡。

    李东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救了条狼,然后被狼反咬了一口,挣扎时,周围就传来一个声音。

    “到点了,都赶紧起来吧,再不走赶不上火车了。”

    呼!

    李东猛的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刚刚走过的网管,整个人都还处在一片慌张当中,心脏砰砰砰的乱跳,回想起刚才的噩梦,现在还心有余悸,要是网管叫的再晚点儿,他就被狼撕碎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八点了,医院到了上班时间,他也该去打开报道了。

    李东站起来抻了一个懒腰,活动了一下各个过节,突然想起昨晚在卫生间遇到的那个人,于是抬头向对面看了过去,位子已经空了,人应该已经走了。

    不知道伤口怎么样了。李东心想。

    公安医院。

    “哥们儿!”

    李东刚来到病房部,就在走廊里看到昨天玩王者农药的年轻人,对方正在跟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说话,见到李东,立即冲着李东挥手。

    “怎么样,肩膀好点儿了吗?”李东走过去问道。

    “好太多了。”年轻人兴奋的说道,“昨天听你的,晚上擦了一次,今早又擦了一次,一点儿都不痛了,除非做剧烈运动,你看,我这条胳膊还能拎东西呢,把我哥吓坏了。”

    “那就好,不过不能因为不疼你就嘚瑟,还得注意休息。”李东嘱咐道。

    “我知道。”年轻人对身前的男人说道,“哥,这就是我刚才跟你提起的,玩王者农药贼溜的那个人,药也是他卖给我的。”

    男人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吧,看起来很严肃,酷酷的。

    “哥,你也看到的,我的胳臂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

    “恩,注意休息。”男人嘱咐了几句,转身就走了。

    年轻人立即拉着李东往病房里面走,一边走一边说道,“快走快走,大家都等着你呢。”

    “等我?谁呀?”李东不解的问道。

    说话间,已经被对方拉进了病房。

    “小兄弟,你终于来了,我再要十粒金创药。”昨晚已经买过十粒的中年妇女又找到了李东。

    “小伙子,还有我,我也要十粒,你这金创药太好使了,擦了一次,我的伤口就不那么痛了,昨天是我这些日子睡的最好的一个晚上。”

    “我要二十粒!”

    李东终于知道年轻人口中所说的‘大家’是指谁了。

    “别急别急,少不了你们的。”李东笑着说道,很快钱包就鼓了起来,又有两千块钱进账,虽然距离一百万还有很多很多,但他相信自己还有机会。

    “小兄弟,你稍等一下,我去六房看看,昨晚一起打饭的时候提起过,他们也想买。”中年妇女说道。

    “好嘞。”

    不一会儿,中年妇女就领过来四五个人,那阵势看起来不像是来买药的,更像是来打架的。

    “小伙子,我儿子手指断了,刚接上,能用这药吗?”

    “能!”

    “我丈夫腿装折了,能用吗?”

    “能能能!”

    李东一边卖药,一边收钱,忙的是不亦乐乎,酒香不怕巷子深,是金子终究会发光。

    “你们在干什么?”

    门外走进一大群人,有男有女,他们的共同点是,都穿着白大褂!

    医生查房!

    “你是谁?”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医生来到李东的面前,看了看李东手中的钱,又看了看其他人手中拿着的烟色小药丸,皱着眉头看着李东质问道,“你是来卖保健品的?”

    “咳咳,我不是来卖保健品的。”李东摇头否认,然后低头向病房外走去。

    “站住!”中年医生拦住李东问道,“那你是来卖什么的?”

    “我……”

    “我兄弟是来看我的,有什么问题吗?”玩王者农药的年轻人走过来站在李东身边,冲着医生说道,“怎么,医院还不让家属来看病人吗?”

    “你兄弟?谁兄弟也不能在医院里面卖东西。”中年医生严肃的说道,然后伸手指向口袋里面装的小药丸,“来医院,不相信我们医生,听信这些药贩子的,你们的胆子还真大,连这种三无产品也敢买?用出什么事,我们医院可不负责。”

    “呸,用你们医院负责?我今天就办出院手续。”年轻人大声的说道,“就你们这样的还医生呢,会不会看病呀,给我又是打针又是吃药,痛的老子都不敢活动,我兄弟这药,擦了一晚上,胳臂都能自由活动了,我看你们就是刻意的,想让我们在这里多住几天,多赚我们的钱。”

    “你,你血口喷人!”中年医生气的浑身直抖。

    “大家别激动,听我说。”李东抬起手,示意大家静静,然后微笑着说道,“我解释一下,医生给你们吃的药,打的针,我都看了,没打错,也没吃错,更没有刻意赚你们钱的意思,要怪就怪我的药太神了,所以,大家买我的药可以,但千万不要误会医院和医生,他们绝对是好人。”李东在医院实习过,自然知道医生的不易。

    “看没看到,这就是素质。”年轻人撇着嘴,冲着中年医生说道,“看看你的素质,再看看人家的素质,你还想说什么。”

    中年医生恨恨的看着李东,咬牙切齿的却说不出话。

    完了!

    李东心中苦笑,自己彻底把公安医院的医生得罪了,今后再想进来卖药恐怕是没希望了,这里可是人家的地盘,而且又隶属市公安局,凭三无产品这一条,就够他蹲段日子了。

    “大家不要因为我伤了和气,我走,我这就走。”李东使出一招‘以退为进’,他可不想被保安‘请’出去,更不想被警察‘请’出去。

    “等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瞥了一眼李东,淡淡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你的药太神了?”

    “恩。”李东点点头。

    “好,今天我就要看看,你的药到底怎么个神法儿,如果不神,可别怪我报警抓人。”老头冷笑的看着李东说道,满眼的轻蔑。

    “哈哈,你完了。”之前的中年医生冲着李东说道,“黄老的女儿就是市刑警队的,你现在想跑也跑不了了,敢来我们公安医院招摇撞骗,看你怎么收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