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公敌
    周围一片寂静,李东从新拿起筷子,淡定的享受着丰盛的午餐。

    气死人,真是气死人了!

    在场的医务人员各个咬牙切齿,假药贩子就在他们的面前,而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特别是在看到对方侃侃而谈的样子时,更是连掐死对方的心都有了,这简直是对他们无情的蔑视和嘲讽。

    抓?

    不!

    此时已经没有人再提‘抓’这个字了,正如假药贩子说的那样,如果真被抓走了,正义虽然战胜了邪恶,可是黄老的名誉却会遭到玷污,其他科室的医生会怎么想,病人会怎么看?

    “爸,你真是那么说的?”黄榕假装不知情的询问自己的父亲,给自己一个台阶下,也给父亲一个台阶下。

    “恩。”黄万辰点了点头,对女儿的意思也是心领神会。

    “好,那我今天就放过你。”黄榕把李东面前的手铐捡起来,但是又气不过对方泰然自若的样子,于是怪声怪气的说道,“吃吧,多吃点儿,里面的伙食可没这么好。”

    李东没生气,抬起头,笑了,“秀色可餐,要是你给我送饭,现在进里面我都愿意。”

    黄榕的嘴角儿抽动了一下,只是还没等她说话,黄万辰却忍不住了,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调戏,没有哪个当父亲的能够坐得住。

    “希望你的药能像你的嘴一样厉害。”黄万辰站起来看着李东说道,随后就离开了座位,转身走了。

    “我这人嘴笨,如果说错了什么,千万别往心里去。”李东一脸真诚的说道。

    众人一片无语,还嘴笨呢?都舌战群雄,这要是嘴再利索点?还不把死人说活?

    见到黄老走了,其他的医务人员也都散了,该吃饭的吃饭,该打饭的打饭,黄榕冲着李东冷冷的扫了一眼,快步的追出了食堂。

    李东看着老头儿剩下的半餐盘饭菜,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浪费可耻啊!”

    吃完饭,李东就直奔病房,跟上午使用金创药的五个伤者进行交流,顺便再给他们涂抹一遍金创药,使受伤的地方能够尽快好起来

    “大夫,你的药真好使,用上之后,就不那么疼了。”一个伤者高兴的对李东说道,心情看起来非常的不错。

    “我也是,现在感觉伤口痒痒的,是不是要长新肉啊?”对面床兴奋的说道。

    “我不是大夫,我是个药师,制药卖药而已。”李东一边解释,一边小心翼翼的在对方的伤口上涂药,伤到的地方已经有了改变,不过可能是伤的太重的缘故,变的并不明显,继续加量、2级速效技能、4级人物药效。

    “有什么区别吗?”旁边一个伤者家属问道。

    “大夫是既看病又治病,我只治病不看病。”李东说道。

    “专业,一听就是你更专业,难怪药这么好。”

    李东谦虚的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现在还不是他吹牛-逼的时候,因为上药的时间太短,伤口的变化并不明显,再过一晚,只要一晚,一定会有更大的变化。

    一个从门外经过的小护士鬼鬼祟祟的往病房里面偷瞄了一眼,很快就走了。

    李东为五个伤者换完药就离开了病房,经过护士站的时候,就听见护士们在争论着什么。

    “护士长,千真万确,我真听到那些伤号夸奖那个药贩子了。”刚才经过病房的小护士信誓旦旦的说道。

    “那是因为他们没继续用咱们医院的药,否则效果比那个药贩子的还要好。”另一个年长的护士说道。

    “小红,你刚来没多久,有些情况可能不了解,你知道qz市哪家医院处理外伤最专业最有效吗?就是咱们公安医院,连那些三甲医院都比不上。”

    “就是,夸那个药贩子的才几个人?夸咱们黄老的有多少人?每年给黄老送锦旗的人从这里能够排到火车站,你呀,还是见识少,待长了就知道咱们医院的厉害了。”

    “哦!”

    几个护士推着放满药的推车从护士站里走出来,当她们看到李东时微微一怔,随即板起脸,冷冷的说道,“让路让路,别挡道。”

    “就是,这么大的人了,有点儿眼力价好不好?”

    李东淡淡一笑,侧身把路让开,几个护士推车而过,经过李东的时候,还不忘示威的冷哼。

    “哼!”“哼!”“哼!”

    “……”

    李东回到黄老头儿给他安排的病房,除了他以外,同屋还有两个伤号,不过这两个人显然更相信医院相信黄老,所以看李东的时候,一直很敌视。

    对于这样的情况,李东早已经习惯了,他现在就是全院公敌,哪怕是清洁卫生的阿姨,看他的时候都眼神不善,没办法,谁让黄老头儿的名声太响了呢?

    李东来到自己的病床,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躺在上面,外人看来他是在睡觉,其实他在翻看《万草集》,药神系统奖励的药方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他不认识的稀奇古怪的药材,借着这个难得的闲暇时间,把这方面的课程补一补,说不定以后什么时候能够用到。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不知道什么时候,阵阵的窃窃私语传到李东的耳朵里。

    “这小子的心也太大了,竟然还在这里睡觉,我刚才出去的时候看到医生正在对那五个伤号进行身体检查,要是伤口没有好转,看这小子还怎么骗下去。”

    “一个药贩子,还把自己当药神了?”

    李东缓缓的睁开眼,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刚过四点,不是说给他二十四小时吗?怎么现在就检查上了?李东一个翻身下了床,匆匆的向外走去。

    一入病房,李东就看到早上遇到的中年医生带着几个年轻医生还有护士,正在对试验伤号的伤口恢复情况进行检查。

    “你们在干什么?”李东假装偶遇的问道,心里却明白这些人来者不善。

    中年医生回过头,不屑的看了眼李东,撇着嘴说道,“你说我们在干什么?当然是在检查他们的伤口了,虽然用了你的药,可我们也要对他们的身体负责,一旦伤口恶化伤情严重怎么办?”

    李东听到后笑了,一边走过去一边说道,“怎么,心里没底吗?”

    “我们心里没底?该心里没底的人应该是你。”中年医生趾高气扬的说道,“我劝你还是赶紧去隔壁公安局投案自首,免得……”

    “陈医生,陈医生……”正在解纱布的护士突然打断了中年医生的话,先是诧异的看了李东一眼,然后焦急的对中年医生小声说道,“陈医生,你快过来看一下。”

    “怎么了?是不是伤口没什么好转?”陈新平笑着问道,说话时还得意的看了眼李东,一副‘等会儿让你好看’的样子,然后才转身走过去伤口。

    “陈医生,你自己看吧。”护士把位置闪开,在人群中偷偷的打量着李东。

    陈新平奇怪的看了一眼吞吞吐吐的护士,当他的目光落在伤口上的时候,整个人为之一愣,接着一把从身后的年轻医生手中抓过病历,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抬头冲着伤号问道,“你是张鹏?”

    “是呀。”伤号点点头,“陈医生,你不认识我了?我这伤口还是你给我缝的呢。”

    陈新平表情尴尬的挤出一个笑容,他当然知道是他缝的,只是伤口恢复的也太快了吧?

    “陈医生,伤口恢复的好像比预期……快。”身后一个医生小声的说道,围在病床旁的其他医生和护士也都看向陈新平,显然都看出来了。

    “那,那是因为之前还服用了咱们医院的药。”陈新平强撑着说道,镇定,绝对要镇定,医院的颜面全靠自己了。

    众人相互看了看,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心里却知道陈医生是在自欺欺人,上午对参加实验的伤号进行身体检查的时候,大家都在场,也都看了伤口,还对伤情进行了记录,而现在的伤口情况,显然不是半天就能够恢复到的,至少他们医院没有这样的药。

    “陈医生说的对。”一个实习医生突然大声的说道,“这个伤者之前使用的是咱们医院的药,又是内服又是外用,虽然今天没有使用,但身体里面一定还残留着药效,咱们换一个看看。”

    众人无语了,这个时候拍你师父马屁,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按照你这么说,换一个不是也没用吗?

    “对,换一个!”陈新平笑着说道,同时向刚才说话的实习医生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实习医生心中高兴,实习成绩满分了。

    “陈医生,快过来!”

    这时,对面病床的伤号兴奋的大声喊道,“昨天刚接上的手指好像有感觉了!”

    “什么?”

    众人皆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