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算老子瞎了眼
    “啪!”

    “你说什么!”

    赵书青拍桌而起,冲着李东怒目而视,他气的脑门儿上的青筋迸出,双眼发红,完全没有了初见时的风度翩翩,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蹭’的一下就跳了起来。

    李东缓缓的站起身,毫不畏惧的回视着对方,眼中充满了挑衅,一字一字的说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就是想占便宜想疯了!”

    赵书青恼羞成怒,伸手指向门外,“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李东笑了,“这里又不是你家,什么时候轮到你发号施令?再说,我是你的老师请来的客人,你身为他的学生,斥责老师的客人,简直就是目无尊长、没大没小。”

    “你……”赵书青紧紧的握着拳头,老话讲文体不分家,当一个人口活儿没对方好的时候,心里唯一想到的就是动手。

    “冷静,大家都冷静。”黄万辰赶紧站了起来,一边拽着赵书青的袖子,一边示意李东坐下,好好的一顿午饭,竟然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实在不是他想看到的。

    一旁的黄榕却看的津津有味儿,一双烟漆漆的眼睛不停的闪着光,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起了筷子,夹着盘子里面的花生米,嘴里面咬的疙瘩疙瘩直响。

    赵书青深吸了一口气,看在老师的面子上,缓缓的坐了下来,不过细长的眼睛却狠狠的看着李东,凶狠、阴险、恶毒……

    “黄老头儿。”李东却没有坐下,而是看着黄万辰说道,“今天我是看你面子才来这里的,你自己看看你给我介绍的是什么玩意,我竟然还当真了。”

    “误会,这些都是误会,咱们坐下来继续谈。”黄万辰尴尬的说道,表情也有些难堪。

    “什么误会,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们都是一伙儿的。”李东冷冷的愣了一圈,然后伸手指着赵书青,“你,是来追求你口中这位榕儿的吧?根本就不是专程来跟我谈合作的。”

    赵书青脸色一变,看了对面的黄榕一眼,没有说话,而黄蓉不知道是不是嘴里的花生米吃多了,嘴角儿直抽筋。

    这时李东又伸手指向黄万辰,“还有你,我还纳闷你为什么会对合作这事那么上心,原来是想把我的金创药卖给你的未来女婿,我差点儿上了你这个老头儿的当,医院里的人都说你德高望重,我看你是徒有虚名。”

    黄万辰被说的满脸通红,还从来没有人这么说过他,不过在这件事情上,他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私心,这也让他无力反驳。

    “啪!”

    黄榕站了起来,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生气的说道,“你凭什么说我爸?”

    “你给我坐下!”李东转过头瞪着黄榕说道,“这里最没资格说话的就是你,身为警察,看到如此不公平的事,不出来阻止也就算了,竟然还坐在一边旁观,你还有没有一点正义感?”

    “我……”黄榕梗着脖子张着口,怔怔的看着李东,怎么能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关我什么事啊?

    李东漠然的看着餐桌旁的三个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欺我三分,我还人一寸。别说我不识抬举,是你们门缝里看人。”李东说着向大门走去,一边走还一边自言自语,“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真是蛇鼠一窝,算老子瞎了眼。”

    嘭!

    大门狠狠的关上,整个大楼仿佛都在震动。

    意外,太意外了,谁也没有想到那个年轻人的态度会如此强硬。

    “唉!”黄万辰叹了一口气,拿起桌上的酒杯,仰头喝了一口闷酒。

    赵书青还在气头上,但是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于是笑着说道,“走了更好,像这样的人,一辈子都是药贩子,来,咱们吃咱们的,别管他。”说着用筷子给黄榕夹了一块儿排骨。

    “吃吃吃,就知道吃。”黄榕没有好气的冲着赵书青说道,“你还能吃得下去啊?”说完走回了房间。

    砰!

    李东下了电梯,走出单元,虽然刚才的一通怒怼,让他心里积压的怒火发泄出了不少,可还是非常生气,亏他那么重视,还用心准备了一番,没想到竟遇到这么个狗眼看人的家伙。

    早晚有一天,老子会让你们全都后悔!

    看到前面有一个小石子,李东一脚抽射,石子在地面上不停的翻滚,最终撞到了一辆停在路边的汽车车胎上。

    “什么事情,惹的小兄弟这么不高兴?”

    李东听见后抬头一看,是丁海川和杨林,两人站在迈巴赫旁,正微笑的看着他。

    来的好快!

    李东心想。

    “别提了。”李东走过去气哄哄的说道,“遇到个傻-逼,一百万就想买我的金创药秘方。”

    “是那位黄医生的学生吗?”丁海川问道,没谈成好,没谈成他就有机会了。

    “恩。”李东点点头,随即假装不解的看向丁海川问道,“丁老板站在这里干什么?打望吗?”

    “小兄弟又何必明知故问呢?”丁海川笑了笑,说道,“你不是嫌弃杨林做不了主吗?我是专程在这里等小兄弟你的,想再跟你商讨一下关于合作的相关事宜。”

    “好啊。”李东看到路边一家吊炉饼店,指了指里面说道,“我还没吃饭,一起进里面吃点儿?我请客。”

    丁海川看了看苍蝇馆子,小门脸巴掌大,由于里面太小,桌子都摆到了路边,一些人就那么坐在外面就着尾气和尘土吃,喝汤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发出滋遛滋遛的声音。

    杨林面露难色的看着老板,示意是不是换个干净点儿的地方,丁海川却不以为意,笑着说道,“好呀,很久没有吃了,尝尝这家的味道怎么样。”

    进了馆子,由于正值饭点儿,店里的人不少,正好有一桌刚吃完,李东赶紧走过去占位置,一边指挥着服务员收拾桌子,一边开始点餐。

    油汪汪的吊炉饼一圈盘着一圈,不仅外酥里嫩,还透着面香;黄莹莹的鸡蛋糕,放到桌子上的时候表面还在颤,就跟果冻一样;冒着热气的豆腐汤,乳白色的浓汤上飘着油花,撒上一把翠绿的葱花和香菜,既美观又提味儿。

    “嘎吱嘎吱!”

    李东咬了一口吊炉饼,又嗦了两口豆腐汤,虽然还在伏天,却喝的有滋有味儿。

    “丁老板怎么不吃呀?”李东看着对面的丁海川问道,“是不是不合口味?”

    丁海川拿着筷子夹了一块儿饼边放到嘴里,酥脆的口干让他眼前一亮,不自觉的又夹了一整张,嘴里面说着,“不错,不错.”

    “有些东西就是这样,看起来一般,但吃起来却很美味。”李东一边吃一边说道,“就看这个人有没有勇气和魄力,有胆子吃螃蟹的人,才能体会到螃蟹的鲜美。”

    杨林的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他很清楚,对方是在用吃比喻合作,不知道老板会怎么回答。

    谈判,就在这张三尺不到的小餐桌上开始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