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面子真大
    丁海川一脸的淡然,叱咤商海这么多年,沉沉浮浮,起起落落,他又怎么会不知道对面这位年轻人的意思呢?

    不过他并没有立即接话,而是用筷子夹着吊炉饼的一头,一圈一圈的展开,并把吊炉饼分解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小兄弟说的不错。”丁海川一边用筷子在饼里面扒拉着,一边说道,“不过这样一张饼,卖我两块我会买,但卖我两百,我还是来份海鲜饼吧。”

    杨林点点头,心里为老板松了一口气,老板怼的没错,一个秘方而已,根本不值当那么大的投入,并不是说金创药不好,如果能够适当的降低条件,这买卖还是有得做的。

    看着小子怎么说!

    “丁老板真有意思。”李东笑着说道,“吊炉饼卖的是吊炉饼的价,海鲜饼卖的自然是海鲜饼的价,如果丁老板想吃海鲜饼,相信也不会跟我来这种地方,更何况,没有谁比店主更知道这张吊炉饼的价值了,这么好吃的吊炉饼,他为什么卖两块,没有卖两百,要青岛大虾的价?这说明老板实在,如果他把吊炉饼当海鲜饼卖,干那些挂羊头卖狗肉的事,那还不被这里的食客打死?”

    说的好!

    杨林暗自诧异,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在面对老板时,非但没有怯场,反而说的条条是道!

    老板质疑货次价高,对方就回答物有所值。老板觉得合作不对等,对方就说自己是实在人,甚至还愿意以性命担保。

    虽然这年头儿‘对天发誓’、‘用性命担保’这些话已经被渣男用烂了,但却能从中看到对方对金创药的信心,用最简单的话来讲,对方就好像在说:买回去不赚钱你削我!

    再加上对方一脸以诚待人、童叟无欺的样儿,至少他已经被说的动心了。

    杨林眼巴巴的看着身边的老板,老板,你可不能怂啊。

    丁海川微笑的看着对面的年轻人,心中充满了对对方的欣赏,要知道能跟他坐在一起对上几局的人并不多,不过,欣赏归欣赏,生意归生意,认怂可不是他的性格。

    “话是这么说,可店里面有这么多干粮,我又为什么偏偏吃吊炉饼呢?”丁海川说着看向墙上贴的价格表,“火勺,一块钱一个,比吊炉饼便宜,土豆饼,三块钱一个,比吊炉饼有营养。”说着回头冲着店主喊道,“老板,来一份土豆饼。”

    “好嘞!”

    很快,土豆饼端上来了,一条一条的土豆丝裹着面,两面用油烙的油汪汪的,带着独特的土豆香气,吃上一口,又脆,又酥,又软,又面。

    “真香!”丁海川一边吧嗒着嘴,一边冲着李东说道,“要不要来一口?”

    李东非但没有吃,反而还一脸诧异的看着丁海川,说道,“你来吊炉饼店竟然不吃吊炉饼?那你进来干什么?这就好像你进烤肉店,却点了一碗冷面吃,拜托,你走错地方了,吊炉饼才是这里的特色。”

    “此言差矣!”丁海川说道,“吊炉饼店里做的最好吃的可能不是吊炉饼,就好像烤肉店里面最好吃的不一定是烤肉,也许就是那碗冷面。”

    “所以我才说,挂羊头卖狗肉的事,我不干。”

    杨林呆呆的看着老板和李东,两人你来我往,唇枪舌剑,让他这个旁观者的思维有些跟不上,吊炉饼说的好好的,怎么又说道冷面了?

    不过有一点他能够肯定,那就是李东至今为止,没有任何松口的意思。

    这就难办了。

    “看来这吊炉饼,我是非吃不可喽?”丁海川目不转睛的看着李东问道。

    “你要是嫌这里不好,可以另寻一家店。”李东淡淡的说道,“不过等你回来再想吃的时候,也许人家已经卖光了。”李东说着指了指大门上写的营业时间:早6:00——午13:30,现在已经十二点多了,出去吃顿饭再回来,说不定真关门了。

    丁海川脸上的笑容渐渐的收了起来,转而换做一副傲慢的面孔,“年轻人,要是以你开出的条件,没有人会同意,相信这一点,你自己非常清楚,刚才也已经经历过了。”

    “所以我才说他傻-逼”李东撇撇嘴说道,“一毛钱就想买张吊炉饼,你问问这的店主会卖吗?”

    “看来只能让它烂在你的手里了,以你的条件,没有人会答应。”丁海川惋惜道,他是真想得到这个金创药的秘方,“这样吧,我说一下我的底线,你回去认真考虑一下,什么时候觉得行,什么时候再来找我,买卖不成仁义在,你说呢?”

    李东没有说话,低着头默默的吃着吊炉饼。

    丁海川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虽然他还没有把自己的底线说出来,但是从对方的态度上已经看出,人家对他的底线没有任何的兴趣,换言之,不接受任何议价。

    不过想着金创药的神奇药效,丁海川还是说了出来,“我同意五五分成,也就是说,金创药及其衍生出来的各种药品所产生的经济价值,我们可以对半分账,至于单独组建一家新的药品公司来运营金创药,还有双方各占百分之五十股份的要求,恕我不能答应。”

    各占百分之五十股份和五五分成,看似相同,却有着天差地别,前者代表公司有对方的一半,而后者是只参与利益的分红。

    要知道一家制药公司的组建可是相当费力的,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还有财力,这些方面对方又完全帮不上忙,他可不能把自己辛苦成立的公司分给别人一半。

    “还有,我可以帮你进行金创药的新药注册,但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合作是永久性的,而不是三年或者五年。”

    这是丁海川最担心的,一旦金创药上市,其神奇的效果势必会令无数药厂眼热,如果有人开出更加优厚的条件向对方提出合作怎么办?之前的努力岂不是等于为他人做嫁衣?

    李东端起碗,将剩下的一点豆腐汤‘滋遛滋遛’全都喝到了嘴里,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这才正眼看着丁海川说道,“丁老板,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我提出的合作条件,你只答应了五五分成这一条?而且,还多给我加了一个限制条款!”

    “咳咳。”丁海川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然后说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希望你能够理解,我可不想摇旗呐喊大半天,变成为他人做嫁衣,某凉茶就是最好的例子。”丁海川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见到李东面无表情没有开口,于是继续说道,“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并不公平,这样做等于把你和你的金创药与我们公司永远的系在一起,所以我准备用一定的现金做为补偿,如果你同意,我愿意出三百万!”

    出一百万的被说成傻-逼,他丁海川显然不会犯同样的错误,加上在ds县公安局相遇那一日,对方反复提起他那辆迈巴赫,三百万无疑是最稳妥的一个数字。

    杨林有些疑惑的看着老板,他从来没听说过三百万补偿的事,当然,如果真能拿下合作,三百万还真不算多。

    只是,这样的白菜价,李兄弟会同意吗?

    杨林不自觉的把目光投向对面,心里不停的打着鼓,在他看来,丢了公司股份,没了药方的使用权,最后只换了三百万,虽说是无本买卖,给人的感觉却也是赔大了。

    李东抬起头看着丁海川,突然问道,“不知道丁老板刚才在这里等了多久?”

    丁海川微微一怔,不明白对方的用意,不过嘴里面还是说道,“没多久。”

    一旁的杨林却在这个时候补充道,“老板先去了一趟丽都广场,在那里没找到你,于是又来到了这里,有二十多分钟吧。”

    “堂堂万海集团的大老板在街边等我这么久,我的面子还真大呀!”李东自嘲的笑了笑,看着丁海川说道,“就冲着丁老板的这份诚意,我也不能不识抬举。”

    “李兄弟,你的意思是……”杨林惊讶的看着李东,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东站了起来,冲着丁海川伸出手,微笑着说道,“丁老板,合作愉悦。”

    丁海川眼睛一亮,惊喜的站了起来,与李东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合作愉快!”

    “你们别在这里吹牛-逼好吗?”旁边一个光着膀子、戴着金链子的大哥一脸鄙视的看着李东和丁海川,撇着嘴说道,“喝豆腐汤就安静的喝豆腐汤,张口闭口几百万的,吹哪门子牛逼?我是青州首富我到处乱说了吗?赶紧吃完出去搬砖,穿的人某狗样,西装革履,房产中介吧?”

    李东和丁海川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结完账,一共十五块钱,三人走出了吊炉饼店。

    光膀子的大哥指着外面,满脸瞧不起的说道,“老子最恨的就是装-逼犯,欠修理,没钱装什么……”

    “快看!”

    坐在门边的人指了指外面,众人好奇的望了过去,只见刚才从店里面走出去的那三个人,上了路边一辆豪车。

    “哇塞,那是什么车?好漂亮呀!”

    “迈巴赫!好几百万呢!”

    众人露出羡慕的目光,唯有光膀子的大哥一脸懵-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