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现形
    “砰砰砰!”

    “小吴,开门,哥给你带回来一条大羊腿!”李东倚着墙,手掌重重的拍着大门,喝了点儿小酒,手上没有深浅,巨大的声响惊的邻居家的狗汪汪直叫。

    等了一会儿,见到没人开门,屋子里头连灯都没亮,李东一边嘟囔着“难道睡着了?”一边又拍了拍门,扯着嗓子喊道,“吴,开门啊,连你东哥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咦?”李东动作一顿,用手仔细的在门上摸了摸,“怎么还上锁了?难道出去溜达了?”

    想想也对,整天在药铺里面窝着,偶尔出去溜达溜达,散散心,很正常,毕竟有那么倒霉的经历,如果不能发泄出去,很容易得心理疾病。

    李东伸手摸出钥匙,哆嗦的将门锁打开,酒喝的虽然不多,但也有些小晕乎,一步三晃的找到开关把灯打开,刺眼的灯光让他一时间睁不开眼,在渐渐适应了之后,这才把挡着眼睛的手臂放下。

    嗯?

    李东突然微微一怔,走了两步蹲下来,目光落在地面的一枚戒指上,这是一枚非常精致的白金戒指,细的就跟铁丝一样,在女人当中非常流行。

    这里怎么会有戒指?

    李东仰头看了看,屋子不漏呀,再说,哪有天上掉戒指这样的好事?

    他好奇的捡了起来,拿在眼前仔细的看着,可是越看越不对劲儿,越看越觉得在哪里看过。

    这,这不是安然的戒指吗?

    前些日子,他没少跟安然的手打交道,先是被对方亲手戴上手铐,然后又亲手将手铐解开,期间还拿手推了他两下,后来还用手指了他几次,当是他穷啊,再加上人家的手确实漂亮,就跟葱白一样,所以对戴在上面的首饰特别的留意。

    对,连上面的纹路都一样。

    “安然来过?她也太大意了吧?”

    李东掏出手机,找到安然的号码,给对方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关机?睡觉了?

    李东想了想,给吴刚打了过去,很快,电话就通了。

    “刚子,走到哪了?再回来一趟。”

    “东哥,什么事?”

    “安然好像来过我这儿,把戒指掉这里了,你回来一趟给拿走,明天上班的时候给她送去,你知道的,我跟她有仇。”

    “你给她打个电话,让她自己去拿呗。”

    “打了,关机。”

    “关机?不会吧?我们单位刚下的通知,要求所有人二十四小时开机,必须保持通信顺畅,她敢关机?”吴刚诧异的说道。

    “你也不看看人家老爸是谁,别说关机了,就算不上班,你管得了吗?”李东笑着说道。

    “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还差不多,发生在安然身上,不可能,她从来都是严格要求自己,还想着年底争先进,进刑警队呢。”吴刚说道,“东哥,我马上就要路过单位了,顺便进去找找,一会儿给你消息。”

    “找她干什么,你就帮我送过去不就……”李东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就已经挂了。

    李东摇了摇头,把戒指随手揣进兜里,自己拿了点儿醒酒药吃上。

    过了没不久,房门突然推开,李东坐在摇椅都快睡着了,听见动静赶紧睁开眼睛,“小吴,羊腿在……是刚子呀,找到安然了?”

    “别提了。”吴刚坐了下来,气哄哄的说道,“我去局里了,她没在,又去了附近的宿舍,也没人。”

    “没人就没人,你生哪门子气呀,也许人家回市里的家了。”李东不在意的说道,顺手把戒指掏了出来,递给了吴刚。

    吴刚没接,恨恨的说道,“如果是这样就好了,问题是,周正宇那骚包也没在,还有他那辆宝马320,而且我问了宿舍的同事,下班就没看见两人回去,我猜肯定是出去约会了,”

    “人家约会,你气什么?”李东漫不经心的问道,如果安然真能看上周正宇那个骚包,那她这辈子岂不是毁了?

    恩,不错。

    “当然生气了,安然她跟谁约会不行,非跟周正宇约会?她明知道东哥你跟周正宇有仇,这不是给咱兄弟上眼药吗?还老同学呢,简直就是帮着外人欺负自己人,哼!”

    李东一边寻思一边慢慢点头说道,“经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那么回事。”说着说着,他自己的心里也开始不自在起来,李东看着手中的戒指,不解的问道,“那这戒指是怎么回事?她来我这里干什么?”

    “可能是为了买套,去外面不好意思。”吴刚深以为然的说道。

    “……”李东怀疑的看着吴刚,如果是别的理由,他或许还会信,可如果是来买套,难道来他这里买就好意思了?这种事熟人相见,更加尴尬。

    “不行,不能便宜这两个奸-夫-***。”吴刚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

    “你干嘛?”李东问道。

    “给交警队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帮着查查吴刚的车在哪儿,咱们去抓现行。”吴刚正对李东说着,那边电话已经通了,“喂,刘姐,我吴刚呀,帮忙查一辆车,宝马320,车牌号是…什么?我知道了,谢谢刘姐。”吴刚关掉电话,看向李东说道,“东哥,快走,他们刚出咱们县城没多久,往青云山的方向去了,真没看出来,我还以为他们要在车里震起来,没想到要去荒郊野外,也不怕被蛇咬,估计前几天在青云山的时候,就选好地方了。”

    李东没有答话,眼睛却一直盯着吴刚的手机屏幕。

    “东哥,你看什么?走呀!”吴刚说道。

    李东二话没说,直接把对方的手机抢到了手里,盯着亮着的屏幕看,过了许久才问道,“你这上面的背景照片是……?”

    “哦,这就是前些日子要抓的逃犯。”吴刚随意的说道,“怕忘了,设计成背景图片,对照的时候也方便,我们当警察的都这么干。”

    “什么?”李东一下子从摇椅上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吴刚,酒全醒了。

    “怎么了东哥?”吴刚好奇的问道,“抓-奸去呀?”

    李东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还抓个屁奸呀,再抓把他自己抓进去了,这时,李东突然想起了什么,连忙向后院跑,进了吴少华的屋子,里面没人,枕头上的纸条却格外显眼。

    赶紧捡了起来,打开纸条看。

    “哥,我走了,谢谢你这段日子的收留,来日若有出头日,定当涌泉相报。”

    李东看了看纸条,又看了看手中的戒指,心中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东哥,你这是怎么了?喝酒喝蒙了?”吴刚跟了进来问道,进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变的一惊一乍的呢?

    李东转过身,一把抓住吴刚的肩膀,严肃的说道,“刚子,我得跟你说一件事,你可不能外传。”

    “东哥,什么事啊?”吴刚好奇的问道。

    李东咽了一口吐沫,张了半天嘴,这才艰难的开口说道,“我店里的小吴,就吴少华,可能就是你们要抓的逃犯!”

    “什么?”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