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卖我个面子
    李东的脑袋“嗡”的一下,好像瞬间炸开了一样,之前他还对吴少华心存希望,盼着对方能够回头是岸及时收手,但是现在,当他看到对方冲着刚子挥刀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有些事情他是无法改变的,就像一个人的性格。

    “吴少华!”李东大吼一声,愤怒的脸上燃烧着无法遏制的怒火,就好像一只被激怒的猛兽,冲着对方虎视眈眈,小力丸已经握在手中,随时准备磕上一粒。

    胡烨全身一震,手上的动作迟疑了一下,刚子不愧是当警察的,就在这一瞬间,他用尽全力,猛的在地上打了个滚儿,虽说躲过了致命的位置,可柴刀还是无情的砍在了他的身上。

    “啊!”吴刚用手捂着屁股,痛在冷汗直流。

    周正宇一看此景,立即乖乖的闭上嘴,吓的连忙把脑袋拱在菜里面。

    胡烨显然被吴刚偷袭的举动激怒了,他拎着柴刀,直奔吴刚而去,吴刚当然知道胡烨要干什么,在地上连滚带爬,可是屁股上的刀伤实在太痛,痛的整个下半身都麻木的不听使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逃犯来到他的身前,举起手中的柴刀。

    完了!

    吴刚的心里只有这两个字。

    “吴少华,卖我个面子!”

    胡烨听见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李东一看胡烨的动作,知道自己的话在对方心中还是有分量的,毕竟救过对方一命,于是趁热打铁说道,“你知道,刚子是我同学,是我好哥们儿,卖我个面子,饶他一条命,反正他已经挨了你一刀,你也看见了,站都站不起来,对你不会构成任何的威胁。”

    胡烨紧紧的握着柴刀,手在不停的颤动,在僵持了片刻之后,最后缓缓的放下了柴刀,就在李东暗自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却看到胡烨向之前接他伤疤的安然走了过去。

    安然的脸色瞬间变的苍白,可脸上依旧是一副大义凛然的不屈模样,别说是胡烨了,就连李东看了,都觉得欠砍。

    “小吴,再卖我个面子!”李东赶紧说道。

    胡烨身体一个踉跄,差点儿被地上栽的菜绊倒,他愤怒的用菜刀将地上的菜砍了个稀巴烂,然后气哄哄的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问道,“给我一个理由!”

    “她叫安然,也是我的同学,不信你可以看她的身份证。”李东认真的说道。

    这件事胡烨知道,早前在药铺里,这个女人就跟他说过,胡烨看了看身边的三个人质,突然把目光落在趴在地上的那个穿着背心裤衩的警察身上,用手中的柴刀一指,向李东问道,“他总不会也是你的同学吧?”

    “我是,我也是他的同学!”没等李东说话,周正宇就大声的自己喊道,同时不停的冲着李东眨着眼,“李东,东哥,你说,我是不是你的同学?我记的我们还是同桌呢。”

    安然一脸嫌弃的看着周正宇,你是同桌,那我是谁?怂包!

    胡烨不敢三七二十一,抬脚就冲着周正宇的脸上猛踩,“叨哔叨,叨哔叨,你又叨哔叨,谁让你说话了,恩?”

    “别打别打,我不说了,我闭嘴!”周正宇苦苦哀求。

    “闭嘴也没用,老子今天就要治治你嘴贱的毛病。”胡烨把对吴刚和安然的愤怒全部发泄在了周正宇的身上。

    他不傻,早前对方进药铺的时候,又是要执照,又是要封店,吆五喝六的,这样的关系怎么可能是同学?

    周正宇哪里经历过这种折磨,再加上双手双脚被捆着,连个保护的动作都做不了,很快就躺在地上神志不清,嘴里面不断的往外吐血。

    “小吴,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人拦你了,你走吧。”李东对胡烨说道,如果对方再这么打下去,姓周那小子肯定没命。

    胡烨知道自己不宜在这里久留,谁知道后来的这个警察有没有报警,于是向公路上那辆桑塔纳走去。

    “你们,给我等着!”躺在地上的周正宇突然往外吐了几口血,里面掺杂着他的牙齿,像是回光返照似的大声喊道,“你这个逃犯,还有那个姓李的,你们都是一伙儿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胡烨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又走到周正宇的身前,“叨哔叨什么呢,既然你不想活,那我就送你一程。”

    “杀警察?我死了,你也跑不了。还有你们,安然,吴刚,你们看着自己的同事死在逃犯的手里,心里是什么感觉?你们才是一群苟且偷生的孬种!哈哈!”也许是笑的幅度太大,牵动了身上的伤口,周正宇笑了一会儿开始不停的咳嗽。

    安然和吴刚的脸色很难看,周正宇的话直戳他们的心,不管大家平时的关系如何,那都是私事,现在大家面对的是杀人犯,这是警察与罪犯之间的事,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事死而不救呢?

    “放你的狗屁!”吴刚龇牙咧嘴的忍着痛说道,“我受伤,安然被捆,你让谁救你?”

    “你们不能救,可这个姓李的呢?他很明显跟这个逃犯很熟,我甚至怀疑,前些日子我们之所以找不到这个杀人犯,就是被这个姓李的藏起来的,要不然,他为什么会在药铺?”

    咯噔!

    李东的心脏剧烈一跳,他最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没想到还是让周正宇知道了,这可怎么办?

    “你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胡烨冷冷的说道。

    “不懂?没想到你一个杀人犯,还会替别人着想。不过既然你听不懂,那我就告诉你。”周正宇冷笑着说道,“我们之前确实没有调查到你的活动轨迹,但是,我们可以调查他的行动轨迹,我就不信,找不到你们接触的证据,现在听懂了吧?到时候他就是你的共犯,你的案子闹的这么大,他少说也得判个十年八年的……”

    “嘭!”

    胡烨突然一拳把周正宇打晕,然后转头看向李东,这也是他第一次正面面对李东,“老板,对不起!”

    “啊?”

    不仅李东愣住了,就连安然和吴刚两人也都愣住了,心想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李东真跟这个杀人犯有关系?

    “你好心救了我,我却欺骗了你。”胡烨一脸内疚的看着李东说道,“我本以为在你那里住上几天,等警察撤了,我就离开,不会给你带去麻烦,可没想到还是被警察发现了。”

    安然和吴刚又愣住了,没想到这个杀人犯对李东还挺有情有义的。

    “要不我杀了他算了!”胡烨亮出柴刀。

    “不行!”李东说道,“你杀了他,咱俩的事情更说不清了,我这当警察的同学会怎么看我?”

    “那我就把他们一起杀了!”胡烨狠狠的说道。

    李东赶紧摇头,“小吴,世上的事情,并不是只能要杀去解决。”

    “那该怎么办?”胡烨问道。

    “自首!”安然这时大声的说道,“自首现在是你唯一的出路,只要你实话实说交代一切,证明李东是被你欺骗的,他就不会有事,因为刑法上规定,只有在明知是犯罪的人,还为其提供藏匿处所,帮助其逃匿,才构成窝藏罪,既然李东主观上并不知道你是罪犯,就不构成窝藏罪,可是如果你现在就这么走了,那么李东就知道你是罪犯了,到时候恐怕就不是窝藏罪那么简单了,说不定会按照同伙儿进行处理,要知道,你可让数千警察和子弟兵无功而返,他们可都憋着气呢。”

    如果安然刚才这么说,肯定会被胡烨暴打一顿,可是现在,胡烨在听完之后,却站在原地没动,非但没有生气,脸上还露出了犹豫思索的表情。

    吴刚却听的直无奈,心里暗道安然天真,明知道对方是杀人犯,还让对方去自首,这跟让对方去死什么区别?傻子才会那么做呢。

    “好,我自首!”胡烨突然沉声说道。

    “什么?”

    吴刚大惊,一时间连屁股上的伤痛都忘了。

    自首?

    这小子的脑袋不会被驴踢过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