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 不是我针对谁
    明亮的屋子,雪白的墙壁,这就是李东睁开眼率先看到的。

    “这是哪儿?我不是应该在……”

    李东想要坐起来,却感觉浑身痛的就好像刚被人拆过一样,每一个关节,每一寸肌肉,都被撕裂过,特别是胸前,就连呼吸的时候,都伴随着剧烈得疼痛,他随即打消了坐起来的想法,静静的观察着周围。

    这应该是一家医院的单间,是熟悉的消毒水味儿告诉他的,电视、冰箱、空调,沙发、衣柜、饮水机,一应俱全,还是一个高级病房。

    左边的吊杆上挂着一个玻璃瓶,里面的液体正在通过下面的塑料管进入他的左手的经脉血管里,右边的椅子上坐了一个人,身子趴在床边,看样子是在睡觉。

    这谁呀?

    李东心中好奇,看长发还是个女的,他不记的自己有什么女性亲属在身边,难道是老妈回来了?

    好奇心害死猫,李东强忍着痛,缓缓的抬起身,也许是扯到了被子,女人缓缓的坐了起来,当她看到李东时微微一怔,脸上立即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李东,你醒啦!”

    “怎么是你?”李东皱着眉头,诧异的看着安然,对方没穿警服,换了一身便装,导致他刚才没看出来。

    不对!

    李东突然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挣扎着从床上坐了下来,紧张的看着安然问道,“小吴呢?他跑了吗?你们没事吧?”

    “我没事,吴刚屁股上挨了一刀,没有生命危险,在隔壁趴着呢,比你轻,至于小吴……”安然顿了一下,看着李东说道,“也就是胡烨,他没跑,昨晚在你昏迷之后,他就自首了,县局先到的,把人押送到了市局,已经上报给了省厅,省厅的领导和临市的警察正往青州赶呢。”

    “什么?他没跑?”李东怔了怔,目光有些呆滞。

    “对,而且胡烨已经全都交代了,市局的人就在外面,等着对你进行询问录口供,你可别说岔劈了!”安然小声的对李东嘱咐道。

    李东叹了一口气,从新躺回到床上,看了一眼安然,淡淡的说道,“不用你说,他的事,我比你们清楚。”

    “问题就出在这儿!”安然望了一眼门外,神情古怪的冲着李东说道,“胡烨交代是交代了,但跟事实好像有些出入。”

    “哦?”李东好奇的看向安然。

    “根据我从市局那边听到的可靠消息,胡烨是这样交代他在来到ds县后发生的事,他说,他在警察的追击中受了伤,晕倒在路边被路过的你救起,本来他是准备杀你灭口,但听说警察封锁了ds县,就决定留你一条小命,于是就在你的药铺隐形换名,编造了一段经历,骗取了你的信任,当起了学徒工,昨天晚上,在得知警察撤离了ds县之后,就决定将你杀了灭口,离开ds县,结果没等到你回来,却遇到了我和周正宇这两个警察,他担心身份暴露,于是就打晕了我和周正宇,并开着周正宇的车准备离开东山,只是还没走出多远,就被得知身份的你和吴刚拦住了,经过一番殊死搏斗,他被你和吴刚制伏了……大概就是这么个经过。”

    李东听完安然的话,整个人都陷入到了沉思当中,胡烨的话半真半假,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才会更能令人相信,而且在这个交代当中,胡烨反复提到要杀他灭口,这就堵上了那些怀疑两人是同伙的人的嘴,而且最后还说是被他和吴刚制伏的,就更让周正宇那种人无话可说了。”

    “刚子呢?周正宇呢?他们也会被询问吧?”李东问道。

    “你放心,我已经把胡烨交代的情况告诉刚子了。”安然突然阴阳怪气的说道,“不过,人家吴刚现在可是等着被市局领导省厅领导接见的大英雄、大功臣,破了这么大的案子,还亲手制伏罪犯,没人会为难他,倒是周正宇……”

    “那个骚包不会死了吧?”

    “死倒是没死,只是胡烨在交代时,把周正宇说的一无是处,又说他求饶,又说他投降,还说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怂的警察,把负责审讯的警察气的折断了三支笔……”

    “那骚包本来就是那样,小吴说的都是实话,当时你也在场,难道你没看到吗?”李东问道。

    “可是这话从一个罪犯的口中说出来,周正宇的前途算是彻底毁了,他现在就是整个公安系统内的笑柄,别说重用了,连留都不愿留,我们姜队已经向上打报告了,要求把他调走。”安然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怎么,你心疼了?”李东似笑非笑的问道。

    “谁,谁心疼了?”安然瞪着眼睛,一脸羞怒的看着李东,“他那是活该!”

    李东笑眯眯的看着安然,嘴里面啧啧啧的说道,“安然,你这就不对了,看人家落了难,就将人一把甩了?你忘了当初你们俩是怎么你侬我侬一起逛街的了?”

    安然气的原本白皙的俏脸变的红扑扑的,突然伸手狠狠的在李东的胳臂上掐了一下,“都说了是无意间遇到的,还有,我昨晚去你家,就是为了向你解释这件事的,让你不要到处乱说,谁想到逃犯就藏在你的药铺里?”

    听到逃犯两个字,李东的情绪又变的低落了起来,叹着气说道,“小吴,完了。”

    “这是他罪有应得!”安然没有好气的说道,“杀人犯就是杀人犯,你不要感情用事。”

    “当当当!”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安然立即站了起来,对李东说了一句“别说露了。”然后走过去开门。

    “黄大夫?快请进。”

    “病人醒了吗?”

    “醒了,刚醒,你快过来看看吧。”

    李东听见安然跟人说话时微微一怔,这声音怎么那么耳熟,该不会是……

    李东赶紧朝着房门的方向望了过去,安然进来了,跟在她身后的有一群人,这里面有穿着白大褂的,也有穿着警服的,七八人之多,病房里面一下子塞的满满的。

    “小伙子,咱们又见面了。”黄万辰笑呵呵的看着李东说道,后面还有陈新平和几个医生,都是李东的熟人。

    “这里是公安医院?”李东看着站在床尾的安然不满的说道,“你怎么不告诉我呀?”说着就要掀被子。

    安然赶紧拦住李东,不解的问道,“怎么了,公安医院怎么了?这里治疗外伤的水平是全市最好的。”

    “拉倒吧!”李东一脸嫌弃的看着黄万辰,又瞟了一眼其他几个医生,“不是我针对谁,在场的都是垃圾!”

    “你说什么?”陈新平立即炸了,“我们好心救你,你怎么还骂人?”

    “就是,不是好歹!”

    “简直就是现代版的农夫与蛇,东郭先生与狼,吕洞宾与狗。”

    李东不屑一顾的撇撇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要不,咱们再练练?”

    刚才还一起声讨的几个医生,听到李东的话后顿时哑了火,前些日子的赌局还历历在目,输的那叫一个惨,别的还好说,但在治伤方面,他们还真比不上。

    “小伙子,以前的事情就让它随风而去吧。”黄万辰说道,他并没有因为李东的话而生气,相反,眼中还带着一丝歉意。

    “过不去。”李东大声的说道,“我讨厌被人耍,如果你觉得我小气,好,我就是这么小气,反正我又没准备当你女婿。”说完直接把吊针拔了,并且当着这些医生的面,把身上的纱布全都拆了,然后假装去床头柜拿衣服,实际上却已经用意念将背包格里面储存着的金创药取到手中,并开始一粒一粒的往伤口上摸。

    在场的所有医护人员全都郁闷了,到了他们公安医院,竟然还自己带药治伤,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被其他医院笑掉大牙?

    “看你说话这么有力气,想来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人群外响起一个声音,当人群分开时,就看到一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走了过来。

    李东看了看黄万辰,又看了看对方,冷笑着说道,“怎么,来替你爸报仇的?”不错,来人正是黄万辰的女人黄榕。

    “我没那么狭隘。”黄榕一本正经的说道,“请允许我自我介绍,我是市公安局刑警队的黄榕,这是我的证件,奉命前来询问你一些有关胡烨那件案子的事。”

    “恩,是个公报私仇的好机会。”李东点点头,看着黄榕说道,“行,你问吧,我保证,知我也不言,言我也是一言难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