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切磋一下
    “请你配合!”

    李东傲慢的态度彻底激怒了黄榕,她不仅表情严肃起来,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变的格外严厉,犀利的眼神当中透着愤怒的寒光。

    她已经忍这个男人很久了,之前对方不屑一顾对待她父亲的时候,她就差点儿冲上去,只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就在心中不停的告诫着自己:黄榕呀黄榕,你是警察,一定要冷静。可是现在,她已经忍无可忍,无需再忍了。

    “我配合,不过这些与案子无关的人,你是不是也得请出去呀?”李东看着黄榕问道。

    黄榕听到后嘴角儿连连抽动,虽然对方说的没有错,但是,这不等于让她把自己的父亲撵出去吗?

    还是黄万辰知道女儿的难处,转身冲着其他医生说道,“我看病人已经没事了,咱们都出去吧,不要在这里妨碍警方办案。”

    众医生一边走,一边狠狠的看着坐在病床上的人,脸上充满了不甘,本来在得知这小子受伤进了他们公安医院,各个都兴高采烈的准备来挤兑对方一番,可是谁想到非但没挤兑成,反而直接被对方蔑视了。

    “小子,让你狂,下次送进来,没有人管你!”

    医护人员都出去了,李东却扶着床缓缓的躺了下去,盖好被子闭上眼,淡淡的说道,“我胸口痛,需要休息,麻烦黄警官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

    “你让谁出去?你不是说配合吗?”黄榕质问道。

    “我是说会配合,但是伤没养好,我怎么配合?”李大成问道,“实不相瞒,我肋骨断了好几根,现在跟你说话都觉得疼,哎呀呀。”

    黄榕看着一脸痛苦的男人,顿时感觉自己被耍了,气的直接伸手抓住对方的胳臂,“你给我起来吧!”

    “啊!”

    李东的胳臂本来就有伤,被黄榕突然这么野蛮的一拽,顿时痛的叫了起来。、

    “你干嘛!”一旁的安然看见后大喊着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黄榕的手腕。

    “松手,你敢袭警?”黄榕厉声喝道。

    “我也是警察!”安然大声说道,“而且你的行为,已经超出了一名警察的行为规范,小心我去投诉你!”

    黄榕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美丽女孩,还以为对方是床上这位的女朋友,没想到竟然也是警察,“跟姑奶奶叫板是吧?行,你去告,看他们能把我怎么样!”

    安然满面诧异,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厚颜无耻不讲理,简直就是死猪不怕开水烫,这也太有损警察形象了。

    就在她愣神儿的工夫,黄榕又开始去拽李东,安然看着李东痛的五官扭曲的样子,再想起对方是因为她才会变成这样的,于是直接出手,按住了眼前这位市局女刑警的肩膀,扭着对方的胳臂就要做一个擒拿。

    黄榕并非花瓶,在刑警队这么多年,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就这附近的小混混,哪个见她的时候不恭敬的叫一声榕姐?竟然敢跟她动手,找扁!

    她顺着对方扭动胳臂的方向快速的转身,面对面的直接用手去抓对方的脖子。

    安然虽然从警时间很短,可平时经常训练,看到对方抓过来,手上一用力,一把将对方推开。

    两人面对面的站着,一个目光凶狠,一个眼神冰冷,在视线相交的地方,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从刚才短暂的交手不难看出,两人都有练过,而且上升到了见招拆招的地步,到了这种水平,就算是两个正常男人一起上,恐怕也不是她们的对手,所以两人的交手,无疑就是火星撞地球。

    “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动手。”跟着黄榕一起来的男警察站了出来,看着黄榕说道,“榕,榕姐,要不咱们先回队里?反正他人在床上,也跑不了。”

    黄榕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做出回应,就那么一直盯着安然,看的一旁的男警察好尴尬。

    突然,黄榕动了,张开双手摆出一副饿虎扑食的样子朝着安然扑了过去,安然也不示弱,一招猛虎下山,使的那叫一个虎虎生风。

    瞬间,两人纠缠在了一起。

    “哪来的小丫头片子,毛长齐了吗?”黄榕凶狠的拽着安然的头发。

    “老女人,你眼角的地垄头都能种菜了。”安然撕扯着对方的头发,左手一把,右手一把。

    “小丫头嘴挺毒,看我撕烂你的嘴,让你知道姐姐的厉害!”

    “阿姨你赶紧闭嘴,有口臭!”

    李东满面惊呆的看着扭打在一起的女人,整个人差点儿从病床上摔下去。

    不是都练过吗?不是有过两回合的对招吗?怎么开始撕扯起头发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招胜有招?

    “看什么,拉架呀!”李东冲着一旁的男警察喊道。

    “我,我不敢呀!”男警察苦着脸说道。

    榕姐在刑警队里那就是一霸,别说是他这个后辈,就算队长来了也白费,谁让黄老救过市局很多人呢?有的甚至是救命之恩,不看僧面看佛面啊。

    “当当当!”

    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还没等人开门,外面的人就自己把门推开了。

    哒哒,哒哒哒……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听起来进来了很多人。

    李东转头看了过去,进来的竟然全都是警察,而且有十几位之多。

    “黄榕,你在干什么?”一个中年警察皱着眉头沉声问道,这人李东认识,他在青云山见过,是市刑警支队的副支队长刘振勇。

    “安然,你……”姜万军也来了,惊讶的看着头发凌乱的两个女人,这是什么情况?他偷偷的瞥了一眼随行的临市同行,这回可真是丢脸丢到外面去了。

    黄榕和安然立即分开,整理着头发和衣服。

    “哦,是刘队呀。”黄榕不以为意的笑着说道,“我没干什么,就是和来自基层的同志切磋一下,是吧?”说完看着身边的安然。

    “恩。”安然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听说市局是卧虎藏龙的地方,我早就想讨教一下,今天难得有学习交流的机会,真是受益匪浅啊。”

    “……”

    李东震惊的看着两个女人,不愧是警察,处理紧急事件的能力就是强,变脸如翻书。

    刘振勇瞪了一眼黄榕,这个惹祸精,如果不是怕临市的同行笑话,他非好好训训对方不可。

    “张支队长,躺在床上这位就是李东。”刘振勇对身旁的一个中年警察说道,对方是临市刑警支队支队长张家翰,这次来到青州,是为了将逃犯押回去。“对了,黄榕,你们的口供录的怎么样了?”

    “他刚醒,还没来得及录。”黄榕振振有词的说道。

    “你……”

    张家翰看向李东,目光锐利的打量了一翻,然后走到床边,微笑着说道,“小伙子,不错,敢抓杀人犯。”

    李东听见后心里有些不自在,不过还是开口说道,“其实跟我没什么大关系,都是吴警官英勇,我的作用顶多就是肉,帮着抗几拳,多吃点儿伤害。”

    “不管你的作用大不大,只要对抓到逃犯有帮助,那就值得赞扬。”张家翰说道,“对了,听说你救过逃犯?”

    李东看了看对方,听说个毛线呀,小吴那边都交代了,你还跑过来问,套话呢?

    “恩,是救过,当时不知道他是罪犯,看他倒在路边,浑身是伤,就把他带回家了。”李东淡淡的说道。

    “为什么不送去医院,非要把一个陌生人带回家呢?”张家翰问道,“你别误会,我就是好奇,因为正常人第一反应应该是报警或者打120。”

    别误会?已经误会了!

    李东冷笑了一声,看着对方说道,“我是个药师,靠卖药为生,遇到受伤的人送去医院,那不是砸我招牌吗?而且我要告诉你,他对我来说不是陌生人。”

    “怎么,你们认识?”张家翰问道。

    周围人也跟着紧张了起来,安然急的不停冲着李东眨眼睛。

    “不认识,不过,早前我在公安医院附近一家网吧过夜的时候见过他,当时他腿受了伤,我就给他上了些药,所以后来看到他,自然就没报警也没送医院,因为我有救他的经历和救他的能力,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李东大声的问道。

    “什么,你在这儿附近的网吧见过他?”这一次,连刘振勇都惊到了,要知道他们对市内进行过排查,但是并没有发现逃犯的踪迹,而现在竟然得知逃犯曾经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这,这不是骂他们无能吗?

    果然,张家翰疑惑的看向刘振勇,刘振勇的脸顿时就绿了,看着李东问道,“是哪个网吧?”

    “出门左拐两百米。”李东看着刘振勇说道,让你在一边看,让你不帮自己人,不给你们来点儿猛料,你还真以为功劳全是你们的?

    刘振勇冲着身后的警员递了个眼色,对方立即悄悄的离开了病房,刘振勇这才转过身,看着李东说道,“李东,跟我们走一趟吧?”这小子貌似还有料,绝对不能让他再爆了,再爆功劳就变成警告了。

    “干嘛?”李东问道,不会还揪着吴少华藏在他家的事情不放吧?

    安然的神经也紧绷了起来,难道市局相信了周正宇的话?

    “张队长他们要把犯人押回临市。”刘振勇说道,“犯人希望在押回去之前见你一面。”

    “那你怎么不早说?”李东从床上坐了起来,穿上鞋子看着发呆的刘振勇说道,“看什么,走呀。”

    “你的伤……”

    “死不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