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有哥在,没人敢欺负你
    几天后。

    “东哥,东哥!”吴刚来到济世堂,一进门就开始扯着嗓子大喊大叫,在药铺里面转了一圈没看到人,最终在后院找到了。

    院中间,太阳下,李东躺在竹编的摇椅上,手边是空了的茶壶,还有几样看不出是什么的草药,他闭着眼,静静的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药铺开着门,还真以为里头没有人。

    “东哥!”吴刚在一旁坐了下来,他知道李东没睡,“你托我办的事情,我已经查清楚了,胡烨确实有个妹妹叫胡雪,在临市一家酒店当收银员,他们的父亲十几年前就病死了,母亲也撇下他们跑了,至今下落不明,所以他们兄妹俩可以说是从小相依为命……”

    李东早已经睁开了眼睛,认真的听着刚子的话,等对方说完之后,这才问道,“有地址吗?”

    “有,家庭住址,还有酒店的地址,都有。”吴刚把一张纸条递给了李东。

    李东扫了一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东哥,你这就要去?”吴刚问道。

    “恩。”李东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已经过去三天了,总不能等小吴来找我,我才去找他妹妹吧?”

    是的,已经三天了。

    吴少华的自杀让警方措手不及,本来大案告破,杀人犯归案,这是扬我警威的大好事,结果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好事变成了坏事,犯罪分子还没接受法律的制裁,人就死了,这算怎么回事?

    据说这事惊动了省厅,两地的负责人到了省城被骂的狗血喷头、体无完肤,好在有监控录像,最后定型了个畏罪自杀就草草结案。

    吴刚看了一眼摆在供桌上的骨灰盒,站起来说道,“东哥,带我一个。”

    李东转头奇怪的看着吴刚,不解的问道,“你去干什么?”

    “别提了。”吴刚一脸郁闷的说道,“本来案子没我什么事,去了被砍一刀就一直趴到最后,结果被小吴那么一说,我成英雄模范了,不仅各级领导前来慰问,还非要给我一个三等功,让全市警察向我学习,搞的我这两天浑身都不自在,我知道我是跟东哥你沾了光,可总觉得欠他的。”

    “他那是燃烧自己,照亮别人。”李东说道,本来青州公安局可以受到省厅的嘉奖,结果小吴那么一死,嘉奖立即没了,临市更是受到了严厉的批评,甚至还有人因此背上了处分,最后只有吴刚一个人因为抓住犯罪分子的缘故获得了三等功,可以说是整个事件唯一的受益人。“从这点来看,你确实应该去,不过你屁股上的伤……”

    “放心吧东哥,自从用了你的药之后,屁股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吴刚说完还用手拍了拍屁股,“我今天还是开车过来的呢。”

    “那你不用上班了?”李东问道,今天是周四,不过年不过节,正常工作日。

    “我们局长给我放了半个月的假,让我在家好好养伤。”

    李东点点头,把药铺门关上,带上小吴的骨灰盒,上了吴刚的车,去加油站加满了油,向临市出发。

    临市距离青州两百多公里,经过近三个小时的颠簸,终于来到了胡雪工作的鑫豪大酒店,

    李东和吴刚进门之后直接来到了收银台,里面站着两个女人,一个三十来岁,一个二十出头,李东直接看向年轻点儿的问道,“请问,你是胡雪吗?”

    “你认错人了。”年轻女孩儿皱起眉头,不满的说道,“我怎么可能是那个杀人犯的妹妹?”

    李东愣了愣,转头跟身边的吴刚对视一眼,不是说在这家酒店当收银员吗?

    “我是警察!”吴刚直接亮出了警察证,在两个女人面前晃了一下就收了起来,“来找胡雪了解一些情况,她现在人在哪儿呢?”

    见到是警察,年轻女孩儿的态度立即好了许多,笑着说道,“原来是警察,胡雪被安排当保洁员去了,这个时候应该在扫厕所,我带你们去。”

    保洁员?扫厕所?

    李东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看来小吴猜的没错,他的妹妹在这里确实不好过。

    想想也是,小吴杀人这案子在临市闹的沸沸扬扬、满城风雨,没有人愿意跟杀人犯扯上关系,更不会雇佣一个杀人犯的妹妹。

    来到三楼的一处公共卫生间外,门口立着一个‘暂停使用’的牌子,带路的女孩儿拧了拧门把手,没有推开,于是四周张望了一下,对李东和吴刚说道,“卫生间坏了,我还是去帮你们问问胡雪在哪儿吧。”说完就走了。

    吴刚从兜里面掏出一根烟,刚要点上,却突然停了下来,他侧着耳朵仔细听着,然后指了指卫生间里面,对李东小声的说道,“东哥,里面好像有人。”

    “不会是在修卫生间吧?”李东问道。

    “就算修卫生间,也不至于锁门吧?”吴刚疑惑的说道。

    李东觉得吴刚说的也有道理,于是靠了过去,耳朵紧紧的贴在门上,听着里面的动静。

    “雪呀,你别动,如果让外人听见多不好呀,哥知道你难,不如这样,你赔哥几天,前些日子借的那几千块钱就一笔勾销,哥还让你回去当收银员,怎么样?”

    “陈经理,请你自重。”

    “自什么重呀,等一会儿你就知道哥重不重了,嘿嘿……”

    “陈经理,你松开,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喊吧喊吧,不怕丢人你就喊,到时候我就说你勾引我,看大家都相信谁……啊!臭婊子,你敢踢我!”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臭婊子,装什么纯,你哥是杀人犯,你也不是什么好货,一家子的男盗女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当收银员的时候看到有钱人就笑,在我面前立牌坊,不好使,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李东听的眼冒火光,他后退两步,肩膀直接撞向紧锁的大门。

    “嘭!”

    卫生间的房门被撞开了,李东和吴刚两人第一时间冲了进去。

    里面一男一女,男的衬衫西裤,个矮人胖,一脸猥琐,正在解腰带,女的坐在地上,头发凌乱,左脸红肿。

    “你们是谁?”男的一面提着裤子,一面没有好气的说道,“没看见外面立着…”

    李东二话没说,走过去抬腿冲着对方的小肚子就是一脚。

    “啊!”

    男的痛苦的叫了一声,身子整个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在了墙壁上,倒在地上后蜷缩着身子,用手捂着肚子,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嚣张。

    李东却没有停手,抓住对方的头发,把人拎了起来,直接塞进了单间的马桶里,用脚朝着对方的脑袋猛踹。

    “让你欺负人,让你耍流氓,让你趁人之危!”

    吴刚点上一支烟,守在门口,静静的看着。

    女人却早已经呆住了,她惊讶的看着突然闯进来的人,眼中充满了无助和害怕。

    “别,被打了,再打我报警了。”男的痛苦的呻吟道,鼻青脸肿的,嘴里面全是血。

    “我就是警察。”吴刚看着男的慢悠悠的说道,“你想对我说什么?”

    “啊?”

    男的听见后一怔,眼中顿时充满了绝望。

    李东不解气的冲着男的踢了两脚,厉声喝道,“说,还敢不敢欺负人了?”

    “不敢了,不敢了,好汉饶命啊。”男的跪在地上求道。

    “呸!”李东朝着对方的脸上吐了口口水,然后转过身,把坐在地上的女人扶了起来,“胡雪妹子是吧?别害怕,以后有哥在,没人敢欺负你!”

    胡雪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声音颤抖的问道,“你,你是谁?”

    李东深吸了一口气,一改刚才愤怒的表情,微笑的冲着对方说道,“我是你哥的朋友,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哥……的朋友?”胡雪疑惑的看着李东,“我,我怎么以前没有见过你?”

    “我和你哥是在青州认识的。”李东看了旁边的垃圾一眼,对胡雪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说。”

    “哦!”胡雪应了一声,也知道自己今后不能继续在这里干了,于是跟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向外走。

    吴刚走到陈经理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从对方兜里面掏出钱包,抽出身份证看了看,“陈金贵?我记住你的名字和身份证号了,不想惹麻烦的话,就把刚才的事儿忘了,否则我抄了你的老家,记住了吗?”吴刚恶狠狠的看着陈金贵,手中的烟头儿按在了对方的手背上。

    “记住了,记住了。”陈经理连连点头,手背烫的龇牙咧嘴,却又不敢动。

    吴刚满意的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李东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看着身后的胡雪问道,“你欠他钱?

    “恩!”

    “多少?”

    “五千。”胡雪小声的说道,“其实也不算钱,就是提前预支了几个月的工资。”

    李东了解的点点头,回到陈金贵的身边,伸手从兜里面掏出一沓钱狠狠的砸在陈金贵的脸上,“这是我替我妹子还你的钱,剩下的拿去当医药费。”

    三人离开了卫生间,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刚才离开的收银员。

    “原来你们找到胡雪了。”女孩儿说道,看胡雪的眼神时,明显带着鄙视。

    “恩,刚找到。”吴刚笑着说道,“对了,你们陈经理上厕所的时候摔倒了,看起来很严重,赶紧去扶一下吧,对了,在女厕所。”

    “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