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作孽啊
    山里人都知道,被毒蛇咬伤后,附近五步之内必有解毒采药,就像在城市里,当你的车胎被东西扎破后,前方一千米必有修车的。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在大地上的时候,李东进村了。

    “省医科大毕业生下村献爱心,祖传秘方,宫廷灵药,可治跌打损伤,骨折骨裂,病人可免费领取,数量有限,欲领从速……”

    响亮的声音在奶场村的上空不停的回荡,从村头传到村尾,又从村尾传到村头,来来回回,一趟接着一趟,把一些还在熟睡当中的人全都吵醒了。

    “喂,停车,快停车。”一个大叔追了上来。

    “大叔,什么事?”李东把车停靠在路边,然后把喇叭关掉。

    “这东西里面喊的都是真的?”大叔指着喇叭向李东问道。

    “是的,绝对真。”李东郑重其事的点着头,“病人可以免费领取是真的,神药疗效好更是真的,怎么大叔,你要买?”

    “别提了。”大叔郁闷的时候,“我儿子昨晚骑车回家,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在路中间挖了个坑,自行车坏了不说,我儿子整个人都栽地上了,你知道栽地上是什么意思吗?就是脸先着地,村医告诉我儿子脸可能要破相,这怎么能行?他还没找媳妇呢,所以,刚才我在院子里听你喊了一早晨,就出来问问,你这药真行吗?”

    “大叔,请把‘吗’字去掉,我的药真行,保证还你儿子一个光滑白嫩的小脸。”李东说道。

    老天爷呀,你一定要饶恕我。

    “那你赶紧来吧。”

    “你还是让你儿子来这里吧,外面空气好,有助于肌肤呼吸……这是医药学上的事,说多了大叔你也不动,如果你想你儿子的脸能够恢复如常,那就照我的话去做。”

    大叔立即跑回家,没过多久,就就从不远处的大门里走出来六七个人,老的小的都有,走在最中间的是一个年轻人,脸上包着纱布,远远看去就跟木乃伊似的。

    我擦,摔的是有点儿惨。

    李东心想。

    这小子上辈子一定是折翼的天使,掉下来的时候脸先着地了。

    “爸,我不去,我不想出门。”

    “儿子,不行呀,你还想不想治脸上的伤了,爸都给你打听好了,是祖传秘方,宫廷灵药,一定能治好你脸上的伤,绝对不留疤。”

    “一个走街窜巷的,能有什么好药?我看我还是多攒点儿钱,以后去棒子国整容吧。”

    年轻人极不情愿的被人推着走来,一路上躲躲闪闪,每每有人从身边经过的时候,都用手挡着脸,连头都不敢抬。

    “老弟,此言差矣!”李东下了车,看着年轻人说道,“谁说走街窜巷的不能有好药?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高手在民间!看看我开的车,就是卖药赚钱买的,要是药不灵,谁还会买我的药?你说是不是?”

    年轻人狐疑的看着李东,穿的挺好的,看起来跟平时遇见那些走街窜巷的完全不一样,特别是旁边停的这辆越野车,太扎眼了,一般不都是三蹦子和倒骑驴吗?

    “你的药真管用?”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李东二话没说,回身从车里面拿出一捆钱,红彤彤的,一捆十沓拾万元整。

    众人愣了愣,这是要干什么,一言不合就炫富吗?

    李东扬了扬手里的钱,冲着年轻人说道,“老弟,看见了吗?十万块,张张真票,如果药不好使,这些钱拿去整容。”

    我去!

    一家子全都看呆了,卖货的在说自己东西有多牛-逼-的时候,通常会加上‘假一赔十’‘假一赔百’的字眼儿,眼前这人可好,直接拿出来十万块现金。

    “好吧!”不知道是相信了李东,还是眼红那十万块钱,刚才还百般抗拒的年轻人,现在想了一下就同意了,“来吧,用药吧。”

    李东立即上手,把对方头上捆着的纱布解开。

    好家伙,伤的确实挺重,连原来的模样都看不出来了,真是作孽啊。

    李东赶紧拿出金创药,让对方仰着头,然后捏碎了往对方的伤口上洒,由于面积太大,整整用了八粒金创药,让李东不停的心叹亏了亏了。

    李东的动作很慢,并不是他小心,而是为了尽量让整个治疗的过程长一些,这样一来,看到的人就会多,到时候见证奇迹的人自然也会多,他的名声也能在村里面打出去。

    要知道,在做任务时,凡是由他主动造成伤害,再进行治疗的,都不会算在任务当中,也就是说,像眼前这个年轻人,就算他治好了对方脸上的伤,任务完成度也不会有任何的增加,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为了打广告。

    十几分钟后,药上完了,周围也已经多了十几个人。

    “感觉怎么样?”李东看着对方问道,如果再碰到几个这样的,任务能不能完成不清楚,但是速效技能肯定能练到4级。

    “凉凉的,痒痒的,有的地方舒服,有的地方疼。”年轻人说道。

    “这就对了,药效已经开始起作用了,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李东说道,“看你伤的这么重,算了,我今天就不走了,一直待在你们村,省的你们说我是骗子。”

    周围人的人一听,顿时更加相信李东了,哪个骗子敢说这样的话?竟然还敢留下来,这要真是骗子,留下来岂不是等于找死?

    “小伙子,我老伴儿昨晚打麻将回家,一不小心掉坑里把脚崴了,你这药能管吗?”一个老太太问道。

    “管,管!”李东说道。

    “烫伤管吗?”

    “管!”

    “砍伤呢?”

    “管!总之一切外伤,统统都管。”李东大声的说道。

    “给我几粒。”

    “我也要!”围观的人争着要。

    “各位,事先说好了,药只有在病人或者伤号亲自来的情况下,才会免费赠送,如果是别人,哪怕是亲属,也得掏钱买,这是规矩,还请大家遵守。”李东解释道。

    这算什么奇葩规矩?

    众人心想。

    不过本着能省则省的想法,凡是家里有生病的或者受伤的,立马跑回家叫人去了。

    没多久,村路就被人挤满了,一个挨着一个,从李东的面前直接排到村头。

    “你这伤口挺深的,我给你上药。”

    “肚子不舒服?拉了两天稀?那你赶紧吃这个,保证药到病除。”

    “感冒?快吃。”

    李东忙的是脚打后脑勺,尽管人很多,但他依然保持亲手上药,亲眼看到病人把药吃了,避免弄虚作假的事情发生,浪费了他的好药。

    中午,李东在村里小卖部买了一些吃的,然后又回车上补了一觉,到了下午,已经开始有人忍不住来找李东了。

    “小伙子,你的药太好使了,吃了你的药,立即就不拉肚子了。”一个长者说道。

    “我的烫伤表面开始掉皮了,已经能够看到里面的新肉了。”

    “我的脚,昨天夜里崴的脚,现在已经能够走路了,谢谢你啊。”

    晚上,有几户村民争着要请李东吃饭,谁也不让谁,都快打起来了,都要把这个药神留下,不过最后都被李东婉言谢绝了,他上了车,在一片挽留声中离开了奶场村,去往下一个村。

    继续挖坑!

    哦,不!

    是救死扶伤!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