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简单粗暴
    小河村。

    “省医科大毕业生献爱心,祖传秘方,宫廷灵药,可治跌打损伤,骨折骨裂,病人可免费领取,当场用药,还有鸡蛋赠送,数量有限,欲领从速……”

    大溪村。

    “济世堂优惠大酬宾,各种药品,病人免费使用,附赠不锈钢盆一个,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西山村。

    “东山最大的制药厂倒闭了,王八蛋宋老板吃喝嫖赌,欠下很多钱,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只好拿药抵工资,原价都是三百、四百的好药,现在通通十块,通通十块,病人购买,可领取挂面两扎,宋老板,王八蛋,你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工资,你还我血汗钱!”

    “……”

    东山下面的各个村镇,最近一段日子被闹的鸡飞狗跳,一辆越野车挂着个大喇叭,不分昼夜,行踪诡秘,吵的晚上不能早睡,早上不能晚起,关键是人家不光吵,还送锅碗瓢盆,酱油、榨菜、十三香,搞的大家撵人都觉得不好意思,大半夜也出去领。

    当然,领东西是有条件的,必须有伤病才行,如果没伤病还想领怎么办?笨呀,不会拿刀在手上划个口吗?反正药白送,还有东西拿,要是一家几口都受伤了,那就牛-逼大发了,家里一周都不用买菜了,挂面打鸡蛋就着榨菜,对了,还有白酒,这小生活,真正实现了全人类不劳而获的共同愿望。

    十几天,李东开车走了四十多个村,经常是上午一个村,下午一个村,晚上一个村,半夜又在另一个村,神出鬼没的别说是家里的胡雪,就连李东自己有时候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好在他现在不用偷偷去各村挖坑了,挖坑这个办法是不错,但不能常用,因为许多村子村民相互之间都认识,一旦聊起天来,很容易被人怀疑,俗话说的好,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还好李东聪明伶俐,在受到一些村民的启发之后,选择了一条简单粗暴的办法,那就是送赠品,像什么鸡蛋、挂面、大米、白酒等等等等,事实证明人们就喜欢这种简单粗暴的实用物品,所以李东每到一处,几乎都会出现排队的场面,而且为了提高效率,他通常会提前几天就把公告贴出去。

    内容大概是:几天后,某时段,会有献爱心活动,伤病患者可免费领药,还有礼品赠送!

    说李东现在是各村各户最受欢迎的人也不为过,只是好好的一辆越野车,硬是被他当成了厢货用。

    “……”

    看着不断增长的任务完成度,李东对完成任务又燃起了希望,事实也证明,付出终究是有回报的,鸡蛋挂面也不是白送的,虽然搭进去了几千块钱,但人数上去了,所以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吱……”

    李东回到家,将车停在后院,打开车门和后备箱,中午刚刚送出去了几箱鸡蛋,满车都是鸡屎味儿。

    “李大哥?”胡雪惊讶的看着李冬,自从住在这里之后,她已经很久没有在白天看到对方了,经常是下半夜听到汽车声的时候,才能透过窗户看到对方模模糊糊的身影,虽然她不清楚对方在干什么,但看起来总是一副很忙的样子,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怎么样,这段日子还适应吗?”李东看着胡雪问道,最近一直忙着新人毕业任务,也没顾得上胡雪。

    “恩,挺好的。”胡雪说道,在这里工作简单,对从事过服务行业的她来说,简直不要太轻松。

    “挺好就好,对了,药还剩下多少?”李东问道,他准备全部带走,趁热打铁,一鼓作气,直接将任务做完,还有很多村在等着他呢。

    “没有了。”

    “啊?没有了?”李东听见后一怔,他记的铺子里面的药,加一起有几百粒,如果再加上他已经达到6级的速效技能,妥妥的完成任务。

    “恩,前两天就没有了。”胡雪看着李东说道,“给你打电话,一直关机,昨晚你又没有回来,所以……”

    李东恍然大悟,难怪任务完成度增长的那么快,原来除了他之外,胡雪这边也贡献了很多。

    “只是……”胡雪有些为难的看着李东,吞吞吐吐什么也不说。

    “只是什么?”李东好奇的问道,同时掏出手机看了看,没电了,这段日子太忙,忘记充了。

    “只是没卖多少钱。”胡雪不好意思的说道,“来领药的病人太多,而且有一些我也看不出来到底是有病还是没病,有的人还说认识你,遇到这样的人,我只能把药给他们。”

    “没关系,给就给了。”李东摆了摆手,一脸不在意的样子,“家里这些药,本来就没想着赚钱,主要是为了做宣传打广告,对了,这几天有没有人来找我?”李东把手机充上电,然后打扫起了药棚,准备熬药。

    “吴警官来了,看到你没在就走了,没说什么事,不过看他挺高兴的,好像有什么喜事。街头林家包子铺的静姐也来过,她来给我送过几次包子,每次都问你在不在,大概也找你有事,还有一个市里来的女警察,这是她留下的手机号码,让你回来之后,给她打个电话。”胡雪说着掏出一张纸递给李东。

    李东接过后看了看,号码很陌生,要说县局有女警察找他,他还知道是谁,可是市局的女警察……咦,好像还真有一个。

    难道是黄榕?

    她来干什么?

    准没什么好事。

    李东把纸握吧握吧扔到柴火垛那边,等一下烧火的时候留着生火用。

    架锅,烧火,没过多久,水就开了。

    在杨林那里购买的药材已经送来了,堆满了整个库房,如果全部制作成药,十天半月恐怕都不够,为了能够赶在期限到来之前完成任务,李东决定先制作一部分,等毕业任务完成之后,再把剩余的做完。

    这一次,李东在家待了三天三夜,但就是这三天三夜,让胡雪对这位陌生的李大哥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在这之前,她一直觉得对方不靠谱,这也是由第一印象决定的,那天虽然是对方救了她,可总觉得这个人是个打架斗殴、惹是生非的人,而在来到药铺之后,不见药铺的生意有多好,可花钱的时候却大手大脚,接下来就是整天开着车不着家,下半夜才偷偷摸摸的回来,这种人她在临市当收银员的时候见过不少,不是败家子就是小混混。

    可是这一次,当她看到李东认真制药的整个过程,顿时对对方有新的了解,都说从男人做事的专注程度能看出一个男人的品性,也正因为如此,她看到了一个认真的人,负责的人,这也让她能够放心的留下来,没有了以前的种种顾虑。

    李东带着数千枚药丸走了,车上还拉着几大袋子的精盐,鸡蛋虽然在赠品领域是最受欢迎的,可是满车的鸡屎味儿他实在受不了,每次上次都有一种进了鸡窝的感觉,洗澡都洗不掉。

    天河村。

    李东把车开进村,立刻就在当初贴通知的地方看到了不少人,有带着口罩的,还有拄着拐杖的,站了一长排。

    李东将车停好,打开扩音器,拉起横幅,人立马涌了上来。

    “赠品是什么?听我王庄的娘家人说,他们赠的是挂面,今天不会还是挂面吧?”

    “最好是鸡蛋,那玩意煮了能当饭,炒了能当菜。”

    “快说啊。”

    李东无语了,这些人到底是来看病看伤的,还是来领赠品的?难道领赠品比看病还重要?

    当然,走了四十多个村,对于这样的情况,也是见怪不怪了。、

    “今天的赠品是精盐。”李东打开后备箱,把一个袋子口打开,拎出来两袋给大家看。

    “精盐啊,还不如挂面呢。”

    “有就不错了,正好我家精盐快用完了,那个,小兄弟,我最近拉肚子,给我药,还有精盐。”

    “我手划了一个口子。”

    “我感冒了……”

    一个、两个、三个……半个小时的时间,发出了二十多份药,以他的眼力,大部分都是有病有伤,只有少数几个在装病。

    “大姐,问你一件事。”轮到最后一个领药的,李东直接给对方拿了两包精盐。

    大姐立即笑着说道,“你问吧,什么事?”

    “你们天河村人不是很多吗,今天怎么就来了这么几个?”李东奇怪的问道,天河是贫困村,按理说来领的人应该更多才对。

    “你问这事呀。”大姐说道,“从县里来了个大老板,到我们村考察,说是要投资,大家都被叫去干活了,”

    李东听到后怔了怔,县里来的大老板?县里就那么几个暴发户,哪来的大老板?还真是水浅王八多,到处是大哥,有点儿钱就能装大老板,不过也对,前些日子,杨林不还叫他李老板吗?

    “咦,你看,他们这不来了吗!”大姐突然看向李东的身后。

    李东回头一看,几十人浩浩荡荡的向这边走来。

    “你看那个女的,就是从县里来的大老板,旁边的老头儿就是我们村长。”大姐伸手指着给李东看。

    李东顺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眼睛立即眯了起来,那个女的,不就是宋依依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