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王八蛋宋老板
    没错,就是宋宝胜宋大老板的宝贝闺女宋依依。

    李东和宋依依谈不上有什么交情,只是上学的时候同届不同班罢了,彼此都认识,但不熟,仅此而已。

    记的上次从青州回来的时候,在农贸市场遇见宋宝胜,对方提起过宋依依回来的事,只是这都过去半个月了,对方不回沪市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工作,怎么来到这里,摇身一变,成为考察投资的大老板了呢?

    难不成,宋宝胜口中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其实是金拱门?

    这么说的话,他也在世界五百强企业工作过,暑假的时候在沃尔玛当过促销员。

    算起来,两人也有很多年没见过了,记的上学的时候,对方一直是积极分子,无论学校组织什么活动,运动会、唱歌比赛等等等等,都有她的身影,属于比较爱出风头的那种人,而李东则属于比较低调的那类人,除了坏事,好事基本找不到他的身影。

    也许是在大城市大企业待的时间久了,穿着一身女士西装的她,身上尽显成熟干练的气质,一双灵动的眼睛比小时候还要犀利,看人的时候就好像用刀往人身上扎似的,还有那两片涂抹的红红的厚嘴唇,虽然性感,但一看就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小时候一定没少嘚吧嘚。

    “嘭!”

    李东把后备箱重重的关上,摘掉条幅准备离开,宋宝胜在药材市场封杀他,宋依依又在这里耽误他做任务,他上辈子是不是跟老宋家有仇呀,为什么这父女俩总破坏他的好事呢?

    没见到墙上贴了通知吗?

    “晦气!”

    李东打开车门,刚准备上去,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叫声。

    “李东?”

    李东回头看了过去,是宋依依,对方也看到他了,眼中带着几分惊喜,正朝着这边走过来,“呦,这不是宋老板吗?”李东淡淡的说道,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手正好碰到扩音喇叭的开关上,于是,响起了他亲自录的宣传广告语。

    “东山最大的制药厂倒闭了,王八蛋宋老板吃喝嫖赌欠下很多钱,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

    众人听到后一愣,气氛一时间尴尬到不行。

    谁都知道,在东山这地界,提起宋老板,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宋宝胜,只不过宋宝胜是倒卖药材的,不是开制药厂的,但是那句‘王八蛋宋老板’却让人在听到之后觉得格外刺耳,宋依依的脸色更是晴转多云。

    “你谁呀,赶紧把喇叭关了!”老村长走上前,生气的指着挂在后视镜上的扩音器,村里好不容易来了个大老板要搞投资,可不能把这事给搅和了。

    李东把开关闭了,淡淡的说道,“不好意思,开关接触不良。”说是不好意思,可脸上看不出任何愧疚。

    宋依依这时走上前,笑容有些生硬的看着李东问道,“你还认识我吗?”

    “不认识。”李东茫然的摇了摇头,“对了,你谁呀,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宋依依微微一怔,怎么会不认识呢?不管是小学、中学还是高中,全校有谁不知道她宋依依的大名?“我是宋依依呀,你忘了吗,咱们是同届的。”

    “哦~~!”李东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摇了摇头,“我忘了。”

    “你……”宋依依皱起眉头,从她回到东山以来,凡是走在大街上,只要是同一个学校的,不管当初是高年级还是低年级的,都认得她,反倒是她认识的不多,今天可好,遇到一个认识的,人家却不认识她,这能不让她郁闷吗?“我爸是宋宝胜,县上做药材生意的,和你家还有生意来往呢。”

    “哦~!”李东又长长的哦了一声,虽然时间有些长,但这次终于点了点头,“我想起来了,你是宋老板的女儿宋依依,你不在县上,到这里来干什么,相亲吗?”

    宋依依嘴角儿一抽,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她是来这里相亲的?

    不对,对方从一开始到现在,说话表现明显带着气,可是,自己好像也没有得罪他呀,为什么会这么对自己呢?

    宋依依心中奇怪,不过嘴上还是回答道,“我这次回来,想要建设家乡,为家乡的发展出一份力,搞中草药种植,所以到下面各村了解一下情况。”

    建设家乡?

    中草药种植?

    李东愣了愣,难怪回来半个月还没有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不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吧?

    不过,宋宝胜是靠买卖药材发家致富的,宋依依又怎么想着要搞中药材种植呢?难道宋家想向上游发展,打造一个产售合一的产业链?这野心也有点儿大。

    “你呢,来这里干什么,我听我爸说,你接了你爸的班,现在是济世堂的掌柜。”

    “我……”李东走神儿了,回答的慢了一些,倒是站在一旁的大姐非常的热情,替李东回答了,“他在献爱心,给我们送药,还赠我们精盐。”

    “啊?”宋依依目光带着些许吃惊的看向李东,李家怎么衰落到这种地步了,药卖不出去也就算了,竟然还往里面搭精盐,而且看刚才说话的这位大姐的高兴劲儿,明显是冲着精盐来的,莫非李东改走保健品讲座的路子了?可是,那不是诈骗吗?

    李东看到宋依依脸上质疑的表情,就猜到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了,于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饱含深情的说道,“乡亲们赚钱不容易,村里的医疗条件又不是很好,平时生个病受个伤什么的也用不着好药,好不容易赚到的钱又不舍得送到医院去,对于这样的情况,我是看在眼中,急在心里,我在省医科大上学的时候,就经常利用寒暑假跟着志愿者队伍到各地献爱心送药,回到家乡更要尽一份力,我一直坚信,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好!”一旁的大姐带头鼓掌,“大兄弟,你说的太好了。”

    “谢谢!”李东客气的说道,“我也是有感而发。”

    宋依依诧异的看着李东,心中充满了内疚,没想到对方的灵魂竟然如此高尚,自己竟然还以为对方是在诈骗,实在不应该啊。

    李东看了看一脸惭愧的宋依依,突然大声的说道,“我不像有些人,自己不做好事,还妨碍别人做好事,这样的人,就算有再多的钱,但是他的灵魂仍旧是贫穷的空虚的。”

    宋依依点点头,这话她认同,只是对方为什么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总是时不时的看向她呢?说的好像这个人就是他似的。

    李东没有理会宋依依,看着对方身后的人大声的问道,“你们村还有没有生病受伤的人了?有的话,赶紧过来领药,没有我走了,还有好几个村在等着我呢。”李东等了一会儿,见到没有人上前,于是上了车,呼啸而去。

    李东是走了,却留下了心中充满疑惑的宋依依。

    “走吧,赶紧走吧。”身旁一个人没有好气的说道。

    宋依依听见后看了说话的人一眼,这人是爸爸的一个手下,专门负责到各村上门收购药材,这次带上他,主要是让对方带路。

    “你跟他有什么过节吗?”宋依依小声的问道。

    “我跟他没什么过节,不过老板跟他有过节。”那人说道。

    “你是说我爸?我爸跟他能有什么过节?”宋依依好奇的问道,一个是药材经销商,一个是中药铺,两者好像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

    “这小子跟县上那家万海药材收购中心的人很熟,你也知道,那家店是老板的主要竞争对手,于是老板就让县里各家各户做药材销售的,禁止把药材卖给这小子,杀鸡儆猴,也给其他那些跟万海收购中心做生意的人一个警告。”

    宋依依立即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难怪对方看她时充满敌意,原来问题出在这里,看来对方刚才话中所指的人,是她的爸爸。

    “爸爸也真是的,市场竞争在所难免,怎么能把怨气无撒在无辜的人头上,还封杀他,一点儿也不光明磊落。”宋依依不满的说道。

    旁边的人不敢出声,人家那是老板的女儿,说老板可以,而他就是一个手下,可不敢乱说话。

    宋依依看着远去的汽车,看来今晚回去得说说爸爸才行,这么小肚鸡肠,怎么能干出一番大事业?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