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人傻钱多
    张振伤情的好转对市刑警队的人而言,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为了不耽误接下来的治疗,许朝阳亲自出马,特事特办,很快李东就拿到了自己的药费,十万块钱。

    这个价钱是许朝阳在咨询过黄万辰后定下来的,按照黄万辰的说法,之前为张振进行手术的费用加起来需要六七万,可腿还需要截肢,现在李东直接把张振的腿治好了,十万块还是要出的,最后还是李东发扬风格,十万就十万,可事实上谁都知道,这十万块并不多,毕竟如果不是李东的药,张振的腿已经截肢了,那是花多少钱都换不回来的。

    出了公安局,李东心情美美的,刚刚收到银行发来的短信,账户里面又多了十万,这钱赚的简直是太容易,有这神药,有这技能,谁还去医院当医生啊?

    “李东,等等我!”

    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叫喊声,还没等李东回头,一只白嫩的手就重重的拍在了他的肩膀上,“你去哪儿,我送你呀?”

    李东一看,是黄榕,于是淡淡的说道,“不用,你忙你的,我去买药材,等药制作出来,我再过来。”事实上,他的身上还有很多药,自从有了背包格之后,就再也不用担心携带的问题,而且想带多少就带多少。

    “我不忙。”黄榕看着李东笑眯眯的说道,“昨晚把你‘请’来,实在是不好意思,为了感谢你,从现在开始,我客串你的司机,想上哪买药材,我载着你去,就冲着我这身警服,保证没有人敢宰你。”

    这怎么行?

    李东心想,他原准备去小海那里,看看对方干的怎么样,如果让对方客串司机,是,确实方便了许多,可这不等于身后多了一条尾巴吗?而且他身上还有藏药的事情也会败露。

    “我和药材老板是老相识,不会宰我。”李东说道,“再说,你是刑警,我怎么敢让你当司机?而且我听说,张振他们那件案子还没破,犯罪嫌疑人还没有抓到,你还是赶紧回去抓坏人吧。”

    “案子有其他同事在,我现在专门负责你,如果你能尽快的把张振他们的伤治好,这就相当于间接的加快了破案的进度。”黄榕抓住李东的胳臂,往一辆停在院里的警车上拽,“走吧,别客气。”

    李东甩开黄榕的手,狐疑的看向对方问道,“你是不是在监视我呀?”

    黄榕听到后立马摇头,一本正经的说道,“你的话说的太难听了,这怎么能算是监视呢?我这分明是爱护你,保护你,一旦你出了什么事,张振他们怎么办?再说,能有你这样待遇的人,屈指可数,你就偷着乐吧。”

    李东青筋暴起,瞪着黄榕,咬牙切齿的说道,“照你这么说,我还应该谢谢你喽?”

    黄榕笑了,一边拍着李东的肩膀一边说道,“不用谢,你帮了我们那么大的忙,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李东无语了,这女人怎么这样呀,好赖话听不懂,又或者,是故意在装疯卖傻?

    想想黄榕,又想想安然,他上辈子是不是对女警察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不然老天爷为什么派这两个人来折磨他?

    李东没有理会黄榕,出了公安局大门向车站的方向走去,黄榕也没开车,直接追了上来,一步不离的跟在李东的身旁。

    靠!

    这叫什么事呀,难道还担心他拿了钱跑路不成?再说,那些钱是他劳动所得好不好?

    “李东,我有一件事特别好奇。”黄榕不解的问道,“你说,既然你有那么好的神药,为什么还要待在东山那个小地方呢?如果你在青州开个小诊所,专治跌打损伤,我保证你数钱数到手抽筋。”

    “咦?”李东突然停下脚步,一脸恍然大悟的看着黄榕说道,“你说的对耶,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记的从医院那边过来的时候,有一个门市外面贴着招租,我这就过去看看。”说完就往公安医院那边走。

    “啊?”黄榕一怔,她也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对方竟然当真了,看到已经走远的男人,她赶紧追了上去,“我觉得这件事你还是等治完张振他们的伤之后,回去仔细考虑考虑比较好,不用现在这么着急。”

    “瞧你说的,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好事,谁不急呀?”李东说道,“你这么好的提议,我必须说干就干,我怕想想再退缩,失去这个赚钱的机会。”

    正愁找不到理由办正事呢,这女人立即送上来一个机会,他又怎么能放手呢?

    这会轮到黄榕无语了,伸手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嘴,又追了上去。

    公安医院正对面的一家沿街门市房,外面用大大的红纸写着“招租”两个字,下面还有一排电话号码,李东立即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喂,公安医院对面的那间门市是你的吧?我要租,我现在就在这里,对,你赶紧来吧,我在这里等你。”李东放下了电话。

    “李东。”黄榕来到李东的身边,苦口婆心的说道,“我觉得你还是太鲁莽了,想事情没想周全,就算你想开诊所,怎么能选在公安医院对面呢?你这不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面前卖家具吗?”

    “不是你说的,我的药是神药吗?而且我还记的,是你把我请来,到公安医院给伤者看伤的。”李东看着黄榕说道,“再说,医院门口开药店,这不是很正常吗?这趟街有好几家药店呢,多我一个也不多。”

    黄榕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去买药材,不去制药,却在这里谈门市,这不耽误事吗?

    李东看着急的绕着自己团团转的黄榕,突然认真说道,“我知道你是关心我,着急我,你放心,等我的药店开业,肯定请你吃饭,谢谢你这个好主意。”

    黄榕停下来,看着一本正经的李东,恨不得扇自己一个大嘴巴,也扇对方一个大嘴巴,昨晚请你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听我的,今天瞎听什么?

    等了十几分钟,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骑着破旧自行车在路边停了下来,一身朴素的穿着,完全看不出来是有门市的包租公,老头儿看了看一身警服的黄榕,又看了看李东,这才问道,“刚才是你给我打的电话?”

    “对,就是我。”李东说道,“你就是房东?”

    “恩。”老人点点头,掏出钥匙把房门打开,里面已经落了一层灰,看的出来,已经空了很长一段时间了,“这房子有六十三平,水电燃气齐全,房租是每月八千,一年九万六,年交。”

    “什么,八千?开什么玩笑!”黄榕听见后不满的说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行情,这一带像你这么大的门市,顶多也就七千,而且都是半年一交,年租可免零头,再看看你这个房子,背阴不说,门前还有一棵树,这要是按上牌子,全被树叶挡住了,什么都看不着,张嘴就八千,您老也不怕闪了舌头!”

    李东斜眼看着一旁的黄榕,这女人哪里像是个警察,这口气分明就是个买卖人。

    “我愿意,不行啊!”老人被黄榕说的脸红脖子粗的,不过那脾气比黄榕还暴。

    “咦,你这人真不讲理,简直就是奸商。”黄榕说着一把拽住李东,“走,换个地方看看,难怪这房子空了这么长时间还租不出去,就这么高的房租,傻子才……”

    “我租了!”李东甩开黄榕,回头看着老人说道。

    “恩?”老人脸上的表情由失落变为诧异,呆呆的看着李东,显然没想到李东竟然会租。

    “啊?”黄榕惊讶的看着李东,气的直喘粗气,“这么高的房租你也租,你是不是傻?”

    “我愿意,你管得着吗?”李东白了黄榕一眼,没给对方好脸。

    “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哼!”黄榕气的直接走了出去。

    “年轻人,你,你真的打算租?”老人声音颤抖的问道,样子看起来非常激动,眼睛甚至都有些红了。

    “恩。”李东微笑着说道,“合同咱们什么时候签?我也好尽快装修装修,在冬天来临之前把店开起来。”

    “我,我这什么都没带,要不你等我一会儿,我这就回去给你拿房产证和合同去。”

    “行,您老慢点儿。”

    老人出了屋子,骑上自行车走了,黄榕重重的哼了一声,继续在外面站着,眼不见为净。

    过了半小时,老人一头汗的回来了,气喘吁吁的说道,“拿,拿回来了,你看看,这是房本,这是我的证件,这是合同……”

    “您歇会儿,咱们不急。”李东说道。

    “这么肥的羔羊,能不急吗?”门口的黄榕阴阳怪气的说道。

    李东没有理会黄榕,拿着合同看,没发现什么问题,于是和老人一起到附近的银行取钱,双方在合同上签字,一人一份,一手交钱,一手交钥匙。

    当老人拿到钱的时候,热泪盈眶,完后紧紧的抓住李东的手,嘴里面不停的说道,“谢谢,谢谢你。”说完就匆匆的离开了银行,骑着自行车走了。

    “傻子!”黄榕埋汰道。

    李东望着老人的背影,回头对黄榕说道,“你不觉得这老人有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换做是我,遇上你这么个傻子,我也会这么高兴。”黄榕撇着嘴说道,“咦,对了,人多钱傻,说的就是你吧?”

    “我的钱,关你屁事。”李东反击道。

    “是不管我的事,不对,就关我的事。”黄榕突然记起什么似的,伸手抓住李东的衣领索道,“我问你,你不是对我们局长说,你需要钱买药材,制作下一阶段治疗需要用的药吗?你刚才那九万六是怎么回事?说,是不是把买药材的钱花了?”

    “咳咳,这个……”李东吞吞吐吐,谎言好像被揭穿了,他四处张望,想要找个机会溜走,可对方是刑警呀,怎么会给他机会呢?李东突然皱着眉头看着黄榕说道,“咦,你怎么还在这里,赶紧去开车送我回东山呀,你还想不想治张振的伤了?”

    “你……”黄榕松开李东的衣领,“好,我这就去开车,不过回去的路上你要给我讲清楚,你要是敢偷偷溜了,我就把你家的店拆了,别以为我不敢!”说完气哄哄的走了。

    李东看着远去的黄榕,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我怕你?我就不偷偷溜,我就光明正大的走,你管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