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滚出东山
    进了都来顺酒店,香气扑鼻,人声鼎沸。

    “吴哥,欢迎欢迎,你可有好些日子没来了,都想死我了。”小红甜腻腻的对吴刚说道,声音就跟吃了蜜一样。

    “咳咳!”吴刚听到后立即大声咳嗽了几下,敞开嗓门说道,“那个啥,你这里有什么野味儿?”说完偷偷的瞄了一眼一侧的黄榕,若是平时,他会很享受这样的软乎话,可是今天,有市刑警队的大姐大在,他可不想破坏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的印象,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一旦将来往市里发展,还指望对方说点儿好话呢。

    “吴哥,你以前喜欢吃的都有。”小红笑眯眯的说道。

    “以前……”

    吴刚听的脑仁儿疼,这小红,平时挺机灵的,今天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呀。

    “别说了,赶紧给我找个包房!”吴刚低声说道。

    “吴哥,真抱歉,今儿个包房都满了,不过大厅有几个空桌,要不然我给你找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小红不好意思的说道。

    “嘶,我说小红,你今天是不是故意跟我作对?”吴刚有些急了。

    “吴哥,你别误会,我哪敢跟你作对呀,今天是周五,人特别多,所以……”

    小红还要解释,李东却冲着她摆了摆手,然后看着吴刚说道,“别为难人家小姑娘了,没意思。”他在大厅里面张望了一下,然后指着外面那辆奔驰,对小红问道,“小妹妹,问你件事,开那辆车的人呢?我们跟他是朋友,想过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见到李东出来解围,小红感激涕零,于是有求必应,赶紧说道,“他们在三号包房,我这就带你们去。”说着就在前面带路。

    上了二楼,来到三号包房外,李东一面打发走小红,一面伸手敲门。

    “当当当!”

    “谁?什么事?”

    李东一听,果然是周正宇那骚包的声音,于是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包房内,偌大的圆桌山摆满了各种硬菜,小鸡炖蘑菇,回锅肉,软炸里脊,烤羊腿,卤羊杂……只是旁边却只坐了三个人,一个是五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大圆脸,长背头,一双眼睛透露着奸猾,穿着宝巴莉的条纹衬衫,戴着劳力士的黄金手表,一看就是大款的模样,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同样岁数的女人,一身圣罗兰的连衣裙,胸前挂着一串珍珠项链,保养的还算不错,就是脸上的粉抹的有点儿厚,跟脖子完全是两个颜色,再往这边就是周正宇了,穿着一身便装,人模人样的。

    看到进来的人,周正宇微微一怔,随即一双眼睛就瞪了起来,他刚要站起来,李东抢先一步,一只手狠狠的按在了周正宇的肩膀上,把周正宇压的硬是没站起来。

    “老周,好久不见,真是想死哥了。”李东笑着说道,“听说你被人打掉了两颗门牙?说话不漏风吧?快让哥看看……”李东另一只手狠狠的捏住周正宇的下巴,逼对方张开嘴,“咦,这不没掉吗?”说完很快就松开了。

    “那是假牙。”一旁的吴刚跟着说道,“没看颜色都跟两边的不一样吗?”

    “难怪那么白,其实我觉得,像老周这样的身份,应该镶两颗金牙才对,一张嘴就能晃瞎犯罪分子的眼睛,看以后谁还敢在老周面前嘚瑟。”李东说着便看向一旁的两个中年男女,十分客气的说道,“两位就是叔叔和阿姨吧,我们是老周的朋友,也算是生死之交,你们放心,有我们在,以后谁也不敢欺负老周。”

    周正宇的父亲一看就是场面人,见到李东这么热情,立即指着对面的位子说道,“既然是好朋友,那就一起坐吧,以后正宇就拜托给你们了……”

    “爸!”周正宇阴沉着脸,冲着父亲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一脸不满的看着李东问道,“谁让你们进来的?出去!”

    “周正宇,你这是干什么?”李东不解的问道,“别忘了,要不是我们,你早被歹徒打死了,是我们救了你,说起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也没说情我们吃顿饭喝顿酒,这可不应该呀,一旦下次再遇到这种事,你说怎么办,我们救还是不救?不过你当时跪在地上向犯罪分子求饶的姿势还真是标准,是不是刚子?”

    “说的没错,一看平时就是没少练。”吴刚附和道。

    “够了!”周正宇伸手拍了桌子,沉声说道,“今晚是我们家宴,有什么事以后再说,别耽误我爸我妈吃饭。”

    “你都这样了,他们还能吃下去?那还真是亲爹亲妈。”李东撇撇嘴说道。

    周正宇的父母一看这情况,进来的哪里是儿子的朋友,分明就是对头,话里话外都不是挤兑就是讽刺。

    “你们想干什么?”周正宇的母亲目光凌厉的看着李东等人,“敢欺负我儿子?”

    “欺负,怎么可能?阿姨绝对是误会了。”李东坐了下来,一本正经的看着周正宇的父母说道,“你们可能不知道,我进局子那会儿,没少受你们儿子的关照,周正宇,赶紧给叔叔阿姨说说,你当初是怎么关照我的?我现在都忘不了,每次想起的时候,这脑袋,这胳臂,这肚子,全身都隐隐作痛,”

    周正宇也想起来对方被关在拘留室,被九个医托儿按在地上的场景,没想到对方一直记恨到现在,“那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了,我早就忘了,还有,胡烨的事,咱俩算是扯平了,以后谁也不欠谁的。”

    “那是你自己一厢情愿。”李东附在对方的耳边小声的说道,“你不滚出东山,这事就不会完。”

    “你想怎么样?告诉你,我可是警察。”周正宇青着脸说道。

    “你是警察,但警察不是你肆意妄为的挡箭牌,年轻气盛我可以理解,但胡作非为就有些过了,别以为有点儿钱就了不起,青州有钱的主多了,你排老几?”李东再次看着周正宇的父母认真的说道,“叔叔阿姨,你们真应该好好教育教育你们的儿子,不能让他再像以前那么嘚瑟下去了,你们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嘚瑟的越欢,死的越快,东山这地界,别看平时风和日丽的,但你知道哪块云彩有雨,哪块云彩下刀?”

    “嘭!”

    周正宇的父亲拍着桌子站了起来,“你是在威胁我吗?别以为这里是东山,我就治不了你,认识宋宝胜吗?”

    “宋宝胜?”李东听到后眯着眼睛看着对方,“你是说买卖药材的宋大老板吗?东山谁不认识?”

    “哼,宋宝胜见到我,也得点头哈腰,要不要我把宋宝胜找来呀?”周正宇的父亲得意的看着李东说道。

    “宋宝胜算个屁!”吴刚冷笑着说道,“你把宋宝胜叫来,他要敢把我东哥怎么样,我今晚就把他抓进去。”

    “诶,不能这么说。”李东看着吴刚,指着黄榕说道,“市刑警队的领导在这里,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呢?”

    市刑警队?

    周家三口一愣,周正宇仔细那么一看,还别说,确实在青云山见过。

    周正宇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今天我认栽。”说着看向一旁的父母说道,“爸,妈,咱们走。”

    周正宇的父母听到儿子这么说,于是站了起来,冲着李东哼了一声,向包房外走。

    “咦,怎么就走了,还没吃完呢,浪费就是最大的犯罪,不知道现在提倡光盘行动吗?”李东大声的说道。

    周家三口气哄哄的走了。

    李东看向吴刚,“看,现在不是有包房了吗?”

    “我认识他。”黄榕朝着门外看了一眼,说道,“他就是被胡烨抓到的那个警察吧?录口供的时候,一直说你窝藏罪犯,跟罪犯称兄道弟,串通一气,还想把罪犯放走。”

    “那是诬陷,就因为我和他有过节,他认为被一名歹徒抓了揍成那样很丢人,于是就想拽上一个垫背的来为自己找回点儿颜面。”李东认真的说道,“只有傻子才会信他的话。”

    “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人。”黄榕一脸鄙夷的看着李东,说道,“打击报复,仗势欺人,有意思吗?”

    “有意思,特有意思,你不知道,我心里可爽了。”李东笑眯眯的说道,“怎么,你还想站出来伸张正义吗?”

    “幼稚!”

    ……

    “儿子,那小子到底是谁,什么底细?”奔驰车上,周文富好奇的问道,好好的一顿饭被人搅了,而且还平白无故的受了那么大的窝囊气。

    “一个臭卖药的。”周正宇恨恨的说道。

    “药贩子也敢那么嚣张?我这就找宋宝胜教训他。”周文富说着就要掏电话。

    “爸,别打了,没用。”周正宇说道,“他身旁那个男的是他哥们儿,叫吴刚,刚调到县刑警队,父亲是我们县局的副局长,还有那个女人,市刑警队的,宋宝胜来了也别费。”

    “那也不能就这么忍了,今天你忍了,明天呢?你还要在东山工作呢。”周正宇的妈妈生气的说道。

    “对,不能就这么算了,老子就不信他不落单。”周文富发动车子,缓缓的驶出了都来顺,“儿子,你放心,爸肯定给你出这口恶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