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针尖对麦芒
    李东并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但损了一顿周正宇真的让他很高兴,也算为当初被关押在拘留室的事出了一口恶气。

    看着从新换上的一座山珍海味,李东总感觉缺点儿什么,对了,酒,这个时候怎么能没有酒呢?于是看着准备出去的小红说道,“小红,去拿一瓶老白干!”

    “好的,请稍等!”

    黄榕看着小红走出去,然后皱着眉头向李东问道,“你要喝酒?”

    “怎么,不行吗?”李东一边吃着烤羊腿一边问道,这段日子一直在下面的各个乡村跑,没日没夜的,廋了好几斤,他要把掉下去的膘补回来。

    “当然不行!”黄榕认真的说道,“你不是对我说,药还没有做完吗?”

    “那是明天的事,关我现在喝酒什么事?”李东笑着说道,这女人管的还真宽。

    “喝酒误事,现在喝了酒,明天一早肯定醒不了酒,到时起不了床,不能按时制药,影响到张振的伤情,你能付得起责任吗?”黄榕振振有词的说道。

    “我靠,让你这么一说,好像张振的腿伤是我造成似的,我还就告诉你了,我高兴我给他治,我不高兴我就不给他治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李东冷笑着,示威的看着黄榕,这女人简直把他当奴隶对待了,除了制药,就不让他干别的了。

    “大家别急眼,有事好商量。”吴刚这时出面打圆场,看着一脸严肃的黄榕,乐呵呵的说道,“黄警官,你看这样如何,我和东哥少喝点,保证不会耽误明天的事,怎么样?”

    “不行!”没等黄榕说话,李东就把水杯往桌上一砸,大声的说道,“今天必须要喝个痛快,来他个一醉方休。”

    看到东哥这么坚决,吴刚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一面是兄弟,一面是市局的同行,这可怎么办呀?

    就在这个时候,小红敲门从外面走了进来,还没等送到李东身前,就被黄榕一把夺了过去,随手扔在了地上,“啪”的一声,老白干应应声而碎,撒了一地。

    “啊!”小红看到后吓坏了,“这,这不是我弄的。”

    “我知道。”李东狠狠的看着黄榕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知道吗?”黄榕淡淡的说道,“你其他时候喝不喝酒我不管,但是现在,你必须听我的,所以,酒你今晚不能沾,要沾等制完药,治好张振的腿伤之后再沾,到时候我保证不管你。”

    “你现在也管不了我!”李东大声的说道,“小红,再来一瓶。”

    小红看了看李东,又看了看一旁的女警察,转身又走了出去,很快,酒就拿来了,她已经非常的小心了,进门的时候躲着那个穿着警服的女人走,可还是让那个女人拽了过去,抢下酒,扔在了地上。

    “啪!”

    又摔了,气的李东直瞪眼,看的吴刚直尴尬,吓的小红直后退,心想这女警察也太厉害了吧,到底是什么来头儿,连吴哥在一旁都不敢吱声?

    “你知道吗?”李东冲着黄榕怒目而视,声音低沉的说道,“如果你不是女人,我会把你打的鼻青脸肿。”

    “巧了!”黄榕冷笑着说道,“如果不是需要你的药,我也有把你打的满地找牙的想法。”

    吴刚一看情况不对,再这样下去,非打起来不可,于是笑着说道,“冷静,都冷静,大家都是自己人,别伤了和气,我看不如这样……”说着看向黄榕说道,“这酒我们不喝了,成吗?”对黄榕说完之后又看向李东,一边眨眼一边说道,“东哥,今晚咱们就坐火车,光吃,等你把市局的同行腿伤治好了,咱们再喝,如何?”

    李东见到吴刚的样子,对方心里似乎有什么想法,于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好吧。”说着看了一眼对面的黄榕,大声的说道,“告诉你,我不喝,不是因为我怕你,是因为给我兄弟面子。”说着狠狠的咬了一口烤羊腿,也不知道是在馋对方,还是拿羊腿出气。

    黄榕淡淡一笑,回头对小红说道,“来一碗清汤面,多点儿葱花和香菜。”

    “哦,哦!”小红赶紧点点头,走出了这个火药味儿十足的包厢。

    吓人,太吓人了,不过,女人能做到这份上,还真为咱女人争脸。

    五六分钟后,小红端着餐盘走了进来,餐盘上有两个碗,一碗里面装的是清汤面,另一碗里面装的是葱花和香菜,而且是一大碗的葱花和香菜。

    “轻慢用。”小红说道,第一次见到这么牛的女人,这一大碗的葱花和香菜,算她私人赠送的。

    “多少钱?”黄榕问道。

    “啊?不一起结账吗?”小红问道。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黄榕淡淡的说道,虽然刚才管了李东,但该划清界限的时候还是会划清界限的。

    “十块。”

    黄榕从兜里面掏出十块钱递给了小红,然后把半碗的葱花香菜拨到面碗里,搅拌了几下就开始吃了起来,吃的时候还滋遛滋遛的,有滋有味儿。

    小红看了看屋子里面的三个人,悄悄的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吴刚也不想把彼此的关系闹的太僵,毕竟都是一个系统的,说不定以后还得见面,于是指着桌上的肉,说道,“黄姐,你吃呀,别客气。”

    黄榕抬头瞥了吴刚一眼,把剩下的半碗葱花香菜倒进了碗里,低着头继续吃。

    吴刚嘴角儿抽了抽,这哪里是清汤面,分明就是一碗葱花香菜里面掺了一些面条,而且他最受不了香菜的味道,远远的闻着就觉得熏鼻子,太冲,他赶紧拿了块儿烤羊排咬了一口,这才觉得舒服了许多。

    “葱花香菜好吃吗?”李东好奇的问道。

    黄榕没有理会,就好像没有听见一样。

    李东站了起来,走到黄榕的身边坐下,拿着烤羊腿冲着黄榕吹了吹气儿,然后美滋滋的说道,“要说都来顺的烤羊腿,那在东山可以说是远近闻名,它不仅是用木炭烤的,而且还是在缸里面焖的,这样不仅能够受热均匀,还能保证里面的肉足够的成熟,吃起也不会发干,你看看,外面一层金黄的焦皮,不停的往外冒油,隐约间甚至能够听到滋啦滋啦的声音,咬上一口,更是满嘴流油,汁水丰富,啊,简直就是人间美味啊。”李东说完看着黄榕问道,“你想吃吗?”

    “谢谢,不想。”黄榕瞥了李东一眼,缓缓的抬起头,用手敲了敲面碗说道,“这家饭馆的面条做的也不错,看的出来,这是纯正的手擀面,面身细长,入口顺滑,口感劲道,散发着特有的麦香味儿,而且面条放的久一点,就会呈现出另外一种口感,因为这个时候的条面已经吸满了足够的汤汁,更加的水润鲜美,吃上一口,唇齿留香,再沾上几片新鲜的香菜和翠绿的香葱,香、辣、冲,种种复合的口感交织在一起,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美味的东西呢?”

    一旁的吴刚已经看的懵-逼了,这两人是在干什么,一人拿着烤羊腿,一人捧着清汤面,你们这是在拍舌尖吗?

    就一句话:能不能好好吃饭?

    “你可真能吹,不就是一碗泼面条吗,一点儿荤腥没有,不如去路边吃草。”李东讽刺道。

    “至少它吃着健康,养胃,不想某些烧烤类的食物,小心得胃癌。”黄榕冷笑着说道。

    胃癌?吴刚看了看手中的烤羊排,这到底是吃,还是不吃啊?

    “我得胃癌我有药,你管得着吗?”

    “我吃青菜我减肥,你瞎哔哔啥?”

    “那个,东哥,黄姐。”吴刚缓缓的站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爸给我发短信,让我赶快回家,可能是有什么事,我得赶紧回去,你们慢慢吃。”说着脚底抹油的跑了。

    “哎,刚子,刚子……”看着离开的刚子,李东等着黄榕说道,“都怪你,好好的庆祝宴,被你搅和了。”

    “我只搅面,没搅局,”黄榕理直气壮的说道,“对了,这面真不错,你要不要来一碗?”

    李东咬牙切齿的看着黄榕,不行,得赶快把张振的伤治好,尽快甩掉这个麻烦,要不然,以后的日子没发过了。

    ......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