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背后捅刀子
    这次李东没有在重症监护室里面待多久,给四个人上完药,也就半个小时不到就出来了。

    也许是有了上次擦药一整晚的事情在前,这一次门外一个人也没在等,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现在是白天,大家还要正常工作,李东也乐得黄榕没来纠缠他,于是快步的往外走,争取把开店的事情尽快搞定,毕竟以他现在的情况,除了神药系统认证的药师,其他什么证都没有,直接开药店根本不可能,必须走曲线救国的路子。

    李东穿过走廊,离开监护区,刚松了一口气,过了第一关,突然一个声音吸引了李东的注意。

    “没有就是没有,我没有必要骗你们!”

    是黄榕的声音!

    李东扭头瞄了一眼刚刚路过的屋子,看了看门牌,原来是黄万辰的办公室,得赶紧走,千万千万不能再让那个麻烦精缠上了,否则他的药铺不知道狗年马月才能开起来。

    “榕儿,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好吗?”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却不是黄万辰的,李东轻轻的把刚刚抬起的脚又放了下来,这个声音有些耳熟,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而且留下了很深刻的记忆……想起来了,是赵书青,那个想用一百万就买走他金创药秘方的傻-逼!

    黄老头儿的学生,同时也是内定的女婿。

    这傻-逼怎么会在这里?不是在省城工作吗?

    李东看了看虚掩着的房门,好奇心促使他又走了回去,轻手轻脚的来到门边,身子紧紧的贴在墙上,一边拿出手机装作看新闻,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

    “榕儿,冷静,听书青慢慢说。”这是黄万辰的声音,好像是在调解黄榕和赵书青之间的关系,毕竟是内定的女婿。

    办公室里面安静了片刻,这时才有人说话。

    “榕儿,不是我和老师为难你,你在那小子家里住了那么多天,应该看过所有的药材和制作方法,难道你真的一点儿都没有记住?”是赵书青的声音。

    李东听到后眉头立即拧在了一起,眼神也渐渐的冷了起来,他现在终于知道赵书青为什么又会从省城赶过来了,原来是奔着他的金创药秘方来的,看来黄老头儿又把金创药的神奇跟赵书青说了。

    难怪黄老头儿今天一直拍他的马屁,原来是另有目的。

    还有黄榕,之前只是觉得对方话多嘴碎,没想到竟然是黄老头儿和赵书青安插在他身边的奸细,在他的家里待了那么多天,表面上说是为了工作,可实际上却是假公济私,为了金创药秘方而去的。

    想想今早离开时,黄榕奇怪的举动,李东现在终于明白了。

    靠了!

    这一家都是什么人啊?

    “你烦不烦啊,要我重复多少遍你才信?好吧,没有没有没有,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你现在听清楚了吗?”黄榕没有好气的说道,“我又不是老中医,连什么药材是什么药材都不认识,怎么记啊?”

    “不是跟你说了吗,用手机拍下来。”赵书青急着说道。

    “他家是开药铺的,药材多了,到处都是,好几百种,即使我拍下来,你又能有什么用?”

    “好吧,药材的事情暂且不提,大不了以后买一些回去自己分析,那制作步骤呢,你总该看清楚了吧?”赵书青又问道。

    “步骤我看清楚了。”

    “真的?快说说!”赵书青的声音当中透着浓浓的兴奋。

    “就跟乡下熬猪食一样,起大锅,烧柴火,加水,放药材,用棍子不停的在里面搅拌……恩,就是这样。”

    “榕儿,你能不能正经点儿。”黄万辰打断了女儿的话,“你知不知道这件事对书青来说非常的重要?”

    “重要吗?没看出来。如果真的重要,当初就不会那么怠慢人家了,现在后悔了?我才不管呢。”

    “那是一种谈判策略,谁想到那个土包子胃口那么大,如果你这次不帮我,我就真的很被动了,榕儿,你也不想看到我向那个土包子低头吧?”赵书青可怜巴巴的说道,“其实,我也是为了我们的未来……”

    “别叫我榕儿,咱们没那么熟,也不会有什么未来,所以,你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榕儿,你也不小了,该玩够了,书青一直单身为了谁,还不是你?你就……”

    “爸,这是两码事!再说,李东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为了我们刑警队,我们我的同事,他让在你们眼中百分之一百残疾的人又恢复了健康,我不能这个时候在他背后捅刀子,这样不仁不义的事情我做不出来,我劝你们以后也别做……”

    “榕儿,你怎么能这么说呢?”

    “爸,你要是再在这里和稀泥,我就搬到队里宿舍去住,你在青州,乃至咱们省的医学界,那也算是德高望重,别老了老了,晚节不保,你要是实在闲得慌,就去公园跟那些阿姨跳跳广场舞,说不定还能给我找个后妈,别总跟一些油头滑脸、见钱眼开的人在一起,整天受人蛊惑,你这样容易走火入魔。

    “砰!”的一声,办公室的房门打开,黄榕从里面走了出来,径直的向重症监护室的方向走去,没看到站在墙边的李东。

    “榕儿,榕儿……”

    “算了,书青。”

    赵书青刚要追出办公室,就被黄万辰叫了回去。

    “书青呀,榕儿她还小,说话不走心,你也别往心里去。”黄万辰出言安慰道。

    “老师,我知道。”

    “至于金创药秘方的事,我看咱们还是走正道吧,大不了多出几个钱,这么好的药,就算花再多的钱去买,那也是值得的,你说呢?”

    “恩,我听老师的。”赵书青说道,声音却有几分失落。

    “走,一起去监护室那边看看,我回去劝劝榕儿的,所以,你也不要灰心,榕儿对其他男人的态度还不如你呢,所以你要对自己有信心。”黄万辰拍了拍赵书青的肩膀,拉着对方走出了办公室。

    当黄万辰和赵书青来到监护室的时候,发现门竟然开着,上次明明是好几个小时,这次还不到半个小时,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两人走了进去,黄榕也在,真在询问床上的同事。

    “李东他人呢?”

    “你是问李药师吧?他刚走没多久。”马晓天说道。

    “走了?他有没有说去哪儿了?”黄榕追问道,竟然把人跟丢了,真是失职啊。

    “没说去哪儿,不过他说他在对面开了一家药铺,大概去那里了吧?”

    “对对就在那里,我看到李药师了。”坐在窗边的赵阳用另一支没受伤的胳臂指着窗外。

    黄榕等人立即来到窗前,果然,在公安医院对面看到了李东的身影,对方正站在门外,和另一个人一边指着药铺,一边说着什么。

    李东租房开药房的时候,黄榕也知道,只是心中奇怪,对方什么时候找人装的修啊,她怎么一点儿都没听说?对方到底还隐瞒了她多少事情?

    “我去看看!”黄榕说着就离开了窗口,匆匆的向外面跑去。

    黄万辰看了看赵书青,指着街对面说道,“看见了吗?他自己开店了,这次在想谈合作,恐怕更加困难了。”

    “我知道。”赵书青看见了,却信心十足的说道,“不过开药铺赚的都是小钱,我这次准备一下砸晕他,我保证他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像他这种土包子,一定抵挡不住金钱的诱惑。”

    “这样最好,不过在态度上……”黄万辰提醒道。

    “老师,你放心,我懂得分寸。”赵书青笑着说道,目光当中透着几分轻蔑。

    “走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