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进了个假药房
    人物:王琴

    年龄:47

    生命:100

    职业:满意家政公司总经理

    配偶:杨强

    力量:37

    体质:34

    筋骨:32

    耐力:39

    敏捷:31

    技能:烹饪6级,母婴护理师6级

    “……”

    看到中年妇女的信息,李东暗自松了一口气,看来不是药监局的托儿,这样他也就放心了。

    “大姐,请坐!”李东指着外屋的沙发,然后看着中年妇女问道,“你想咨询点儿什么?”

    中年妇女见到年轻人没有否认,心里有些狐疑,对方就是李药师?这么年轻,根本不像是医院里面那些名医啊。

    有两个行业都是越来越值钱,其中就包括医生这个行业,毕竟经验是随着年纪而逐渐增加的,为什么大家去医院看病都千方百计的想挂专家号?就因为人家有经验,没有哪个病人希望给自己看病的是一个刚毕业的雏儿,而眼前这位年轻人看起来显然属于后者。

    唉,反正都来了,问问吧。

    中年妇女坐了下来,看着李东说道,“是这样的,我丈夫出了车祸,腿断了,很严重,就在公安医院里面住着,刚做完手术没两天,医生说情况不容乐观,恢复好的话,下地也需要半年,想要彻底好,至少需要一年,刚才我去送饭的时候,在走廊里面听到几个人说,你这里有位李药师特别的神,药特别的好使,连应该被锯掉的腿也能治好,所以我过来看看,钱不是问题,只要能让我丈夫的腿快点儿好起来就成。”

    “把你丈夫推过来吧,让我看看他的情况。”李东淡淡的说道。

    “不行啊,他刚做完手术,腿动不了,要不劳驾你过去看一看?”中年妇女问道。

    李东摇了摇头,“我不进公安医院。”

    “啊?”中年妇女一怔,脸上急着说道,“这可怎么办?”

    李东想了想,看着对方说道,“这样吧,你回去把你丈夫拍的片子拿过来。”

    “好,好,我这就回去。”中年妇女连连点头,起身就小跑着出了大门。

    李东完全可以直接把药卖给对方,不过他并没有那样做,主要还是不放心,这年头儿钓鱼的方式多种多样,必须得搞清楚才行,如果对方拿的片子上的名字确实是她丈夫的名字,那么这事就好办了,如果对方拿的片子上的名字不是她丈夫的名字,那么这事就有问题了。

    小心驶得万年船。

    毕竟要是被抓现行,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几分钟后,中年妇女连呼带喘的进了门,把手中的一个牛皮纸袋递给李东,“李药师,这就是我丈夫的片子,今早刚拍的。”

    李东从里面拿出片子,在患者姓名一栏当中,赫然写着:杨强。

    李东笑了,看来这事是真的。

    “李药师,怎么样,你看能治好吗?”中年妇女问道。

    李东点点头,看着中年妇女认真的说道,“我这里是咨询公司,既然你向我咨询这件事,那我就回答你一下。”

    中年妇女听见后一脸问号,咨询公司?不是药店吗?不是诊所吗?当她看见墙上挂着的金色牌子时,这才意识到自己走进的是一家咨询公司,济世堂咨询公司?光看济世堂这三个字,还以为是药房呢。

    自己是不是进了个假药房?

    “我给你丈夫制定了几个方案,按照伤情的恢复速度,价钱也不一样。”李东伸出手指跟对方掰扯了起来,“三个月下地,六个月好,1万;两个月下地,四个月好,3万;一个月下地,三个月好,5万;一个月下地,两个月好,7万。你自己选吧。”

    “这么贵?”中年妇女惊讶的说道。

    李东笑了,“大姐,这还贵?先不说你丈夫在住院这段时间花多少,这一年里,营养费多少钱?药费多少钱?再加上遭的罪,这可不是用钱就能解决的。你丈夫的片子我看了,你也就是在这里,换做任何一个地方,也没谁敢说这样的话,不行你可以去大城市打听打听。”

    中年妇女听了听,这么一算的话,确实不算多了,“那个,大兄弟,你看能不能便宜点儿,都是打工的,不容易啊。”

    “大姐,你跟我闹呢?”李东笑眯眯的看着对方说道,“就你穿的这一身,不说是奢侈品,那也是名牌,你说自己是打工的,谁信呀?再说,就大姐这气质,这气场,一瞧就是总经理级别的人物,就别跟我这小店计较啦。”

    中年妇女立即被李东说的笑了起来,“行,那我就选7万的方案。”中年妇女痛快的说道。

    “大姐豪气,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一下子就省了十个月的时间,你回去算算,自己赚了多少。”

    “哈哈,年轻人真会说话。”中年妇女笑着说道,“对了,你不能去公安医院,怎么治我丈夫的伤啊?”

    “这简单!”李东从柜子里面取出一包药,“这是药,你等会儿回去之后,把它们捏碎,轻轻的洒在伤口上,然后包扎起来,两天之后,让医院拍个片子,拿去给主治医生看,如果你觉得效果好,想继续用,把钱带来,我给你下一个疗程的药,如果你觉得效果不好,这包药算我白给你的,大姐你看行吗?”

    “行,太行了!”中年妇女说道,竟然还可以先试药,再决定用不用?要知道医院里面可都是先交钱再开药,而且不管好不好使,不退不换,更没试用这一说。中年妇女接过那包药,看着李东说道,“李药师,那我走了。”

    “恩!”

    李东把中年妇女送出门,看着对方进了公安医院,脸上露出了笑容。

    鱼饵放出去了,就看鱼儿会不会上钩了。

    关门,回家。

    李东把公司大门锁好,让他转身准备上车的时候,却看到黄榕站在街对面的公安医院门口。

    对方一改往日的作风,曾经行事彪悍的女人,现在却静静的站在那儿,脸上说不出到底是愧疚还是歉意,看起来反倒是有些楚楚可怜。

    李东想到那日在黄万辰门外听到的,抬手冲着对方勾了勾手指,黄榕看见后脸上立即露出了笑容,屁颠屁颠的从街对面跑过来。

    “什么事?”黄榕笑眯眯的问道。

    “我还想问你呢。”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你在街对面看我干什么?还监视我呢?或者,是帮那个姓赵的傻-逼盯着我,等着抓我把柄,把我关起来?”

    “没有,绝对没有。”黄榕不停的摇着头,慌忙的解释道,“我只是下班路过这里,看到你那里开着门,于是就停下来,看看你那里生意怎么样,绝对没有监视你,更没有抓你的意思,你现在是我们刑警队的大恩人,我怎么会抓你呢?那我岂不是变成忘恩负义之人了?”

    黄榕生怕李东误会,退一万步说,人抓了,以后谁给张振他们看伤,对方的药可是无法取代的。

    干他们刑警这一行的,受伤是免不了的,说句不好听,要是把人抓起来,以后再受伤,找谁治去?

    所以,就算明知道对方没证,她们也不会抓。

    看到黄榕紧张的样子,李东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这一笑却把黄榕笑懵了,啥意思啊?

    李东收起了笑容,看着对方说道,“刚才逗你玩的。”

    “啊?”黄榕一怔,逗她玩?好像本来就是她们对不起这个男人的,不会这么没记性吧?

    “看在你还知道知恩图报的份上,请你吃顿饭,去不?”李东问道。

    “啊?”黄榕又是一怔,对方变化太快,快到她根本想不明白,前几天还深仇大恨似的,今天怎么还请她吃饭了呢?

    “怎么,不想去?”

    “去,有饭吃为什么不去?”黄榕赶紧说道,正好趁着这顿饭,问清楚对方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对她,要与她的父亲还有赵书青区别对待,难道对方……见色起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