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跳进黄河洗不清
    “姜婶!”

    李东走进日杂店,安然正跟一个中年妇女交谈,对着摆放在货架上的几个热水壶指指点点,大概是在介绍性能。

    “东子,有事?”中年妇女看着李东说道,“需要什么自己拿,给这位美女介绍完热水壶再给你算账。”

    “姜婶,我们是一起的。”李东来到安然的身边,目光在店里面扫了一圈,最终落在中年妇女的身上,“你可得卖我一个好点儿的,要不然用两天坏了,我可天天来烦你。”

    “哈哈,瞧你说的,我家卖的东西,哪有不好的?”中年妇女看了看安然,又看了看李东,好奇的问道,“这位是……”

    “我女朋友!”李东笑着说道,然后伸手搂住安然的肩膀,“怎么,不像吗?”安然浑身一颤,她知道李东在演戏,所以并没有推开李东,并且很快就恢复到了正常,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腼腆。

    中年妇女打量了一下安然,诧异的对李东说道,“东子,你行呀,真看不出来,这么漂亮的女孩儿都被你拿下了,真有本事。”

    “那当然。”李东得意的说道。

    “小姑娘,东子可是个好人啊,你没看走眼。”中年妇女对安然笑着说道,“不管药店开不开门,外面都会放一些免费的药,现在每天来领的人可多了,晚上放,早上肯定没,昨天晚上我吃坏肚子,就去东子家门前拿的药,真好使。”

    “是吗?”安然看了看李东,没想到对方还在献爱心。

    李东被姜婶说的心里高兴,一搂安然,大声的说道,“姜婶,给我来个最好的热水壶。”

    “得嘞,最好的,一百八。”中年妇女从货架上拿出一个新的,指着外包装说道,“看清楚,名牌。”

    “知道是名牌,可你这也太贵了,便宜点儿,一百五怎么样?”李东讨价还价。

    “东子,你也太能讲了,这东西哪有那么大的利,你去超市看看,他们比我这卖的贵多了。”

    “姜婶,你蒙别人可以,蒙我?你别忘了,我可是从小就看着你蒙人的,就你那点儿套路,我会不知道?”李东说道,“再说,我今天还介绍一个想租仓库的人来你这儿,你看我多照顾你生意?对了,他人来了吗?一个男的,带个鸭舌帽和眼镜。”

    “没有啊。”中年妇女一脸茫然,“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才!”

    “没有,我一天都在家,没遇见打听租仓库的,也没见过你所的那样的男人。”

    “怎么可能?他明明朝着这边走了。”李东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而安然的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失望。

    老街没监控,又没来日杂店租仓库,翟鹏在哪儿,又变成了一个问号,满腔的热血,直接被一盆冰水浇灭,淋了个透心凉。

    看到李东和安然心不在焉的样子,中年妇女以为两人觉得热水壶贵,不想买了,于是说道,“算了,给你摸二十,一百六,要不?不能再便宜了。”

    “恩,行。”李东随口应了一声,却发现安然一直盯着他看,那眼神,好像有什么仇恨似的,“看什么,拿钱呀。”

    “我没带钱。”安然淡淡的说道,一改刚才的羞涩,又恢复到了往日的冰冷。、

    “你……”李东瞪着安然,没带钱你刚才还说赔?算了,就当花钱买个教训吧。李东从兜里面掏出两百块,递给了中年妇女,“姜婶,就这两个了吗?给我拿个新的行吗?有包装的,没开过封的那种。”

    “行。”中年妇女痛快的说道,“你帮我看着点儿店,我去后面仓库给你拿去。”说着就朝后门走去。

    李东没留在店里,而是跟着中年妇女来到后院,姜婶家的后院在老街这一带算是数一数二的大,以前为了货物不被淋湿,在院子两边各盖了三个库房,还装了卷帘门,现在生意不好做了,一半都闲着,还有一个停着一辆三蹦子。

    没看见翟鹏,仓库里面也没有象牙,李东失望之极,拿着热水壶就离开了日杂店。

    回到药铺,安然坐了下来,刚才嚷嚷着渴了要喝水,现在却只字不提烧水的事,矿泉水也不拿,只是用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东,李东走到哪,她的目光就跟到那。

    李东被安然看急了,他讨厌对方那副‘你骗我’的眼神,“我知道你肯定觉得我是在骗你,但我真的没骗人,我真的看见翟鹏进了老街,我……我现在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算了,你走吧,全当我什么都没说。”

    “没说?那能行吗?你一句没说就没事了?”安然严肃的冲着李东说道,“我们兴师动众来到你这儿,就是为了抓捕犯罪嫌疑人,结果呢?你不仅耗费了我的人力,还有我们的精力,也许就在我们人力空虚的时候,犯罪团伙趁机溜了,你责任大了你知道吗?”

    “我靠,上脸了是不?”李东也很生气,“我好心给你提供线索,你就这幅态度?还往我身上赖?你们要真能抓到,早就抓到了,还会跑大马路上堵?我可不替你们背这个黑锅。”李东不耐烦的说道,“喝水吗?不喝水赶紧走,难怪现在人都不爱多管闲事,做好事我还做出罪过来了。”

    “你以为我愿意在你这里待啊?”安然拎起地上那箱矿泉水就走,“这箱水就当是我们的辛苦费了。”

    很快,两辆车就开走了。

    “走走走,赶紧走,以后就算老子看见了,也不报案了。”

    傍晚,杨林派人把药材送来了,整整一大车,装满了后院的两个大仓库,李东刚把人送走,就看到一辆破旧桑塔纳缓缓的停在门前,紧接着就看到吴刚从车上走下来。

    李东微微一怔,不解的问道,“擦,怎么是你?不是有任务吗?”

    “有任务也不能把人往死里用啊。”吴刚走进了药铺,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对李东说道,“换班,今晚我休息,在局里听安然说你回来了,我寻思着赶紧过来,在你这拿点儿药,你看我这身上,没一处好地方。”

    李东看着吴刚身上一道道划痕,惊讶的问道,“跟那伙走私犯交上火了?”

    “交是交上了,不过没我什么事,我们这队负责围堵,结果光听见枪声了,什么都没堵着,不过这都是昨晚的事情了,黑咕隆咚的,能堵着才怪呢。”

    “那你身上这伤……”

    “上山划的,你也知道这个季节山上有多难走。”

    “靠,还没看见人呢,自己先负伤了,你们看真行。”李东皮阴阳怪气的说道,今天下午刚被安然刺激完,所以对这群人没什么好态度,也吴刚都包含在内了,“想要什么药,我给你拿?”

    “上次你给我用的那个特别神的金创药,多给我来一些,还有腹泻药,治蚊虫叮咬的,再给我那点儿胃药……”

    “你出个任务挺费药啊。”李东一边装一边说道,“就你这药罐子身板还去当刑警?”

    “你不知道,我是在办公室待的时间太长,突然一出任务,身体有点儿不输赢,过段日子就好了。”吴刚对李东说道。

    “对了,我给你发的短信看到了吗?下午打电话打不通。”李东说道。

    “回来的时候看到了,当时正在山上埋伏,为了不打草惊蛇,所有人必须关机。”吴刚叹了一口气,“这刑警真不是人干的。”

    “那你还争着去?”

    “这是理想,是尊严的问题,累也值。”

    “东子!”

    就在李东和吴刚说话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喊声,紧接着就看到日杂店的姜婶从外面走了进来。

    “姜婶,什么事?”李东问道。

    “趁着你在家,上你这里买点儿治拉肚子的药预备着。”姜婶笑着说道,“对了,你下午不是跟我说,介绍一个租仓库的人到我家吗?那人来了,刚走,都谈妥了,一个仓库每月一百,租三个,谢谢你昂。”

    “没事,邻里邻居的,这点儿小忙算什么你说什么?”李东的眼睛立即睁大,那个人来了?

    那个人,不就是翟鹏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