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 快看流星雨
    “没错,就是翟鹏!”李东向身边的吴刚极为肯定的说道,“和他一起下来的那个人是贾丁松!”

    上半夜埋伏的时候,李东就听吴刚跟他讲过这件案子,至今还有六个走私犯没有被抓到,同时也是这个走私团伙最高层的核心人员,翟鹏是其中之一,而贾丁松也是。

    “东哥,你神了,这么远都能够看清?你是千里眼吗?”吴刚惊叹问道,换做白天,他肯定能够看清楚,可现在是黑夜,别看天上的月亮有多大多圆,可想看清楚一个人的面孔,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说话间,翟鹏和贾丁松把厢货的后门打开,从里面又蹦出一个人。

    “后面出来这个是谭志成。”李东又扔了一个天眼术过去,“奇怪,怎么就三个人,不是说六个吗?难道车上还有?”

    “应该是分成两组了。”吴刚想了想说道,“一组用来迷惑我们警察,一组用来隐藏走私的象牙。”吴刚从腰间把手枪掏了出来,“东哥,你在这里躲着,我上。”

    “等等!”李东一把抓住要冲出去的吴刚,小声的说道,“别急,先让他们把货箱上的东西搬下来,累累他们,到时就算他们跑了,至少赃物还在。”

    吴刚觉得李东说的有理,于是又趴在了地上,嘴里面嘟囔着:“累死这帮孙子!”

    翟鹏把姜婶家的大门打开,在院子里面转悠了一圈,这才和其他两人一起从厢货往下搬东西。

    李东记的姜婶说过,租房的人租用仓库的用途是装一些二手家具,从厢货里面往外抬的东西来看,有桌子有椅子还有柜子,要是不知道这些人底细的,还真容易被这些人骗了,桌子和椅子是没问题,但是立柜里面装的是什么就不好说了。

    厢货很能装,前后搬了十几分钟,才把车上的东西都卸下来。

    “东哥,上不上,再不上人就走了。”吴刚着急的说道。

    “你小子真的打算要功不要命?”李东问道,他对翟鹏那三个人都使用过天眼术,所以他非常清楚,这三个人的手上都有人命,像这种亡命之徒,连市局的刑警都没放在眼中,就吴刚这刚入县刑警队的小警察,真能让这些人束手就擒?“要不还是让他们走吧,等一下咱们去姜婶家里的仓库看看,如果里面真是象牙,你再去叫人。”

    “可是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吴刚说道,“缴获象牙要紧,抓到这些罪犯更要紧,我这不仅是为了功,更是为了我身上这套衣服。

    “靠,你怎么不说你为了正义?”

    “也有这意思。”

    “好吧!”李东最后还是妥协了,“既然你想上,那咱们就一起上,不过,你可要小心一点儿啊。”李东说着从地上捡了几块石头拿在手里。

    “东哥,你还是在这里趴着吧。”吴刚看了看李东说道,“对方有枪,你拿石头,这不是去送死吗?我虽然一个人,但至少有枪,还有一拼的希望。”

    “一对三,你以为是空手打架呀?”李东没有好气的说道,“我虽然没有枪,但也能扔几个石头咋呼咋呼他们,帮你分担一下子弹。”

    两人从玉米地里面爬出来,轻手轻脚的走过干了的小河,隐藏在半人多高的杂草里,在来到河堤上时,吴刚突然蹿了出去,双手我枪,“不许动,警察,再动我就开枪了。”

    李东想拉着已经来不及了,直接开枪呀,对方可是红名,还打算拿警察的名头吓唬他们呀?

    正在关厢货大门的三个人听到后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只有一个人的时候,顿时又放松了下来。

    “好,我们不动。”翟鹏缓缓的把手举了起来,突然往胸口里面一掏,手中多了一把枪,直接瞄准吴刚扣动扳机。

    “砰!”

    一声枪响打破了深夜的寂静,老街响起的激烈的狗叫声。

    “砰砰砰……”

    贾丁松和谭志成也掏出了枪,他们非但没有上车逃跑,反而一边开枪,一边向吴刚逼近。

    “我靠!”

    吴刚一个驴打滚,翻身从小路滚到了河岸下,“这他妈哪里是走私犯,分明是战争贩,东哥,咱们赶紧跑吧!”

    “我也想跑,可我他妈的都不敢起来!”李东趴在地上说道,“你不是有枪吗?”

    “我倒是想开枪,可没机会瞄啊!”

    是的,枪声密集不断,一枪接着一枪,子弹打在地上溅起的沙土落了两人一身,别说冲上去反击了,就算起来都难。

    “怎么办啊,东哥!”吴刚问道,情况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就ds县那些小混混,别说是枪了,看见他的警服就能吓的腿软,可是对面这几个人,简直就是悍匪,这样的情景他也只在电影里面见过。

    怎么办?李东怎么知道怎么办?

    可是,枪声越来越近,如果不办点儿什么,恐怕真要趴在这里被活活打死了。

    “刚子,开枪,不管朝哪开,至少让他们知道咱们不好惹。”李东冲着吴刚说道。“河道里面杂草多,他们肯定也看不清咱们,你往左,我往右,开两枪就停,能跑多远跑多远,别回头!”

    “好!”吴刚直接把枪口对准天上,砰砰砰一阵乱开,对面的枪声果然停顿了一下,趁着这个机会,吴刚趴起来弓着腰,钻进河道的杂草里面向下游跑。

    李东一个驴打滚,往杂草里面钻,向上游逃。

    “砰!”

    枪声还在继续,李东本来准备就这么一逃了之的,可是刚爬过河岸,钻进对面的玉米地里,却看到河对面的人家亮起了灯,甚至有人开门从家里面走了出来。

    李东的脚步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他听安然说过,这个走私团伙成员心狠手辣,不仅敢开车撞警察,连普通百姓都不放过,住在老街周围的都是他的邻居,如果有人中了枪,那他这辈子岂不是都要在愧疚中度过?

    大半夜的出来凑什么热闹啊,在家里呆着不好吗?

    不行,绝对不能再跑了!

    怎么办?

    李东看了看手中准备的石头,看来只能试一试了。

    一枚小力丸出现在李东的手中,他一口就吞到了肚子里,源源不断的热力向他的全身涌动……

    李东掂量了一下手中的石头,突然右脚后撤,拿着石头的右手向后拉动,就如同投掷一样,猛的向河对岸扔了过去。

    嗖!

    加速度,作用力,空气阻力……

    a=f/m……

    “嘭!”

    厢货驾驶的前挡风玻璃应声而碎!

    站在河岸边的三个走私犯听见后全都一愣,什么情况,没听见枪声,挡风玻璃怎么就碎了?

    嗖!

    一阵风从翟鹏耳边传来,紧接着就从传来“嘭”的一声响。

    当他回头看去的时候,发现箱货后面的铁皮货厢出现了一个大坑,而且是很深很深的坑,这要是刚才砸在他的头上……

    嗖!

    “嘭!”

    翟鹏吓连连后退,惊讶的看着已经变了形状的车门,中间的钢板直接被打穿了。

    “老贾,咱们赶紧走吧。”翟鹏急着说道。

    “象牙怎么办?”

    “还管什么象牙啊,再不走,车都开不走了。”翟鹏紧张的看着四周,没有枪声,看不到人,甚至连从哪个方向,发射来的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

    龟派气功吗?

    穿甲弹吗?

    “好,咱们……啊!”

    贾丁松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发出了痛苦的尖叫。

    “我的手!”

    翟鹏和谭志成赶紧过去看,却发现老贾贾丁松拿着枪的那只手没了。

    是的,就是没了。

    断了的手腕,血不断的往外涌。

    “梆!”

    货车的车胎爆掉了!

    “嘭!”

    箱货车头整个半面都凹陷了进去,只见一个篮球大小的石头深深的镶嵌在内,

    翟鹏不由的抬头看了看天,天上掉石头?

    “老谭,咱们还是分……老谭?”

    翟鹏回头一看,刚才还站身边的老谭,不知道什么时候跪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面,哇哇的不停往外吐血。

    “嘭!”

    又一个车胎爆了!

    翟鹏呆呆的站在原地,手中的枪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了地上,被成百警察追捕都没有皱一下眉头的他,现在却彻底傻眼了。

    妈妈呀,快来看流星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